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消费者撤回权制度比较研究

卢春荣  
【摘要】:消费者撤回权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产物,是现代社会消费者保护的重要工具。随着经营者与消费者之间的实力对比的变化,以及新的交易方式和交易类型的不断出现,消费者弱势地位日益明显,消费者问题日益凸显。大多数发达国家都确立了消费者撤回权制度,来解决某些突出的消费者问题。特别是在欧洲,许多国家已将消费者撤回权作为一项独立的消费者权利。我国的消费者保护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消费者撤回权制度对我国提高消费者保护水平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本文将对消费者撤回权基本理论进行探讨、并对欧洲(主要是欧盟)和美国(主要是美联邦)的消费者撤回权制度进行考察和比较,最后在此基础上对我国的消费者撤回权制度构建提出初步建议。 除导论外,全文共分五章: 第一章讨论消费者撤回权的概念及制度演进。从国外消费者撤回权的立法来看,消费者撤回权的概念、性质等仍是不明确的。从消费者撤回权的发展历程来看,消费者撤回权制度是伴随着消费信用、上门交易、远程交易等特定交易方式或交易类型而发展起来的,经历了起源、发展和扩张的三个阶段。消费者撤回权制度的发展历程揭示出了其发展特点及主要适用领域。消费者撤回权制度具有保障消费者的意思自由、增进消费者的信息机会、减少消费者在交易中的非理性因素的功能,但其在民法体系中的确立也同时引发了与传统契约自由理论的冲突,这使得消费者撤回权制度的正当性论证非常必要。 第二章探讨了消费者撤回权的正当性。消费者撤回权的正当性不仅关到该制度能否成立,而且还关系到消费者撤回权具体制度如何构建。本章从消费者在消费行为中存在三个问题即意思不自由、信息不对称、非理性行为出发,围绕三个基本理论即合同实质正义、消费者主权理论、法律家长主义对消费者撤回权的正当性进行了全面分析。消费者撤回权制度看似与传统民法理论冲突,实质上却体现了合同实质正义,捍卫了消费者的主权地位,是法律家长主义在消费者合同领域的具体体现。消费者撤回权制度在适用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产生道德风险和其他风险问题,从而增加经营者的成本,并最终影响整个消费者群体的利益以及消费者撤回权存在的正当性。所以,本章最后从消费者撤回权的成本和成本控制的经济学角度对消费者撤回权的正当性进行了进一步论证。 第三章分析了欧盟的消费者撤回权制度。欧盟是整个欧洲消费者撤回权立法的典型代表,其消费者撤回权立法非常完善。在最近的20多年中,欧盟在其颁布的8个指令(其中有5个现行有效)中规定了消费者撤回权制度,将消费者撤回权引入了非营业地合同、远程合同、信贷合同、分时度假合同、人身保险合同等诸多交易领域,并且构建了比较完善的消费者撤回权制度体系。在欧盟成员国中,德国是消费者撤回权立法法典化的典型代表。消费者撤回权的制度构架主要包括适用范围、撤回期间、告知义务、撤回权的行使、法律后果五个方面,其中适用范围所涉及到内容最为复杂,撤回期间和法律后果是整个制度的核心,而经营者的告知义务直接影响到撤回期间和法律后果。消费者撤回权的行使还涉及到一个关联合同的撤回问题。两个或多个合同经济上构成一体时,即构成关联合同。消费者对主合同行使撤回权时,其法律效力自动延伸至所有关联合同。 第四章分析了美国的消费者撤回权制度。与欧盟的立法不同,美国(联邦)对消费者撤回权的立法一直停留于早期的两部法律,即《诚实借贷法》和《冷静期规则》,分别适用于消费信用和非营业地交易两个领域。两部法律的局限性都非常明显,其中《诚实借贷法》适用范围非常有限,而《冷静期规则》私人并不享有诉权。除了联邦立法之外,美国州法中也有许多立法规定了消费者撤回权,不过各州之间的立法存在较大差异。总体而言,美国消费者撤回权制度的适用范围与欧盟仍存在一定差距。在美国,消费者享有的类似权利救济更多地来源于商业实践中广泛而成熟的无因退货制度,它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消费者撤回权立法的不足。美国有学者在对美国和欧盟消费者撤回权立法比较研究之后,提出美国需要在立法上对相关领域的消费者撤回权问题作出回应,但同时指出立法更宜采用任意性规范。欧美在消费者撤回权立法上截然不同的态度,反映出了欧盟以消费者保护主义为主导和美国以自由主义为主导的两种不同立法理念。在消费者撤回权立法中适当处理消费者保护与市场自由的关系,就要慎重确定消费者撤回权的适用范围,并根据不同情形合理选择规范类型。 第五章是关于中国消费者撤回权的现状与展望。我国现行消费者撤回权立法存在层级低(仅限于规章或法规)、适用范围狭窄、规则简单和可操作性不强等问题,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订征求意见稿)》中关于消费者撤回权的规定也有诸多不合理之处。此外,我国商业实践中的无因退货制度尚处于起步阶段,对消费者撤回权立法的补充作用非常有限。我国在法律层面引入消费者撤回权制度已成必然趋势。我国可以借《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订之机,先行规定消费者撤回权的总括性规定,并逐步在相关领域制定单行法,对消费者撤回权的具体制度进行细化规定。我国应当坚持以消费者保护为主导兼顾市场主体自由为原则,从大多数国家已经形成共识、制度相对比较完善的领域出发,逐步推进消费者撤回权立法。短期内,非营业地交易、远程交易、消费信用、人寿保险、分时度假领域是我国消费者撤回权立法的重点领域。而在具体制度借鉴中,应主要参考欧盟的相关立法,并借鉴美国相关立法中的成熟经验,构建适合我国国情的消费者撤回权制度。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