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上海外国语大学》 2008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作格结构的功能分析及其在汉语中的应用

马乐东  
【摘要】: 本论文从功能语法的视角探讨了语言中的作格现象。论文综合描述了有关“作格”结构的各种理论研究,对功能语法体系中的作格分析理论进行了充实和改进,在此基础上建立了新的作格分析系统,并对汉语中的作格结构进行了分析。 作格研究最初是针对“作格语言”的。以Dyirbal为典型代表的“作格语言”表现出的结构特征引起了语言学家的关注,在此类语言中,及物动词的宾语和不及物动词的主语表现出相同的格标记,而及物动词的主语则被标记为单独的格。这与英语等“非作格语言”的主语标为主格,宾语标为宾格的特征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英语等“非作格语言”中也存在的某些及物动词的宾语同时可以充当该动词的主语从而使该动词以不及物形式充当小句谓语的现象,这种结构的存在使“作格”这一概念的内涵得以扩大,对于“非作格语言”中的“作格”现象的研究开始在作格研究中占据更多的比重。 功能语法对作格的研究也不是针对“作格语言”的。韩礼德把“作格分析”作为“及物性分析”的一个补充,认为作格分析可以运用于所有类型的小句。及物性分析关注的是过程(process)有没有延及到另外的参与者,而作格分析中则关注的是过程是自己发生还是由外界因素引发。按照韩礼德的理论,有外界因素参与的过程是”作格”过程,没有外界因素参与的过程则是“非作格过程” 我们认为,作格过程与及物过程的关键区别在于外界因素(施动者)是否不可或缺。在及物过程中,施动者的动作延及受动,没有施动就没有过程。而在作格过程中,外界因素是过程的诱因,过程的核心参与者是媒介(Medium)。因此,一个外界因素(施动)可有可无的过程就是作格过程,如果外界因素必不可少,则该过程是及物过程,如果外界因素根本不存在,则是不及物过程。 在此基础上我们提出了新的过程分类。我们认为,所有的过程可以分为作格过程与非作格过程;非作格过程可以再分为及物过程和不及物过程。在作格过程中,外界因素出现,则该过程为完全作格过程(Full Ergative Process),如果外界因素不出现,则该过程为无施动作格过程(Agentless Ergative Process),如果外界因素的出现会使该过程所表达的意义有所改变,则该过程为边际作格过程(Marginal Ergative Process),反之则为标准作格过程(Proper Ergative Process)。我们对边际作格过程的定义源自韩礼德的“中动语态”(middle voice)。按照韩礼德的观点,中动结构的主语是受动者,但动词是主动形式。这与无施动作格过程一致。但一旦外界施动者出现在主语位置,该中动结构的含义会发生变化。这与完全作格过程不一致。据此我们认为,中动结构应该被认为是介于作格过程和及物过程之间的一种结构。 运用这一新的作格分析体系,我们对汉语中的作格结构进行了分析。 汉语作格结构中,标准作格结构经常以完成形式(动词词尾“了”,“过”等)或静态形式(动词词尾“着”等)出现,边际作格结构经常以助动词(能、可以等)结构出现。这一特征也与Trask在对作格的历时研究中提出的“完成作格”(ergative as perfective)和“被动作格”(ergative as passive)相吻合。
【学位授予单位】:上海外国语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08
【分类号】:H146

手机知网App
【相似文献】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马乐东;作格结构的功能分析及其在汉语中的应用[D];上海外国语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乙晓晓;英汉动词作格对比研究[D];东北林业大学;2010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