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辽宁大学》 2010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当代“有限性”视阈下的马克思哲学旨趣研究

牛小侠  
【摘要】: 本文从当代哲学“有限性”视阈来考察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旨趣,阐释了马克思哲学“有限性”思想的实质及其当代意义,指出了它与传统哲学“有限性”规定的本质区别。从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根基(存在论)破解入手,在当代的历史与现实背景下阐释当代马克思哲学的生存论根基,它不像传统形而上学那样把自身奠基在绝对的“无限性”之上,而是把自身的旨趣奠基现实生活世界之中。现实生活由于是流变的、暂时的,因此它也是“有限性”的,在此意义上,马克思哲学既奠基现实生活的“有限性"之上,但它又不局限于“有限性”之中,而是在现实的“有限性”之中提升一个相对的“无限性”理念,并使其成为一种新的“有限性”,就此而论,马克思哲学不是一种静止的单纯的非批判性的实证科学,它在现实生活基础上,依据现实历史过程所具有的对“未来”的展望和追求,这一展望和追求表征了马克思哲学在当代哲学“有限性”视阈中走出了现当代“虚无主义”的困境。 在整个西方哲学演进史上,传统形而上学从不同视阈寻找着自身的存在根基,从其开端来说,形而上学思想最初萌芽于巴门尼德对“存在”(Being)概念的抽象概括,这标志着形而上学的研究领域及其存在根基的产生,“存在”作为一种无限性“本体”的象征,对它的把握是通过理性抽象与逻辑论证的方式达到的,此后的哲学家以不同方式不断寻找着作为“永恒在场”的不变“本体”。古典形态的形而上学追求外在对象的不动的“无限性本体”以支撑“有限性”的现实生活世界;当“无限性本体”的追求在中世纪完全以“神”的形象呈现出来时,也就意味其自身的终结,取而代之的是建立在自明“我思”基础上的知识论形态的形而上学。“我思”作为一种不证自明的“无限性本体”,它与外在对象“本体”的不同在于它是一种内在意识内的“本体”,其解决的问题是意识内的“我思”怎样切中外在世界,即知识的客观性问题。对于这一问题,近代哲学家要么从经验“确证性”或“有限性”视阈为知识客观性划定一个范围;要么从理性的“确定性”给予知识有限性的范围,在实质上就是确定知识的“有限性”问题。这表征了由传统本体无限性的关注转向了自我本体无限性的思考的同时,也彰显了“无限性”理性规定的日渐淡化和现实生活“有限性”特征的日渐凸显。 其实,不论是古典形态的形而上学还是近代知识论的形而上学,本质上看都确立了一个不言自明的“无限性本体”规定作为其存在的根基。所以,以“无限性”的“本体”作为根基的西方形而上学产生、发展和兴盛的过程,也就是现实人及其生活世界“有限性”特质失落的过程,因为哲学“无限性”的“本体”的崇高映衬了现实生活的低俗;“本体”的“无限性”的高贵映衬出现实“有限性”的低贱;“本体”“永恒”的追求以唾弃现实的“有限性”变体作为代价。因此,为了追求哲学本体意义上的“无限性”规定,现实生活中的人就要不断地摆脱现实“有限性”的干扰,甚至为了追求灵魂的永恒甘愿抛弃肉体的干扰。 “有限性”规定在哲学意谓中的出场源于康德为传统形而上学的奠基。由于康德在为知识论形而上学奠基的过程中揭示了人的认识机能的“有限性”特征,因此,把知识何以可能限定在现象世界。他认为以往哲学家对形而上学塑造过于沉浸于主观化,他的任务是要塑造一个科学的未来形而上学:自然的形而上学和道德的形而上学,前者是由人的认识能力的“有限性”所规定的,后者是由人的自由意志“无限性”所规定的。由于实践理性高于纯粹理性,因而道德形而上学根基的“无限性”高于自然形而上学根基的“有限性”,又由于人在自然面前受自然必然性的制约与在道德面前的无限自由之间的内在矛盾,即理性“有限性”与“无限性”之间的矛盾,这样,康德仍然以二元论的思维方式在本体论和认识论之间划了一个鸿沟,在此意义上,他仍然停留在知识论形而上学的窠臼中,但他的关于人的认识机能的“有限性”这一哲学判断开启了现当代哲学的研究视阈。 “有限性”成为现当代哲学的一种研究视阈并成为显学的意向,与传统形而上学的终结和当代虚无主义的兴盛具有内在的一致性。在新的层面上,海德格尔在康德批判哲学的基础上,进一步打开了现当代哲学“有限性”的研究视阈。他从“始源哲学”出发,揭示了真正的存在是人的“此在”的存在。然而,整个西方哲学史却遗忘了这一“存在”,甚至以各种“存在者”遮蔽这一“存在”。人的“此在”表明人是一种当下“时间性”的存在,人在时间中的展开就是人的“历史性”,人的“时间性”和“历史性”表明了其是一种“有限性”的存在,特别是,人作为“终有—死者”以极端形式表明了人的“有限性”,但人并不囿于其“有限性”,在“有限性”的限度中发挥其创造性和超越性。因此,海德格尔不仅把“此在”形而上学奠基在人的“此在”的“有限性”上,而且也为超越性的形而上学划定了“边界”,“边界”本身就表明了形而上学的限度。