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北京师范大学》 2007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红楼梦》人物换称的语用研究

张征  
【摘要】: 本文旨在从言语行动理论的角度对《红楼梦》人物换称进行语用研究。文中所有语料都来自《红楼梦》对话,是一项基于语料的研究,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从它于乾隆五六年(1791)年第一次木活字刊印问世以来,就不断有人对它进行研读和评说,形成“红学”。当代《红楼梦》的研究重点在《红楼梦》版本、笔者生平考查、小说人物性格分析、写作手法、艺术特色和成就等方面,而对《红楼梦》文本和语言方面的研究还很少。《红楼梦》里先后出现了四百多个人物形象,这些人物之间怎样互相称呼对方,怎样指称自己或第三方也应是《红楼梦》研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这种人物在对话中互相称呼对方、指称自己或第三方的方式在本文中定义为人物指称,也就是称谓语。人物换称是指人物指称的动态使用,也就是说话人在众多的指称方式中进行选择的过程。这一选择带有标记性,即:它与说话人平常称自己、对方或第三方的方式不同。 本文以《红楼梦》的人物换称为研究对象,试图揭示它们的言语行动本质。主要探讨人物换称的形式、原因、工作机制以及效果。全文共七章,从内容上分为导论、研究背景、模式建构、实证分析和结论五部分。 第一章为导论。首先指出了本文的性质和意义。本研究是在言语行动理论框架下对《红楼梦》的称谓语尤其是换称的深入、系统研究。因此本研究对传统言语行动理论是一个补充,因为它说明名词成分也能起到言语行动的作用,而传统的言语行动理论的关注点在动词,对于同样也具有言语行动功能的名词(名词短语),如称谓语的转换使用没有特别关注。笔者在论述的过程中对人物指称进行了界定并分类。 人物指称指的是说话者选择称呼或指称交际对象的方式。根据交际参与者的情况,人物指称可分为三类:第一人称指称(自称),指对说话人自己的指称方式;第二人称指称(对称),指对谈话对象的指称方式;第三人称指称(他称),指对谈话第三方(可能在场,也有可能不在场)的指称方式。例如: (1) (A)贾蓉之妻秦氏便忙笑回(贾母)道: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与我就是了。(5: 68) 上例中,秦氏用代词“我”来称自己,自称表示为代词;秦氏称谈话对象贾母为“老祖宗”,对称表示为社会称谓;第三方为宝玉(在场),被称为“宝叔”,是秦氏以她与宝玉的实际关系来指称的,由亲属称谓承担。 人物换称是人物指称的动态使用,它指说话者在众多人物指称方式中进行选择的过程。这一过程的基本特点是标记性,即说话人所选用的方式不同于他通常进行自称、对称或他称的方式。例如: (B)林黛玉见(宝玉)问丫头们,便说道:“凭他谁叫我裁,也不管二爷的事!”(28: 380) 通常,黛玉称宝玉为“你”或使用零称谓,而此处她用了一种她不常用的社会称谓“二爷”来指称宝玉,是一种换称。它可以达到疏远的效果。 笔者对人物指称进行了如下分类。 第一层按照静态或动态分类,静态涉及到人物指称语的语言学方面内容,而动态涉及的是人物指称语的语用学,即语言使用方面的内容。从语用学的角度,人物指称语可分为自称、对称、他称,这一分类标准将在后面三章的具体研究中得到体现。笔者主要对语言学意义上的人物指称语进行了分类。语言学项目,都有形式与意义的区分,人物指称也不例外。从形式上说,人物指称可分为两大类,一类由单个词,包括代词或名词组成;另一类是短语,情况比较复杂,这类短语的构成方式各式各样,分别有这样一些构成方式,如:姓名称谓(贾雨村、林黛玉,等);(代词)+名词+(代词)(你们母子、姥姥你,等);名词+名词(姑娘奶奶、奴才小子,等);形容词+名词(老不死的娼妇、好侄儿,等);的字结构(没良心的、姓金的,等)。 从意义上说,笔者按照人物指称所体现的人物关系的距离,将它分为有定距离人物指称和不定距离人物指称。所谓“有定距离人物指称”就是指人物指称语所体现的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具有稳定性;这种“有定距离人物指称”由亲属称谓社会称谓两类称谓语构成。“不定距离人称指称”意味着人物指称语所体现的人与人间的距离不具有稳定性,它随环境的变化而变化;这种“不定距离人称指称”反映在现实生活中,就是各式各样的情感称谓。情感称谓可分为积极情感称谓,中性情感称谓以及消极情感称谓三类。积极情感称谓包括尊称(你老人家、你老,等),谐称(这个颦丫头、鬼精灵儿,等),昵称(我的好姐姐、好宝贝,等),谦称(下官、小的,等);中性情感称谓是称谓语的通称形式,即在正常情况下,说话人的指称方式;消极情感称谓包括傲称(我们家、你薛大爷,等),蔑称(蠢才、下流货,等),詈称(畜生、不争气的孽障,等)。这些情感称谓词在情感轴上的分布情况是:通称语位于轴线中央,从中心位置往右,分别表示为:昵称、谐称和尊称,越往右,该称谓所表示的积极情感距离越大;从中心位置往左,分别表示为:蔑称、詈称,越往左,该称谓所表示的消极情感距离越大。它们的关系见下图: 接着笔者一方面介绍了论文的语料统计情况,介绍了对《红楼梦》对话中人物指称语及换称的语料统计办法;另一方面对本论文的研究方法也进行了简单介绍。笔者指出,本研究既是一项基于语料的研究,因而是实证研究,又是定量研究与定性研究的结合。在建立并修正理论模型的过程中,笔者还采用了“逼近法”。最后对论文的章节安排进行了简要介绍。 第二章为研究背景。从人物指称及《红楼梦》人物指称研究两方面进行综述。人物指称的研究又包括两部分:普通研究和语用研究,两类研究都从国内国外两方面进行回顾;《红楼梦》人物指称研究也包括普通研究和语用研究两部分。