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非正式金融法律规制研究

汪丽丽  
【摘要】:30余年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创造了世界经济史奇迹,其中民营经济对其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然则,民营经济对社会经济发展做出的贡献并不足以说明其在正规金融体系中的地位,其中企业数量占比为99%的中小企业,占GDP比重为55.16%,占全国新增产值比重为74.17%,占社会销售额比重为58.19%,占税收比重为46.12%,占出口总额比重为62.13%,占城镇就业岗位比重为75%左右。1但只有极小数的中小企业可以从正规银行类金融机构获取所需资金,如同Kellee S. Tsai所言,中国经济中最有活力的部分却缺失正规信贷,民营企业并没有直接受益于国有银行的信贷配置。2同时,证券市场的门槛又将绝大多数中小企业拒之门外,在无法从正规金融系统融入资金的情况下,多数中小企业在创业初期、产能扩张期或者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选择了非正式金融。 与此同时,中国广大农村出现了资金逆向流出现象,农村信用社及邮政储蓄银行等金融机构从农村吸收的存款,不断地输入到城市,如果农村信用社全部改制成商业银行,成为与大型商业银行类似的运营模式,可能会随着大型商业银行在农村的萎缩而逐渐缩容。面对此格局,在农村长期的金融体系中,非正式金融发挥了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对民营经济和农村经济发展起到推动作用的非正式金融,又如何陷入风波之中?非正式金融是否比正规金融体系更加脆弱,更易引发系统性风险,否则政府何以将绝大多数非正式金融视为非法,予以取缔而快之?基于一系列疑惑以及近年来民间借贷风波的发生,本文试图对非正式金融的法律规制问题进行深入分析,对中国现有非正式金融法律规范进行疏理,并采取历史、经济、比较以及实证的分析方式探究我国非正式金融法律规制的现状,及我国民间借贷纠纷大规模发生、非法集资手段不断推陈出新、非金融企业间借贷不断地变相发展的制度动因,同时通过对境外有关非正式金融法律规制的实践经验进行疏理与比较,最终对我国非正式金融的法律规制路径进行思考。基于这一思路,全文的研究分为五章层层展开。 第一章是全文的理论根基,从非正式金融内涵与外延的界定着手,通过非正式金融生成逻辑的多维分析以及非正式金融法律规制的理论基础分析,为后文的法律规制确定理论基石。 有关非正式金融内涵的界定是仁者见仁,但关键在于其是否受到监管、是否纳入政府金融监管体系,处于金融监管体系之外的各种金融组织及各种资金融通活动统称为非正式金融。换言之,非正式金融是指不受政府对于资本金、储备金和流动性、存贷利率限制、强制性信贷目标以及审计报告等要求约束的金融组织和金融活动的总和。基于这一内涵的界定,非正式金融区别于民营金融、非法金融等,同时具体的非正式金融活动包括民间借贷、企业内部集资、非金融企业间借贷(文章并不赞成将其排除在民间借贷范围之外)、通过私人钱庄与合会进行的金融活动、钱中与银背等中介组织进行的金融活动、P2P网络信贷以及各类非法集资行为、影子银行的行为等等,只要满足其内涵均可以确定为非正式金融范畴。 对于非正式金融的生成逻辑,文章从二元金融结构与政府的“父爱主义”入手提出非正式金融在当代中国生成的特殊环境,并且对于我国长期存在的金融抑制政策加以分析,同时对非正式金融生成的制度动因进行深入阐述,非正式金融的变迁作为一种诱致性制度变迁的结果,更是地方政府、中央金融权威机构与非正式金融参与者三方之间博弈的一种金融制度创新,最后通过经济学上交易成本理论的分析为非正式金融的存在与发展提供进一步的经济学基础。文章一方面强调非正式金融生成的逻辑机理,另一方面对非正式金融长期隐蔽运营所造成的社会问题以及金融本身的脆弱性进行论证,从而为非正式金融的法律规制提供基石。 依照明斯基的金融脆弱性理论,一旦不具备偿还债务能力的组织或者个人,只是通过不断举借新债偿还旧债时,随着这种非正式金融主体的增加,非正式金融将处于不稳定状态,即极易发生危机,而温州民间借贷风波的发生即有此等因素的作用。与此同时,金融市场所存在的信息不对称性、外部性及垄断问题,通过政府公权力的介入,初步是可以解决的,但其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些监管被俘获的问题,故而如何将这种公权力的介入控制在一定边界内,即对非正式金融的监管控制在必要的范围内,进行适度地监管成为各界所关注的问题。 作为外在制度的金融法律制度,是否具有普适性、是否与内生演化而来的规则互补、金融法律制度的供给是否满足社会需求,这一系列问题亦成为非正式金融法律规制的必要前提。 