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北京中医药大学》 2012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桂枝芍药生姜的剂量功效关系比较研究

李宇铭  
【摘要】:目的 以近新考证的药量折算方法,将《伤寒论》、《金匮要略》和《温病条辨》的全部方剂换算成现代剂量,透过多种剂量比较,总结桂枝、芍药与生姜三味药的“剂量功效关系”,并探讨张仲景与吴鞠通在用药剂量上的承传关系;分析导师姜良铎教授在运用上述三味药的“剂量功效关系”,并与张仲景和吴鞠通的剂量理论作古今比较。 研究方法 本研究先将《伤寒论》、《金匮要略》与《温病条辨》全书的方剂折算为“克”(g)。经方药物的用量,以一两兑换15.625g的方法换算;《温病条辨》药物的用量,则按一两兑换37.3g换算。根据煎服法不同,计算出折算量、一天量与一次量等三种剂量。将以上数据输入电脑数据库,制成多个列表进行文献比较分析。 提出“文献量”的概念,指药物在文献中分析得出的理论用量。文献量是以方剂中的“一次量”作为剂量比较的基础,用于揭示药物的剂量比例关系,使古今方药放在同一用量层次平台作比较,有助理解如何将古方在今天应用。 导师姜良铎教授的剂量研究,透过分析近六年病案数据库的处方纪录,以得出剂层次与范围;并且透过近两年门诊病历复诊病案加减法的用药,分析剂量与功效的关系。 结果 第一章:桂枝研究 张仲景运用桂枝,从最大量62.5g到最小量1.3g,剂量相差48倍,药量变化甚广桂枝具有6种剂量功效层次,并总结出桂枝的剂量功效关系表,以及桂枝与8种药物的“绝对剂量”配伍比例关系。吴鞠通运用桂枝,从最大量的12.4g到最小用量0.9g,之间相差约14倍,虽然与现代常用量3-10g较为接近,但用药变化差距更广。桂枝具有5种剂量功效层次,并总结出桂枝的剂量功效关系表。 张仲景与吴鞠通运用桂枝的比较。两者皆具有多层次的“剂量功效关系”,且具有类似特点,包括量大则病位趋于表、或用在重证;中量则病位在中,用在宣通中焦阳气;小量则多用在助药配伍。然同中有异,两者在大、中、小量层次具体用量不同,吴氏用量总体相对较轻,而在用量较轻的剂量功效关系上,两者则有明显差异。 姜良铎教授运用桂枝,占所有门诊处方中21.9%,剂量范围在6-30g,相比现代桂枝常用量3-10g的用法,剂量起点较高,用量范围更广。其中包含了8种剂量层次,总结出姜教授运用桂枝的剂量与主治病证特点关系表。 姜良铎教授与张吴二氏比较。张仲景在运用桂枝一般在5.2-20.8g的剂量范围,这与姜良铎教授运用桂枝习惯较为接近,而姜教授使用桂枝30g的机会似乎更为频繁;吴鞠通在运用桂枝一般在3.7-12.4g的剂量范围,此一范围相对较窄,总体剂量使用颇轻。 第二章:生姜研究 张仲景运用生姜,从最大用量62.5g到最小量1.6-3.9g、或5.2g,剂量跨度相差39倍或12倍,药量变化甚广。生姜具有7种剂量功效层次,并总结出生姜的剂量功效关系表,以及总结生姜与7种药物的“绝对剂量”配伍比例关系。以桂枝与生姜进行比较,生姜用量总体较大,反映生姜力量较弱。吴鞠通运用生姜,从最大用量9.3g到最小量1.3g,与现代生姜常用量3-10g接近。生姜具有3种剂量功效层次,并总结出生姜的剂量功效关系表。 张仲景与吴鞠通运用生姜的比较。两者均具有多层次的剂量功效关系,部份剂量层次之间功效相同,而只是在于病情轻重的不同;两者皆甚少运用生姜作为“君药”,大多用作为臣佐配伍。在剂量的层次数量上,两者差别较大,吴鞠通剂量层次较少,反映张仲景运用生姜较为灵活多变。 姜良铎教授运用生姜,占所有门诊处方中5.3%,剂量范围在3-10g,与现代常用量基本一致。其中包括了3种剂量层次,无论在初诊抑或复诊应用生姜,皆以9-10g生姜最为常用,且大部分情况下均配伍大枣使用。总结出姜教授运用桂枝的剂量与主治病证特点关系表。 姜良铎教授与张吴二氏比较。张仲景运用生姜一般在10.4-62.5g的剂量范围,剂量规度甚广,其中以15.6g为较常用的剂量,较姜教授对生姜的常用量接近而剂量更重;张仲景使用生姜剂量较为明确,全部方剂使用“斤两”为单位,而姜教授则较多使用“片”作为单位。吴鞠通运用生姜的剂量范围一般在3.7-9.3g,与姜教授的用量基本相同;吴鞠通运用生姜剂量分布较为零散,较为常用3.7g,相较姜教授则最为集中运用9-10g剂量。吴鞠通运用生姜亦多用“片”作为单位,这与姜教授运用生姜的剂量用法十分相近。 第三章:芍药研究 据考证张仲景所用芍药当为“赤芍”,并无补益之功,其功效在于通降营血。由此重新理解桂枝汤的方义,则桂枝在于宣通上焦营卫之气,而芍药则在通降中下二焦而营气,两者一升一降、一阳一阴,皆在于通行营卫。以此角度对多首经方作重新解释。 张仲景运用芍药,从最大量31.3g到最小量的1.3g,其中相差相差24倍,药量变化甚厂。芍药具有5种剂量功效层次,并总结出芍药的剂量功效关系表,以及芍药与6种药物的“绝对剂量”配伍比例关系 张仲景运用芍药与桂枝、生姜作比较,三者均具有多层次的“剂量与功效关系’均是在15.6g剂量层次较为常用。三者相异之处较多,如剂量跨度距离不同,总体运用生姜剂量偏大,一般运用芍药剂量范围比桂枝要大,只在特殊情况下桂枝剂量甚重,而芍药则无此一特殊情况。三药的“剂量功效关系”层次情况有别,芍药虽然有不同剂量层次,但是各种剂量的功效也是基本相同,而只在于通降营气的强弱之别;生姜则在某些层次之间的区分并不明确,桂枝则相对每一个层次的功效差异较为明确。三药在能否成为“君药”的问题上,桂枝较多机会成为君药,芍药则较少,而生姜则甚少。 