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蒙古英雄史诗《江格尔》与萨满教

斯琴  
【摘要】: 本文运用UNO HARVA(ゥノハルゥァ)撰著,Tanaka(田中克彦)日译的《シャマニズム》一书中所提出的萨满教宇宙结构、星辰天体、神灵及萨满等理论,参考国内外其他众多学者的相关理论著作,结合运用人类学、历史学、民间文艺学、语言学和美学等多学科的理论与方法,将与《江格尔》等蒙古史诗有关的萨满教教理集中和整理,建构出理论依据,对《江格尔》与蒙古萨满教的关系问题做了深入地研究。论文研究的基本资料方面:《江格尔》众多版本中选择了文字记录较早、文人修改痕迹较少、保留民间艺人演唱原貌较好、学术价值和资料价值较高的中国民研会新疆分会出版的《江格尔资料本》(1-10卷)和旦布尔加甫《卡尔梅克江格尔》为主要研究文本。 全文由绪论、《江格尔》与萨满教、《江格尔》与萨满教的星辰天体世界、《江格尔》与萨满界、《江格尔》与萨满教神灵世界等几个部分组成。 《绪论》由两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评述与本文相关的国内外学术研究。第二部分论述选题的理论依据、意义和研究方法、介绍所运用的有关萨满教的理论材料。在《江格尔》研究史上,对于史诗与宗教关系的研究是起步较晚。萨满教属于原始宗教,在早期蒙古人的信仰中占主导地位,萨满教世界观支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民族史诗是民族社会生活的集中反映,古代蒙古人的萨满教信仰、萨满教世界观以及萨满教仪式、习俗等,在《江格尔》中都得到了生动、形象的反映。那么,什么叫萨满?萨满教的世界观、灵魂观理论是什么?萨满教的星辰天体观是什么?萨满教的这些理论和观点在《江格尔》中怎样被体现?研究《江格尔》所体现的萨满教世界有什么意义?这些都是本文要讨论的问题。 我国《江格尔》搜集整理和出版工作起步较晚,但曾多次召开《江格尔》研究学术会议,研究著作不断问世,研究领域涉及到历史、文学、语言、民族学、民俗学、军事学、美学、音乐学等很多学科。据统计,自1988—2005年间发表的研究《江格尔》的论文有400余篇,90年代以来国内出版的有关研究《江格尔》的专著有8部,中国《江格尔》研究工作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其中,有关《江格尔》宗教方面的著作和论文有,贺希格陶克陶教授发表题为《史诗〈江格尔〉与宗教》的论文。该文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里,探讨《江格尔》中的萨满教因素。他说:“史诗《江格尔》中萨满教的影响不大且不明显。但仔细研读还会发现其中萨满教影响的一些痕迹。”他具体分析了史诗所反映的萨满教火崇拜习俗、萨满教灵魂观、山水崇拜等。贺·宝音巴图教授在《〈江格尔〉与宗教的关系》一文中认为,首先,《江格尔》中既有腾格里崇拜、土地崇拜、树木崇拜、汗宫崇拜等萨满教内容,也有萨满教宇宙神话观念和灵魂观念;既有萨满巫师形象,也有对他们的占卜活动、施展法术活动的描写。其次,史诗对江格尔及勇士们的描绘以及对宝木巴地方的描绘具有佛教色彩,描绘了崇拜僧侣、经文的现象,关于如意树的描绘也与萨满教和佛教有关,反映了佛教灵魂转世观念等。仁钦道尔吉教授在《〈江格尔〉论》一书中认为,《江格尔》存在着萨满教万物有灵观念的痕迹。人有几种灵魂:一是永生性的灵魂,人死后灵魂不死,关心和帮助子孙后代。二是临时性灵魂,这种灵魂可以附身,也可以离躯体而存。三是投胎转生灵魂。这种观念在《江格尔》里有一定的反映。此外,还有不少关于其他萨满教观念和祭祀仪式的反映。满都呼教授在《论史诗〈江格尔〉的宗教信仰与蒙古族宗教信仰》一文中主要探讨两个问题。一是《江格尔》反映的多神教观念、善恶神对立观念和最高善神观念。二是《江格尔》与喇嘛教的关系。在陶克敦巴雅尔的《史诗〈江格尔〉中的佛教文化痕迹》指出史诗中有佛教密宗的一些因素,这些因素渗入了史诗战争母题和一般情节中,丰富了史诗内容,为史诗增添了神奇色彩。