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权力,政党与忠诚

宋子丰  
【摘要】:2017年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推行了一系列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不仅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对其欧洲和北美的主要盟友也高举关税的大棒。在三权分立的宪政体制下,美国宪法将管理对外贸易的权力明确授予了国会。既然国会享有贸易事务的管制权、并往往是美国对外贸易政策的监管者,为什么特朗普反而成为了贸易战的发动者、加征关税的决策者?另一方面,特朗普执政初期,共和党控制了第115届国会(2017-2018年)参众两院,而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与共和党一贯的自由贸易理念是背道而驰的。为什么对这样一位违反常规的共和党总统,国会、尤其是共和党议员会任其决定美国的对外贸易政策?本文试图从三个角度解释国会不干涉特朗普贸易战的原因:国会对总统的贸易授权,两党贸易倾向的历史演变,以及极化背景下的党派忠诚。具体而言,首先,国会对总统的贸易授权为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提供了法理基础。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国会在贸易问题上对总统逐渐授权,例如《1974年贸易法案》开启了“快车道”授权等,导致总统在一定条件下可就贸易相关问题采取单边措施。其次,虽然国会仍然可以通过立法撤回总统的贸易相关权力,但当下两党一致反对自由贸易的立场则是国会没有立法限制特朗普贸易权力的重要原因。回顾历史,本文发现自1970年以来,民主党逐渐反对自由贸易,共和党则更加支持自由贸易;然而在特朗普竞选总统之后,共和党人的贸易立场似乎发生了转向,变得和民主党人一样反对自由贸易,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因而获得了国会两党支持。最后,本文进一步探讨了共和党对特朗普贸易政策不加干涉的可能原因,发现这种放任与极化背景下的党派忠诚有很大关系。一方面必须承认,部分共和党人本身立场确实发生了变化,主观上赞成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另一方面,部分共和党人却是出于党派忠诚的原因,不得不支持特朗普。特朗普在党内选民中颇受欢迎,大多数议员不敢贸然反对,担心在国会选举中失利。另外,一些共和党人认为自己选区的选民利益并没有受到贸易保护主义的严重影响,因此不愿意去挑战属于自己党派的总统。特朗普执政以来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引起了全世界广泛的关注与担忧。本文试图分析美国国会对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反应,解释国会、尤其是共和党不干涉特朗普的原因。目前学界直接分析这一问题的研究较少,本文填补了这一空白,并同时揭示了近年来共和党党内的深刻变化,这对理解和把握当前美国国内政治的生态变化有一定的现实和理论意义。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7条
1 李枏;;特朗普政府对朝政策的困境[J];世界知识;2019年14期
2 倪峰;张志新;张明;刁大明;张腾军;安刚;;执政两年半,特朗普改变了什么——“2020特朗普选情展望”圆桌讨论实录[J];世界知识;2019年15期
3 刁大明;;如果现在投票,特朗普选情如何[J];世界知识;2019年15期
4 ;或愈演愈烈! 特朗普修改进口汽车限额提议遭欧盟反对[J];中国汽车市场;2019年07期
5 刘浩然;;特朗普推文中据素的类型分析[J];现代交际;2018年21期
6 陶坚;;特朗普“破坏性创造”,对深度变革的国际体系意味着什么[J];世界知识;2018年24期
7 吕虹;孙西辉;;“结构性矛盾”与“特朗普主义”——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双重动因[J];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18年06期
8 樊吉社;;美国外交:从建构规则到颠覆规则[J];人民论坛;2018年34期
9 邱震海;;特朗普面临弹劾危机,未来四个月是关键[J];中外管理;2018年09期
10 薛薇;刘志芳;李心婓;;由特朗普税改及影响看中国税制——从科技创新的视角[J];中国科技论坛;2019年01期
11 佚名;;一切都准时[J];政策;2019年03期
12 陈佳骏;;特朗普执政已两年,行政缺编为何仍旧严重[J];世界知识;2019年05期
13 许超;刘胜湘;;特朗普政府反恐预警机制改革论析[J];国际安全研究;2019年02期
14 ;特朗普与国会围绕美墨边境筑墙问题的对抗升级[J];世界知识;2019年07期
15 安德烈·卡托内;刘小兰;;全球架构的变化——基于特朗普国际政策、欧盟和意大利形势的分析[J];国外社会科学;2019年02期