但由于海德格尔阐释的“有限性”是个体内在经验体验的“有限性”,而且建构“此在形而上学”的途径采取的是“始源哲学”前逻辑的方式,所以,他的“有限性”规定不是指现实生活世界的“有限性”特征,仅仅是个体意识内的“有限性”。但他力图把哲学转向“有限性”的世俗生活世界的价值指向,在对当代马克思哲学建构的理解中具有重要的启迪意义。 与康德和海德格尔“有限性”规定的阐发不同,马克思哲学不仅表达了思想本身的“有限性”性质,而且也表达了现实生活的“有限性”的原初性特点以及思想的“有限性”是现实生活“有限性”的理论表达等多重涵义的“有限性”思想。马克思阐释了现实社会、历史的“有限性”以及生活在现实社会历史中现实人的“有限性”。历史本身的更替表明历史自身的“有限性”,这种“有限性”源于它就是现实的,现实的就是不断变化的,变化说明事物存在的“有限性”,对于这个“有限性”要敢于正视,以便在“有限性”之中提升其“无限性”,并把这个“无限性”追求在不同时空内变成现实的“有限性”,因此,马克思哲学的“有限性”理解既不是对现实的“实体化”的抽象,也不是对现实的“虚无化”的放任,而是对现实生活世界不断的辩证的历史生成过程的历史说明。 马克思认为,社会形态的更替是“一定”的社会经济基础与“一定”的社会上层建筑之间关系作用的客观结果。这些“一定”的句式表明了马克思对社会生活作出了“有限性”的考察与理解,也表明马克思已经深刻地意识到现实生活的“有限性”特点及其基础性地位,只有正确地正视现实生活的“有限性”特点及其基础性地位,才能真正的解决社会矛盾和实现社会历史形态的更替,才能在根基上把握马克思哲学的现实与历史的性质,才能知晓马克思哲学的时代旨趣。马克思把现实的个人置入现实的物质生产环境之中,人不是某种离群索居的个人,他是特定物质生产活动的人,他是一个感性活动有血有肉的人,正是这一活动性质与规定决定了人的生活现实的“有限性”,因此,马克思所谓个人的“有限性”不是费尔巴哈的纯粹自然的人,也不是海德格尔“在世之中”的内在结构的“有限性”和比人更原始的“此在”的“有限性”以及以“终有—死者”标榜的人的外在“有限性”,马克思个人的“有限性”是现实的“有限性”,它是受现实的历史和社会“有限性”规导的“有限性”,所以,个人的“有限性”在现实之中是一个不断生成的历史过程。 无论是在现实社会历史条件下对实践的“有限性”的现实阐释,还是对现实人的生活“有限性”的基础性揭示,都表明了马克思哲学的现实旨趣,因此,要解决的一个根本问题就是如何理解马克思哲学“现实性”的问题。在马克思看来,对现实性的真实理解总是与对现实的“有限性”说明有关。从历史的事实角度观察,个基础的事实的“现实性”就是人的肉体生命的持存,这就是人的物性的“现实性”,这种“物性”使得人与自然和动物在某些方面具有相同性,使得人是自然界链条上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但人并不满足自身的物性,当他意识到自身为人时,他就设法使自身变得更加优越和高贵,人之为人就在于他总是在不断地超越自身自在生命的局限,从自在生命的“有限性”走向超生命的自为生命,这是人不同于其他生命存在的根本区别。马克思指出了人的“现实性”不仅仅是人的“物性”的“现实性”更是人的自为(超越)的“现实性”。“现实性”不是人的机械运作和繁殖,也不是脱离物性的纯粹神圣的“玄想”,它是两者在实践活动基础上的统一,而且人的实践活动本身又是“有限性”规定与“无限性”规定的统一,所以,马克思哲学的“现实性”是“有限性”内蕴着“无限性”的现实性。 在马克思哲学的“有限性”和“现实性”之间内在关系中,也呈现出了“有限性”与历史与现实的“辩证法”之间的内在关联。马克思哲学立足于现实生活世界的“有限性”视阈颠覆了传统“无限性”规定与“有限性”性质之间的外在逻辑关系,由于现实生活世界是不断变化生成的,所以马克思哲学的“有限性”就不是一块凝固的板块,它自身在不断生成过程中内蕴着“无限性”意蕴,并把这种“无限性”意蕴在历史的过程中不断的转变为现实的“有限性”理解,以此递推,这就在现实的历史活动中,形成了一个“有限性”与“无限性”之间的客观的辩证关系。这种客观的历史的辩证关系,在马克思“在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这一思想的内涵中体现出来。“旧世界”作为一种“有限性”的世界,它自身蕴含着其“无限性”,这个“旧世界”马克思主要指向“资本主义社会”,“新世界”就是蕴含在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的“共产主义”。因此,马克思的历史辩证法使“现实的有限性”蒸发出“无限性”成为可能,同时也使蒸发的“无限性”变成“现实的有限性”成为可能。所以,马克思哲学在其颠覆传统的“有限性”与“无限性”之间的外在关系的同时,也颠覆了“辩证法”的生存基础,辩证法不再是传统哲学“本体”自身的自然而然,也不再是无人身“理性”的自律性,而是现实生活世界或作为人与人之间“关系世界”的辩证法。 