第二章就非正式金融法律规制现状加以阐释。通过温州民间借贷风波的简要论述,引出中国非正式金融法律规制的发展历程,此后对非正式金融法律规制的现状进行深入分析,从而寻找出如此管制强度之下,民间借贷纠纷泛滥、非法集资行为范围不断扩张的制度原因,进而为变非正式金融“管制”为“法律规制”提供法律制度上的现实原因,也为后文“契约治理”与适度监管的规制路径的提出提供法律制度基础。 一国的金融法律制度一般都会基于金融稳定、安全的考量,从当时的社会经济背景出发,确定具体的金融法律制度。为此,从1949年至今,我国对于非正式金融的法律态度前后有所变化,从建国初期的提倡私人借贷到此后一段时间的绝对禁止,形成了非正式金融一度基本消失的状态。对于当时的政治经济环境而言,通过市场机制来实现经济赶超目标基本是不可能的,计划经济也就成为当时恢复经济的首要选择,这种强制性积累机制适应了社会经济发展的现实需求。然而在改革开放之后,民营经济迅速发展起来,政府对非正式金融的管制也有所松动,故而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然而,20世纪90年代初的投资过热现象,以及诸如沈太福、邓斌事件的发生,和1993年-1995年期间大量金融法律法规相继出台,又适逢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发生,促成了新一轮金融严管政策。故而,在20世纪90年逐步形成了行政取缔与刑事制裁非法集资行为的规制模式,各种非正式金融组织亦成为非法金融组织。2005年,相关法律制度开始松动,中央对于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提出36条,同时促进了民间资本向金融领域的发展,而2010年有关民间资本36条的出台,更是为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提供了决定性的法律基础,从而对非正式金融的管制有所松动。 现有规制非正式金融的法律规范多集中于金融行政法规、规章,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性文件,效力位阶比较低,甚至与其他基本法律相抵触。这种将民间借贷限制于自然人间、自然人与企业组织之间的借贷,排除非金融企业间借贷行为的规定,以及民间借贷利率四倍以上不受法律保护,同时又通过中国人民银行的金融规章将其确定为“高利贷”行为,却无相关法律责任的规定,等等一系列法律制度上的不完善,憱就了非正式金融管制的低绩效。文章通过规范分析方法阐述了非正式金融现有法律规制的低绩效与严管制的现状,为第四章论述私人契约治理与适度监管路径提供逻辑基础。 第三章围绕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有关非正式金融法律规制实践与经验,为后文的论证提供比较分析的基础。本章分为两部分,即发达国家,诸如美国、德国、日本等国有关非正式金融发展的经验,尤其是法律规制的经验,并且将对中国非正式金融发展的启示融合于其中;发展中国家则以非洲撒哈拉以南国家小额信贷机构的发展经验、南非《国家信贷法》的规制实践以及亚洲孟加拉格莱珉银行的成功发展为例,为我国小型金融组织的发展提供参考。而南非《国家信贷法》的简要阐述为我国民间职业放贷人的规范提供了可资借鉴之处。 无论是发达国家的美国、日本,抑或是发展中国家的非洲诸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对于非正式金融的法律规制,既重视非正式金融固有的契约治理模式,同时考虑差异化监管,并且非正式金融的进一步发展离不开法制的先行。 第四章围绕非正式金融法律规制理念的重新树立、契约治理与适度监管的论证展开。 金融监管强调安全、稳健、有效等理念,然而在非正式金融法律规制过程中,过分强调“管制”,造成自由与效率价值的忽视,甚至是公平的丧失,并不符合非正式金融规制现实需求,更不利于非正式金融的规范化健康运作,必须重新树立理念价值,客观地认识非正式金融与正规金融法律规制的区别。强调效率理念:非正式金融的私人契约治理机制的有效利用;自由理念:赋予公民、企业一定的融资自由权,即民间自治权的发挥;公平价值:公平信贷权理念的树立;保障安全价值:需要适度监管;最终实现正式规范与非正式规范的弥合、非正式金融与正规金融的联结。 非正式金融之所以能够长期存在并得以发展,除了具有多维度的生存空间,在缺乏有效的法律机制保护情况下,其特有的私人治理机制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无论是非正式金融的隐性担保机制(缘约文化)、基于长期合作与重复博弈形成的声誉执行机制,抑或是团体贷款中的连带责任(同行压力),都是以社会资本和声誉价值为基础,其运作机理的关键在于交易者声誉信息的传递,以及对不良声誉惩罚的可置信性。