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国医科大学》 2009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药物性肝损害临床特点的研究

陈昶铭  
【摘要】: 肝脏是机体处理体内代谢产物的重要器官,也是多数药物的解毒器官,药物和肝脏的关系非常密切。而药物性肝损害(drug induced liver injury,DILI)则是指药物和/或化学物质经呼吸道、消化道和静脉等途径进入人体而导致的肝脏损害。随着药物的广泛应用、新药的不断涌现和联合用药的增多,DILl已成为国内外常见且较严重的药源性疾病。 国内外有关发生DILI药物报道较多,常见的药物种类差别较大,对临床的提示作用非常有限;发生DILI的机制比较复杂,临床工作中如何快速判定肝损伤是否为药物所致,以及损伤的类型和程度,是临床工作者急需解决的问题;DILI与酒精性肝病(ALD)有时在临床上(包括实验室)有许多相似之处,并且容易混淆,但两者在治疗和预后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 系统地研究DILl的临床特点,对DILI的预防、治疗和预后的判断具有重要的意义。 研究材料与方法 1、登录CNKI网,选择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以“药物性肝损害”为关键词,时间限定为2003-2008年,下载与引起肝损害药物相关的全部文献及文献详细题录。阅读原文将文献分为病例分析和个案报道,将每篇文献报道的致肝损害药物及例数分别统计并汇总。 2、收集2004年7月~2009年1月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消化内科收治住院的DILI患者共145例,对所有病例进行复习,剔除不符合诊断标准的病例后,共得到符合DILI诊断标准的病例105例。其中男性38例,女性67例。年龄19~79(平均年龄49.16±15.92)岁。记录用药史、临床症状、体征、临床项目及治疗情况等。 3、收集2000年1月~2004年12月的住院患者中,符合DILI诊断标准患者152例,年龄波动在18~85岁,平均年龄45.84±15.73岁;符合ALD诊断标准的ALD患者181例,年龄波动在25~78岁,平均年龄47.88±10.98岁。记录年龄、性别、身高、体重、发病年龄、入院日期、基础疾病、饮酒史和服药史,治疗前主要症状和主要实验室指标等。 4、统计学处理使用SPSSll.5统计软件对对各相关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设定P0.05为统计学的显著性差异。 结果 1、引起药物性肝损害常见药物分析 (1)共收集文献197篇,涉及的病例数为11643人次,其中病例分析96篇,个案报道101篇。中药致肝损害报道共22篇。抗甲状腺药物致肝损害报道12篇,个案报道中,抗结核药致肝损害报道最多(28篇)。 (2)导致DILI常见的药物中,抗结核药比例最高,其次是中药和抗生素,三者累计之和达69.75%。解热镇痛药、抗甲状腺药和抗肿瘤药物均在5%以上。三者之和达16.75%。病例分析中,抗结核药、中药和抗生素三者累计之和达63.33%;而在个案报道中,单纯抗结核药引起者即达67.8%。无论是个案报道,还是病例分析,中药和保健品引起的DILI均稳定在20%左右。 (3)8篇70例重症肝损害的文献报道中,病例分析、个案报道各4篇。导致重症DILI常见的药物众,近2/3病例是由中草药、抗结核药物和抗生素类,其中中草药就占据了近1/3,药物包括雷公藤及治疗病毒性肝病、类风湿关节炎、银屑病、肥胖等疾病的中草药和偏方;抗肿瘤药、免疫抑制剂和抗甲状腺药物也是引起重症DILI不可忽视的因素。 2、DILI的临床特点 (1)在临床上DILI的首发症状依次为:乏力(18.10%)、腹痛(18.10%)、黄疸(10.48%)、腹胀(10.48%)、发热(9.57%)、肝酶升高(9.52%)、尿黄(8.57%)、纳差(5.71%)、恶心(5.71%)、瘙痒(2.86%)、腹泻(1.90%)等。