回顾表明,已经有学者从言语行动角度对称谓语及称谓语的动态使用进行了研究,但研究还不够系统。因此很有必要从言语行动角度对称谓语及其使用(即人物指称及人物换称)进行系统研究。 第三章为模式建构,对整篇论文起着提纲挈领的作用。笔者采用了逐层深入的方式建构模式。首先,对文章核心概念人物换称进行了界定;其次回顾了言语行动理论;接着,用《红楼梦》例证证明人物指称及人物换称就是言语行动;在澄清了两个重要概念——标记性及距离后,最后笔者为人物换称建构了一个语用模型,这一模型是对传统言语行动的运用与补充。下面详述本章内容。 首先,笔者对人物换称的定义为:人物换称是动态的人物指称,它是说话人在众多称呼方式中的动态选择过程。这一选择具有标记性。也就是说,它不同于说话者平常的称呼方式。 然后,笔者对言语行动理论进行了回顾。这一回顾主要包括Austin、Searle以及Bach and Harnish言语行动理论及其对原来理论发展的介绍,从而为本文的研究奠定理论基础。 Austin是言语行动理论的创始者。这一理论最初源于他对施为句与叙事句的区分。他将句子是否具有真值条件作为区别这两类句子的依据。那些能由真值条件评判的句子为叙事句;那些不存在“真假”,说出某句话就是实施一种行动(或实施一种行动的一部分)的句子为施为句。奥斯汀最初用合适条件来规约这些施为句。比如:合适的程序、人员、以及有关人员的相应思想状态。但是他发现这些条件只部分适用于施为句,而且叙事句也存在合适问题。后来他又从形式的标准来区分这两类语句。比如,他发现很多施为句采用第一人称单数主语、现在时态、直陈语气、主动语态,他的研究结果表明这些形式标准也不具有区别性。最后,他完全抛弃了施为句、叙事句的分类法而提出了示意言行理论。这一理论的基本思想是:人在说话时同时完成了三种行动:发话言行,示意言行以及成事言行(周流溪97-98, 2001)。发话言行指的是通常意义上发出语音,说出有带意义的语词、语句的行动;示意言行是表明说话人意图的行动,即表达的是说话人意义;第三种行动为成事言行,涉及一句话的事后效应。Austin对这三类行动中的示意言行最感兴趣,因此也对之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把示意言行所表达的说话人意义叫做“示意语力”(illocutionary force),简称语力。他根据动词所具有的示意语力将示意言行分为五类,即:裁决型、行使职权型、承诺型、表态行为型以及阐述型。但是他的这个分类主观随意性太强,缺乏科学的标准,因此接受的人不多。而且他将成事言行视作说话者的行动欠妥当,因为说话者的话语能否取得应有的效果主要涉及到听话者的反应,需要听话者的合作。 Searle是Austin的学生,在继承和批判他老师的日常语言分析理论和方法的基础上,使之进一步“系统化”、“严密化”。从而提出了一套完整的言语行动理论(Levinson 1983)。本文将引用他的间接言语行动理论融入我们的研究,因此这里我们略去Searle在其他方面对言语行动理论的发展,只介绍间接言语行动。他对间接言语行动的定义为“通过实施另一示意言行而间接地实施的一个示意言行”(Searle 1975: 60)。他认为最简单的表达意义的方式是说话人的话语意思完全就是他所说的字面意义,即句子意义。这样的情形便是直接言语行动。如果这个表达式具有字面意义以外的其他含义,也就是说,说话人的话语意义(utterance meaning)和句子意义(sentence meaning)是不一致的,那么这个话语实行的就是间接言语行动。以同一个句子,“Can you open the window”为例,当它为说话者对听话者是否有开窗能力的询问时,它是一个直接言语行动;但当它用来要求听话者开窗时,便是一个使令句,表示“我要求你开窗”,这时它是一个间接言语行动。间接言语行动的概念与直接语力(literal force)紧密相联。直接语力包括两方面的含义(Gazdar 1981),一方面,它表示在主句中的行事动词所具有的语力,另一方面,它表示英语中的三种不同类型的句子,即祈使句、疑问句和陈述句,分别与命令、提问和陈述直接相关。如果语句不具有直接语力,便具有间接语力,实行间接言语行动。Searle把话语意义叫做“首要示意要点”(primary illocutionary point),字面意义、句子意义叫做“字面示意要点”(literal illocutionary point)、“次要示意要点”(secondary illocutionary point)。以“Can you open the window”间接表示使令言语行动为例,这个表达式的“次要示意要点”是对于听者开窗能力的询问,通过这个“次要示意要点”说话者要表达的“首要示意要点”是:“我命令你开窗”。我们可以把这两类不同的言语行动定义为次要言语行动和首要言语行动。Searle认为任何间接言语行动都是通过实行次要言语行动来表达首要言语行动的过程。 不论是Austin还是Searle都是从说话者的角度对言语行动进行研究, Bach and Harnish从听话者的角度对言语行动进行了研究。他们认为,在交际中,说话者希望他的话语意图能通过以下三个要素:内容、语境以及渴望听话者辨认的意图来得以传递。他们采用了Fodor (1975:103)关于交际的认识作为理论基础,即:只有当听话者能从说话者的话语中推测出说话者的意图时,交际才可能成功。同时,他们认为交际与社会紧密相联。任何一个交际过程都是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下发生的,共有的理解能促进交际过程(Bach Harnish 1984[1979]: xiii)。 本文利用Austin言语行动三分法、Searle间接言语行动以及Bach和Harnish对言语行动中听话者推理能力的注重这三方面的内容,结合人物换称的情况来建构理论模式。