但其受限于特定的社区范围内,无法应对规模化运营,对于超出血缘、地缘、亲缘关系的非正式金融,这种私人治理机制的效用不断弱化。同时,经济环境的复杂多变,信息不对称问题、交易不确定性问题依然会困扰非正式金融的正常发展,再加上长期在法律体系之外运营,无法得到法律的保护,对于组织化程度较低的非正式金融而言,缺乏有效的风控机制,这些都对非正式金融的可持续发展、投资者的利益保护不利,为此,需要来自于第三方的法律治理机制来弥补这些治理空隙,并矫正这些私人治理机制失效的领域。 法律治理机制对于私人治理机制的弥合,需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即政府公权力的介入,需要有一定的边界,换言之,需要设定非正式金融监管供给与需求边界,为非正式金融的私人治理与政府监管提供一个可行的平衡点。 对于监管模式的选择上,文中并不赞成在目前的中国实行自律性监管为主、政府监管为辅的监管模式,而是仍以政府监管为主,充分重视自律性监管及非正式金融领域存在的非正式制度。通过立法上一定程度地赋予非正式金融法律身份,从而为监管制度的具体构建提供法律基础,否则市场准入、退出及交易活动等监管制度的设计皆为惘然。 第五章探讨司法对非正式金融的保障。尤其是在现有法律规定不加以改变的前提下,对于体制外运营的非正式金融而言,在自身私人治理机制无法解决契约纠纷时,或者已经获取一定的法律身份的前提下,发生纠纷,司法机制也是其最后的保障,同时,司法能动性是回应非正式金融创新的最可行路径。司法介入非正式金融不仅有助于金融监管目标的实现、解决非正式金融纠纷持续走高问题,同时也可以弥合现有法律制度的粗疏与滞后性以及监管不足的现象。然则,完全依赖于司法规制并不是法律规制的应然之路,非正式金融阳光化的发展,不仅需要尊重其自身固有的特性,更需要立法上予以承认其法律身份,并且需要行政监管部门的适时护航、司法部门的最后保障,即形成全方位的规制体系。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胡颖;;农村非正式金融存在的原因及发展前景探讨[J];中共成都市委党校学报;2008年01期
2 王群琳;;农村非正式金融的产生与发展:需求诱致性制度变迁过程[J];湖湘论坛;2007年01期
3 李华;;论我国民间借贷的法律规制[J];新乡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6期
4 徐红红;;民间借贷法律规制初探[J];经济研究导刊;2009年24期
5 姚斌;;“放贷人条例”与浙江民间借贷的法律规制研究[J];商业文化;2010年04期
6 聂廷晋;范海英;陈晓芳;;信息不对称条件下我国农村金融改革的理性选择[J];武警工程学院学报;2007年04期
7 王晓珍;;构建与新农村建设相适应的金融服务体系[J];江西政报;2007年21期
8 吴庆;;论民间借贷的法律规制措施[J];经营管理者;2010年23期
9 汤正奎;;民间借贷需法律规制[J];人大建设;2010年06期
10 郑侠;;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立法思考——以我国民间融资法律规制的缺陷为视角[J];现代商业;2008年11期
11 郑侠;胡孙法;;中小型企业融资瓶颈的解决路径探析——基于完善民间融资法律制度的视角[J];福建论坛(社科教育版);2009年06期
12 张静;;民间借贷需法律规制[J];中国商界(下半月);2009年05期
13 马宁;王鹏;;吉林省农村金融发展问题探析[J];东北亚论坛;2010年02期
14 王运慧;;我国农村非正规金融的法律规制与对策思考[J];金融理论与实践;2010年08期
15 李政辉;;论民间借贷的规制模式及改进——以民商分立为线索[J];法治研究;2011年02期
16 盛开;邢利利;;论民间融资的法律规制[J];特区经济;2011年01期
17 吴庆;;浅析民间借贷的法律性质和规制原则[J];知识经济;2011年01期
18 朱丽静;;民间借贷的合法化及其法律规制[J];法制与社会;2011年04期
19 李学兰;;浙江民间合会的金融风险及其法律规制[J];宁波经济(三江论坛);2008年11期
20 王立国;;农村民间金融法制化研究[J];成都行政学院学报;2009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史晋川;王婷;;社会网络与非正式金融制度——基于私人秩序与替代性法律的视角[A];2012年度(第十届)中国法经济学论坛论文集[C];2012年
2 周立;;两部门合作:农村金融体系形成的一般逻辑与中国经验[A];首届中国经济论坛论文集[C];2005年
