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南开大学》 2010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基于第二语言教学的汉语语气范畴若干问题研究

郭红  
【摘要】:本文基于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语法偏误,以语义功能语法理论为指导,从句法、语义、表达等层面研究了汉语语气范畴的若干具体问题。文章从语义语法范畴的角度分析了汉语语气范畴内为外国人难以掌握的几组语言形式,讨论了每组近义表达形式在句法、语义及表达上的差别,并力求找到适于在教学中运用的强制性或倾向性的规则和条件。在此基础上,尝试运用功能语言学、认知语言学及语法化和主观化等理论解释这种差别产生的原因。文章注重语义功能语法的研究成果与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实际的结合,主要研究了传信语气词“嘛”和“呗”、用于假设复句的语气词“吧”和“呢”、语气副词“幸亏”和“好在”、以及语气副词“原来”和“其实”的句法、语义及功能差异。 文章分为六章。 第一章引言说明了全文的理论前提和研究方法,概要介绍了所要讨论的主要内容和理论背景,指出了可能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以及今后进一步研究的方向。 第二章分析了汉语传信语气词“嘛”和“呗”的差别。在前人指出二者都表“显而易见”、“劝阻”语气的基础上,指出“嘛”和“呗”表示的语气义有交叉,都可表示“显而易见”的确认类语气,但二者各有不同的核心语气义。语义上,“嘛”重在说明“道理显而易见”,隐含着对听者的指责、不满等态度,要求对方行事,语气强烈;“呗”侧重于“情形唯一、无特别之处”,不一定要求对方行事,语气较弱。句法上,二者都主要用于陈述句和祈使句,“嘛”还可用于疑问句和反问句,与语气副词的结合面宽,可与能愿动词共现。功能上,“嘛”重在说理,“呗”重在道情。除此之外,“嘛”还有充当话题标记、表示权势关系中的赞许肯定和亲密关系中撒娇任性等语气的用法,这是其语气类型较“呗”丰富的表现。正因为此,“嘛”的使用频率大大高于“呗”。“嘛”、“呗”分布的语体类型基本一致,都集中在小说、散文、戏剧、谈话、相声等对话性强、口语性强的语体、文体中。 第三章对用于假设复句中假设分句末的语气词“吧”和“呢”做了分析。首先证明这种分布的“吧”和“呢”并不独立负载假设语气义,而是表示停顿、明确假设复句前后分句的界线,该复句的假设义则由句中假设连词、假设语气词“的话”以及对举结构等负载。之后的分析显示,语气词“吧”多用于两项假设对举的情况,“呢”则多用于单项假设句,用“呢”的假设分句比用“吧”的假设分句中出现的假设连词数量更多、种类更丰富;用“呢”的假设分句中的谓语倾向于用非自主动词,用“吧”的假设分句中的谓语倾向于用自主动词,这受各自所在假设句语义侧重的制约;用“呢”的假设分句与用“吧”的假设分句中共现的其他语言成分也有所不同。用“吧”的假设复句主要表示“左右为难”、“无奈”的选择,其功能是主观假设;用“呢”的假设复句则是客观指出某种假设下的结果,其功能是客观推定。总体来说,在相同字数的语料中用“呢”的假设分句数量比用“吧”的多,假设分句末的“吧”大多可由“呢”替换。本章还指出了“吧”和“呢”替换的适宜性句法条件。本章最后认为,归根结底,句末带有语气词“吧”、“呢”的假设复句,其语义内涵、句法特点及表达功能都是由语气词“吧”、“呢”各自基本语气及传信度的不同决定的,前者基本语气义为不确定、缓和,后者基本语气义为肯定、确信。 第四章对意义相近、第二语言教学高级阶段容易出现偏误的语气副词“幸亏’和“好在”的异同进行了梳理和辨析。二者的相同点是:语义上,都可以表示有利条件;句法上,都不能单独使用、能够出现在相同的句法位置。本章的考察与分析显示,二者的不同之处在于:“幸亏”表达的有利条件是说话人主观上认为偶然出现的,这个有利条件表达的信息是超预期的,在语义模式中“由于缺乏有利条件而导致的不利结果”是凸显角色;而“好在”表达的有利条件是说话人主观上认为惯常存在的,该有利条件表达的信息是预期的,在语义模式中“由于有利条件而出现的有利结果”是凸显角色。另外,“好在”表达的有利条件从感情色彩方面来说可以是积极或消极的,从情态意义来说可以是现实或非现实的;而“幸亏”表达的有利条件只能是积极的、现实的。 第五章先指出语气副词“原来”和“其实”在语气上的异同。共同点是后面所说都是实际情况;差异在于“原来”表示的语气“恍然大悟”与其来源即时间名词“原来”有关、与时间因素有关,而“其实”的语气义则与偏正词组“其实”有关、指出真实的本质的情况、与事情真相有关。这两个词的语义共性导致了留学生使用中的混淆,二者的语气差异则决定了各自不同的句法表现和表达功能。在句法上,二者与语气词的共现都集中在对话中,这是语气词在使用中表达交互主观性的需要;与“原来”共现的语气词主要是“啊”,与“其实”共现的语气词有“啊、呢、吧、呀、呐、嘛”等;与“原来”共现的语气副词以指明类、性质特点类和感叹类为多,与“其实”共现的语气副词则主要是断定、证实、疑问等小类,同中有异。