在建构模式前,还有两项工作要做:第一,究竟人物换称是否具有言语行动的特征?即,换称是不是言语行动?第二,如果换称是言语行动,那么这一言语行动与普通的言语行动,即那些主要由动词来表达行事语力的言语行动有何区别?先看第一个问题。 从对Austin, Searle, Bach and Harnish的言语行动理论回顾的基础上,笔者总结出言语行动的关键在于任何一个言语行动都涉及到说话者的意图。笔者运用《红楼梦》中的人物指称以及人物换称的事实表明:不论是人物指称还是人物换称都是言语行动。人们通过人物指称所做的言语行动是建立角色关系。人物指称按形式可分为代词式人物指称、名词式人物指称以及词组式人物指称。不同人物指称建立的是不同的角色关系。比如: (3) (C)宝玉(对秦可卿)道:“我怎么没见过,你带他来我瞧瞧。”(5: 70) (4) (A)门子(对贾雨村)道:“小人已想了一个极好的主意在此:老爷明日坐堂,只管虚张声势,动文书发签拿人。(4: 61) (5) (C)凤姐隔窗子(朝贾芸)笑道:“芸儿,你竟有胆子在我的跟前弄鬼。怪道你送东西给我,原来你有事求我。昨儿你叔叔才告诉我说你求他。”(24: 328) 以上三例中字下划线部分分别代表代词指称,名词指称和词组指称。例(3)“我”、“你”“他”分别代表交际三方:宝玉、秦可卿、秦钟。这是一种交际角色关系,“我”代表说话人,“你”代表对话人,“他”表示谈话涉及的第三方。例(4)“小人”指说话人门子,“老爷”指对话人贾雨村。通过这一自称、对称法,说话人门子在他和贾雨村之间建立了一种社会角色关系,即门子他是自贬方,贾雨村是受尊敬方,对方的地位比他高。例(5)中,凤姐在贾芸面前用第二人称视点来指称她丈夫贾琏。她这样做是为了强调贾芸与贾琏的关系。因此可以说,在词组式人物指称中,人称视点的选择能反映人物角色关系。这里通过词组式指称所反映的角色关系是亲属角色关系。 接着,笔者进一步证明人物换称也是言语行动。通过人物换称,说话者所做的言语行动是转换角色关系。比如 (6) (A)善姐便(对尤二姐)道:“……我劝你能着些儿罢。咱们又不明媒媒正娶来的……”(68: 942) (7) (B)凤姐(对贾琏)笑道:“国舅老爷大喜!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小的听见昨日的头起报马来报,说今日大驾归府,略预备了一杯水酒掸尘,知赐光谬领否?”(16: 204-5) (8) (C) (王夫人)由不得赶着袭人叫了一声“我的儿,亏了你也明白,这话和我的心一样。我何曾不知道管儿子,先时你珠大爷在,我是怎么样管他,难道我如今倒不知管儿子了?”(34: 454) 以上三例下划线部分分别代表三类不同形式的人物换称。例(6)中,善姐用一个所指包括说话人和对话人双方的代词“咱们”来指称对话人,实际上她所指称的对象就是对话人尤二姐。也就是说,善姐用“咱们”来换称“你”。通过这一改变,她扩大了指称范围,批评对象二姐因而不太凸显,这也是一种礼貌策略。这时善姐所做的就是转换原有交际角色关系而达到礼貌的效果。例(7)中,凤姐用“国舅老爷”、“大驾”来称其丈夫贾琏,称自己为“小的”,这样的对称自称法都是与他们之间的角色关系相偏离的。凤姐之所以用这样的指称方式是为了幽默。因此,可以说,名词式人物换称通过转换人物角色关系而达到相应的效果。例(8)中,王夫人称袭人为“我的儿”,这是违背她们之间的实际关系的,因此是一种换称。通过这一换称,王夫人表达了对袭人的喜爱与感激。怎样做到的呢?王夫人通过换称转换了她和袭人之间原有的主仆角色关系,而代之以母女关系。从距离性上说,母女关系当然近于主仆关系。通过转换角色关系,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笔者用Searle所区分的直接言语行动与间接言语行动来定义人物指称所做的言语行动与人物换称所做的言语行动。即,当人按照正常角色关系来进行人物指称时,他/她就是在施行一个直接言语行动,这个示意言行为:建立正常的角色关系。当换称发生时,说话人想通过换称达到一定的目的,因此它可以视为一种间接言语行动。它所做的示意言行为:转换原有的角色关系。 以上研究结果表明换称就是言语行动。在换称言语行动中,有三个关键词:标记性(markedness),角色关系(role relation)以及距离性(distance),这三个关键词紧密相联,它们就能解释上文所提出的建构模式前要做的第二项工作,回答换称言语行动与普通言语行动的区别性何在的问题。角色关系在上文中进行了论述,因此在下一部分笔者对另两个关键词:标记性和距离性进行介绍和阐述。 标记性和距离性对于换称理解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们是连接发话言行,示意言行以及成事言行的中间环节。同样,对相当于间接言语行动的换称语力的计算正是取决于这两个关键概念。 本文的标记性指的是换称的一种共有特征,即对于常规的、符合交际双方关系的人物指称方式的偏离。在标记性的判定上,笔者采用的是频率标准,即:当某种人物指称方式出现的频率很高时,它被视为常规的、符合交际双方关系的具有非标记性的人物指称,如果某种人物指称出现的频率很低,不符合双方的正常关系,那么此人物指称具有标记性。这时,我们说发生了换称。因此,换称都是以某种程度的标记性为标志的。同样,我们也可以说,标记性是连接说话行动和行事行动的中间环节,亦可以说,它是决定某种人物指称是否换称,是否实行了间接言语行动的标志。在交际过程中,说话者用具有标记性形式的人物指称是带有一定目的的,这一目的与换称所做的言语行动直接相关。同时,标记性具有程度不同的特征,不同程度的标记性换称具有不同的行事语力。笔者用《红楼梦》例证表明程度不一具有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相同对话人之间使用不同方式的换称;另一种方式是,不同对话人之间使用形式相同的换称。