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论唐代法律对官吏的监督管理

王学泽  
【摘要】:古代具有政治远见的统治者历来重视吏治。唐王朝是我国历史上一个比较强盛朝 代,唐初统治者继承和发展了“明主治吏不治民”的思想,确立了“以法治吏”的指导 思想,形成了完善的以法治吏的法律体系,在官吏的选拔任用、监督管理、考核、监 察、奖惩等各个方面都做到了有法可依,保证了唐朝初期吏治的清明,对大唐盛世的 形成发挥了重要作用。 近年来,随着社会主义民主法制的不断完善和依法治国方略的提出,依法加强 对党员干部队伍的管理,推动各级行政、司法机关依法办事已经成为一个迫切的课题。 研究唐代法律制度特别是以法治吏的做法和经验,为我们所借鉴,无疑会起到事半功 倍的效果。对于促进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推动干部队伍管理尽快步入规范化、法制化、 科学化的轨道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文着重从唐代完善吏治立法,以法监督官 吏选拔任用、依法行使职权,惩处官吏违法犯罪等不同方面论述了唐代健全吏治制度, 有效整饬吏治的经验。目的是以古为鉴,古为今用,为建设现代公务员制度服务。 全文分六个部分: 一、唐代以法治吏的历史背景:唐初统治者吸取隋亡教训,认识到“载舟覆舟, 所宜深慎”的道理,把国家长治久安的期望寄托在建设一支勤于政务、廉洁守法的官 吏队伍上。他们在吸收前人“明主治吏不治民”思想的同时,认识到以法管官才是治 国之本。因此,提出了“以法治吏”的吏治建设思想。 二、唐代以法治吏法律体系的完善:分析了唐代围绕以法治吏所取得的立法成就。 唐初统治者对吏治立法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进行了几次大规模的立法活动,建立 了内容完整的庞大的法律体系。唐代的主要法律种类都重视吏治立法,所有法律形式 协同配合起来,确立起吏治立法的整体机制,为实施以法治吏奠定了法律和制度基础。 三、以法监督官吏的选拔与任用:分析了唐代以法选拔、任用、监督官吏的积极 作用。唐朝沿袭了科举制度,在选拔官吏上讲求“少而精”,坚持“重德行”的原则。 唐代以法监督官吏选拔任用的积极作用在于:将对官员的选拔任命权集中于中央,有 利于巩固中央集权;广泛选拔人才,扩大了阶级统治的基础,增强了政权的活力:实 行任人唯贤的原则,培养了富有进取性的地主阶级将相官吏。 四、以法监督官吏行使职权:分析了唐代以法监督官吏勤谨政务、依法行使职权 的积极作用。唐代以法监督官吏依法行使职权,监督司法官吏依法办案,同时,还按 WP=4 照考课标准,对官吏任职期间的表现进行全面的考核,并将其作为奖惩、任用、升黜 的依据。同时,唐代统治者还通过严密的监察系统监督官吏依法行使职权,从而构成 了一个全方位的以法治吏的防控体系,对于维护吏治的清明发挥了重要作用。 五、以法惩治官吏的违法犯罪行为:分析了唐代将惩治官吏的贪污受贿、失职渎 职作为维护吏治的重要手段的作用。唐代封建官吏在享受特权的同时,也受到法律的 约束。唐代惩治官吏违法犯罪行为的范围非常广泛,包括:惩治官吏违反行政规制的 行为,惩治官吏的擅权行为,惩治官吏的违纪行为,惩治官吏的失职行为,重处官吏 的经济犯罪,惩治司法官吏违法审判等。唐代以法惩治官吏违法犯罪,对于保持整个 官吏队伍的廉洁与效率具有重要的意义,也在客观上减轻了百姓的重负,缓和了阶级 矛盾,有利于封建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六、唐代以法治吏的历史作用及启示:分析了唐代以法治吏的历史作用,以及给 我们的启示。唐代将吏治政策不断制度化和法律化,是唐王朝长时期正常运转的根本 保证,对于推动唐朝由乱转治、进而出现盛世发挥了重要作用。唐朝以法治吏的基本 经验是:注重吏治研究和经验的总结概括,将对官吏的监督管理制度化、法律化;把 吏治建设作为一项总体工程,融合各种手段,综合为治;封建帝王、朝廷重臣、地方 各级官吏以身作则,遵纪守法;吏治建设中,态度坚决,以一贯之。 唐代以法治吏给我们的启示:建立有效机制,尽快将干部队伍的管理工作纳入 法制化轨道;尽快完善与行政管理有关的各项法律制度,真正做到有法可依;加强行 政监督的力度,提高监督权的地位和扩大行政监督的途径,将权力置于有效监督之下, 使违法犯罪行为得以及时暴露;严格惩罚措施,做到违法必究。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王旭伟;唐代以法治吏的经验与启迪[J];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04期
2 王三山;浅议“以法治吏”[J];法学评论;1989年05期
3 崔碧茹;;唐代法律中的夫妻之间性别秩序[J];法律文化研究;2007年00期
