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网络中介服务商知识产权法律义务研究

于波  
【摘要】:为了正确指引网络中介服务商参与电子商务,准确课以网络中介服务商知识产权共同侵权责任,建立并维护良好的网络知识产权秩序,本文以网络中介服务商的知识产权义务为主题展开探讨和论述。本文共分四章。 第一章主要探讨了本文所涉及的三大基本理论范畴。首先,从理论上进一步厘清了网络服务提供商、网络中介服务商、网络内容提供商这一概念体系。网络服务提供商是提供任何关于网络通讯的服务的商主体;网络内容提供商直接发布内容,是直接进行网络通讯的商主体;而网络中介服务商不发布内容,旨在为网络通信提供支持和技术帮助。其中,网络中介服务商可以分为网络接入服务商、网络平台服务商和信息定位服务商三类。 其次,分析了网络中介服务商的法律义务,提出需要着眼于知识产权人、用户、政府及网络中介服务之间的利益关系,并遵从利益平衡原则。认为在设定网络中介服务商的义务时,应该坚持权利义务相一致原则,摒弃义务设定中“全有”或“全无”的判断逻辑,实现义务类型的多元性、系统性和渐进性;就产业政策角度而言,应该坚持不同产业协调发展的原则,不能以牺牲文化产业等其他产业的发展为代价来发展电子商务。 最后,论证了义务与过错的关系,认为义务的性质决定着过错的性质,义务的程度决定着过错的程度。注意义务是“理性人”标准走向具体化的制度工具,其价值在于认定过失。明知或应知只是一种认识状态,不具有可归责性;只有在明知或应知的情况下,未履行法定义务,才具有可归责性,才构成故意。 第二章就主要的义务类型对美国、法国及中国的立法和司法进行了总结和比较。对于保存和提交用户身份信息的义务,在适用主体的范围上,三国立法存在一定的差异;在义务的内容方面,Tiscali案做出了明确的司法限定;在义务的性质问题上,法国和中国立法均体现了公法属性。 对于监督与审查义务,各国在表面共识的背后其实暗流涌动。正处于国会讨论阶段的美国SOPA法案,试图通过制定诸如防止用户登录侵权网站的义务、停止提供广告的义务等新型义务,来表达对纵容网络中介服务商不积极保护知识产权的现行规则的不满。欧盟尽管也认为网络中介服务商不负有监督的一般义务,但是其也为成员国在特殊情况下设定监督义务保留了法律可能。相对于立法的谨慎,我国司法实践对审查义务的适用进行了大胆的探索,但整体仍处于注意义务与审查义务的司法徘徊阶段。 注意义务,在美国和法国司法实践中,并不是认定网络中介服务商知识产权侵权过错的制度工具。尽管中国立法并未规定注意义务,但是司法实践却将其视为重要的过错认定工具,并呈现出过度使用的趋势。美、法、中三国均规定了“通知-删除”程序,但在具体适用标准上却存有差异。 断网或封帐义务是法国立法的一大特色,适用前提在于用户构成轻微著作权犯罪,属于刑事附加刑的执行措施。在打击反复侵权行为及网络知识产权犯罪方面,该义务类型对于我国具有借鉴意义。 通过比较可以发现,网络中介服务商知识产权义务的类型并不是固定不变的,义务设定制度是一项正处于发展过程中的制度。我们应该以发展的态度而不能以静止的眼光来分析和看待,应该以积极的态度进行主动探索。 第三章从必要性和适度性两个方面对义务设定的合理性进行了论证。根据传统“基本权利双重属性”理论,权利不仅是权利主体的主观权利,更代表了一定的客观价值秩序。因此,国家仅仅担当确保权利不受侵犯的义务并不充分,还负有国家保护义务即应该积极地保护基本权利。知识产权作为一项基本财产权利,并不仅仅是一项私权,更代表了知识经济时代的基本财产秩序。但是,世易时移,在网络时代,负有积极保护义务的不仅仅是国家,还应包括网络中介服务商等相关社会主体。网络中介服务商作为电子商务的中枢,与知识产权有着密切的利害关系,有积极保护知识产权的必要性。同时,鉴于网络中介服务商与国家、权利人、用户之间是一种义务分担关系,因而其承担的积极义务也是有限度的。 网络中介服务商知识产权义务的设定必须适度。在选定义务类型时,需要区分传播的对象,因为对象不同,合法性的判断难度则不同;合法性判断难度越低,服务商负担的义务程度应该越重。需要区分经营模式,因为经营模式越细致,则帮助或引诱作用越大,从而侵权风险越大,因而中介服务商承担的义务程度也应越重。需要区分盈利因素,因为盈利的具体方式、方法、对象,盈利是否合法,是任何一个理性勤勉的商业人都必需首先确认的事项。盈利方式越直接,则对盈利的合法性越清楚,则服务商承担的义务应该越重。总之,义务的具体类型应该因传播对象、经营模式及盈利因素的不同而不同。 第四章分别论证了四大义务(保存和提供用户身份信息的义务、注意义务、审查义务及断网或封帐义务)的适用要件,并提出了系统化的立法建议。网络中介服务商保存和提供用户身份信息的义务,是一项基础保护义务,具有司法义务、行政义务和民事义务多重法律属性;在程序上,该义务的行使必须向司法机关发出请求,由司法机关按照司法程序进行审核和初步判断进而决定是否发布命令。 注意义务是与过失这种过错形态相配套的制度工具,以认定过失侵权责任为己任。注意义务仅要求网络中介服务商在日常经营活动中尽到必要的谨慎和注意。