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复旦大学》 2006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雷帕霉素等免疫抑制剂影响肝癌生长及复发转移的实验和临床研究

王征  
【摘要】: 原发性肝癌是亚洲及非洲大陆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手术切除是其首选治疗方法。但由于肝癌多合并伴有不同程度的肝硬化,使手术切除受到极大的限制,在很多情况下肝移植成为治愈肝癌的唯一选择。从某种程度来说,肝移植也可能是治疗肝癌的最佳手段之一,因为肝移植能最大限度的切除肿瘤及移除硬化的肝脏,从根本上消除肝癌产生的土壤,预防肿瘤的复发;同时可避免出现肝切除术后肝功能衰竭等致死性并发症。 由于供肝的短缺,肝癌肝移植术后肿瘤的转移复发引起了人们格外的关注,对其疗效的评价也更为谨慎。既往认为,肝癌肝移植术后免疫抑制剂的应用可能促进了术后肿瘤的转移复发;但事实上,并不是每一种免疫抑制剂都会促进肿瘤的生长。不同免疫抑制方案对肝癌肝移植术后肿瘤的转移复发可能有不同的影响,但目前此方面的系统研究还较少。在此,我们将探讨三种主要的免疫抑制剂(他克莫司,雷帕霉素和环孢素)对肝癌生长及转移复发的影响及相关机制,为肝癌肝移植术后免疫抑制方案的选用提供可借鉴的依据。 第一部分:雷帕霉素等免疫抑制剂对肝癌生长及转移的实验研究 体内试验中,利用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以下简称我所)建立的高转移人肝癌裸鼠模型LCI-D20,探讨目前临床上常用的三种免疫剂(他克莫司,雷帕霉素和环孢素)对裸鼠移植瘤生长及自发肺转移的影响。用免疫组化及TUNEL法分别检测移植瘤组织中细胞增殖核抗原(PCNA)、微血管密度(MVD)及细胞调亡水平的改变。结果表明,与对照组相比,雷帕霉素抑制了LCI-D20模型移植瘤的生长(瘤重0.76+0.38g vs.2.09+0.75g,P=0.001;肿瘤体积0.65±0.31 cm~3 vs.2.11±1.02 cm~3,P=0.003)及肺转移的发生(3/7 vs.7/7,P=0.007);环孢素组肺部转移灶的数目较对照组明显增多(6±2 vs.4±1,P=0.046);他克莫司组肺转移发生率虽较对照组减少,但无显著性差异(5/7 vs.7/7,P=0.078);环孢素及他克莫司均对移植瘤的生长无影响(P>0.05)。进一步的研究表明,与对照组相比,雷帕霉素抑制了移植瘤组织中PCNA的表达(免疫组化阳性指数244932.2±20998.6 vs.252766.7±29221.4,P=0.029);降低了肿瘤组织中的微血管密度(29±5 vs.37±4,P=0.009);同时促进了肿瘤细胞的调亡(25.3%±2.7%vs.13.9%±2.6%,P=0.000);而他克莫司及环孢素对上述三方面均无显著影响。 体外实验中,采用扫描电镜、肌动蛋白聚合实验、MTT、流式细胞仪、Boyden小室、明胶酶谱法分别研究各免疫抑制剂对人肝癌高转移细胞株MHCC97H增殖、凋亡、细胞周期、运动、黏附及侵袭的影响。用real-time PCR、western blot等方法探讨免疫抑制剂对与肿瘤进展相关的分子,如E-cadherin,、ICAM-1,、MMP-2等表达的影响。结果表明,与对照组相比,环孢素促进了MHCC97H细胞侵袭性表型的改变,运动、侵袭能力的增强及F型肌动蛋白的聚合。另外,环孢素还促进了细胞及肿瘤组织中MMP-2的表达。雷帕霉素则抑制了MHCC97H细胞的增殖,并使细胞周期停滞于G0-G1期,但并未促进细胞调亡。雷帕霉素及他克莫司均抑制了MHCC97H细胞的运动、侵袭和黏附,同时两者还抑制了ICAM-1和MMP-2在细胞及肿瘤组织中的表达。 