吴鞠通应用芍药,吴氏认为古之芍药当为“白芍”,具有三方面功效:补阴、敛阴;去恶血而生新血;补脾。但吴氏对于芍药味苦的认识有所矛盾,一方面认为白芍能上行,但又认为芍药能下行通降。吴鞠通运用芍药,从最大量9.3g到最小量1.2g,之间相差约8倍,比现代白芍的常用量6-15g更轻。芍药具有4种剂量功效层次,并总结出芍药的剂量功效关系表。 张仲景与吴鞠通运用芍药的比较。两者均具有多层次的“剂量功效关系”,而且剂量功效层次界限不清晰,即是不同剂量层次但功效基本相同。由于两者所选用的芍药不同,导致两者的功效差异较大。 姜良铎教授运用芍药,占所有门诊处方中75.4%,其中97.8%为“赤白芍同用”只有0.7%单用赤芍、1.5%单用白芍。姜教授运用芍药,剂量范围在6-30g,但由于大部分情况下均是赤白芍同用,亦即运用芍药剂量在12-60g的范围,比现代一般认为的常用量要大得多,但在97.9%的处方中,均使用赤白芍各12g的剂量,实际上芍药的剂量范围较为狭窄。总结出姜教授运用芍药的剂量与主治病证特点关系表。 姜良铎教授与张吴二氏比较。张仲景运用芍药,一般在10.4-30.3g剂量范围,其中更以15.6g的方剂出现最为频密,这与姜教授一般运用芍药在12-15g亦较为接近。至于吴鞠通应用芍药的剂量范围在1.2-9.3g,总体剂量范围比姜教授用药更轻。但是,由于三者所用的芍药不同,因此难以直接进行比较。 结论 本论文总结了张仲景与吴鞠通在运用桂枝、生姜、芍药三药的理论,指出二人的在运用三种药物的多层次“剂量功效关系”,并发现吴鞠通在张仲景的用药基础上有继承而发展。另外亦总结出姜良铎教授运用三药的剂量层次与范围,以及剂量与主治病证关系,姜教授用药与张吴二氏同中有异,且未发现明确多层次的剂量功效关系。 另外,本论文附上一相关研究课题:(见后页) 目的 尝试证明经方原方以及原方剂量,能够运用于现代临床。 研究方法 以汉代一两等于15g的折算方法,于现代临床运用经方的原方以及原方剂量,总结250例亲身诊治病案的临床体会。 结果 在治验的病案之中,在2剂药内治愈的病例占六成,而5剂药内治愈的约占九成,需要用上7剂药以上的只占少数;另外,2剂内主诉减半的病例占八成,而3剂内能够使主诉减半的病例更占九成多。 体会 由此临床实践,初步验证了经方原方能够应用在当今临床,具有“一剂知、两剂已”的速效,临床运用经方并非必须“灵活加减”,亦体会经方并非不能长期服用,原方剂量拉伸距离甚广,经方煎服法方便患者,翻煎破坏方剂配伍关系,使用经方必须注意药物质量,打破药典“常用量”的局限,使用“原方”必须重视“原意’
【学位授予单位】:北京中医药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2
【分类号】:R289

【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汪兴洲;《温病条辨》中承气汤的运用和发展[J];安徽中医临床杂志;2002年06期
2 董静;;《温病条辨》中清营汤的运用及发挥[J];中医药临床杂志;2007年01期
3 刘宏艳;年莉;肖照岑;;论《温病条辨》制方之法[J];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2010年01期
4 苏庆英;从《温病条辨》看半夏泻心汤之运用[J];北京中医;1989年02期
5 宋乃光;;《温病条辨》加减正气散五方论[J];北京中医药;2008年08期
6 郑相颖;郑虎占;;《温病条辨》脉方对应关系浅析[J];北京中医药;2010年03期
7 李宇铭;姜良铎;;论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去桂之意[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1年07期
8 刘宏艳;肖照岑;年莉;;《温病条辨》中吴氏独创方研究[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08年05期
9 鲁玉辉;;《温病条辨》药物特殊煎服法探析[J];福建中医学院学报;2008年04期
10 杨素芳;;《温病条辨》祛寒湿用草果规律探析[J];光明中医;2008年10期
【共引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夏克平;论黄疸病因[J];安徽中医临床杂志;2000年01期
2 蒋品;高言明;梁光义;贺祝英;李健;张元仲;冯佑亮;梁婷;;HPCE内标法测定三黄泻心汤3种制备方式样品中盐酸小檗碱的含量的差异[J];安徽农业科学;2011年26期
3 秦亚东;郑昊;席先蓉;梁光义;;泻心汤配方颗粒和传统汤剂中盐酸小檗碱含量及体外抗菌作用比较[J];安徽医药;2011年05期
4 朱虹,王灿晖;杏苏散组方意义探讨[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05年02期
5 刘冬;谭秦莉;李玉宝;彭代银;;桃红四物汤治疗原发性痛经实验研究[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09年02期
6 孙娟;王键;郜峦;;健脾化湿法理论溯源[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11年05期
7 罗梦曦;王键;;吴崑《医方考》学术特色[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11年06期
