收藏本站
《北京交通大学》 2019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我国农村土地改革实践研究

曹扬  
【摘要】:马克思主义认为国家的重要职能之一是对国家产权制度的设计与交易秩序的规范,明晰的产权制度有利于国家、组织、个人明确自已的权利边界,规范的交易秩序有利于市场上的各类生产要素实现高效优化配置。土地作为一种特殊的生产要素,其产权归属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梳理建国以来的农村土地改革实践可以发现,国家行为的侧重点是随着国家目标的变化而变化的。以马克思主义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相互作用的基本规律为视角,可以构建出两条清晰的逻辑分析框架:第一条是以改革生产关系为主线,在产权制度层面明晰化;第二条是以发展生产力为主线,在资源配置层面高效化。前者反映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水平的提升,后者反映了生产要素的资源配置从计划经济转型到市场经济的历程。通过进一步的实证研究发现,无论是全国范围内宏观上的土地改革创新实践,还是山西省几个县微观上的“三权分置”改革探索,都体现出产权制度改革创新释放的政策红利,这也是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现代农业生产对土地、资本、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提出的新要求。在总结基层探索经验的基础上,针对现实存在的问题,本文从改革产权制度和优化生产要素配置两个方面提出了改革的原则、方向和路径。本文的主体部分是第二章到第五章,从理论到实践、历史到现实、问题到对策提出了论文的核心观点。第二章是理论框架和分析视角。在阐述相关理论的基础上,分析认为,利益问题永远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相互作用的焦点;社会主义国家的本质决定了国家一切社会管理职能都应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只有稳定的产权预期和公平公正的交易秩序才能保证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兼顾;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既可以统一,又可以分离,在土地所有权锁定的情况下,只有拆分土地使用权的各项权能,才能激发起土地作为一种生产要素的制度红利。因此,本文选择以健全和规范产权制度和激活生产要素为分析视角。第一条主线体现在产权制度变革,“三权分置”改革衍生出稳定农户承包权和放活土地经营权的要求。第二条主线体现在对土地、资本、劳动力等各类生产要素的市场化配置,这是现代农业生产适度规模化的必然要求。第三章是现实关照,以两条主线为线索,结合不同历史时期的国家任务,回顾了我国农村。土地改革的历史演进,进一步论证了产权制度变革和生产要素配置的相互作用。为巩固政权,国家通过社会主义改造将农民土地私有制转变为集体土地所有制,一切农产品的生产和分配由国家计划配置向工业化倾斜;为解决温饱,国家在坚持土地所有权不变的前提下,赋予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获得土地使用权的农民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为统筹城乡发展,国家以“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加大对“三农”领域的生产要素投入;为实现乡村振兴、共同富裕,国家推行“三权分置”改革,放活土地经营权,充分发挥市场对农业生产要素的优化配置作用。第四章是实证研究,总结经验,分析问题。从山西省几个县的调研来看,“三权分置”改革的基层实践如火如荼,产权制度创新改变了政府、农民、实际经营者的利益关系,土地经营权的流转与社会资本、劳动力转移高度密切相关。从文献资料收集的全国农村土地改革典型案例来看,共同的特点在于产权制度改革是破解农村土地细碎化经营的必由之路,其释放的制度红利有利于推动现代农业生产力的发展;不同的区别在于优化资源配置的主体各有优势,政府主导拥有强大的动员力和强制力,龙头企业主导借助于丰厚的资金实力,农民合作社聚集了较为广泛的民意支持。当前,产权制度改革面临的困境是集体所有权主体缺位、农户承包经营权取得与退出机制不明确,土地确权颁证过程中引发的利益纠纷也非常突出。生产要素配置存在的障碍是土地经营权流转范围窄、期限短、收益低,再加上农民社会保障体系和生产要素流转的中介机构尚未完善,因而制约着“三权分置”改革的顺利推进。第五章是深化农村土地改革的方向和路径。一方面是产权制度改革,应坚持有利于农业发展和农村产业结构优化、兼顾国家利益和农民利益、发挥市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和维护农村社会的稳定,地方政府的定位应该是次要和从属的辅助作用,只有激发更加充分的土地产权才能构建起土地流转发展壮大的微观制度基础。此外,还应改革城乡户籍和就业制度、强化和健全网络式的服务性中介组织。另一方面是畅通生产要素市场化高效配置的渠道,借助农村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社会资本积极投入、土地适度规模经营等有利的形势,分两个阶段进一步整合农村土地市场上的各类生产要素,即第一阶段在农村内部自发性的流转土地经营权,第二阶段以股份合作等市场化方式激活土地经营权。