从上述结果中我们可以得到初步的结论:环孢素促进了肝癌细胞的转移;他克莫司至少不促进肝癌细胞的转移;而雷帕霉素则抑制了肝癌细胞的增殖及转移。 第二部分:雷帕霉素抗肝癌血管形成机制的初步研究 前述的研究发现,雷帕霉素抑制肿瘤血管形成是其抑制移植瘤生长与肺转移的重要机制之一。然而,雷帕霉素抗肝癌血管形成的具体分子机制仍未得到阐明。在此,我们先用基因芯片技术进行初步地筛选,接着用实时定量荧光PCR、Western blot和免疫组化来进一步验证,结果发现雷帕霉素抑制了移植瘤组织中VEGF、HIF-1a和Angiopoietin-2的表达。体外实验中,用CoCl_2模拟缺氧环境,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雷帕霉素抑制了MHCC97H细胞中VEGF及HIF-1a的表达,且两者随时间变化的趋势是完全一致的。而HIF-1α是目前公认的能与VEGF基因启动子结合并调节VEGF表达的细胞内转录因子。据此推测,雷帕霉素下调VEGF的表达可能是通过下调HIF-1α的表达实现的。我们的结果亦提示,雷帕霉素抑制肝癌细胞中VEGF蛋白及Ang-2蛋白的分泌,可能是其抗肝癌血管生成的重要机制之一。 在雷帕霉素与干扰素α的联合干预实验中发现,对照组、雷帕霉素治疗组(2mg/kg/day)、干扰素α治疗组(1×10~6U/kg/day)和联合用药组的肿瘤体积分别为:4.10cm~3±0.58cm~3、1.82cm~3±0.90cm~3、0.70cm~3±0.39cm~3和0.20cm~3±31cm~3;肺转移发生率分别为:100%、83.3%、50%和0%。联合用药组的抑瘤效果较干扰素α治疗组明显增强(P=0.000),但与雷帕霉素治疗组相比无显著性差异(P=0.128)。与单独用药组相比,联合用药组明显抑制了肿瘤肺转移的发生(与雷帕霉素组比较P=0.023,与干扰素α组比较P=0.000)。因此,雷帕霉素与干扰素α合用在抗肿瘤方面具有协同效应。目前干扰素α已被用于治疗肝移植术后丙肝的复发,可以预见,两者合用在肝移植术后、尤其是在肝癌肝移植术后用于预防 肿瘤转移复发方面可能有一定的临床应用前景。 第三部分:雷帕霉素等免疫抑制剂对荷瘤肝移植大鼠肿瘤生长及肝癌肝移植大鼠术后肿瘤转移复发的实验研究 我们已在本文第一、第二部分中详细探讨了雷帕霉素、环孢素和他克莫司三种免疫抑制剂在联合免疫缺陷裸鼠体内对肿瘤生长的影响。在这部分,我们将进一步探讨这三种免疫抑制剂在免疫功能正常的大鼠体内对肿瘤生长的影响。 在第一组模型中,以Wistar大鼠作为供体,SD大鼠作为受体,建立急性排斥大鼠肝移植模型,术后即开始服用免疫抑制剂:雷帕霉素(1mg/kg/d,灌胃)、他克莫司(1mg/kg/d,灌胃)、环孢素(20mg/kg/d,灌胃);术后3天,受体大鼠左肩胛区皮下注射腹水瘤Wlaker-256细胞。同法建立同基因肝移植大鼠(以SD大鼠作为供体及受体)皮下荷瘤模型,以生理盐水灌胃作对照,每周3次记录各组受体大鼠皮下肿瘤的生长情况,绘制成瘤曲线;并于皮下种植肿瘤术后14天处死大鼠,检测受体大鼠的肝功能、移植肝病理、脾细胞的NK活性及皮下肿瘤大小。 在第二组模型中,我们将大鼠皮下Wlaker-256瘤块接种于SD大鼠肝左叶上,建立移植性大鼠肝癌模型。造模成功后14天再行原位肝移植术(以SD大鼠作为供体及受体),术后应用不同的免疫抑制剂(用法同上),以生理盐水灌胃作对照,观察肝癌肝移植术后各组大鼠肿瘤转移复发的情况。 结果表明,与急性排斥大鼠相比,第一模型组中的受体大鼠在应用各免疫抑制剂后肝功能明显改善、移植物未出现严重的急性排斥反应、脾细胞的NK活性均受到明显的抑制;同时,与生理盐水对照组相比,雷帕霉素明显抑制了大鼠皮下肿瘤的生长(1.41±0.87cm~3 vs.3.65±0.87cm~3,P=0.047),环孢素及他克莫司则促进了皮下肿瘤的生长(9.56±2.81cm~3 vs.3.65±0.87cm~3,P=0.000;8.11±1.69cm~3 vs.3.65±0.87cm~3,P=0.001)。