这两种标记性都与交际目的及行事语力有关。研究结果表明,换称的标记性越强,它的目的性也越强,因此具有的示意语力也越强,取得的语效也越强,反之亦然。 本文的距离性是指人和人之间的一种关系距离。笔者将距离分为两种:社会距离和心理距离。这两种距离共同作用影响人物指称以及换称。笔者总结出社会距离、心理距离使用的几条规律: 1)当说话者在进行人物指称时,应同时考虑自己与所指称对象的社会距离与心理距离。它们将影响说话者人物指称的选择方式。 2)在不同的语用情境下,说话者可能因为不同的原因而进行人物换称。换称的基本原理是通过有意识地改变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包括社会距离以及心理距离两方面来实现交际目的。 3)在不同的情境下,不同的距离会起作用。当社会距离受抑制时,心理距离发挥作用,反之亦如此。 笔者认为,距离性是连接示意言行与成事言行的关键词。只有当说话人和听话人对双方距离都有一个正确估测并以此为参照点计算在换称中距离性的运动方式,该言语行动才能取得相应的效果。 在第三章的最后部分,笔者依据言语行动理论为换称建构了一个语用学理论模型。根据这个模式,人物换称的整个工作过程如下: (1)首先,当说话者说出一个带人物指称的语句时,他在做一个发话言行。这时听话者首先要根据与说话人的关系以及说话人所使用的指称方式决定这一(些)人物指称是否具有标记性。 (2)如果是非标记的人物指称,那么就是一种直接言语行动。通过这一言语行动,说话者施行的是建立常规角色关系的施为行动。这类言语行动不是本文的重点。本文重点研究以下步骤。 (3)如果是标记性人物指称,那么也就发生了人物换称。这是一种间接言语行动,它同时施行了两类不同的言语行动:次要言语行动和首要言语行动。前者指改变交际双方原有角色关系的言语行动,后者指通过改变角色关系而使说话者的意图向听话人显现的言语行动。 (4)根据人物换称所采用的形式,它可分为代词换称、名词换称以及词组换称三类。 (5)在估测示意语力的过程中需依靠距离工作机制,通过估算交际双方的社会距离、心理距离及其改变来推测说话者的语义。 (6)这一距离工作机制同时被说话者以及受话者所采用并带来相应的效果。通过它,能估算出首要言语行动或者说示意言行的语力,这将同时给受话者和说话者带来效果。对于说话者来说,他/她心里是有距离的概念的,他/她通过换称将有意获得某种效果。听话者通过利用距离工作程序而推测出换称后所隐藏的含义而取得言后效果。这一效果也包括两种情形:一方面,听话人的反应与说话人的期待一致(在图中用实线表示);另一方面,听话人的反应与说话人的期待不一致(在图中用虚线表示)。 为了验证并完善本文提出的理论框架,笔者以《红楼梦》前八十回人物指称及换称为语料,在第4-6章分别对不同形式的人物换称进行研究。第四章研究的是代词换称,第五章名词换称,第六章词组换称。笔者以标记性,角色关系以及距离性为基点,通过研究不同形式下换称所体现的不同标记性、角色关系以及距离工作机制,对原模式进行了调整和改进。同时,在每章的研究中都贯彻了语用学分类原则,即根据语用标准,将人物指称分为自称、对称、他称进行论述。下面对实证分析的三章内容作一简述。 第四章对《红楼梦》中代词换称进行研究。结合《红楼梦》语料,笔者发现在《红楼梦》中,通常有三种形式的代词式换称,即:复数表单数式,人物指称转换式以及风格转换式。见下例: (9) (A)袭人(对宝玉)冷笑道:“……时常我劝你,别为我们得罪人,你只顾一时为我们那样,他们都记在心里,遇着坎儿,说的好说不好听,大家什么意思。”(20: 271) (10)尤氏(对凤姐)笑道:“你瞧他兴的这样儿!我劝你收着些儿好。太满了就泼出来了。”(43: 580) (11) (B)一进来,黛玉便(对宝玉)笑道:“宝玉,我问你:至贵者是‘宝’,至坚者是‘玉’。尔有何贵?尔有何坚?”(5: 299) 例(9)中复数代词“我们”实际上是指袭人自己,属于复数表单数式;例(10)中第三人称代词“他”实际上指对话人凤姐,属于指称转换式;例(11)黛玉对宝玉的指称法从“你”向“尔”的转换为一种风格转换,“你”常用于日常话语,而“尔”常用于书面用语。 代词式换称所施行的最明显的言语行动是改变原有的交际角色关系。不同类型的代词式换称,有不同的距离工作机制以及不同的效果。当代词换称为以复数表单数的方式表示时,说话者有三种方式来改变他/她和对话人以及第三方的距离。首先,对于那些本身含义就包括说话者、对话者的代词,如“咱们”、“你我”,它们用来指交际中的一方(你或我)时,说话者通过将自己或对话人纳入指称范围而改变距离。其次,对于那些复数代词如“我们”、“你们”、“他/她们”用来指称与它们相应的单数代词“我”、“你”、“他/她”时,由于它们的指称范围比相应的单数代词“我”、“你”、“他/她”要广泛得多,因而从距离性上说,说话者扩大了所指的范围,从而拉大距离。第三,对于第一人称复数代词“我们”,如果用来指第三人称“她/他”,在距离性上同时涉及距离转换。笔者以语料证实,通过这种复数表单数式换称,说话人可以施行不同的言语行动,如:表示亲密或礼貌、增进亲密度、减弱抱怨语气等等。当说话人采用代词转换换称,如用三人称代词“人家、人、别人”等来表示第一人称,这时距离工作机制是这样的情形:交际角色的改变显示了距离的改变,原本用“我”体现的近距离关系在用三人称代词来表示后,体现出的是一种远距离关系。因此,用这种拉远距离的方式,说话者可以减弱抱怨语气。当说话人采用风格变换式换称的时候,比如,用“奴家、奴”代替“我”,用“尔”代替“你”时,距离的变换体现在书面体与口语体之间的差距上。这样产生的差距能够解释为什么它们能增进说话者和听话者之间的亲密关系或者能获得幽默效果。同时,在这一章的研究中,笔者提出了代词换称使用的两条规律以及“我”、“你”、“他”使用的常用及标记性使用法。 第五章研究名词换称。