语气副词“原来”常用于陈述句和感叹句,“其实”则除用于陈述句之外,极少的还可用于反问句、感叹句和祈使句;二者都不能用于真性的是非疑问句,这跟二者都是指出实际情况的语义有关;“其实”常用于“是……的”强调句,“原来”则多用于动词为“是”的判断句;“其实”后可跟假设句、条件句等非现实句:“原来”后则不能出现非现实句。“原来”的“恍然大悟”的语气决定了其上下文常有表短时、短暂动作或出乎意料义的词语,“其实”的“否定上文”的语气则决定了其上文常有表示揣摩估计、表面现象、不十分确定的主观推测、常情常理等意义的词语及否定副词。根据语义的决定作用,我们把“原来”和“其实”的功能分别概括为“指明原因”和“否定上文”。本章最后分析了“原来”和“其实”在使用中的互换条件:在否定句中或者上文有认识义动词时,二者可互换,但语气仍各有侧重;“原来”所在句为感叹句,前后有疑问句,上下文有表短时、短暂动作的词语或出乎意料义副词,在一些固定的判断句中时,不能换为“其实”;转折复句中倾向于用“其实”。 第六章简单总结了本文各章的主要内容,并概括了文章的创新点和不足之处。
【学位授予单位】:南开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0
【分类号】:H195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蒲泉,郝雷;议维吾尔语条件和假设复句的划界[J];语言与翻译;1996年04期
2 高育花;;清人小说中的“被字复句”补说[J];语文月刊;1999年03期
3 凌立;汉藏假设复句的比较与翻译[J];康定民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年01期
4 张国华;;假设复句的交际功能分类分析[J];周口师范学院学报;2007年04期
5 连佳;;“否则”的连词化过程及其条件[J];文教资料;2009年14期
6 纪明俐;;“要X”类连词的语义性质[J];旅游纵览;2010年12期
7 何锋兵;选择复句和假设复句关联词交叉现象略谈[J];昭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年01期
8 韩继良;;用逻辑知识分析复句一例[J];思维与智慧;1986年03期
9 王忠良;假设关系句式及其逻辑分析[J];延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6年04期
10 邢福义;现代汉语的“即使”实言句[J];语言教学与研究;1985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蔡希杰;;判断与句子[A];逻辑学文集[C];1978年
2 李欣珍;;儿童语法接受性测验编制及其研究[A];第十一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C];2007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5条
1 郭红;基于第二语言教学的汉语语气范畴若干问题研究[D];南开大学;2010年
2 温振兴;《祖堂集》助词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06年
3 郑丽;中古汉语主从连词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09年
4 范丽君;汉藏语因果类复句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11年
5 黎洪;汉语偏正复句句序变异研究[D];安徽大学;2012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汪晓欣;假设复句句序变异规律研究[D];安徽大学;2012年
2 金灿;现代汉语假设复句语用研究[D];安徽师范大学;2010年
3 陈群;对外汉语假设复句教学设计[D];南京师范大学;2011年
4 王蒴;“如果”句的语篇分析[D];广西民族大学;2011年
5 刘潜;汉语假设复句的演变[D];吉林大学;2004年
6 何锋兵;中古汉语假设复句及假设连词专题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05年
7 连佳;中古汉语假设复句关联词研究[D];山东大学;2006年
8 张冠乔;论主观性在“如果说”词义演变中的作用[D];吉林大学;2011年
9 金美兰;汉语假设连词及其英语对应形式研究[D];延边大学;2006年
10 周会娟;《韩非子》有标复句研究[D];新疆大学;2009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