除黄疸外,大多数患者出现的临床症状往往认为是原发病所致,黄疸出来后才促使患者就诊。本组病例就诊时总胆红素超过正常者为71.43%(75/105),仅有略超过一半的患者(56/105)就诊时出现明显的黄疸,仍然有28.57%的患者是以肝脏酶学增高而就诊,所以DILI比其他原因所致肝病的病程较长。 (2)根据肝功能实验结果,参照国际DILl分型标准,可将DILl分为3型。肝细胞型、肝内胆汁淤积型和混合型的比例分别为34.29%、25.71%和40%,中草药导致的胆汁淤积型肝损伤的发病率明显高于肝细胞型的发病率(x 2=54.11,P0.001)。 (3)实验室检查中,DILI的生化检查明显不同于其他肝病,主要表现在酶学改变和胆红素排泄障碍,而且肝脏酶学与胆红素呈正相关,与肾功呈负相关。DILI早期对蛋白合成功能几乎无影响,但药物量大(如大剂量扑热息痛类或大量单味中草药)毒性大、晚期或严重肝坏死时蛋白变化就比较明显。 (4)各酶学间相互之比≥1,诊断DILI患者的阳性率无论是胞浆酶还是胆道酶均较高,尤其是AST,与其他酶(ALT、GGT和ALP)之比≥1,诊断DILI阳性率均超过60%。进一步进行卡方检验,可见反映肝细胞损伤的酶类(AST、ALT)与反应胆道酶类(GGT、ALP)之比对诊断DILI的阳性率大部分均有显著性的差异,而肝细胞酶之间、胆道酶之间的比值对诊断无意义。 3、DILI与ALD的临床差异 (1)两组患者常见临床症状发生率临床上,恶心、纳差、乏力、腹痛、腹泻、腹胀、出血、黄疸、瘙痒出现的百分比都比较高,腹痛、腹泻、腹胀及出血等症状在DILI中的发生率高于ALD,其中腹胀在两者间具有显著性差异(p0.05);而恶心、纳差、乏力、黄疸及瘙痒等症状在ALD中的发生率高于DILI,尤其乏力和黄疸在ALD患者中更突出(p0.01)。 (2)实验室检查在两组病例中的差别DILI组中ALT、ALP、TBIL、ALB、PLT等均高于ALD;而WBC在ALD组明显高于DILI组。AST、GGT、RBC和MCV两者之间无明显差异。 (3)治疗结果的差别治疗2周后,ALD组经过戒酒、充分的营养支持和改善肝脏代谢药物后,大部分临床症状即有明显的恢复,生化学指标在4~6周基本恢复正常;DILI组的症状和体征恢复较慢,尤其是黄疸比较顽固,个别病例黄疸持续增高(尽管在治疗中)4周后才逐渐下降,ALP、GGT的复常时间一般为4~8周,TBIL的复常可延之3~6个月。 讨论 所有的抗结核药对肝脏均有一定损害,加之抗结核药多需要联合使用,增加了肝损害的危险性;多重耐药性肺结核增多,使用药的剂量增大、种类增多;免疫力低下的人群增多,这些人群常合并使用其他药物,更容易出现肝损害。本研究统计中抗结核药物致肝损害在我国药物性肝损害中所占比例最高,且结核发病呈全球上升的趋势,因此抗结核药致肝损害应引起重视。 欧美国家DILI最常见药物为对乙酰氨基酚等解热镇痛药及抗生素,而我国等亚洲国家则因广泛应用中药而与之不同。日本的调查研究发现以保健品、民间偏方及传统草药引起的DILI比例在不断增高。本研究中,中药引起的严重肝损害占30%之多,远远高于其他药物,可见在弘扬传统医学同时亦应对其可能出现的危害引起足够重视。 随着抗生素种类的日益繁多及风湿免疫等系统疾病发病机制的日益明晰,肿瘤等疾病发病率的增高等,其相关药物可能致肝损害的风险亦应得到足够的重视。 DILI之所以发生,除某些疾病(肿瘤、皮肤病、风湿热等)必须应用特殊药物外,还与临床症状无特异性有关。大多数患者出现的临床症状往往认为是原发病所致,黄疸出来后才促使患者就诊。本组病例就诊时总胆红素超过正常者为71.43%(75/105),仅有略超过一半的患者(56/105)就诊时出现明显的黄疸,仍然有28.57%的患者是以肝脏酶学增高而就诊,所以DILI比其他原因所致肝病的病程较长。 通用的DILI分型主要依据于临床指标的主次和高低。一般来说,反映肝细胞线粒体损伤及肝腺泡病变的敏感指标ALT和AST,反映肝细胞水平的胆汁流生成和排泄障碍的主要是GGT、ALP和胆红素;混合型可能涵盖了所有生化学指标的异常。无论何型,疾病的早期对蛋白合成功能几乎没有影响。本组病例在入院时,无论是总蛋白,还是白蛋白均无异常,此点也是鉴别其他肝病的重要依据。 目前有关诊断DILI的生化学指标间关系的研究较少,本次在这一方面进行了尝试。