由于马克思哲学现实生活世界的“有限性”内蕴着“无限性”或“形而上”的追求,所以,它在终结旧形而上学“无限性”之后转向现实生活世界的“有限性”之时,并没有陷入虚无主义境地,而是在现实的“有限性”基础上以批判的方式提升一个新世界——共产主义,以此作为人类价值取向。 “有限性”基础之上“形而上”追求的马克思哲学旨趣,表征着当代马克思哲学重心的现实化与世俗化,它日趋于现实生活世界,这一生活世界是属人的生活世界而非“意向性”构造的世界。马克思这一哲学旨趣一方面开启了重新理解马克思哲学变革的新视阈,马克思哲学变革意义不在于其确立了“实践本体论”或“生存本体论”或“物质本体论”,而在于在“有限性”内蕴着“无限性”张力中实现了哲学世界观的变革。另一方面开启了当代形而上学建构的新视阈,使得现当代哲学家建构的形而上学与现实生活关联起来。马克思哲学“有限性”思想的当代阐释对于重新审视和反思马克思哲学教科学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对于深入推进马克思哲学唯物主义历史观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
【学位授予单位】: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吴晓明;重估马克思哲学革命的性质与意义[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6期
2 张艳涛;;回归现实生活世界的马克思哲学[J];理论与现代化;2006年05期
3 陆杰荣;张伟;;哲学境界:诠释马克思哲学的一个新视角[J];教学与研究;2008年11期
4 孙少伟,焦红波;马克思哲学革命与传统形而上学的终结[J];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学报(社科版);2004年03期
5 程家明;徐丽芳;;西方形而上学视域内的马克思哲学[J];现代哲学;2009年03期
6 钟旺霖;关于马克思哲学世界观的探讨[J];广西社会科学;2005年02期
7 薛秀军;;发展辩证法:形而上学的双向批判[J];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05期
8 黄秋生;旷三平;;无法消解的形而上学情结——马克思的人学要义及当代启示[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年05期
9 杨耕;马克思如何成为现代西方哲学的开创者[J];学术月刊;2001年10期
10 陆杰荣;;形而上学的“在世”规定及其“实践”功能[J];社会科学辑刊;2010年02期
11 孟琦;;哲学的终结与人学的诞生——西方形而上学语境下马克思哲学的出场路径[J];南方论刊;2010年01期
12 刘力永;马克思与海德格尔批判形而上学的根本差异[J];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02期
13 刘同舫;;马克思哲学本体论:阐释与创新[J];江西社会科学;2008年01期
14 李荣华;;对马克思哲学实践观的人文主义解读[J];前沿;2010年12期
15 张传开;马克思哲学当代性的深层意蕴[J];江海学刊;2004年05期
16 张以明;从实践哲学的视域看马克思人学思想的独特性[J];学术交流;2005年06期
17 ;论坛荟萃[J];哲学动态;2002年01期
18 陆杰荣;从西方形而上学的内在逻辑看马克思哲学变革的实质[J];马克思主义研究;2004年06期
19 杨昀;;马克思哲学是实践唯物主义[J];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1期
20 李萍丽;;浅析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J];科教新报(教育科研);2009年16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吴晓明;;论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性[A];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第一辑)[C];2000年
2 崔秋锁;;马克思的人本历史观念之理论性质探析[A];“以人为本与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学术研讨会暨中国人学学会第12届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0年
3 俞吾金;;重新理解马克思哲学与黑格尔哲学之间的关系[A];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5)[C];2007年
