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吉林大学》 2019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政治沟通视域下中国网络舆情治理研究

韩建力  
【摘要】:自1994年中国全面接入互联网以来,随着网络技术和网络应用的发展,网民规模的扩大,互联网以其去中心化、迅捷性、强互动性和开放性的传播方式,逐步成为公众进行利益和意见表达以及政治参与的平台和渠道,网络舆论逐步成为中国的主流舆论。受“数字鸿沟”和网民参与意识、参与能力的客观影响,网络舆论作为一种“有限规模”“有限理性”的民意形式,为提升公民利益表达效能,强化决策者意见整合能力、推进决策民主化和政治回应性、强化社会监督产生了全面而深刻的积极影响。同时,网络舆情因其去中心化、跨地域性、多媒体、多渠道传播的特征,具有一定的非理性和不可控性。面对多元化的信息和渠道,分散化的网民在一些组织或个体的动员、引导之下容易出现“信息茧房效应”“流瀑效应”和“群体极化效应”,引发意见气候向极端化流变。近些年频发的由网络谣言导致的舆情危机以及舆论反转事件可以作为其典型表征。此外,网络舆情的发展造成了舆论环境的剧变:此前由政治逻辑主导的舆论场渐渐被市场逻辑和技术逻辑分解,以往“大一统”的舆论场被分割成官方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加上境外舆论场,这就形成了三大舆论场的鼎立之势。舆论场的分立可能树立和强化官民对立,并且破坏社会共识以及达成共识的能力,甚至可能诱致社会撕裂。这决定了作为公共利益代表的公共权力有义务进行网络舆情治理。从中国的网络舆情治理规则体系和既往的网络舆情治理实践上看,公权力主体在网络舆情治理中发挥了主导性作用。随着网络信息媒介和应用的发展,中国也逐步形成了以媒体和新闻信息管控为核心的管控方式,以行政法规为主体的规则架构,并进行渐进性调整的网络舆情治理模式。从治理效果看,这一模式有效提升了网络媒体和网络信息的可控性,对维护社会秩序稳定和国家意识形态安全具有积极作用。但是,在网络舆情治理过程中,公权力主体更关注网络的媒体属性,强调对网络舆情负面功能的管控:一方面在治理方式上延承了传统媒体的治理思路,注重对渠道和信源的管控;另一方面,部分地方政府和部门缺少舆情应对经验,往往将网络舆情视为洪水猛兽,采用删帖、封号、设置敏感词,甚至由公安机关在线下直接介入的“摆平主义”的舆情应对方式。中国的网络舆情治理体现出了鲜明的“管制平抑”特征。在网络舆情治理过程中,公权力主体在治理目标和治理规则设定,以及治理规则执行方面的主导性作用,赋予了中国网络舆情治理鲜明的政治性。从政治学的角度看,中国的网络舆情治理本身即为一种公共权力运用的行为,不仅需要考察其有效性,还需要考虑权力应用的合法性。此外,网络舆情的功能多样性也决定了网络舆情治理效果的复杂性。因此,如何控制网络舆情治理的负外部性后果,也成为审视网络舆情治理效果的标准之一。以合法性、有效性和负外部性三个标准审视现行的网络舆情治理机制,可以发现,中国的网络舆情治理模式还存在合法性不足、有效性不足以及网络渠道阻塞三大风险。政治沟通理论注重作为信息的“舆论”的重要性。在政治沟通视域下,网络舆论作为一种“有限规模”“有限理性”的民意形式,不仅作为一种“社会皮肤”,有表征矛盾、社会预警、权力监督以及提升决策合法性和质量等正向功能,也可能对社会秩序、国家安全特别是意识形态安全造成威胁。在政治沟通理论看来,网络舆情治理有两个面相:一是以网络媒体和网络信息管理为核心的政治宣传面相,这一网络舆情治理模式倾向于以强化信息源头和信息渠道的控制方式,提升网络信息特别是新闻信息的可控性,以实现网络舆情治理的目标;二是以协商沟通渠道建设和维护为核心的政治决策面相,这一网络舆情治理模式注重网络渠道的构建、拓展与维护,倾向于以协商沟通的方式,对网络舆情予以整合、回应和管理,以实现网络舆情危机的有效应对以及对网络民意的有效吸纳,推动网络舆情正向功能的发挥。只是,中国的网络舆情治理侧重于政治宣传面相,而在以政治决策为核心的网络舆情治理方面着力不足。网络舆情治理的三重风险要求,公共权力主体在网络舆情治理过程中,应注重以协商保证规则本身以及规则执行中的合法性、以协同提升多元主体的合作治理的有效性、以沟通保证网络舆情渠道的畅通,发现政治沟通逻辑在优化网络舆情治理机制中的积极作用。本研究即从政治沟通视角审视网络舆情治理,构建分析框架,梳理历史延革和现状,明确当前网络舆情治理机制存在的三重风险和原因,提出在以协商、协同和沟通为主要特征的“政治沟通逻辑”作为网络舆情治理的优化思路,并提供了完善网络舆情治理法规体系,强化多元治理主体的协同性,提升治理主体行为规范性,推动网络舆情治理体系嵌入到国家治理体系之中的体系化构建路径。
【学位授予单位】:吉林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9
【分类号】:C912.63;D630

手机知网App