斯钦巴图博士在专著《江格尔与蒙古族宗教文化》中探讨了《江格尔》与蒙古族宗教文化的关系,主要由以下内容组成,即《江格尔》演唱之宗教民俗剖析,史诗与部落社会、宗教,祖先祭祀歌与《江格尔》序诗,《江格尔》与萨满教宇宙观,人物行动的萨满教原则,佛教对《江格尔》的影响与作用等。还有呼斯勒、澈布格札布、冈巴图等人的作品,这里不一一介绍。 国外《江格尔》研究,自从德国旅行家贝尔格曼(F·Berkman)于1802—1803年间从伏尔加河领域的卡尔梅克人那里记录并发表其两部长诗的德文译文之后,就引起了各国学者们的广泛兴趣,如符拉基米尔佐夫(B·Ya·Vladimirtsov)、科津(Kozin)、波佩(Nicholas Poppe)、劳仁兹(L—(?)riz)、科契克夫(A·Sh·Kichikov)、巴·索德那木、帕兀哈(Poucha) 等研究《江格尔》,纷纷出版和发表专著及论文。也曾召开《江格尔》国际学术研讨会,学者们在各自的著作中谈到《江格尔》宗教方面的问题。《江格尔》中宗教因素的探讨自符拉基米尔佐夫开始,他在《蒙古—卫拉特英雄史诗》中写道:“在这部叙事诗(指《江格尔》)中没有萨满教腾格里神,原始人的幻想以及萨满教现象,因此它同布里亚特史诗有着鲜明的区别。但与此同时这部史诗里还有许多佛教因素,虽然这些因素纯属表面性的。例如,江格尔及其勇士们都信佛教,史诗中处处提到佛教菩萨和佛教寺院,把汗宫以及其他地方总是描绘成具有佛教文化色彩的地方。但史诗没有描绘佛教世界观。”;俄国学者阿·布尔杜科夫写于1940年而直到1966年才以蒙文发表的论文《卫拉特—卡尔梅克史诗演唱艺人》中虽没有对史诗文本进行研究,但根据对包括江格尔奇在内的史诗艺人及其演唱活动的考察,提出了史诗演唱可能起源于祖先祭祀活动的观点,这一观点具有参考价值。俄国卡尔梅克共和国卓越的《江格尔》学家科契克夫(A·Sh·Kichikov)在《英雄史诗江格尔》中探讨《江格尔》所反映的古代观念和民俗时多处涉及到了该史诗与宗教(主要是萨满教)的关系问题,例如灵魂观、巫术观以及萨满巫师形象在《江格尔》中的反映等等。还有Щ·Р·恰格杜洛夫(Щ·Р·Чагдулов)的一篇题为《蒙古族人民的各类史诗(〈格斯尔〉〈江格尔〉〈蒙古秘史〉)中的宗教性语言》的论文从语言的角度探讨了《江格尔》与宗教的关系。还有Y·Э·埃尔德尼耶夫(Y·Э·Эйрдениев):《〈江格尔〉的思想性和历史性的重要问题》,Б·Х·托达耶娃(ъ·Ю·Тодоуева):《关于〈江格尔)史诗中的某些神话特点》,С·Ю·涅克柳多夫(С·Ю·Неклюдов):《卡尔梅克〈江格尔传〉中的神话人物形象及神话情节》,ъ·э·穆特连耶娃:《突厥—蒙古的英雄—神话史诗中主人公奇特降生的母题》,Γ·И·米海洛夫(Γ·И·Михайлов):《蒙古族英雄史诗中的神话故事》,Ц·к·科尔孙基耶夫(Ц·К·Керсунжиев):《史诗〈江格尔〉中的神箭手母题》,М·Э·吉姆吉罗夫(М·Э·Жимужилов):《史诗〈江格尔〉中的魔幻母题》等等论文在研究《江格尔》宗教问题方面具有学术价值和资料价值。 从以上国内外《江格尔》研究看,近年来学术界对《江格尔》的萨满教研究,尽管涉及面较广,但是从理论角度做深层次研究的人却不多。有些学者专门讨论过这部史诗中的萨满教影响问题,但仅限于表面上的讨论,缺乏整体性、综合性的理论研究。可以说这是《江格尔》萨满教研究方面的不足之处。本文将从萨满教理论入手,重点探讨与《江格尔》相关联的萨满教世界,弥补这一研究之不足。 第一章《江格尔》与萨满教,由两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从宇宙的起源、宇宙的叠层构造、世界树、世界的动物等几方面阐述萨满教对世界的认识。第二部分从创世时代、宇宙三界、世界树、世界的动物等几个方面分析《江格尔》中的萨满教世界。《江格尔》中运用“天还像盘子一样的时候,地还似火盆一般的时候……”等描述“最初的时代”的语句来描绘萨满教的创世时代,这里蕴含着蒙古原始神话和萨满教创世时代观念。