从肝脏酶学、胆红素排泄功能和肾功能之间相关性研究可见,入院时肝脏酶学与胆红素呈正相关,与肾功呈负相关。说明早期药物代谢过程中仅造成肝脏的损伤,没有影响到其它系统(泌尿、血液等)的功能障碍。及时发现、早期的停药和及时治疗对预防暴发性肝衰竭(继发多发性脏器功能不全)具有重要的意义。 为了简化诊断程序,在本次研究中,探讨了各生化指标在DILI发生中的相互关系。主要是取各酶学间相互之比≥1,求得诊断DILI患者的阳性率(%),寻找各变量间的内在联系。结果可见,反映肝细胞损伤的酶类(AST、ALT)与反应胆道酶类(GGT、ALP)之比对诊断DILI的阳性率大部分均有显著性的差异,尤其是AST与其它酶类之间的比值意义更大,进一步证明DILI的发生与线粒体的损伤有关,而肝细胞酶之间、胆道酶之间的比值对诊断无参考价值。但此结果还需要大样本进一步临床探讨。 正因为酒精也是一种特殊的药物,所以与药物引起的肝损害在临床上的表现就有许多相似之处。在本研究中,恶心、纳差、乏力、腹痛、腹泻、腹胀、出血、黄疸、瘙痒出现的百分比都比较高,腹痛、腹泻、腹胀及出血等症状在DILI中的发生率高于ALD,其中腹胀在两者间具有显著性差异(p0.05);而恶心、纳差、乏力、黄疸及瘙痒等症状在ALD中的发生率高于DILI,尤其乏力和黄疸在ALD患者中更突出(p0.01)。这种差异的机制并不十分清楚,可能与药物直接或间接造成胃肠黏膜损伤有关,出血常常是药物对凝血系统的影响而引起;恶心、纳差、乏力、黄疸及瘙痒等症状在ALD中常见,是因为酒精及其代谢产物影响了肝脏的蛋白质合成、胆汁酸的生成与排泄,以及氧化应激而生成的炎性细胞因子造成各种代谢紊乱所致。如果两种因素同时存在,就会出现临床症状的叠加。 GGT和平均红细胞容积(MCV)的增高被认为是反映饮酒的重要实验室指标,在本次研究中,GGT的增高比较明显,有一半的患者MCV呈现增大的趋势,符合ALD的临床特征。一般认为血清转氨酶一般在正常上限5倍以内,并且以AST升高占优势(AST/ALT2),因为酒精具有线粒体毒性和酒精抑制吡哆醛活性的作用,所以ALT几乎正常。尽管AST、ALT也有不同程度的增高,但本组病例未发现以AST升高占优势。由于ALD时常发生无菌性炎症反应(主要是TNF-alpha产生增加),血白细胞常有明显增加。以上表现在本研究中均得到证实。 结论 1、导致我国药物性肝损害常见的药物依次为抗结核药、中药和抗生素,三者累计之和达69.75%。 2、导致重症DILI常见的药物中,中草药就占据了近1/3,其次为抗结核药物和抗生素类,抗肿瘤药、免疫抑制剂和抗甲状腺药物也是引起重症DILI不可忽视的因素。 3、DILI早期的症状可能是以乏力、腹痛为主,皮肤黏膜黄染(或胆红素升高)可能是促使就诊的主要原因。 4、单纯生化学检查可粗略估计DILI的细胞损伤类型,即ALT增高反映肝细胞型,ALP、GOT增高反映胆道系统的损伤。 5、反映肝细胞损伤的酶类(AST、ALT)与反应胆道酶类(GGT、ALP)相互之比≥1,诊断DILI阳性率均超过60%,而肝细胞酶之间、胆道酶之间的比值对诊断无参考价值。 6、尽管临床症状在DILI和ALD中有重叠,但腹痛、腹泻、腹胀及出血等症状在DILI中的发生率高于ALD;其中腹胀在两者间具有显著性差异(p0.05);而恶心、纳差、乏力、黄疸及瘙痒等症状在ALD中的发生率高于DILI,尤其乏力和黄疸在ALD患者中更突出(p0.01)。 7、DILI在临床上呈急性经过,所以反映细胞浆酶(ALT、AST)及反映胆汁分泌和排泄功能的指标(ALP、TBIL)均较ALD升高;ALD为慢性酒精中毒所致,除GGT(反映酒精损伤特异性酶)外,常导致蛋白合成功能下降,以及对血象各组分(WBC、MCV、PLT)的影响远高于DILI。 8、经过戒酒、充分的营养支持和改善肝脏代谢药物后,ALD组临床症状和实验室指标恢复比较快,而DILI组大部分症状和体征比ALD组恢复较慢,尤其是黄疸的复常可延之3-6个月。
【学位授予单位】: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龚小慧;陈良良;;中草药所致药物性肝损害的原因及对策[J];湖北中医杂志;2011年05期
2 毕春山;展玉涛;;药物性肝损害40例临床分析[J];药品评价;2007年06期