8 袁昌文;汤粉英;;汤粉英治疗充血性心力衰竭临床经验[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12年02期
9 万清;马宗华;;吴茱萸汤临床及实验研究进展[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12年03期
10 徐晓东;论经方对方剂学发展的意义[J];浙江中医学院学报;2001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晓梅;刘翰德;;孝文化对传统医学的影响[A];龙江春秋——黑水文化论集之六[C];2009年
2 许嗣立;李炜弘;严石林;曾跃琴;谭雪菊;黄禹峰;;从“火神派”医案分析肾阳虚的证与治[A];全国第十二次中医诊断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1年
3 付先军;;海洋中药发展源流初探[A];中国庆阳2011岐黄文化暨中华中医药学会医史文献分会学术会论文集[C];2011年
4 李倩;裴晓华;;逍遥散在治疗乳腺增生病中的地位[A];第十二次全国中医、中西医结合乳房病学术会议论文集[C];2011年
5 姜良铎;;论风热毒邪致病——甲型H1N1流感的中医病因病机探讨[A];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与自主创新——第十二届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年会(第三卷)[C];2010年
6 宋永红;杨年;梁翠梅;于燕;;麻杏石甘汤加减治疗小儿支气管肺炎162例临床观察[A];甘肃省中医药学会2008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8年
7 贾永新;;浅谈小青龙汤临床应用的体会[A];甘肃省中医药学会2010年会员代表大会暨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0年
8 王莹莹;杨金生;;胸痹心痛从肝论治的理论基础[A];中华中医药学会心病学分会成立暨第八次全国学术年会论文精粹[C];2006年
9 王长林;汪德刚;;谈中药学教学中有关中药的概念和几个关系[A];纪念中国畜牧兽医学会中兽医学分会成立30周年中国畜牧兽医学会中兽医学分会2009年学术年会、华东区第十九次中兽医科研协作与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9年
10 窦志华;罗琳;章幼奕;顾锦华;吴锋;施忠;;茵陈蒿汤醇提与水提部位对ANIT所致小鼠黄疸模型的药效比较[A];全国第2届中西医结合传染病学术会议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第1届传染病协作组会议论文汇编[C];2008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花;中医“肝脾相关”的理论和应用研究[D];湖南中医药大学;2010年
2 徐惠梅;心宁丸抗心肌缺血大鼠的实验研究[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0年
3 刘剑锋;中医望色诊病的历史与发展[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0年
4 曲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中医理论与临床研究[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0年
5 罗云波;白术茯苓汤调控脾虚大鼠血管活性肠肽的物质基础研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10年
6 陈敏;参芪复方调控GK大鼠大血管病变炎症状态及血管内皮凋亡的实验研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10年
7 付小芳;基于“菌毒并治”理论辨证论治108例甲型H1N1流感危重症的临床分析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8 张涛;《伤寒论》六经的诠释学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9 李杭洲;《伤寒论》“六经病欲解时”所暗含气化平衡观探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10 韩美仙;基于药物重量实测的经方本原剂量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彦胜;桃红四物汤对大鼠显微吻合血管内皮修复及VEGF表达的影响[D];湖南中医药大学;2010年
2 刘仙菊;湖湘仲景学说研究探略[D];湖南中医药大学;2010年
3 谭华;黄芪总苷和三七总皂苷配伍对脑缺血再灌注后早期损伤相关因素影响的研究[D];湖南中医药大学;2010年
4 肖亚;痛泻要方对肠易激综合征大鼠胃肠激素的影响[D];湖南中医药大学;2010年
5 莫家舜;俞根初《通俗伤寒论》祛湿方剂的配伍规律研究[D];浙江中医药大学;2010年
6 林佩莉;《伤寒论》药对配伍规律的研究[D];浙江中医药大学;2010年