萨满教认为宇宙在形态结构上划分为上界、中界、下界,这三界各自都有很多叠层。宇宙三界不是相互隔绝而是相互联系且可以相互沟通的。天有天门、地有地孔,通过天门可通到天界,通过地孔可进入下界,这些宇宙结构——体现在《江格尔》中。如雄狮洪古尔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他大闹蟒古思汗宫,这时敌人说:“不知是从上天而降,不知是从大地缝隙中钻出”。这里不仅描述宇宙三界结构,而且还有天、地及地上与地下之间的通道。宇宙天地有个中心在中界——一座山,通过它能上天、下地,那就是宝木巴国的象征——高高耸立于天地宇宙中间的白头山。沟通中界、下界的还有一种途径,那就是世界树。《江格尔》中描写了江格尔通过深深的红洞进入下界,靠宇宙树,救洪古尔回国的情节。萨满的宇宙树在《江格尔》中是以“装在套子里发出艳艳的红光,抽出来发出七个太阳的光芒”的虎斑金黄色战旗和英雄的战枪——Aram等来体现的。《江格尔》中生动地描绘了动物世界,如勇敢的英雄叫做雄狮英雄等等,这也是授萨满教图腾崇拜或祖先传说的影响。 第二章《江格尔》与萨满教的星辰天体世界,由两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阐述有关萨满教的腾格里、日月、天神助手等方面的理论。第二部分根据上述的理论,分析和阐述《江格尔》中的腾格里崇拜、日月崇拜、诸英雄与天神助手。蒙古萨满教崇拜腾格里、太阳和月亮,由于这个原因《江格尔》中反复出现“日出的东方”和“日落的西方”,它们象征着光明与黑暗、善于恶、兴盛与衰亡。把宝木巴国及其英雄们安排在那个代表光明、善、兴盛的“日出的东方”,而把敌人置于象征着黑暗、邪恶、衰亡的“日落的西方”,期望英雄胜利,诅咒敌人灭亡等等。 第三章《江格尔》与萨满界,由两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阐述萨满、白萨满和黑萨满、萨满的巫术等。第二部分依据上述理论,分析《江格尔》中的萨满、白老翁、乌都干(idugan)。《江格尔》中英雄们与萨满教神灵之间经常交往,“洞悉未来九十九年的吉凶,牢记过去九十九年的祸福”来描写阿拉坦—策吉、阿盖夫人、新吉叶奇姑娘等带有萨满巫师特征的人物,他们见面或者没见面也能够识别各种人,也能看出人心在想什么,以此说明整个宇宙时空中没有他们所不知道的。其中“过去”和“未来”都是神圣的,是与神联系在一起的,因而他们的萨满巫师身份也由此得到了体现。《江格尔》中的萨满——白老翁,这位老者并不经常显身,英雄们向他祈求帮助的时候通过某种方法和形式为英雄们排忧解难,他也是《江格尔》中典型的萨满之一。还有占梦和医治伤口的形式也是萨满的功能之一,这些在《江格尔》中的萨满身上都有体现。 第四章《江格尔》与萨满教神灵世界,由两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阐述临时性灵魂、投胎转生灵魂、永生性灵魂、萨满的火等。第二部分依据上述理论,分析《江格尔》中所描写的临时性灵魂、投胎转生灵魂、永生性灵魂、火崇拜以及焚尸母题。《江格尔》里存在着萨满教万物有灵观念的痕迹。英雄们有几种灵魂,勇士们死后灵魂不受折磨、还有恶魔蟒古思有众多灵魂,这些灵魂投胎转生为另一蟒古思等等。这些都是萨满教的临时性灵魂、投胎转生灵魂、永生性灵魂观念的体现。萨满教的火崇拜习俗及其功能——火具有驱邪、净化功能。《江格尔》中火烧敌人和恶魔的尸体或把尸体扔进深洞再用巨石镇压的做法都是用火驱逐和净化赃物、尸骨的萨满教习俗的反映。 总结部分:本文通过运用萨满教理论深入挖掘和探讨《江格尔》思想内容,得出结论——《江格尔》思想内容中的深层积淀部分为萨满教思想,而佛教思想只是一种浅层表象。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蒙古英雄史诗《江格尔》汉文全译本在京首发[J];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1993年04期