名词换称与代词换称的差别在于它所涉及到的内容和领域或者是社会方面的内容(由亲属称谓或社会称谓所体现),或者是情感方面的内容(由情感称谓所体现)。这些称谓词,它们本身的语义就能体现交际参与者的距离关系。比如,从社会距离的角度说,亲属称谓所体现的距离比社会称谓所体现的距离要近得多。从心理距离的角度说,昵称所体现的距离比尊称所体现的距离要近得多。所以,在名词换称中,距离的体现就在于谈话方所采用的名词式称呼语本身的语义差异上。通过改变交际参与者的距离,说话者可以实行以下一些言语行动,比如:道歉、献媚、劝慰、表示感谢、寻求宽恕,等等。通过本章的研究分析,笔者对于第三章所建构的模式进行了修正。原来在建构模式时认为,换称作为一种间接言语行动,它所施行的次要言语行动是“改变原有角色关系”;经过第五章的事例分析,笔者在这个基础上还加上了两种言语行动,一是“强调原有角色关系”,另一个是“建立期盼中的角色关系”。比如: (12) (A)贾政上前躬身(对贾母)陪笑道:“大暑热天,母亲有何生气亲自走来?有话只该叫了儿子进去吩咐。”(33: 445) (13) (C)贾琏拉尤三姐说:“你过来,陪小叔子一杯。”(65: 908) 例(12)中,贾政用“儿子”来进行自称。通过这一自称法,贾政强调了贾母和他之间的母子关系。通常来说,母子关系是最亲近的关系,儿子犯错,母亲是应该原谅的。这样一来,贾政通过强调原有角色关系,传达了求饶、息怒的行事语力。例(13)中,贾琏以“小叔子”来称自己,也就是说,他视自己为尤三姐的小叔子。这不是他们之间的原有角色关系。他们的原有角色关系是小姨子与姐夫的关系,因为贾琏的妾尤二姐是尤三姐的姐姐。贾琏这样称自己是有目的的,他希望通过这一自称法建立一种新的角色关系,期盼中的角色关系。这与当时的语境紧密相联——当时在场的还有贾珍,实际上贾琏此行就是为了撮合尤三姐与贾珍,希望三姐能给贾珍当妾。这样的话,贾琏,作为贾珍的兄弟,自然就成了尤三姐的小叔子。通过此种换称,贾琏实际施行了建议言语行动,建议的目的和方向也就体现在换称的内容上。 第六章讨论了词组换称。这类换称比代词、名词换称都复杂。与后两者比较,词组换称的特殊性在于它们的形式都很复杂。所以,几乎所有的词组换称都具有标记性。它们的构成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此类换称的语用效果。因此在这一章的研究中笔者强调了词组换称形式与语力的结合研究。比如: (14) (C)凤姐(对众人)冷笑道:“我从今以后倒要干几样尅毒事了?г垢?听,我也不怕。糊涂油蒙了心,烂了舌头,不得好死的下作东西,别作娘的春梦!……”(36: 478) (15) (A)兴儿回(凤姐)道:“奶奶不知道,这二奶奶......”(67: 937) (16) (A)兴儿想了想,说道:“那珍大奶奶的妹子.... ..”(67: 937) 例(14)中,凤姐通过一连串的詈称传达了她内心的愤怒,施行了责骂言语行动。此时责骂言语行动的语力比只用一个或两个詈称强。例(15)中,兴儿用第一人称视点来指称第三方尤二姐,通过形式“这”以及社会称谓“二奶奶”,表达了他对尤二姐角色的认可。当他明白自己说错话了,不该在真正的二奶奶面前这样称尤二姐时,兴儿换了一种人物指称法。这时他采用第三人称视点,借助尤二姐与尤氏的关系来指称前者。从形式上说,“那”以及“珍大奶奶的妹子”所表达的距离都超过“这二奶奶”所包含的距离。通过这一指称法,兴儿实施了疏远言语行动,从而让凤姐高兴。 通过本章的研究,笔者对原模式也进行了一定的修改。内容如下:当说话人在指称第三方时会根据与所指对象的心理距离以及交际意图选择人称视点。在视点选择的问题上,笔者在原有“地位原则”、“亲疏原则”(陈辉,陈国华2001)的基础上,提出了“目的原则”。 词组换称能施行很多言语行动,如炫耀、活跃气氛、乞求原谅、开玩笑、责骂、挑衅、詈骂等等。 最后一章对于本文的发现和意义进行了总结,同时,指出了本研究的不足和今后的努力方向。
【学位授予单位】:北京师范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07
【分类号】:H134;I207.411

手机知网App
【引证文献】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严苡丹;《红楼梦》亲属称谓语的英译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1年
【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彦;《红楼梦》中的称谓与中国传统称谓文化[J];安徽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5年02期
2 来鲁宁,郭萌;称呼语及其语用功能[J];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S1期
3 陈辉,陈国华;人称指示视点的选择及其语用原则[J];当代语言学;2001年03期
4 古伟霞;;人称指示语、称呼语与言语行为[J];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综合版);2006年02期
5 刁世兰;称呼的转换及其语用功能[J];湖北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3期
6 曲卫国,陈流芳;礼貌称呼的语用学解释[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9年06期
7 曹诣珍;《红楼梦》语言研究的对象及方法述略[J];红楼梦学刊;2004年03期
8 陈建萍;;真“姑娘”,假“姑娘”?——《红楼梦》中“姑娘”称呼语的语义语用辨析[J];红楼梦学刊;2006年02期
9 张征;;权势与等同——谈《红楼梦》中“你我”句的使用[J];红楼梦学刊;2007年03期
