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调肝汤合四物汤加减配合针刺法治疗月经后期(肝郁肾虚证)的临床观察

刘璐  
【摘要】:目的:运用调肝汤合四物汤加减配合针刺法治疗月经后期(肝郁肾虚证),并且通过临床观察与分析进行初步地探讨,为月经后期(肝郁肾虚证)患者提供新的中医治疗方式,也为月经后期中医疗法的改进提供有力的依据。方法:本课题拟观察病例60例,为防止病例脱落,在此基础上,增加观察病例20%,所以共观察病例72例,进行随机分配后,参与实验的患者均平均分配到两个实验组,一组为治疗组,另一组为对照组,均为36例。由于参与实验的患者都来自长春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院妇科门诊或曾在该院进行看诊的,通过初步的时间范围进行筛选,筛选出2017年01月至2018年01月进行门诊或是疗诊共计72名患者,且全部符合月经后期诊断和纳入标准。为了能够更直观的获取实验结果,本次研究分成两个小组分别进行治疗。两组均采用调肝汤合四物汤加减进行治疗,治疗组比对照组多行一个针刺的治疗步骤。除了针刺治疗环节外,参与实验的两组患者在月经干净后便开始服药,需连续服用21天,每天煎煮一副实验量身安排的药材,一天分两次服用,月经期间则需停止服用,待经期结束三天后继续服用,两组均连续服用3个月。此外,治疗组在服药期间行针刺法,参与实验患者取侧卧位,穴位常规消毒,采用0.25*40mm华佗牌不锈钢毫针,施针时需刺准穴位,每个穴位留下20-30根分针,治疗组患者隔天进行一次针刺治疗,每个月针刺十次为一个周期,月经期停止针刺。在本次实验研究期间,所有患者均不加服其它药,将两组患者治疗前后主症及次症计分使用SPSS21.0统计分析软件进行分析比较,评价其临床疗效。结果:两组患者的实验周期结束后,治疗组共计34例,治愈例数为13例,痊愈率为38.24%;显效10例,占29.41%;有效4例,占11.76%;无效7例,占20.59%;总有效率为79.41%。治疗组共计35例,痊愈例数为5例,治愈率为14.29%;显效8例,占22.86%;有效11例,占31.43%;无效11例,占31.43%;总有效率为68.57%。两组实验患者的治愈率说明了这两种治疗方式均对月经后期的肝郁肾虚证型患者起到良好的治疗作用,但治疗组治愈例数较多,说明针刺治疗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两组患者疗效差异明显,具有统计学意义,说明对于治疗月经后期(肝郁肾虚证)除了使用调肝汤合四物汤加减进行治疗,还可搭配针刺法进行治疗,两种模式共同治疗的效果更佳。结论:通过临床实验研究对比的结果来看,调肝汤合四物汤加减搭配针刺法进行肝郁肾虚型月经后期治疗的疗效更为显著,且没有其他明显的不良反应,安全性较高,值得在月经后期临床治疗中推广。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周红;唐子惠;;针灸治疗月经后期的研究进展[J];广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年04期
2 崔明华;李韬;陈欣;;中医辨证治疗月经后期伴量少临床效果研究[J];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电子杂志;2016年22期
3 杨艳;;补肾益精汤对月经后期及量少的治疗作用分析[J];内蒙古中医药;2016年11期
4 江雯;杨家林;谢萍;张月;吕景;;杨家林治疗月经后期量少验案1则[J];湖南中医杂志;2015年11期
5 王从云;;苍附导痰汤治疗痰湿型月经后期患者疗效随机对照研究[J];人人健康;2017年02期
6 齐帅英;张帆;武创新;;张帆运用妇科调经2号方治疗月经过少及月经后期经验[J];北方药学;2014年10期
7 丁志玲;;月经后期的中医治疗与研究新进展[J];大家健康(学术版);2014年22期
8 王娇;周继福;李艳;王晓娟;;针刺治疗月经后期验案一则[J];实用中医药杂志;2013年12期
9 温志华;贾建新;;点穴治疗月经后期36例[J];中国民间疗法;2007年11期
10 戴月笙,林信耀;浅谈月经后期证治[J];福建中医药;1996年04期
11 郑其国;;郑长松老中医治疗月经后期的经验[J];山西中医;1991年03期
12 李德新;梁伯盈;;温经汤治疗月经后期40例[J];河南中医;1988年06期
13 戴月笙;月经后期临证一得[J];四川中医;1988年10期
14 杜丽梅;;序经汤治疗月经后期的临床体会[J];河北中医;2013年08期
15 李颖;;点穴法结合十全饮治疗月经后期46例[J];中国民间疗法;2012年11期
16 杨家林;曾倩;钟雪梅;;补经合剂治疗月经后期量少103例临床分析[J];辽宁中医杂志;2009年05期
17 李虹;中医药调理月经周期治疗月经后期及闭经46例[J];河北中医药学报;1997年03期
18 王瑶瑶;周海虹;许玲夏;郭蓁萤;陈少东;;从舌辨治月经后期临床体会[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8年12期