4 贺善侃;;论马克思哲学当代性的定位[A];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五届学术年会文集(2007年度)(马克思主义研究学科卷)[C];2007年
5 刘进田;;马克思人的自我完成价值思想初探——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的价值哲学思想研究[A];马克思主义探原——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研究文集[C];2011年
6 贺来;;理论硬核的变革与解释原则的跃迁——马克思哲学与“存在论”范式的转换[A];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4)[C];2004年
7 宋一苇;;马克思哲学与后现代性理论话语[A];繁荣·和谐·振兴——辽宁省哲学社会科学首届学术年会获奖成果文集[C];2007年
8 徐辉;;诗性——一个被忽略的马克思哲学解读视角[A];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五届学术年会文集(2007年度)(马克思主义研究学科卷)[C];2007年
9 孙正聿;;解放何以可能?——马克思的本体论革命[A];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4)[C];2004年
10 王国坛;;马克思哲学劳动主题引论——兼与吴晓明教授对话[A];繁荣·和谐·振兴——辽宁省哲学社会科学首届学术年会获奖成果文集[C];2007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当代意义上的形而上学与哲学境界》课题组 项目负责人 陆杰荣 课题组成员 王国富 刘宏九 马志国;建构当代意义上的形而上学[N];社会科学报;2007年
2 武汉大学教授 刘绪贻;辨析一个习惯性的提法[N];北京日报;2008年
3 吕录庭;抓基层要防止形而上学[N];解放军报;2002年
4 俞吾金;马克思哲学中的人文关怀[N];河南日报;2001年
5 李永胜;文化哲学的困境与出路[N];社会科学报;2007年
6 张惠玲;重申马克思哲学的思想之维[N];中华读书报;2006年
7 本报记者 王立华 袁海军;鹏鸣:顽强留守“诗意世界”[N];巴音郭楞日报;2010年
8 江怡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形而上学研究在西方的复兴[N];中国社会科学报;2009年
9 彭国华;形而上学的历史与命运[N];人民日报;2010年
10 吉林大学哲学系 孙正聿;马克思开辟的哲学道路[N];光明日报;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牛小侠;当代“有限性”视阈下的马克思哲学旨趣研究[D];辽宁大学;2010年
2 史清竹;马克思货币哲学思想研究[D];吉林大学;2011年
3 顾波;马克思人本心理观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11年
4 王淼;形而上学的社会历史批判[D];吉林大学;2010年
5 杨芳;马克思的社会分工理论及其当代意义[D];武汉大学;2010年
6 陈治国;形而上学的远与近[D];山东大学;2011年
7 白刚;瓦解资本的逻辑—马克思辩证法的批判本质[D];吉林大学;2006年
8 李红章;概念框架与思想解读[D];吉林大学;2008年
9 竭长光;论德育理论研究的思维方式转换[D];东北师范大学;2007年
10 刘雄伟;历史的客观性研究[D];吉林大学;2012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舒江华;马克思哲学思维方式的变革及其当代价值[D];安徽师范大学;2003年
2 冯瑶;马克思哲学思维方式变革的内在维度[D];吉林大学;2010年
3 秦晨哲;论马克思的需要理论[D];上海师范大学;2011年
4 岳新风;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的有机统一:马克思哲学的当代诠释[D];华东师范大学;2001年
5 郑春园;在“类我”与“自我”之间[D];内蒙古大学;2010年
6 张琼;马克思人与自然关系理论及其当代价值[D];湖南师范大学;2010年
7 张杰;论马克思哲学的人道主义思想[D];东北师范大学;2005年
8 杨文亚;马克思实践哲学与科学发展观的贯彻落实[D];淮北师范大学;2011年
9 李承福;论马克思哲学的实践人本学维度[D];天津师范大学;2005年
10 关春玲;试论马克思哲学的生态伦理向度[D];黑龙江大学;2002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