3 艾迎春;李红;石磊;;丁二磺酸腺苷蛋氨酸治疗慢性肝病相关性研究[J];黑龙江医药科学;2011年03期
4 周世明;贾杰;;696例药物性肝损害药物的临床分析[J];药品评价;2007年06期
5 陈思珊;罗国庆;丁永祥;;药物性肝损害治疗过程中致凝血功能障碍1例[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0年03期
6 郑俊福;刘晖;丁惠国;;中草药致药物性肝损害的临床特点与病理分析[J];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2011年03期
7 裴英;蒲改玉;;消包片致药物性肝损害一例[J];临床肝胆病杂志;2005年06期
8 邴玉芝;姚宏昌;李俊美;;腺苷蛋氨酸治疗肝内胆汁淤积的临床研究[J];现代消化及介入诊疗;2003年01期
9 高银杰;李捍卫;孟繁平;金波;;两种药物性肝炎诊断评分标准的临床应用分析[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07年09期
10 刘士敬;;警惕中药引起的肝损害[J];中国社区医师;2008年14期
11 林少锐;;药物性肝炎85例临床分析[J];国际医药卫生导报;2006年12期
12 冯铁柱;;中药性肝损害55例临床分析[J];内蒙古中医药;2008年05期
13 李秋平;刘拥军;;药物性肝损害58例分析[J];医药世界;2009年05期
14 方庆梅;周小娥;;小儿药物性相关性肝脏损伤[J];现代医用影像学;2008年04期
15 丁兰;;浅述药物性肝损害[J];天津药学;2009年04期
16 何琼霞;钟建平;李水法;吴新娟;;中草药致药物性肝炎56例分析[J];浙江中医杂志;2007年08期
17 华德林;董一飞;许建中;谈丰平;;熊去氧胆酸联合腺苷蛋氨酸治疗药物性肝损害的疗效观察[J];全科医学临床与教育;2011年01期
18 杜建霞;沈玲;;170例药物性肝损害的临床分析[J];中国药房;2008年02期
19 王雪芹;黄焕军;陈兴平;田德安;;67例药物性肝损害的临床分析[J];内科急危重症杂志;2008年03期
20 张琪;彭劼;侯金林;;药物性肝损害临床特点及预后相关因素分析[J];广东医学;2008年07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季光;曹承楼;张玮;邢练军;王奕;王雨;王育群;;清肝活血方对酒精性肝病大鼠ADH及P_(450)CYPIIE1的影响[A];2002全国中西医结合肝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2年
2 叶报春;;阿拓莫兰治疗酒精性肝病疗效初步观察[A];2002全国中西医结合肝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2年
3 王海云;;酒精性肝病的超声诊断探讨[A];2007年浙江省超声医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7年
4 刘萍;;酒精性肝病肝动脉异常分析[A];中华医学会第六次全国超声医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1年
5 徐桂芹;;酒精性肝病的护理及健康宣教[A];中医护理工作经验学术交流会议论文集[C];2002年
6 李水法;钟建平;吴新娟;沈琦;王国强;;脂肝净治疗酒精性肝病的临床观察[A];第五届全国肝脏疾病临床暨中华肝脏病杂志成立十周年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6年
7 卢洁;陈永平;;脂肪酸结合蛋白与酒精性肝病研究进展[A];第十次浙江省中西医结合肝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8年
8 苗彦妮;钟赣生;;中医对酒精性肝病的认识浅述[A];中华中医药学会第九届中医医史文献学术研讨会论文集萃[C];2006年