因此,网络中介服务商承担注意义务的要件是:一是对网络内容的合法性具有一般预见性;二是与之具有普通利害关系;三是不与政策要求相冲突。 审查义务是与故意这种过错形态相配套的制度工具,以认定故意侵权责任为己任。与注意义务不同,审查义务要求网络中介服务商积极地防止明显的侵权行为的发生。因此,当传播对象的不法性明显,或者经营模式专业而细致,或者存在直接获益时,网络中介服务商应该对网络内容的合法性承担审查义务。 对于反复侵权或构成轻微犯罪的用户,有必要通过向网络中介服务商课以断网或封帐义务来进行惩戒。但是法国做法不可照搬,应当认识到断网或封帐义务具有民事义务和行政义务双重属性。在满足法律规定的条件下,司法机关可以直接命令或者知识产权人可以请求司法机关命令网络中介服务商在一定时期内中断特定用户的帐号或网络。 “删除义务”实际上并非义务,更不是一个可以与上述四类义务并列而论的义务类型。上述功能和适用要件各异的四大义务,构成了一个义务系统。若以知识产权的递进保护为视角,义务的层次体现在:保存并提交用户身份资料的义务提供的是基础性保护,注意义务提供的是常规性保护,审查义务提供的是重点性保护,断网或封帐义务提供的是惩戒性保护。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张辉;;论逆向选择与网络交易的中间化[J];山东行政学院山东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8年06期
2 陈文辛;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OSP)的版权侵权责任研究[J];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3年06期
3 曹文娟;余大锐;;论网络服务商的版权侵权责任[J];当代经理人(下半月);2005年01期
4 董晓波;论网络服务者作为中介角色的民事责任[J];重庆石油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3年04期
5 石莹;;论ISP在网络侵权中的法律责任[J];山东审判;2005年06期
6 毛牧然,赵兴宏,陈凡,王晓伟;论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行政管理及版权保护[J];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2期
7 曹诗权,郭静;论网络侵权[J];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03年01期
8 张爱华;;网络侵权初探[J];经营管理者;2011年11期
9 刘群;;论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的合理注意义务[J];法制与社会;2011年24期
10 张玲娅;;网络环境中如何取证[J];法制与社会;2010年17期
11 冯淑英;简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著作权责任[J];山东审判;2003年06期
12 韩洪今;;论ISP/ICP的版权侵权责任[J];法制与经济(下旬刊);2008年10期
13 王向军;政府采购要求专业软件服务 第三方服务商拥有最大机会[J];互联网周刊;2002年04期
14 钱育星;;新媒体名誉侵权的对策分析[J];现代视听;2007年06期
15 韩洪今;;论网络服务提供商的侵权责任[J];今日南国(理论创新版);2008年10期
16 张晓菁;;链接难道也侵权?——百度侵犯音乐版权案评析[J];网络法律评论;2010年01期
17 程文婷;电子合同证据探究[J];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年03期
18 小乔;;试客的“免费生活”[J];晚报文萃;2010年17期
19 朱畅;;对网络服务侵权的法律思考[J];时代金融;2006年05期
20 赵浩;;网络服务提供者版权责任新探[J];电子知识产权;2010年1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北京国联视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定位于国民经济行业资讯的立体服务商[A];“坚持科学发展观”打造生态‘大北京’论文集[C];2004年
2 俞卫锋;;网络虚拟财产的性质和实践[A];信息网络与高新技术法律前沿(2005)——电子法与电子商务时代的传统知识保护研讨会论文集[C];2005年
3 张建伟;张玉林;;带有优先权的两类顾客下差异化服务承诺时间决策模型[A];第十二届中国管理科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0年