2 铁环;试论英雄史诗《江格尔》中的社会空想论[J];内蒙古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8年03期
3 李建;《江格尔》之教育价值浅说[J];华夏文化;2003年03期
4 格日勒扎布;《江格尔》研究中的文化观与史诗观[J];西北民族研究;1996年01期
5 扎格尔;黑色——史诗《江格尔》中力量的象征[J];民族文学研究;1997年01期
6 丁子人;《江格尔》的浪漫主义效用[J];西域研究;1996年01期
7 乌力吉巴雅尔,鲍玉山;《江格尔》所蕴涵的古代蒙古音乐理论[J];民族文学研究;2001年04期
8 孟克;从《江格尔》的分布情况论证其产生定型的地域与时间[J];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年03期
9 宝音和西格;谈史诗《江格尔》中的《洪格尔娶亲》[J];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1985年04期
10 ;江格尔学[J];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1987年04期
11 莫德格玛;《江格尔》史诗与蒙古舞蹈文化[J];舞蹈;1996年06期
12 巴赫;论《江格尔》与蒙古奴隶制[J];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9年02期
13 朝戈金;策马天山:蒙古史诗《江格尔》田野作业散记[J];民族艺术;2000年03期
14 徐明蓉;《江格尔》中蕴含的蒙古人民的人生理想[J];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04期
15 塔伊尔江·穆罕默德;;试论史诗《江格尔》的英雄形象[J];新疆社科论坛;2010年06期
16 李建;《伊利亚特》与《江格尔》战争描写之比较[J];龙岩师专学报;2003年04期
17 王纯菲;谈史诗《江格尔》的叙述动力──兼与荷马史诗《伊里亚特》比较[J];民间文化;1997年02期
18 呼斯勒;《江格尔》中几组常见数字及其相关母题的象征意义[J];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1997年03期
19 红戈;《江格尔》生命美学思想探微[J];西域研究;2002年01期
20 巴·苏和;《江格尔》与蒙古族的象征文化[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年05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萨仁格日乐;;论史诗《江格尔》中的服饰文化[A];“史诗之光—辉映中国”——中国“三大史诗”传承与保护研讨会论文及论文提要汇编[C];2012年
2 尼玛;;简评新疆《江格尔》工作的成就和存在的问题[A];“史诗之光—辉映中国”——中国“三大史诗”传承与保护研讨会论文及论文提要汇编[C];2012年
3 仁钦道尔吉;;《江格尔》的传承与保护[A];“史诗之光—辉映中国”——中国“三大史诗”传承与保护研讨会论文及论文提要汇编[C];2012年
4 丁子人;;《江格尔》的浪漫主义效用[A];西域文学论集[C];1997年
5 海英;;新疆和静县史诗《江格尔》的传承与保护调查报告[A];“史诗之光—辉映中国”——中国“三大史诗”传承与保护研讨会论文及论文提要汇编[C];2012年
6 丹碧;;关于史诗《玛纳斯》和《江格尔》的历史映像问题[A];“史诗之光—辉映中国”——中国“三大史诗”传承与保护研讨会论文及论文提要汇编[C];2012年
7 汤惠生;;神话中之昆仑山考述——昆仑山神话与萨满教宇宙观[A];2000年青海海峡两岸昆仑文化考察与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0年