10 马莹;《红楼梦》中拟亲属称谓语的语用原则及语用功能[J];淮南师范学院学报;2003年02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侯国金;语用标记等效原则[D];上海外国语大学;200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李燕;称呼语的语用功能[D];华中师范大学;2000年
2 肖灵;言语行为中的人称代词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03年
3 武洁;《红楼梦》称谓的语用研究[D];河北师范大学;2006年
4 王家宏;《红楼梦》称谓语研究[D];西南大学;2006年
【共引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徐宏亮;称呼语的社交指示功能[J];安徽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2年02期
2 张艳;当代美国英语和汉语称谓的比较[J];安徽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5年01期
3 朱万喜;儿童语言中的亲属称谓词[J];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1年02期
4 傅玲娟;;称呼语的语用特征与翻译[J];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4期
5 王静;;汉语中社会称谓语的文化内涵及其翻译[J];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2期
6 李钢;陈勇;;英语面称呼语中隐喻形象的语用功效[J];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4期
7 闫翠霞;;当代陌生中年女性的称谓语及其理据性[J];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2期
8 王瑞敏;;称呼语及其语用功能分析[J];安徽文学(下半月);2006年10期
9 江兰英;;浅析英汉指示词“this/that”与“这/那”的语用差别及其原因[J];安徽文学(下半月);2009年03期
10 解伟莉;;从称谓语的语用差别透视中国人的文化心理[J];安徽文学(下半月);2009年1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林素容;;称呼语转换的语用分析[A];福建师范大学第八届科技节老师科学讨论会论文集[C];2003年
2 孙飞凤;;英汉代词系统社交指示功能的语用对比研究[A];福建省外国语文学会2004年会论文集[C];2004年
3 林书勤;;第一人称指示语的语用分析[A];福建省外国语文学会2009年年会暨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9年
4 刘丽艳;;“N+们”与其他表多数语法形式之区别[A];语言学论文选集[C];200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文兵;汉英维护言语行为[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0年
2 张俊;对《红楼梦》中称呼语的所指和意图的研究:认知语用视角[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0年
3 武晓丽;汉语核心词“人”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1年
4 詹碧文;现代汉语报纸新闻语言证据范畴考察[D];上海师范大学;2011年
5 金宝荣;汉语指示语及其篇章衔接功能研究[D];复旦大学;2011年
6 严苡丹;《红楼梦》亲属称谓语的英译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1年
7 范杏丽;汉语请求策略研究:一项基于跨文化视角的对比[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1年
8 刘晓玲;人际关系管理理论视角下《红楼梦》委婉语语用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1年
9 陈丽霞;戏剧话语语用修辞学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1年
10 王胜利;基于语料库的当代汉语剧本中作为面子威胁行为的请求拒绝策略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明亮;人称指示映射现象的认知研究[D];山东科技大学;2010年
2 吕梦甜;汉英称谓语对比研究与翻译策略[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0年
3 张静;《红楼梦》中的礼貌现象及其翻译[D];上海外国语大学;2009年
4 崔有为;以利奇和顾曰国为代表的英汉礼貌原则比较研究及其对跨文化交际的启示[D];山东农业大学;2010年
5 罗益群;在大学英语听力教学中提高会话含义理解能力的实验研究[D];浙江师范大学;2010年
6 徐洋;从功能语法角度探讨商务英语致歉信人际意义[D];大连海事大学;2010年
7 高鹏燕;汉语抱怨语的性别语用比较[D];中国海洋大学;2010年