【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许玉镇;肖成俊;;论公共决策领域中政府回应网络民意的法治化[J];江汉论坛;2015年11期
2 喻国明;弋利佳;梁霄;;破解“渠道失灵”的传媒困局:“关系法则”详解——兼论传统媒体转型的路径与关键[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5年11期
3 刘建伟;;国家“归来”:自治失灵、安全化与互联网治理[J];世界经济与政治;2015年07期
4 凡欣;聂智;;自媒体舆论场下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话语权控制研究[J];学术论坛;2015年07期
5 钱再见;唐庆鹏;;国外协商民主研究谱系与核心议题评析[J];文史哲;2015年04期
6 邹庆华;;推进主流意识形态认同机制建设[J];理论探索;2015年04期
7 周汉华;;论互联网法[J];中国法学;2015年03期
8 张佳慧;;中国政府网络舆情治理政策研究:态势与走向[J];情报杂志;2015年05期
9 杨嵘均;;论网络虚拟空间政治沟通对执政合法性的影响及其互动生成机制[J];社会科学;2015年03期
10 尹建国;;我国网络信息的政府治理机制研究[J];中国法学;2015年01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肖成俊;提升我国政府网络政治参与回应效能研究[D];吉林大学;2017年
2 田玉麒;协同治理的运作逻辑与实践路径研究[D];吉林大学;2017年
3 武超群;网络环境下公共危机治理研究[D];中央财经大学;2016年
4 张发林;风险社会视域下的网络舆情治理研究[D];武汉大学;2016年
5 骆毅;互联网时代社会协同治理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5年
6 李小宇;中国互联网内容监管机制研究[D];武汉大学;2014年
7 董坚峰;面向公共危机预警的网络舆情分析研究[D];武汉大学;2013年
8 常锐;群体性事件的网络舆情及其治理模式与机制研究[D];吉林大学;2012年
9 方付建;突发事件网络舆情演变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1年
10 马荔;突发事件网络舆情政府治理研究[D];北京邮电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罗娟;网络舆情热点事件中的网民行为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1年
【共引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9条
1 马怀德;孔祥稳;;40 YEARS OF THE RULE OF ADMINISTRATIVE LAW: ENHANCEMENTS,EXPERIENCE, AND EXPECTATIONS[J];Frontiers of Law in China;2018年04期
2 金耀;;个人数据匿名化法律标准明晰——以《网络安全法》第42条为中心[J];网络法律评论;2016年02期
3 张璇;;网络舆情有限治理的法治化:秩序建构与权利保护的统一[J];江苏开放大学学报;2015年06期
4 汪旻艳;;论网络舆论背景下政府公共权力结构的变迁[J];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6期
5 张燕;徐继强;;论网络表达自由的规制——以国家与社会治理为视角[J];法学论坛;2015年06期
6 谢志强;黄磊;;秩序构建与动力供给视阈下的网络社区安全治理研究[J];科学社会主义;2015年04期
7 何哲;;网络社会时代的政府组织结构变革[J];甘肃行政学院学报;2015年03期
8 杨嵘均;;论网络空间草根民主与权力监督和政策制定的互逆作用及其治理[J];政治学研究;2015年03期
9 张新宝;;从隐私到个人信息:利益再衡量的理论与制度安排[J];中国法学;2015年03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邢云菲;信息生态视角下的社交网络舆情传播研究[D];吉林大学;2019年
2 孔建华;当代中国网络舆情治理:行动逻辑、现实困境与路径选择[D];吉林大学;2019年
3 韩建力;政治沟通视域下中国网络舆情治理研究[D];吉林大学;2019年
4 秦琴;突发自然灾害网络舆情风险评价研究[D];中国科学技术大学;2019年
5 杜庆昊;中国数字经济协同治理研究[D];中共中央党校;2019年
6 李瑞;面向网络舆情监控的政府决策机理与效能提升研究[D];吉林大学;2019年
7 卞靖懿;新时代中国大学生有序政治参与研究[D];吉林大学;2019年