【学位授予单位】:北京交通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9
【分类号】:F321.1

手机知网App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立彬;;农民受益是农村土地改革的初心[J];农村经营管理;2019年01期
2 史滔;姚舜禹;;支持农村土地改革 为乡村振兴注入新动能[J];江苏农村经济;2019年04期
3 代文良;;我国现阶段农村土地改革探讨[J];现代经济信息;2016年23期
4 王童;;论如何全面推进农村土地改革[J];经贸实践;2017年12期
5 林国栋;周丹妮;;越南农村土地改革的做法、成效及问题[J];东南亚纵横;2014年11期
6 曹丽虹;;“三权分置”是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重要探索[J];长江丛刊;2017年06期
7 许琼英;;浅析农村土地改革的问题与对策[J];发展;2014年04期
8 邓绍松;邓牧云;;农村土地改革的方向[J];中国集体经济;2013年23期
9 王代隆;农村土地改革[J];农村经济;1995年05期
10 苏少之;;论我国农村土地改革后的“两极分化”问题[J];中国经济史研究;1989年03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5条
1 段凡;;中国农村土地改革的法律路径[A];2008年度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六届学术年会文集(青年学者文集)[C];2008年
2 詹国标;黄兰英;;莆田市农村宅基地置换的现有优势与机制创新[A];福建省土地学会2012年年会论文集[C];2012年
3 刘一皋;;城市郊区土地改革中的界线划分与社会隔离——北京市海淀区巴沟村及其周边村庄研究[A];中国近代乡村的危机与重建:革命、改良及其他[C];2012年
4 代良宏;;统筹农村土地产业化格局 实现农乡经济可持续发展[A];陕西省改革发展研究会2009优秀论文集[C];2010年
5 黄琦;;农村土地现貌调查及探讨[A];2008年中国土地学会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杨文伟 杨桂林;武进区:“三心”“三度”“三法”书写农村土地改革新篇章[N];江苏经济报;2019年
2 李都;南京出台15条措施 深化农村土地改革[N];江苏经济报;2019年
3 本报见习记者 宋珏遐;农村土地改革机制仍需完善[N];金融时报;2018年
4 本报记者 王亦君;农村土地改革将有法律依据[N];中国青年报;2015年
5 佛山日报记者 毛蕾 刘阳;为全国农村土地改革献南海之策[N];佛山日报;2018年
6 佛山日报记者 毛蕾;为全国农村土地改革提供“南海实践”[N];佛山日报;2018年
7 记者 沈孙晖 象山记者站 俞莉 陈光曙;象山深化农村土地改革筑梦乡村振兴[N];宁波日报;2018年
8 通讯员 协轩 本报记者 毛学农;省政协举行“农村土地改革与金融服务”界别协商会[N];江淮时报;2016年
9 记者 苗志磊;坚持不懈做大县域经济总量 在稳中快进中实现跨越发展[N];邯郸日报;2017年
10 通讯员 陶家祥;大理市全力打造农村土地改革试点“大理样板”[N];大理日报(汉);2017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曹扬;我国农村土地改革实践研究[D];北京交通大学;2019年
2 米谷;农村集体土地城市化的制度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江倩琳;马克思土地产权制度与深化农村土地改革问题研究[D];云南大学;2015年
2 田昕如;我国农村的新民居建设研究[D];中国石油大学;2011年
3 侯继升;枣庄市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的现状、制约因素及对策[D];山东师范大学;2017年
4 李明;溆浦县农村土地流转问题研究[D];湖南农业大学;2015年
5 徐正华;湘西地区农村土地流转存在的问题和对策研究[D];湖南农业大学;2015年
6 王丹丹;“三权分置”下农村土地承包权继承研究[D];安徽财经大学;2017年
7 高斯琪;土地承包经营权继承的实证分析[D];内蒙古大学;2014年
8 姜玉琴;我国农村土地流转中的行政程序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
9 莫凡;中国政府在产权制度变迁下的作用[D];华中科技大学;2006年
10 杨洋;俄罗斯私有化问题研究[D];黑龙江大学;2014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