在第二组模型中,肝癌肝移植大鼠术后分别接受了生理盐水、环孢素、他克莫司和雷帕霉素的治疗,各组大鼠肝内肿瘤的复发率分别为:0%、20%、16.7%、0%;肺转移的发生率分别为:42.9%、60%、33.3%、0%。与对照组相比,雷帕霉素抑制了肝癌肝移植大鼠术后肺转移的发生;术后肝内复发灶的出现仅见于他克莫司及环孢素组。 综上所述,雷帕霉素在有效的保护移植物的同时抑制了移植受体体内肿瘤的生长;环孢素和他克莫司虽然抑制了机体的排斥反应,但也同时促进了受体体内肿瘤的生长。 第四部分:我所134例肝癌肝移植的临床回顾分析及雷帕霉素的临床应用评价 为了了解影响肝癌肝移植预后的一些重要因素及评价雷帕霉素在肝癌肝移植中的应用价值,我们回顾分析了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从2004年1月到2005年10月共134例肝癌肝移植的临床资料(包括年龄、性别、肝炎病史、术前Child-Pugh分级、术中输血量、AFP、肿瘤大小、数目、包膜、微血管侵犯(MVI)、肿瘤分化程度、是否符合Milan标准及术后免疫抑制方案等),和术后随访资料(包括肿瘤转移复发情况、生存情况等)。 134例肝癌肝移植患者术后1年、2年累积生存率分别为82.75%±3.47%、68.80%±7.07%,1年、2年累积无瘤生存率分别为69.13%±4.42%、41.33%±17.20%。单因素分析发现,术前Child-Pugh评分(P=0.000)、术中输血量(P=0.037)、肿瘤大小(P=0.032)、MVI(P=0.019)、是否符合Milian标准(P=0.007)是影响肝癌肝移植患者生存率的重要因素;术前Child-Pugh评分(P=0.009)、肿瘤数目(P=0.041)、肿瘤大小(P=0.002)、MVI(P=0.000)、pTNM分期(P=0.001)、是否符合Milian标准(P=0.000)是影响肝癌肝移植患者无瘤生存率的重要因素。多因素分析发现,术前Child-Pugh评分(P=0.000)、是否符合Milian标准(P=0.001)是影响肝癌肝移植患者生存率的独立预后因素;术前Child-Pugh评分(P=0.009)、是否符合Milian标准(P=0.004)、MVI(P=0.004)是影响肝癌肝移植患者无瘤生存率的独立预后因素。 以是否符合Milan标准为依据,将134例肝癌肝移植患者分为2组。在符合Milan标准的61例肝癌肝移植患者中,多因素分析发现,术前Child-Pugh评分(P=0.043)是影响患者生存率的独立预后因素;MVI(P=0.014)是影响患者无瘤生存率的独立预后因素。在不符合Milan标准的73例肝癌肝移植患者中,与术后使用以他克莫司为基础的免疫抑制方案的患者(46例)相比,术后应用以雷帕霉素为基础的免疫抑制方案的患者(27例)其生存率(P=0.011)及无瘤生存率(P=0.037)均明显提高,且复发时间明显延迟(263.0±100.0天vs.140.1±123.5天,P=0.035);单因素及多因素分析均提示,术后使用的免疫抑制方案是影响患者预后的重要因素;服用雷帕霉素的患者随访期间出现急性排斥反应5例、血小板减少2例、贫血6例、口腔溃疡7例,均得到及时的治疗而痊愈。 因此我们可得出以下的结论,对于不符合Milan标准的肝癌肝移植患者,术后转换为以雷帕霉素为基础的免疫抑制方案可能有助于提高患者的生存期,同时患者对雷帕霉素也有良好的耐受性。对于肝癌肝移植术后肿瘤转移复发的预测,术前只能依据一些影像学的资料(如肿瘤的大小、数目等)来判断,术后则必须依据病理情况(如MVI等)重新修正原有的判断,制定治疗方案。同时,肝癌肝移植患者的预后不仅与肿瘤情况有关,与患者手术时的肝功能也密切相关。
【学位授予单位】:复旦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06