8 逄萌佳;日本留学生汉语称谓语教学研究[D];中国海洋大学;2010年
9 姜志伟;中英政治演讲礼貌原则对比分析[D];江西财经大学;2010年
10 郑宜兵;现代汉语中亲属称谓词泛化的影响因素和语用功能[D];河北师范大学;2010年
【同被引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彦;《红楼梦》中的称谓与中国传统称谓文化[J];安徽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5年02期
2 李敏;;从《红楼梦》看汉语亲属称谓的特点[J];滨州学院学报;2007年01期
3 王琴;汉语亲属称谓使用的现状[J];成都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02期
4 易亚新;常德方言男性亲属称谓词的泛化及其文化内涵[J];常德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6期
5 贾延柱;先生、同志等称谓考释[J];丹东师专学报;1997年04期
6 方芳;;从《红楼梦》中的称谓词看中国传统文化[J];大众文艺(理论);2009年03期
7 陈建平;社会语言学的理论基础[J];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02年03期
8 李明洁;现代汉语称谓系统的分类标准与功能分析[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年05期
9 孙炜;;《红楼梦》的亲属称谓(上)[J];红楼梦学刊;1990年04期
10 孙炜;《红楼梦》的亲属称谓(下)[J];红楼梦学刊;1991年01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马丽;《三国志》称谓词研究[D];复旦大学;2005年
2 江帆;他乡的石头记:《红楼梦》百年英译史研究[D];复旦大学;2007年
3 贾娇燕;《醒世姻缘传》社会称谓研究[D];山东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5条
1 武洁;《红楼梦》称谓的语用研究[D];河北师范大学;2006年
2 柳丽娜;《红楼梦》中称谓语的翻译[D];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06年
3 王家宏;《红楼梦》称谓语研究[D];西南大学;2006年
4 李敏;《官场现形记》称谓管窥[D];山东大学;2006年
5 沈力;《红楼梦》中人称指示语的语用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05年
【二级引证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石开妍;;“亲”和“亲们”的语义泛化与英语翻译策略[J];文学界(理论版);2012年11期
【二级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彦;《红楼梦》中的称谓与中国传统称谓文化[J];安徽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5年02期
2 钟敬文;近代进步思想与红学[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1963年03期
3 吴丹;从语用角度分析英汉复数第一人称指示语[J];毕节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综合版);2003年01期
4 陈勇;话语中人称代词的分析[J];常德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2期
5 向朝红,刘露营,李天梅;人称指示在汉语、英语中的语用对比分析[J];渝西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04期
6 赵英玲;论称呼语的社交指示功能[J];东北师大学报;1997年01期
7 秦洪武;第三人称代词在深层回指中的应用分析[J];当代语言学;2001年01期
8 陈辉,陈国华;人称指示视点的选择及其语用原则[J];当代语言学;2001年03期
9 汪少华;概念合成与隐喻的实时意义建构[J];当代语言学;2002年02期
10 方经民;现代汉语第三人称代词指称及其语境制约——兼与日语第三人称代词比较[J];当代语言学;2004年03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胡士云;汉语亲属称谓研究[D];暨南大学;2001年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向悦;;言简意丰,一信多能——评《红楼梦》中探春致宝玉的书信[J];写作;2009年23期
2 华东;;《红楼梦》里的“混帐话”[J];山东文学;2009年07期
3 王慧玉;;《红楼梦》中最热闹的一出戏——“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J];文史知识;2011年08期
4 王平;;关于“宝玉,宝玉,你好……”的理解——以语言的空白艺术而论[J];作家;2008年06期
5 姜耕玉;心情魔态几千般——《红楼梦》对人物感情形态的刻画[J];红楼梦学刊;1982年02期
6 刘恒;;“喜笑怒骂 皆成文章”——《红楼梦》艺术成就一例[J];红楼梦学刊;1984年03期
7 青猫;;怎么办? 凉拌[J];大江周刊(城市生活);2007年07期