3 阎琰;;重构农村金融体系 推进新农村建设[A];第八届沈阳科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1年
4 周立;;中国农村金融体系的形成与发展逻辑(1978—2009年)[A];技术创新与现代农业发展[C];2009年
5 王静;周宗放;霍学喜;;信贷配给突变分析[A];“中国视角的风险分析和危机反应”——中国灾害防御协会风险分析专业委员会第四届年会论文集[C];2010年
6 薛静;杜洪波;;论性的法律规制[A];中国性学会第五届年会学术论文集[C];2003年
7 游海华;;债权变革与农村社会经济发展秩序——以中央苏区革命前后的民间借贷为中心[A];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青年学术论坛2009年卷[C];2011年
8 肖健明;;论美国银行业金融安全的法律规制及对我国的启示[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经济法、国际环境法分册[C];2008年
9 黄世席;;欧盟体育暴力的法律规制[A];中国欧洲学会欧洲法律研究会2008年年会论文集[C];2008年
10 赵云芬;丁广梅;;基于总量控制的排污权交易市场法律规制探讨[A];中国环境科学学会2009年学术年会论文集(第四卷)[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汪丽丽;非正式金融法律规制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3年
2 李海峰;中国农村金融发展理论与实践研究[D];吉林大学;2012年
3 刘健;我国农村信用社发展的制度与实证分析[D];山东大学;2008年
4 张蓉;体制转轨时期中小企业融资[D];中共中央党校;2004年
5 张庆亮;中国农村民营金融发展研究[D];中国农业科学院;2006年
6 马宁;中国农村金融制度创新研究[D];吉林大学;2010年
7 张希慧;我国民间金融发展研究[D];湖南大学;2009年
8 卢钦;中国农村金融服务体系重构[D];河北大学;2010年
9 谈儒勇;第二代金融发展理论和我国的金融政策[D];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
10 王静;涉农经济组织融资信用与金融支持研究[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0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应舜;永康地区非正式金融借贷行为研究[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10年
2 黄德勇;非正式金融问题的制度分析[D];贵州大学;2007年
3 李晓琳;金融共生背景下的非正式金融制度演进[D];吉林大学;2005年
4 邸胜宝;农户民间融资行为研究[D];西南大学;2008年
5 丁昌锋;民间金融定价的理论研究与案例分析[D];山东大学;2005年
6 蒋晓平;标会组织的存续趋势[D];华中科技大学;2008年
7 彭坚军;“三农”问题的金融法对策研究[D];湘潭大学;2006年
8 吴中辉;民间借贷的法理分析与规制建议[D];湖南大学;2005年
9 王书芬;中小企业非正式金融市场创业融资研究[D];扬州大学;2009年
10 王海洋;我国农村金融发展的影响因素与对策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中央财经大学:黎水龙 芮学飞;给农村非正式金融留一席之地[N];经济参考报;2006年
2 乔郁;农村金融改革与农村非正式金融[N];中国经济时报;2006年
3 本报记者 黄小伟;“不能因为风险而否定民间金融”[N];南方周末;2006年
4 孙立平 杜永武;对重构新农村金融体系的思考[N];中国经济时报;2006年
5 刘紫凌 黎昌政 徐薇;我国农村金融市场有待规范[N];中国信息报;2005年
6 戴永华;银行体系及银行角色的错位与矫正[N];金融时报;2005年
7 广州商业银行董事长、行长 姚建军;试论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金融体系的重新构建[N];金融时报;2005年
8 方华;民间金融的常生态[N];金融时报;2005年
9 霍冉冉;冯兴元:中国的内生金融运作问题与规则框架[N];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7年
10 张磊 孙其龙;农村金融发展亟待破题[N];中国保险报;2004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