7 姜宜惠;内伤伏邪的理论研究[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0年
8 赵有利;经方温法治疗皮肤病的规律研究[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0年
9 王玉喜;木防已汤加减治疗慢性充血性心力衰竭的临床观察[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0年
10 张英虎;除湿饮治疗湿热型湿疹的临床观察及对皮损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影响[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0年
【二级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帅家忠;雷利锋;;安宫牛黄丸治疗高血压性脑出血40例临床观察[J];安徽医药;2008年01期
2 张淑人,吴永彤,陈耘;五承气汤治疗急症举隅[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1995年02期
3 何丽清,储开博;论芍药在《伤寒论》方中的应用[J];光明中医;2005年06期
4 王中林,李辉;乙型脑炎1例救治记实[J];甘肃中医;1994年02期
5 逯敏,贾妮;三纲鼎立学说在喻氏《尚论篇》中的反映[J];甘肃中医;2005年09期
6 郭文岗;吴志刚;;阴虚体质在《温病条辨》治疗中的体现探讨[J];贵阳中医学院学报;2006年01期
7 李振彬,杨静,朱建君,耿丽芬,惠乃玲,于有山,王辉;中西医结合治疗重症狼疮脑的疗效观察[J];河北中医;2003年12期
8 李华锋,吕文亮;浅析《温病条辨》中杏仁之运用[J];湖北中医杂志;2005年02期
9 李宇铭;;论《伤寒论》太阳病篇麻桂类方剂的兼变证分类[J];湖北中医杂志;2008年05期
10 王睿;周丽娟;;《伤寒论》中芍药主要选用白芍之我见[J];湖北中医杂志;2009年11期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吴慧轩;芍药汤治疗急性腹泻50例[J];天津中医学院学报;1997年02期
2 何桂霞,蒋孟良,冯映冰,李典平;芍药汤配伍的化学变化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1998年07期
3 武西方;茵蛇芍药汤治疗重症肝炎的机理分析[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1998年05期
4 王瑞,玉逄艳;芍药汤佐治急性菌痢20例疗效观察[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1年16期
5 王奎平;芍药汤治疗肛窦炎60例[J];浙江中医杂志;1995年11期
6 陈汝炎;胡小鹰;马允慰;;芍药汤配伍槟榔治疗痢疾的实验探讨[J];江苏中医药;1988年06期
7 党建卫,赵清珍;银楂芍药汤为主治疗小儿急性菌痢40例[J];实用中医药杂志;1994年06期
8 冯进周,刘晓萍;芍药汤与环丙沙星交替灌肠治疗小儿痢疾30例报告[J];陕西中医学院学报;1997年03期
9 王德;芍药汤灌肠治疗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50例[J];中国社区医师;2001年11期
10 戴克敏;;姜春华教授谈芍药的应用[J];辽宁中医杂志;1984年07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欧阳卫权;;经方辨治皮肤病临证思路浅谈[A];中华中医药学会皮肤科分会第七次学术年会、2010年重庆四川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术年会、全国中西医结合诊疗皮肤性病新进展新技术学习班论文汇编[C];2010年
2 冉志玲;程刘海;马君蓉;;从经方理论浅谈咳嗽变异性哮喘的临床辨证用药[A];第28次全国中医儿科学术大会暨2011年名老中医治疗(儿科)疑难病临床经验高级专修班论文汇编[C];2011年
3 徐汝奇;;经方在肝病中的运用举隅[A];全国中西医结合肝病新进展讲习班、江西省第二次中西医结合肝病学术会议资料汇编[C];2010年
4 张奇文;;经方在儿科临床中的应用——兼议中医儿科临床研究方向问题[A];第28次全国中医儿科学术大会暨2011年名老中医治疗(儿科)疑难病临床经验高级专修班论文汇编[C];2011年
5 温桂荣;;经方治皮肤病的临床应用浅析[A];2011年全国中医美容学术年会暨贵州省医学美学与美容学、激光医学分会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1年
6 温桂荣;;经方在抗衰老的临床应用浅析[A];2011年全国中医美容学术年会暨贵州省医学美学与美容学、激光医学分会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1年
7 程月梅;;郑启仲运用经方治愈高血钙症[A];第25届全国中医儿科学术研讨会暨中医药高等教育儿科教学研究会会议学术论文集[C];2008年