【分类号】:R735.7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丁晨光;田普训;燕航;薛武军;葛冠群;靳占奎;李杨;;雷帕霉素对人外周血T淋巴细胞上BTLA表达的影响[J];细胞与分子免疫学杂志;2011年07期
2 余茜;刘丹;何明;;雷帕霉素对眼病治疗的研究及局部用药对眼组织的毒副作用[J];实用临床医学;2011年05期
3 ;FDA批准新型免疫抑制剂Nulojix[J];齐鲁药事;2011年08期
4 顾晓朦;罗依;;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主要治疗原则临床共识[J];中华移植杂志(电子版);2011年01期
5 刘凯;孙灵敏;刘建文;;雷帕霉素洗脱支架置入抑制猪TNF-α表达[J];基础医学与临床;2011年09期
6 程澜;;新一代免疫抑制剂依维莫司对db/db小鼠的肾脏保护作用[J];心血管康复医学杂志;2011年04期
7 代巧妹;张凤山;贾彦;;正确认识免疫抑制剂治疗风湿病的双刃剑作用[J];医学与哲学(临床决策论坛版);2011年06期
8 肖红喜;胡敏;李妍;牛宇;;环孢素A对异种脱细胞神经移植的影响[J];中国比较医学杂志;2011年09期
9 黄阳;杨昌云;冯少青;庞素秋;;我院开展器官移植抗排斥药血药浓度监测的临床实践[J];中国药业;2011年14期
10 马永文;王东文;石韶华;武小桐;;肾移植术后恶性肿瘤的临床分析[J];实用医技杂志;2011年08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程元荣;郑卫;;新分子靶位mTOR与雷帕霉素类药物[A];创新药物及新品种研究、开发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2 李学旺;;雷帕霉素在慢性肾脏疾病治疗中的作用[A];中华医学会肾脏病学分会2006年学术年会专题讲座[C];2006年
3 赵妍敏;周倩;黄河;;雷帕霉素对Jurkat细胞作用及机制研究[A];2007年浙江省血液病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7年
4 夏伟良;沈岩;王晓辉;谢海洋;周琳;郑树森;;新型免疫抑制剂FTY720和雷帕霉素抗胰腺癌细胞增殖的协同效应研究[A];2008年浙江省外科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8年
5 张胜利;祝仕清;牛长群;;国产雷帕霉素在恒河猴的药代动力学研究[A];2002年灵长类实验动物学术交流会论文摘要集[C];2002年
6 张彤;梅长林;付莉莉;熊锡山;王丽;戴兵;;骁悉和雷帕霉素对常染色体显性多囊肾病治疗作用的实验研究[A];2007年浙沪两地肾脏病学术年会资料汇编[C];2007年
7 沈晓芸;刘芳;唐乙;王全兴;;雷帕霉素促进Foxp3~+CD4~+CD25~+Treg细胞产生的分子机制[A];第六届全国免疫学学术大会论文集[C];2008年
8 华雯;刘慧;夏丽霞;田宝平;陈志华;李雯;沈华浩;;雷帕霉素对哮喘小鼠骨髓嗜酸粒细胞祖细胞分化的影响[A];2011年第三十三届浙江省呼吸系病学术年会暨呼吸疾病诊治新进展学习班论文汇编[C];2011年
9 蔡勇;陈琰;郑少玲;陈必成;夏鹏;杨亦荣;;雷帕霉素对于蛋白负荷肾病大鼠模型肾脏的影响[A];2007年浙江省器官移植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7年