4 杨锋;钟诚;米爱中;罗程;;开放SMS接口与提供CMM的CAS及其安全性研究[A];全国第16届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应用(CACIS)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4年
5 ;供需结合 加快向供应链整合服务商迈进[A];首届全国制造业与物流业联动发展大会会议资料[C];2007年
6 彭新敏;吴丽娟;王琳;;权变视角下企业网络位置与产品创新绩效关系的实证研究[A];第七届中国科技政策与管理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1年
7 王伟;;金融危机下的全球水泥技术装备工程业[A];第二届中国水泥企业总工程师论坛暨水泥总工程师联合会年会论文集[C];2009年
8 孙国正;;现代物流技术的发展趋势[A];2004年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年会论文集:物流工程与中国现代经济——第七届物流工程学术年会专辑[C];2004年
9 王青玉;;企业物流业务外包决策方法研究[A];第十一届中国管理科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9年
10 沈习武;;信息技术——保险业新一轮竞争的利器[A];经济发展与社会和谐:保险与社会保障的角色——北大CCISSR论坛文集·2004[C];2004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于波;网络中介服务商知识产权法律义务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3年
2 刘雪红;基于网络中介的汽车行业虚拟供应链关键技术研究[D];武汉理工大学;2009年
3 徐瑞鸿;我国网络环境下著作权之民法保护及其限制[D];中国政法大学;2007年
4 金鹏;基于网络中介信息的电子商务税收遵从与征管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09年
5 李莉;电子市场的逆向选择风险规避模型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04年
6 李二玲;中国中部农区产业集群的企业网络研究[D];河南大学;2006年
7 赵宏霞;B2C环境下消费者信任的影响因素及作用机理研究[D];辽宁工程技术大学;2010年
8 朱海燕;基于知识型服务机构嵌入视角的产业集群升级机制研究[D];浙江大学;2008年
9 任家福;服务商选择与备件备品库存管理研究[D];电子科技大学;2010年
10 蒋国银;基于集成模拟的电子商务协同工作机制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卢尧;论网络中介服务者在侵权责任法中的地位及责任[D];北京邮电大学;2011年
2 李璐;面向网络中介的信息共享激励系统动力学研究[D];武汉理工大学;2012年
3 王延军;网络服务提供者侵权责任研究[D];四川大学;2004年
4 游闽;非对称网络效应下的网络中介业市场结构研究[D];大连理工大学;2009年
5 戎国庆;基于网络中介的汽车行业供应链信息集成技术研究[D];武汉理工大学;2007年
6 雷平;基于交互决策汽配行业虚拟供应链优化设计与研究[D];武汉理工大学;2007年
7 邓少旭;网络侵权研究[D];贵州大学;2007年
8 卞豫;论网络中介服务提供商的侵权责任[D];北京邮电大学;2012年
9 肖蓉;面向网络中介的供应链信息共享激励机制研究[D];武汉理工大学;2012年
10 孙霆;组织内员工社会网络对工作满意度的影响研究[D];浙江工商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苍德;“店铺中介”升级为“网络中介”[N];房地产时报;2004年
2 记者 梁志超;房产之窗“网络中介”上线[N];房地产时报;2006年
3 钟娅;上海首现免佣金网络中介模式[N];中国房地产报;2006年
4 樊华 周洁;二手房 网络博弈连锁店[N];江苏经济报;2006年
5 见习记者 魏洪磊特约记者 陆彬杰;门店模式玩不过网上交易[N];中国房地产报;2008年
6 程武;试客的免费午餐能吃多久[N];中华工商时报;2009年
7 陈桂兰;沪上房产中介又将洗牌[N];文汇报;2007年
8 本报记者  林喆 高改芳 周婷;网络房产中介尚难改变利益格局[N];中国证券报;2006年
9 王泽文;网络房产中介欲“分羹”泉州市场?[N];福建工商时报;2008年
10 本报记者 李文华实习生 桑大伟;网络房产中介悄然兴起[N];市场报;2008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