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流变中的犹太意识—伯纳德·马拉默德小说研究

赵博  
【摘要】:作为美国犹太文学的代表性作家,伯纳德·马拉默德小说中所蕴含的犹太精神一直是文学界研究的重要的课题。在伯纳德·马拉默德三十多年的创作生涯中,他的小说有着深刻的思想表现力,影响了一大批后来者。其小说主题所蕴含的经典的犹太精神也一代代地传承了下去。伯纳德·马拉默德的小说在国外早就受到评论界和学术界的关注,在国外的大学里,他的小说也已经成为了文学专业学生必读的书目,他小说的节选也已被纳入到了美国语文课本中。在近三十年来,美国学界掀起了一股研究伯纳德·马拉默德的热潮,很多学者醉心于研究马拉默德的创作思想以及他小说中所蕴涵的文化含义。可以说,在美国,对于马拉默德的研究正处于如火如荼之势。马拉默德在作品中不光是要传达对传统犹太性保护的心声,其更多的着眼点落在了如何使犹太精神在美国这个文化大熔炉之中更好地传承下去。这使得马拉默德的小说超越了那些只把眼光聚焦到对于犹太身份的探求与建构的犹太作家。 马拉默德作品中带有的传统犹太性是其他当代犹太作家所无法比拟的,因此,对于马拉默德作品中犹太性的表现的研究一直是学界的重点和难点。但是对于他的研究大多都是拘泥于其一部作品来挖掘其中所蕴含的犹太性及其意义,是一种以点代面的研究方法,无法从整体上把握马拉默德的创作思想。为了更加全面地了解马拉默德小说中所蕴含的深刻的犹太思想,本文从其小说的犹太性流变表现方面对马拉默德主要作品进行深刻的分析,以此对其小说中所表露出的变化中的犹太性作出具体的研究。笔者选取了马拉默德笔下的犹太性、流变中的民族关系、流变下的伦理道德观变化以及流变下的犹太女性形象转变等四个方面,采取点面结合的方式进行研究。因此,全文除绪论和结论外,拟分为四章。 论文的第二章首先追根溯源,探求犹太性的渊源和特点。进而通过对传统犹太性特点的分析,对马拉默德及其同时代的著名犹太作家的作品中所蕴含的犹太性加以研究。分析与马拉默德同时代的著名犹太作家在创作中的犹太性表现,找出其中的相似与不同,进一步说明马拉默德式的犹太性的独特魅力。在美国犹太作家中,马拉默德是最传统的犹太作家,其作品中的犹太性相当浓厚。 民族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就是一种宗教关系。而作为一名犹太作家,马拉默德对于宗教关系的认识是很深刻的。马拉默德是犹太人后裔,是来自移民家庭中的一员。在美国这片土地,他所接触的占统治地位的宗教是基督教,除了基督教之外,其他的宗教都是不具备多大影响力的。在民族关系的处理上,犹太人在美国除了要与基督教白人打交道外,还要与美国黑人相接触,而与黑人之间不光是宗教方面的不同,还有民族的不同。第三章主要通过马拉默德作品中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之间的关系从之前的互相之间的矛盾到后来的民族性的淡漠和融合来说明马拉默德犹太性下的民族关系存在的隔阂可能由于历史等原因难以一时消除,只有通过不断地理解包容才能达到民主,才能使宗教之间的矛盾最小化。 在表现犹太人与基督教白人的关系上,马拉默德通过四部小说—《新生活》、《店员》《基辅怨》和《上帝的恩赐》—来进行具体说明。这四部小说都是以宗教的不同性来说明不同宗教之间的矛盾。通过不断地解决矛盾达到民族间的文化适应,实现犹太精神在不同民族之间的传播。 除了基督教白人,黑人在美国社会的人数也是众多的,由于相似的经历,美国黑人与美国犹太人之间的关系开始是很紧密的。但是由于犹太人在美国的发迹,造成了其与黑人之间产生了距离,导致民族间矛盾丛生,马拉默德通过两篇描述犹太人与黑人关系的小说—《黑色是我喜欢的颜色》和《天使莱恩》—进一步阐释其小说中犹太人与黑人之间的关系,即使现在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矛盾,因为彼此在历史上的相似,他们的关系会通过一定的方式加以解决。 