9 陈思珊;罗国庆;丁永祥;;治疗药物性肝损害过程中凝血功能障碍1例[A];浙江省中医药学会肝病专业委员会2009年学术年会暨肝病新进展继续教育学习班论文汇编[C];2009年
10 沈芝仙;;酒精性肝病中西医结合治疗中的辩证护理[A];全国中医、中西医护理学术交流暨专题讲座会议论文汇编[C];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高素英;中草药牙膏面临政策利好[N];中国经营报;2006年
2 刘士敬;哪些中草药会伤肝[N];农村医药报(汉);2007年
3 新 信;中草药会不会降价[N];中国中医药报;2002年
4 王玉堂;中草药开始用于饲养业[N];中国畜牧报;2004年
5 李巍;中草药与生物技术展吸引大量市民参观[N];河北日报;2007年
6 王道毅 邹文俊;我国中草药出口欧盟的新机遇[N];中国医药报;2006年
7 小杨;自种自采自用中草药有了规范[N];中国中医药报;2006年
8 蓝蔚林小勇 翁旭欧;就地取材开发中草药[N];温州日报;2008年
9 ;会伤眼的中草药[N];上海中医药报;2008年
10 本报特约记者 吴志;香烟穿中草药“马甲”同样有害[N];保健时报;201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昶铭;药物性肝损害临床特点的研究[D];中国医科大学;2009年
2 安慧茹;抗结核药物性肝损害的临床特点及其与药物代谢酶基因多态性关系的研究[D];北京市结核病胸部肿瘤研究所;2010年
3 李新圃;高效液相色谱技术在中草药研究中的应用[D];兰州大学;2006年
4 陈卫星;酒精性肝病的分子流行病学调查和发病机理的研究[D];浙江大学;2001年
5 邢微微;IL-22结构功能及其在酒精性肝病和暴发性肝炎中的作用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2011年
6 孙凤霞;复方茵丹方对肝内胆汁淤积大鼠多药耐药相关蛋白2表达的影响[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7 刘丽艳;CYP1A1与PPARα多态性及mRNA水平在酒精性肝病中的研究[D];吉林大学;2011年
8 刘圣烜;急性肝内胆汁淤积幼鼠肠黏膜屏障损伤机制及益生菌干预的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
9 刘圣烜;急性肝内胆汁淤积幼鼠肠黏膜屏障损伤机制及益生菌对其干预的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
10 刘颖;CYPIIE1与GSTP1多态性及mRNA水平在酒精性肝病中的研究[D];吉林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于海;中草药及核糖体灭活蛋白抗病毒的试验研究[D];山东农业大学;2005年
2 赵红琼;新疆奶牛子宫内膜炎病原菌的分离鉴定及其治疗中草药的筛选[D];新疆农业大学;2005年
3 郭文婷;两种免疫增强剂对牙鲆和凡纳滨对虾免疫因子影响的研究[D];中国海洋大学;2005年
4 尹礼烘;白英诱导人肺癌SPC-A-1细胞凋亡实验研究[D];江西医学院;2005年
5 刘江;辛芷鼻敏胶囊对变应性鼻炎大鼠模型P物质和组胺的影响[D];新疆医科大学;2006年
6 李军;大医通痹片治疗强直性脊柱炎临床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7年
7 刘晓静;三种中草药抑制甲3型流感病毒诱导细胞凋亡的研究[D];南昌大学;2007年
8 贾海燕;日粮添加几种中草药对鹌鹑产肉性能和产蛋性能的影响[D];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2008年
9 富宏骞;中药治疗奶牛卵巢静止的研究[D];东北农业大学;2008年
10 杨学华;河蟹饲料用新型诱食剂的比较研究[D];苏州大学;2009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