10 麦刚;刘续宝;张肇达;Leo H.Bühler;;短期联合使用CTLA4-Ig和雷帕霉素免疫抑制剂能显著延长异种胰岛移植物的生存[A];中华医学会第十一届全国胰腺外科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6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本报特约撰稿人 徐铮奎;雷帕霉素:新用途催生大市场[N];医药经济报;2009年
2 医药企业竞争力研究课题组;无限风光在眼前[N];医药导报;2004年
3 ;免疫抑制剂的临床应用现状[N];中国医药报;2004年
4 本报记者 魏小刚 刘章锁 张军军;老产品宝刀不老 新产品应运而生[N];中国医药报;2005年
5 刘侃;华北制药领跑免疫抑制剂[N];科技日报;2004年
6 王卿;转型路上的坚实步伐[N];医药经济报;2004年
7 吴新光;华药 创新成就多元[N];河北经济日报;2007年
8 本报特约撰稿人 干荣富 甘石;免疫抑制剂,不愁没有后来者[N];医药经济报;2007年
9 广发证券 葛峥;华东医药 免疫抑制剂有望恢复性增长[N];上海证券报;2009年
10 卢安卫 王其玲 李水根;肝移植后免疫治疗四问[N];健康报;200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铁军;微生物酵素对甲基强的松龙作用下肠屏障功能影响的实验研究[D];首都医科大学;2005年
2 王新国;人肝再生增强因子免疫抑制机制研究[D];重庆医科大学;2009年
3 陈光;雷帕霉素类抗肿瘤药物疗效预测的候选生物标记物研究[D];沈阳药科大学;2010年
4 刘海涛;雷帕霉素抑制内皮细胞增殖和迁移:PI3K/Akt/mTOR/p70S6K信号通路的作用[D];第四军医大学;2010年
5 陈先国;mTORC1和mTORC2调控雷帕霉素介导的前列腺癌DU145细胞AKT和ERK磷酸化[D];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
6 邸若岷;雷帕霉素改善小鼠心肌梗死后心室重构的分子机制研究[D];南京医科大学;2010年
7 王征;雷帕霉素等免疫抑制剂影响肝癌生长及复发转移的实验和临床研究[D];复旦大学;2006年
8 孙厚荣;雷帕霉素电纺丝缓释药膜抑制大鼠自体移植静脉狭窄的实验研究[D];山东大学;2012年
9 谢李;HSP70调控雷帕霉素对鼻咽癌细胞生长抑制作用分子机制研究[D];中南大学;2010年
10 赵莉;TNF-α与过氧化氢通过mTOR非依赖途径激活p85 S6K1[D];南方医科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章毅;新型免疫抑制剂雷帕霉素在肾移植中应用的临床研究[D];第一军医大学;2005年
2 杨冬;雷帕霉素高产菌株的选育[D];浙江大学;2006年
3 陈广顺;雷帕霉素对大鼠肝脏缺血再灌注保护作用的研究[D];中南大学;2010年
4 徐志育;冠心病患者应用国产和进口雷帕霉素药物洗脱支架对比研究[D];山西医科大学;2010年
5 陈鹏;雷帕霉素产生菌吸水链霉菌ATCC367817菌体25kD蛋白质的纯化 [D];福建医科大学;2004年
6 许端敏;大鼠球囊损伤后主动脉壁MMP3的变化及雷帕霉素的干预作用[D];汕头大学;2003年
7 刘真;冠心病“真实世界”国产雷帕霉素洗脱支架长期疗效观察[D];大连医科大学;2010年
8 任传增;雷帕霉素抑制肝癌肿瘤血管生成的实验研究[D];安徽医科大学;2008年
9 沈筱芸;雷帕霉素促进小鼠CD4~+CD25~+T细胞增殖和Foxp3表达的机制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10年
10 司强;雷帕霉素在人肺癌裸鼠移植瘤生长的抑制作用[D];郑州大学;2010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