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北京交通大学》 2019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客流—价值流”研究

王卓君  
【摘要】: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己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城市轨道交通作为满足社会公众美好出行需求的重要载体,可以让人民群众在交通强国建设中有更多获得感、幸福感。根据城市轨道交通协会的资料显示,预计十三五末,全国将有80多个城市开展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运营里程将超过6000公里,投资规模将达到1.7-2万亿元。如此体量和规模的投资仅依靠政府职能的发挥已不能持续推动城市轨道交通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如何解决投资需求和融资模式的有效匹配、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具有重大意义。基于此,PPP模式在包括城市轨道交通在内的各个领域内得到不断推广应用,但在实践中如何在各利益相关者之间分配收益、分担成本、管控风险一直是制约我国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发展的重大问题。这也引发了本文的思考,在城市轨道交通“客流-价值流”具有同步同场的时空特征条件下,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客流如何触发价值流的形成,从而为基于站点的成本收益分析奠定作用机理基础的?基于“客流-价值流”的作用机理,以站点为基本核算单元的成本收益核算如何刻画成本性态与资金流平衡,从而为利益分配和风险分担提供核算基础的?基于城市轨道交通公益性和经营性双重属性,引入PPP模式后,城市轨道交通公益性和经营性亏损的边界条件及其分布的时空特征如何,从而为动态调整公私权责边界奠定政策实施基础的?纵观现有的国内外相关文献,学者们并没有对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价值如何被创造这一核心问题进行回答,也没有基于站点实现对价值流性态的刻画。基于此,本文力图回答以下3个问题:“客流-价值流”的作用机理是什么?依托站点核算成本性态与资金流平衡的内在机制是什么?“客流-价值流”分析的亏损边界条件和动态调整规律及政策含义是什么?本文立足环境会计“物质流-价值流”的基本研究范式,以“客流-价值流”为基础,以城市轨道交通产业基本属性和PPP模式特性为抓手,以成本收益产生过程为研究主线,运用城市轨道交通运输生产为基础的研究方法,采用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分析方式,对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成本收益“客流-价值流”形成机理、成本收益站点分析的内在机制、公益性亏损和经营性亏损边界展开系统研究,并对成本收益站点核算、成本收益站点诊断、成本收益站点优化等三个重点领域展开研究,主要形成以下三点创新:第一,提出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客流-价值流”系统分析框架。以往对于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的研究仅局限于企业会计层面的价值流转过程,忽略了价值产生的根本触发机制——客流,没有将会计核算深入到业务层面进行研究,以致不能有效实现会计学与工学的有机结合。本文基于学科融合的视角,从客流时空动态出行的特征具体考察价值流的时空动态分布,揭示了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价值发现和创造的机理即客流孕育价值流的产生,客流是指在城市轨道交通线路中具有时空流动特性的乘客流动,价值流是指城市轨道交通线路中随着客流流动而在不同时空形成的成本收益。客流是城市轨道交通价值流的逻辑起点,拉动了车机工电辆系统内作业与资源的联动,实现价值创造并在包括PPP利益相关者在内的经济主体之间进行成本收益匹配。此外,客流作为技术性的分析手段决定着作为经济性的分析手段的价值流数据的形成,而对价值流的经济性分析可以为客流的技术性分析提供诊断、决策和优化的经济数据和方法体系。依据客流和价值流的相互耦合的原理,本文构建了“客流-价值流”系统分析框架,打破了传统会计学对成本收益静态的归集,实现对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成本收益具有时空特征的动态考察,并提供了分析整个城市轨道交通领域投融资模式的基本范式,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第二,构建了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按站点进行核算和分析成本收益的体系。以往对于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成本收益的研究仅从会计视角对线路运营情况进行事后静态的核算,固化了考核指标,致使生产经营管理者无法依据线路中出现的不同情况进行动态的生产经营考核和诊断。“客流”作为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生产经营过程中区别于其他行业的本质特征,通过在时空范围内的横向和纵向流动扩张了企业传统的核算边界,由于客流在不同节点和不同时点所呈现的特征具有较大差异且处于动态的变化之中,也就相应的决定了不同节点和不同时点不同的价值流性态和特征。这也就使得客流在时空范围内的动态变化直接决定着不同节点即不同站点价值流的动态和静态的有机结合,打破了传统只是静态向内思考成本收益的固化思维,以客流的流动将考察的界限实现由内而外以及由企业内部空间向外部空间的拓展,突破了传统以不可观测的价值流为导向的会计研究视角,通过与可观测的客流业务有机结合,进而实现“业财融合”,把空间资源的效益纳入研究体系,使以站点为核心评价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成本收益的要素更加综合和系统。由此,以站点为边界的核算方法可以为社会资本和地方政府提供较为完善的决策和分析路径,具有一定的理论和实践意义。第三,确定了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公益性亏损和经营性亏损的边界,揭示了公益性亏损和经营性亏损空间分布的不均衡性。以往对于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的研究并没有对如何确定公益性亏损和经营性亏损边界问题进行探索,而该边界的合理界定对政府补贴金额的确定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客流”作为时空范围内动态变化的要素,直接影响着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的生产作业安排、行车组织规划,决定着各种生产要素的投入,导致成本收益在不同时空范围内的产生和汇集,实现价值流在不同站点动态和静态的有机结合。通过对不同站点成本收益的匹配情况以及生产作业安排情况的分析,借助客运周转量和定员公里数的二维关系,从而实现对公益性亏损和经营性亏损时空范围内的边界确定,揭示二者在空间分布的不均衡性,并为二者在公私部门之间的合理配置提供标准条件。本文建立了基于“客流-价值流”分析的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成本收益触发机理,构建了以站点为核心的“客流-价值流”系统应用框架,探究了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成本收益的核算、诊断和优化的传导机制与实现路径,并以N市城市轨道交通3号线PPP模式为例进行了“客流-价值流”的实证研究,为探讨城市轨道交通PPP模式各利益主体有关收益分配、风险分担、线路优化、成本效益评价等诸多核心问题提供了新的视角,为中国城市轨道交通行业的发展和国家战略的实施提供了理论支持。
【学位授予单位】:北京交通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9
【分类号】:F572;F283

手机知网App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