16 毛延生;;以情致用:特朗普政治劝说话语中的恐惧驱动模式[J];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年03期
17 徐瑞珂;;特朗普与英美特殊关系的嬗变[J];国际展望;2019年03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大卫·马什;李时良;;特朗普的“中国优先”政策 美国退出气候协定后的北京多边外交[A];《IMI研究动态》2017年下半年合辑[C];2017年
2 王庆;周志川;邬香绮;;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教育计划[A];外语教育与翻译发展创新研究(第七卷)[C];2018年
3 刘乃郗;;以简御繁,安之若素——特朗普税改法案宏观影响解读[A];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论丛(2018卷第1辑)[C];2018年
4 徐占忱;;因势而为 道义立世 做好“特朗普机遇”这篇文章[A];中国智库经济观察(2017)[C];2018年
5 董悦心;;美国特朗普时代与文学经典化现象研究[A];东北亚外语论坛(2017 NO.4)[C];2017年
6 ;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对市场意味着什么?[A];2015年国际货币金融每日综述选编[C];2015年
7 赵海英;;特朗普的能源大棋局[A];《IMI研究动态》2017年上半年合辑[C];2017年
8 鄂志寰;;如何评估特朗普爆冷入主白宫对金融市场的短期及长期影响?[A];《IMI研究动态》2016年合辑[C];2016年
9 张焕波;;特朗普经济政策及对中国可能采取措施预判与对策[A];国际经济分析与展望(2017~2018)[C];2018年
10 戴维·史密斯;程六一;;国际贸易中的“特朗普效应”——南方共同市场的信心克服了世贸组织的失策[A];《IMI研究动态》2018年第一季度合辑[C];2018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张佳丽;21世纪以来美国价值观对其外交政策的影响[D];中共中央党校;2017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严亚楠;《为特朗普养儿育女》(1-2章)英汉翻译实践报告[D];内蒙古大学;2019年
2 王美玲;“印太”战略下特朗普政府对印度政策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9年
3 吴景辉;特朗普执政时期的美国科技政策[D];华东师范大学;2019年
4 周婷婷;特朗普政府的外交策略分析[D];华东师范大学;2019年
5 张允成;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战逻辑、影响及对策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9年
6 赵禹婷;强制外交视角下特朗普政府朝鲜政策评析[D];北京外国语大学;2019年
7 王佳楠;《特朗普时代的法治》讲座口译实践报告[D];北京外国语大学;2019年
8 周正;基于美国当代人口调查数据分析的外来移民财政影响研究[D];北京外国语大学;2019年
9 宋子丰;权力,政党与忠诚[D];北京外国语大学;2019年
10 陈佳佳;“特朗普现象”及其对美国政治的影响[D];华东师范大学;2019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向伟 译 陈俊安;特朗普变脸反令中国准备更充分[N];环球时报;2019年
2 第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陆忠伟;特朗普购岛意图“很战略”[N];人民政协报;2019年
3 记者 冯迪凡 高雅;特朗普不放弃汽车税威胁 日欧要如何守住贸易底线[N];第一财经日报;2019年
4 本报记者 王蓓华;美欲重设与欧关系,可相为谋?[N];文汇报;2019年
5 本报特约记者 夏阳 王春香 本报记者 刘扬;公布伊朗火箭爆炸图,特朗普泄密了?[N];环球时报;2019年
6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温燕 本报特约记者 任重;特朗普绿卡新政一石二鸟[N];环球时报;2019年
7 本报记者 廖勤;英国会把握好“度”[N];解放日报;2019年
8 记者 王婧;特朗普“能源新政”引众怒[N];经济参考报;2019年
9 本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郭伟民 孙秀萍;特朗普逼日本大批购买农产品?[N];环球时报;2019年
10 外交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秘书长 凌胜利;特朗普威胁退出 世贸组织意欲何为?[N];中国国防报;2019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