4 邢涓;;略论唐代的口供制度[J];科教导刊(中旬刊);2010年01期
5 徐彬;论唐代法律史的编纂成就[J];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5年02期
6 马建红;;乔伟教授以法治吏思想研究述要[J];山东大学法律评论;2008年00期
7 张鹏;;“以法治吏”——试论唐朝前期官治的特点[J];贵阳市委党校学报;2007年04期
8 徐忠明;关于唐代法律体系研究的述评及其他[J];法制与社会发展;1998年05期
9 宋玲;;也谈唐代法文化发达之隐因[J];政法论坛;2006年05期
10 汪蕾;;商鞅以法治吏的思想及其现代启示[J];重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1期
11 田振洪;;唐代法律有关侵害官畜的赔偿规定[J];农业考古;2010年01期
12 陈楠;;礼法结合对唐代刑罚制度的影响[J];人民论坛;2010年02期
13 巫芳兰;;浅论唐代的礼仪犯罪——以《龙筋凤髓判》为例[J];绥化学院学报;2010年02期
14 张晋藩;;依法治国要注意吸收 传统法文化中的精华[J];人大工作通讯;1997年01期
15 黑广菊;略谈秦的“以法治吏”[J];聊城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02期
16 石冬梅;;论唐代的谋反罪[J];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02期
17 陈玺;宋志军;;唐代刑事证据制度考略[J];证据科学;2009年05期
18 陈宏;;唐代吏治法律制度分析[J];重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02期
19 刘小明;;《文苑英华》判文中的唐代官吏经济犯罪和司法犯罪[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06期
20 郑显文;唐代债权保障制度研究[J];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张硕;;以《唐律疏议》为例浅谈儒家思想对中国古代法律的影响[A];安徽省管子研究会2011年年会暨全国第六届管子学术研讨会交流论文集[C];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5条
1 何蕾;唐代文人与法律[D];复旦大学;2008年
2 张径真;法律视角下的隋唐佛教管理研究[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12年
3 张姗姗;古代中国的“契约自由”:文本与实践的考察[D];吉林大学;2009年
4 金眉;唐代婚姻家庭继承法律制度初论——兼与西方比较[D];中国政法大学;2000年
5 周奇;唐代宗教管理研究[D];复旦大学;2005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学泽;论唐代法律对官吏的监督管理[D];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04年
2 尹柏苏;唐代官吏赃罪研究[D];吉林大学;2007年
3 朱佩;唐代寺庙财产法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07年
4 付新梅;论唐代官吏经济处罚[D];河北师范大学;2008年
5 王莉;唐代惩贪法律制度研究[D];安徽大学;2006年
6 朱坤;唐代家庭中家长权力运行状况研究[D];曲阜师范大学;2008年
7 孙红;唐代妇女教育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08年
8 贾静;唐代继承制度研究[D];山东大学;2008年
9 张伯晋;唐代婚姻法制与婚俗矛盾关系研究[D];吉林大学;2007年
10 赫庆辉;唐代惩贪法制研究[D];黑龙江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6条
1 胡文悼;中国古代的邮驿法规[N];中国邮政报;2006年
2 ;赵作海蒙冤不仅是商丘的耻辱潮白[N];南方日报;2010年
3 邵燕祥;《中国反贪史》的启示[N];厂长经理日报;2000年
4 张中秋;法律文化与社会发展[N];光明日报;2003年
5 龚黄乐;文物收藏应该更重视文化价值[N];中国民族报;2009年
6 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 秦飞雁 湖南省株洲县人民法院 李如鹰;明法科考对完善司考的启示[N];人民法院报;2009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