犹太性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其民族的受难,犹太人把受难当成是其民族救赎的唯一方式,在犹太作家的作品中这种受难与救赎得到不同程度的体现,马拉默德作品中的犹太式受难与救赎通过传统犹太意识在道德观上的表现体现出来,第四章主要通过对马拉默德三部小说—《天生运动员》、《店员》和《银冠》中所展现的犹太性下的伦理道德观,来说明马拉默德小说中的犹太式受难与救赎的特点。 马拉默德的小说《天生运动员》所要表达的正是犹太受难这一主题。这部小说是马拉默德唯一一部主人公是非犹太人的小说。因为主人公是非犹太人,其在开始阶段对犹太式受难是没有意识的,但是随着他不断地遭遇到生活中的不幸,其在伦理道德观层面对犹太式的受难有了深刻的理解,实现了道德上的教化。小说《店员》所展现的是犹太式受难与伦理道德思想的升华,主人公莫里斯以自己的言行诠释着犹太式的伦理道德情操,而这种方式对非犹太人弗兰克的影响是很深的,正因为如此,弗兰克最终皈依了犹太教,开始了一段新的生活。马拉默德的短篇小说《银冠》强调了犹太式救赎。犹太人受难的最终目的是达到身心救赎,去除内心的罪恶,达到一种灵与肉的超脱。而马拉默德在《银冠》中所要表达的思想就是通过这种救赎,使大家—不论是犹太人还是非犹太人—都意识到人人都是犹太人,无论是犹太人还是非犹太人,终究是生活在一起的兄弟姐妹,因此不应该把彼此的身份,宗教信仰等看得过重。 女性从历史到现在一直都是以弱势群体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即使现在女性地位比原来有了大幅度提高,但在传统观念中世界还是以男性为统领者,而犹太女性在犹太家庭中更是以相夫教子的方式支撑着家庭生活。在犹太文学中,几乎很少有专门描写犹太女性题材的作品,甚至一部作品中所出现的犹太女性人物有很多也是描写的缺乏生动性、感染力。虽然马拉默德的小说也是以男性为主体,但是其对女性的描写突破了传统的犹太式的禁锢。在其作品中,女性人物形象得到了很大的丰富。第五章通过对马拉默德小说中犹太女性形象的转变来说明马拉默德作品中传统犹太性下的女性形象的变化,是在过去的犹太作品中所无法体现的。通过对其作品中女性形象的分析,进一步说明不同于其他犹太作家,马拉默德小说中所展现的犹太意识下的女性形象突破了传统犹太意识形态的禁锢,极大地提升了犹太女性在犹太世界中的地位。 在传统意识的影响下,犹太女性在心目中把相夫教子当作自己的生活目的,一切都是以家庭为基础。而在美国出生和成长的犹太女性具有了美国主流文化中的现代意识,在她们看来,犹太传统女性的相夫教子行为已经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需要,因此,她们崇尚独立的意识。而艾达、海伦这两个女性形象所表现出来的不同,进一步说明在马拉默德心中,犹太女性应该逐渐具有独立的意识,这样才会在新的环境中得到成长。 传统犹太小说在描写犹太母性时都是以家庭妇女的人物形象出现,由于女性在犹太家庭中的地位不高,因此她们的形象也不会是光辉的。但是马拉默德从不同的视角对犹太女性所表现出来的母性精神进行剖析。诸如《天生运动员》中埃利斯的传统圣母形象、《新生活》中波琳的田园母性形象以及《基辅怨》中拉伊莎的独立母性形象都给我们深刻的印象。马拉默德以其独特的犹太性表现给我们展现了其作品中女性人物的母性意识。 “性”在犹太传统中是一个比较禁忌的话题,在传统犹太人心目当中,女性在婚前应该保持处子之身,一旦破戒,就会遭到上帝的惩罚。而马拉默德对此却有着不同的看法,虽然身为传统的犹太作家,马拉默德却不认为性自由在犹太传统中是多么可怕的事。他的两部小说《杜宾的生活》和《上帝的怒火》中的两个主人公芬妮和露西的言行举止是对传统犹太文化中的“性意识”的颠覆。这说明随着犹太文化与美国本土文化的进一步接轨,犹太传统文化会进一步与时俱进,得到发展。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