8 孟开;;《史诗<江格尔>的历史渊源》内容摘要[A];“史诗之光—辉映中国”——中国“三大史诗”传承与保护研讨会论文及论文提要汇编[C];2012年
9 孟开;;江格尔的形象与土尔扈特部阿尤克可汗的关联[A];“史诗之光—辉映中国”——中国“三大史诗”传承与保护研讨会论文及论文提要汇编[C];2012年
10 贾木查;;简述《格萨(斯)尔》主人公名称及其生活原型(内容摘要)[A];“史诗之光—辉映中国”——中国“三大史诗”传承与保护研讨会论文及论文提要汇编[C];2012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斯琴;蒙古英雄史诗《江格尔》与萨满教[D];中央民族大学;2007年
2 玉折;《江格尔》社会制度研究[D];内蒙古大学;2012年
3 额尔敦;《江格尔》美学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07年
4 姜小莉;清代满族萨满教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08年
5 包海青;蒙古族族源传说比较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07年
6 胡卫军;东北萨满艺术与相关民俗[D];苏州大学;2008年
7 车海锋;朝鲜民族与满—通古斯诸民族神话传说中的意象、母题比较研究[D];延边大学;2009年
8 范学新;哈萨克族民间文学研究[D];苏州大学;2007年
9 刘振伟;丝绸之路神话研究[D];苏州大学;2006年
10 罗兴萍;民间英雄叙事与当代小说[D];上海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包银花;图瓦《江格尔》比较研究[D];内蒙古大学;2012年
2 裴玉;新疆和布克赛尔蒙古族史诗《江格尔》说唱艺术传承研究[D];新疆师范大学;2012年
3 马克思;中俄当代萨满教发展的比较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11年
4 张爽;满族萨满教衰落的原因探析[D];新疆师范大学;2010年
5 乌云其木格;《江格尔》与荷马史诗之女性比较[D];内蒙古师范大学;2010年
6 段建华;蒙古族神话史诗《江格尔》动画的创作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12年
7 诺敏;《江格尔》的崇高美研究[D];内蒙古师范大学;2010年
8 龚利春;《江格尔》与《伊利亚特》主要英雄之比较[D];内蒙古师范大学;2010年
9 那日苏;《伊利亚特》与《江格尔》战争比较研究[D];内蒙古大学;2011年
10 高峰;《江格尔》与《伊利亚特》审美比较[D];内蒙古师范大学;201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仁钦道尔吉;蒙古族英雄史诗《江格尔》[N];中国民族报;2004年
2 通讯员 刘菊花 记者 张慧疆 实习记者 段蔚;和静传承《江格尔》走在全疆前列[N];巴音郭楞日报;2010年
3 记者 鲁焰;我区专家学者探讨《江格尔》形象塑造[N];新疆日报(汉);2010年
4 本报记者 鲁焰;那些从远古河流飘来的珍珠[N];新疆日报(汉);2009年
5 记者 井波;新大举行《江格尔》研究成果发布会[N];新疆日报(汉);2010年
6 本报记者 王瑟;新疆:国际学界关注《江格尔》[N];光明日报;2011年
7 本报记者 王珍;汇集三国研究成果 新版《江格尔》面世[N];中国民族报;2011年
8 孟慧英;萨满教研究的民族学基础[N];中国民族报;2004年
9 刘亮程;和布克赛尔之“和”[N];新疆日报(汉);2011年
10 仁钦道尔吉;《江格尔》史诗演唱艺人——江格尔奇[N];中国民族报;2004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