19 佟佳音;臧力学;;臧力学治疗月经后期验案1则[J];湖南中医杂志;2015年10期
20 周昕;傅春华;;傅春华治疗月经后期经验[J];实用中医药杂志;2014年03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杨磊;张惠琴;张保春;;中医对月经后期的论治[A];弘扬中华养生文化 共享健康新生活——中华中医药学会养生康复分会第七届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0年
2 徐继先;;温经汤治疗月经后期40例[A];全国张仲景学术思想及医方应用研讨会论文集[C];2001年
3 赵家军;张德州;;中医治疗脾阴虚型月经后期临床观察[A];2012年“全国医院药学(药事管理)学术会议”论文集[C];2012年
4 欧家伶;张帆;;月经过少及月经后期的中西医研究进展[A];第9届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第二次学术会议论文集[C];2017年
5 蔡连香;沈明秀;刘熙政;姜坤;岳开琴;王少玲;刘莉;;“养血补肾片”治疗肾虚型闭经、月经后期162例临床研究[A];全国第六届中西医结合妇产科学术会议论文及摘要集[C];2002年
6 张帆;欧佳伶;;妇科调经2号方治疗肾虚型月经过少、月经后期的60例临床观察[A];第9届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第二次学术会议论文集[C];2017年
7 朱颖;;金季玲教授采用调理月经周期法治疗肾虚型月经过少-月经后期-闭经的经验[A];第十次全国中医妇科学术大会论文集[C];2010年
8 韩燕;;腹针疗法验案四则[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9 杜惠兰;刘艳芹;段彦苍;;月经病虚寒证与Ⅰ/Ⅱ型T淋巴细胞的关系[A];中医药中青年科技创新与成果展示论坛论文集[C];2009年
10 杜惠兰;刘艳芹;段彦苍;;月经病虚寒证与Ⅰ/Ⅱ型T淋巴细胞的关系[A];自主创新与持续增长第十一届中国科协年会论文集(3)[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7条
1 赵井苓;补肾活血方干预肾虚血瘀型卵巢储备功能下降之月经后期、过少的临床研究[D];湖北中医药大学;2014年
2 朱荣灿;定经汤合二至丸加减治疗肝郁肾虚型月经后期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3年
3 徐晓娟;补经合剂治疗月经后期或伴量少调经机制的实验研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02年
4 王美云;中医周期疗法治疗月经后期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2年
5 张芸娜;从PRL/PRLR-JAK2/STAT5信号传导通路角度探讨疏肝补肾法治疗高催乳素血症月经后期的实验及临床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5年
6 王燕;多囊卵巢综合征病因学文献研究及情志致病病因探讨[D];中国中医科学院;2009年
7 林昭余;参归精血汤治疗月经后期的临床观察[D];成都中医药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霍森森;固气调经汤加减配合穴位贴敷治疗月经后期(虚寒证)的临床观察[D];长春中医药大学;2018年
2 郭影;针刺配合红花逍遥片治疗月经后期(肝郁气滞证)的临床观察[D];长春中医药大学;2018年
3 纪婷婷;苍附导痰汤加减配合耳穴压丸法治疗月经后期(痰湿证)的临床研究[D];长春中医药大学;2018年
4 刘璐;调肝汤合四物汤加减配合针刺法治疗月经后期(肝郁肾虚证)的临床观察[D];长春中医药大学;2018年
5 周红;壮医针刺治疗月经后期临床疗效研究[D];广西中医药大学;2018年
6 张欢;针刺配合走罐治疗肝郁气滞型月经后期的临床研究[D];新疆医科大学;2018年
7 张子沛;自拟育泡汤治疗卵泡发育迟缓所致的月经后期(脾肾气虚证)的临床观察[D];长春中医药大学;2017年
8 金翠梅;自拟柴附调经颗粒加减治疗肝郁气滞型月经后期的临床观察[D];长春中医药大学;2017年
9 韩晓凤;梁学林教授治疗月经后期、闭经的临床经验总结[D];辽宁中医药大学;2007年
10 张梅芳;针药结合治疗运动性月经后期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4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闲馨;当心心理因素导致不孕[N];中国妇女报;2005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