8 王瑞军;政府治理视域下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研究[D];中共中央党校;2019年
9 李科;中国网络媒体政策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9年
10 呼连焦;共建共治共享目标引领下的城市社区协商治理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杜潇春;云南旅游热点事件网络舆论形成机制研究[D];云南师范大学;2019年
2 赵雅甜;社会安全事件网络舆情的情感特征及引导对策研究[D];湘潭大学;2019年
3 冯聿炘;公共政策制定过程中网络民意有效表达研究[D];电子科技大学;2018年
4 张莲芳;网络群体性事件中政府对网民极端行为的防控研究[D];暨南大学;2017年
5 闫明星;大学生政治性网络舆情参与行为研究[D];华中农业大学;2017年
6 宫明璐;基于微信的网络舆情对股价变动影响分析[D];山东师范大学;2017年
7 陈志炜;大连“线上到线下”型网络舆情的协同治理研究[D];大连理工大学;2016年
8 夏进进;媒体作用力下网络危机信息演化机制研究[D];南京邮电大学;2016年
9 宋哲妍;互联网时代政府回应社会关切研究[D];广州大学;2016年
10 李青鹰;校园安全类热点事件网络舆情应对研究[D];湖南大学;2016年
【二级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恒阳;;“斯诺登事件”与美国网络安全政策的调整[J];外交评论(外交学院学报);2014年06期
2 彭知辉;;政府视域网络舆情研究现状及反思[J];情报杂志;2014年09期
3 刘旭青;;当代中国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面临的挑战及其建构[J];西安政治学院学报;2014年04期
4 盛明科;邵梦洁;徐厌平;;国内网络舆情治理研究:主题、范式及展望——基于CSSCI数据库2005-2013年的数据分析[J];情报杂志;2014年08期
5 薛可;王丽丽;余明阳;;自然灾难报道中传统媒体与社交媒体信任度对比研究[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04期
6 李侦侦;;浅议网络舆情监测与引导机制[J];黑河学刊;2014年07期
7 靳晓婷;;基于电子政务视阈的负面网络舆情导控研究[J];情报杂志;2014年05期
8 蔡立东;刘思铭;;闲置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收回制度的司法实证研究[J];法商研究;2014年03期
9 聂筱谕;;西方的控制操纵与中国的突围破局——基于全媒体时代意识形态话语权争夺的审视[J];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14年03期
10 郭兴全;韩伟;;新形势下反腐倡廉网络舆情:现状、趋势与对策[J];探索;2014年02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易臣何;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的演化规律与政府监控[D];湘潭大学;2014年
2 糜皛;模式调适与机制创新:网络时代政府公共危机治理研究[D];苏州大学;2014年
3 任泽涛;社会协同治理中的社会成长、实现机制及制度保障[D];浙江大学;2013年
4 田培杰;协同治理:理论研究框架与分析模型[D];上海交通大学;2013年
5 张福平;北京都市型现代农业发展中利益主体及协同机制研究[D];中国科学技术大学;2013年
6 林敏;网络舆情:影响因素及其作用机制研究[D];浙江大学;2013年
7 王碧艳;县域医疗服务体系多元组织协同机制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3年
8 姬兆亮;区域政府协同治理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12年
9 申志伟;基于电信运营企业的互联网治理研究[D];北京邮电大学;2012年
10 秦长江;协作性公共管理:理念、结构与过程[D];上海交通大学;2012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杨柳;网络社会的群体行为研究[D];江西师范大学;2009年
2 卢发明;复杂网络上的信息传播与集体行为涌现[D];华东师范大学;2009年
3 闫贺杰;思想政治教育网络传播的受众研究[D];北京交通大学;2007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