8 武洪方;张雪锋;成志新;;经方在周围血管疾病治疗中的应用[A];全国中西医结合周围血管疾病学术研讨会论文选编[C];2001年
9 王辉武;;经方药物剂量的临床价值[A];重庆市中医药学会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9年
10 叶进;;经方中附子的配伍规律[A];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药传承创新与发展研讨会专辑[C];2007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邵金阶 湖北罗田万密膏医院;经方临证心得[N];中国中医药报;2005年
2 赵玉华;经方合用疗效好[N];大众卫生报;2004年
3 中日友好医院 冯世纶;经方用药需正本清源[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4 河南省驻马店市第四人民医院 毛进军;经方治重症 药量须适宜[N];中国中医药报;2010年
5 记者 海霞;胡希恕研究室探索中医传承新模式[N];中国中医药报;2011年
6 郑鑫 盛凤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蒋健运用经方2则[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7 记者 吴潇湘;找寻经方剂量与疗效关系的规律[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8 李明亮;中医临床应重视经方的学习和使用[N];中国中医药报;2011年
9 本报记者 项铮;领跑中药现代化:经方开发迫在眉睫[N];科技日报;2011年
10 张伯星;治肥胖兼闭经方[N];民族医药报;200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宇铭;桂枝芍药生姜的剂量功效关系比较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2 杨莎莎;以方元为核心的经方组方规律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3 姬航宇;基于多层次文献挖掘的经方用量策略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4 韩美仙;基于药物重量实测的经方本原剂量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5 宋佳;经方50味药物在明代13位医家中的用量规律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6 田甜;经方硝类药物考辨及应用规律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0年
7 张二力;益髓通经方对实验性自身免疫性神经炎大鼠调节性T细胞的影响[D];长春中医药大学;2011年
8 丁毅;经方50味常用药物在宋朝用量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9 米鹂;张仲景医方的文献研究[D];山东中医药大学;2004年
10 宋延强;金元四大家对经方50味常用药物的临床用量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杨旸;经方中寒热药共用规律及临床应用初探[D];成都中医药大学;2011年
2 陶伟;芍药汤加减联合灌肠治疗活动期湿热型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观察[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3 潘锋;麻杏石甘汤等常用经方用量历史轨迹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4 熊鹏;葛根芩连汤等常用经方用量历史轨迹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5 王婷婷;国医大师经方方药应用规律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6 仇菲;以中医经验文献挖掘分析为基础的经方临床用量策略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7 娄秀;真空冷冻干燥试验台的设计及生姜干燥工艺研究[D];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2010年
8 黄雄杰;基于《神农本草经》探讨经方方证对应下对症用药[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9 肖志伟;经方在中医肿瘤临床的运用及典型案例分析[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10 高元宏;从经方配伍看《伤寒杂病论》对前人组方理论的继承与发展[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5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