8 汪道伦;无材补天 枉入红尘——《红楼梦》思想赘述[J];红楼梦学刊;1988年01期
9 陈艺鸣;;宝玉悖论——兼谈《红楼梦》的本体理念及其意义[J];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6年02期
10 二月河;;红楼琐点[J];躬耕;2009年03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汪洁清;;也谈“意淫”及其他——对祝秉权《谩言红袖啼痕重·红楼梦分回品赏》的评语[A];2006贵州省首届古典文学与民俗文化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2 汪志伟;;《红楼梦》的肢体语言[A];2006贵州省首届古典文学与民俗文化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3 赵丹丹;;Translation of Idioms in Chinese Literature[A];语言与文化研究(第四辑)[C];2009年
4 何玄鹤;顾银乔;高宇;;“枉凝眉”曲说的是湘云和妙玉吗?——与刘心武先生商榷[A];2006贵州省首届古典文学与民俗文化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5 朱道权;钟容;;概率应用教学设计——数学学科教学体现素质教育要求[A];国家教师科研基金“十一五”成果集(中国名校卷)(五)[C];2009年
6 郑巧梅;;《红楼梦》话语功能[A];2007年福建省辞书学会第18届年会论文提要集[C];2007年
7 赵旭敏;杨红芳;毛静;胡惠蓉;王彩云;;《红楼梦》菊花诗赏话菊花[A];2008中国花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8 杜志军;;论近代前期狭邪小说与《红楼梦》之关系:以叙事风格为考察中心[A];儒学与二十世纪中国文化学术讨论会论文集[C];1997年
9 杜志军;;再论近代前期狭邪小说与《红楼梦》之关系——以叙事结构为考察中心[A];面向二十一世纪:中外文化的冲突与融合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1998年
10 朱国庆;;《葫芦庙》中的红楼梦精神——评戏曲新作《葫芦庙》[A];中国戏剧奖·理论评论奖获奖论文集[C];2009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邝海炎;《红楼梦》的“正典效应”[N];中华读书报;2007年
2 早报特约评论员 魏英杰;红楼选秀:以梦为名炒作民意[N];东方早报;2007年
3 本报记者 潘强;传授传统经典文化艺术要慎重[N];中国改革报;2007年
4 马晓雪;龙江中医药教授新角度解读《红楼梦》女性[N];哈尔滨日报;2008年
5 本报记者 周怀宗;《红楼梦》不是曹雪芹写的[N];华夏时报;2005年
6 张军昱;一场“红楼”引发“全民娱乐”[N];工人日报;2008年
7 田晓菲;从红楼到绮楼[N];文汇报;2008年
8 乾 坤;红楼梦彩金币蓄势待发[N];中国商报;2004年
9 蒋友林 程莉萍 ;刍议《红楼梦》缘起于《孤山再梦》[N];天水日报;2005年
10 池墨;嘲讽旧版“红楼”,恃才傲物还是自我炒作?[N];工人日报;2007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征;《红楼梦》人物换称的语用研究[D];北京师范大学;2007年
2 王晓宁;红楼梦子弟书研究[D];中国艺术研究院;2009年
3 谢军;霍克斯英译《红楼梦》细节化的认知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09年
4 张霁;中西交融背景下的红学研究范式得失考论[D];吉林大学;2008年
5 朱小珍;“红楼”戏曲演出史稿[D];上海戏剧学院;2010年
6 孙伟科;《红楼梦》美学阐释[D];中国艺术研究院;2007年
7 陈煊;城市更新过程中地方政府、开发商、民众的角色关系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09年
8 樊青杰;现代汉语传信范畴研究[D];北京语言大学;2008年
9 高小康;中国近古社会文化与叙事[D];南京师范大学;1998年
10 孙爱玲;《红楼梦》人文之思辨[D];苏州大学;2006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林素真;《红楼梦》的“虚化”叙事[D];华南师范大学;2007年
2 邱培君;历史的宿命[D];山东师范大学;2007年
3 唐植培;从文化语境动态顺应视角看《红楼梦》中社交指示语的英译[D];南华大学;2008年
4 陈跃;《红楼梦》量词研究[D];贵州大学;2006年
5 蒋世云;通过比较《红楼梦》的两个不同英译本研究中国熟语翻译[D];上海外国语大学;2008年
6 李晶;《红楼梦》中的委婉语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08年
7 隆灵敏;从目的论角度看《红楼梦》两英译本的翻译策略[D];中国石油大学;2008年
8 李晓娟;《红楼梦》词义与现代词义比较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07年
9 杨绍固;《红楼梦》中的“石生人”神话系统研究[D];新疆师范大学;2008年
10 王鹏;可译性限度[D];西北师范大学;2006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