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上海大学》 2018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1980年代以来乡村的“家”及其变迁

方旭东  
【摘要】:这是一项得益于人类学、社会学、文化研究等视角的田野研究。所选田野是皖西南的一个自然村落——该研究中的Z村。“过日子”是村落社会基本的生存心态。“过日子”的主体是人,“过日子”的意义是为了“好好活着”。“活着”既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生活品格。“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又是如何成为可能的?时代变迁中的“活着”、“活法”,有什么新的变化?什么因素导致如此变化?变化的结果如何?以上追问是本研究希望求解的内容。围绕村落社会的日常生活,“活着”这一生命哲学观具有很强的实践感,立足时空与事件的周期性往复运动,赋予“活着”特定意义、特定方法,最终都可归结到“为了家”这一理念与行动之中。“家”成为村落社会得以可能的一个关键词。“家”不仅是村民人生意义的原结构,也是村落社会结构中的组织单元。同时,“家”也是村落社会中重要的情感结构,与乡关联到一起形成人文地理学与文化人类学中的地方性——“家乡”。家乡是在历史与实践合意中生成的地方性主体自觉意识。不只是从外围“观看”乡村,深入乡村内部去理解“家”,很大程度上更容易阐释乡村。树立起村民——生活者这一主体身份,以家为主轴尝试理解村落社会的时代际遇便是本文的研究思路。“家”在该研究中是一个分析单位,也不妨理解为洞察社会变迁的一种方法。历史社会学的叙事基调贯穿研究始终。时间段是1980年代至今。大致时间分别对应着三段:1980年代,1990——2010年,2010年至今。空间上从家屋——邻居——村落——乡镇——城市展开。情感结构上从家福——在家——家族——村落共同体——家乡推进。针对不同时段“活着”的特点,文章分为“在家”、“离家”、“回家”三个部分。1980年代的在家生活是如何成为可能的?家福的民俗约定确立起“家”的神圣性。家屋到村落空间的拓展,依照差序格局原则,内嵌着从家户到“大家”的村落共同体感形成。“靠山吃山”,通过人与自然的关系维系着家计需要的基本满足。乡村手工业成为小农经济必要的补充。血缘(家族)、地缘(邻居)情谊中生成的互助式劳动、礼俗经济与社交等,充当着村落社会福利功能;一定程度上,通过互相帮扶,确保了“家”的平民化再生产。长老统治与乡贤主导村落事务,充当着人格化社区治理的功能。民间道士、风水师把持着乡村民俗文化仪轨。总体而言,1980年代的家得以可能的条件是村民拥有相对完善的“在家”与“在一起”的礼俗系统与国家制度保证。1980年代制度性成就乡野之家最后的顶峰。1990年——2010年,“家”被分离成两部分:进城务工者与留守者。宏观社会结构调整,导致“靠山吃山”的在家生活难以为继,“离开家才能'为了家'”的城乡二元结构逐渐形成。“家”被分裂、村落成员被分离,导致“家”为主轴的乡村生活系统逐渐瓦解。进城务工人员遭遇的主要困难并非是承受体能劳动的高度抗压,而是实际生活脱嵌于曾经习惯且被承认的在家生活方式。进城务工者身体与情感悬挂于两种生活系统的边缘状态,过着“身在城市、心在家乡”的生活。“想家”与“牵挂”成为进城务工者、留守者普遍的精神叙事。身体与情感必须同时忠诚于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模式且无法在实践中相统一,是对农民最大的伤害。农民的实践感中不再能维护总体性“活着”的意义。拥有手工业技能的村民是第一批次进城务工人员。与这些村民具有地缘、血缘上密切相关的人,一般是只拥有“蛮力”的“老实人”——成为被技术民工带进城的第二批进城务工者。第三批进城务工者主要是第一批、第二批进城务工村民的子女。村落共同体内部横向社会关系与家庭内部代际关系互相胶合,成为村民进城务工模式。“家”作为一个隐性成本成为城市大建设、大发展的牺牲品,农民、农村却没有获得应得的名声。作为一个拥有独立主体的“农民工”被生产出来。在宏观社会结构高压与近乎资本原始积累的具体雇佣关系中,进城务工人员成为被公德流放者。在实践中得不到法律保证与公德的沐浴,必要的时候,有意识主动成为“无公德的个人”,被他们视为是“保全自身”必要的武器。“农民工”一旦返乡,又会还原其在熟人社会关系中由礼俗约定的农民面目。“农民”的生活世界与自然、乡土具有不可分割性。传统农民过的是一种总体性生活,几乎一成不变的生活在代际中传承且循环。“农民”一旦脱嵌于乡村时空,在当今的城乡二元结构中,注定过着一种单向度的、矢量线性生活。农民进城务工结果,越发偏离“为了家”的进城务工初心。2010年以来,从观念到实践,村民逐渐踏上“回家”之路。“农民工”对未来的期望——“回家”。第一批、第二批农民工有近乎30年的进城务工史,他们可能实现的最好未来是能够回家“养老”。第三批农民工渴望“回家”创业,再过上“城里人”生活。前者视“回家”为人生的彻底返回,家是身体与精神合一的归属。后者视“回家”为“逆城市化”的生存策略,将家乡当成一种创业资源。1980年代以来是村落社会具有一定自主性的生活系统逐渐瓦解的过程。“乡村空心化”,本质上是家的衰落。无论哪一种意义的返回,都可能导致乡村“空心化”状况暂时得到缓解——家等回它真正的主人。“家”一旦被思考,自我拯救的意识就可能被激活。国家应该对被瓦解的家给予最大的善意,在制度上保证进城务工者获得返乡的生存机会,还原乡野之家的本来面目:一家人、“在一起”过着“在家”、“在乡”生活。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乡村,还是作为具备创业机会、“资本下乡”的乡村,长远来看乡村依然面临着不确定的命运。Z村人建设家园的实验性实践,如果放到“城乡结合度”的理念中,可能是化解城乡关系割裂、紧张的一种积极探索。彼此互相承认与嵌入各自合理的要素,在互通、互融中重塑新的城乡关系,才可能树立起各自“作为一种好的生活方式”的文明社会形象。
【学位授予单位】:上海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8
【分类号】:C912.82

手机知网App
【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麻国庆;社会结合和文化传统——费孝通社会人类学思想述评[J];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3期
2 俞金尧;欧洲历史上家庭概念的演变及其特征[J];世界历史;2004年04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石艳;费孝通家庭社会学思想研究[D];上海大学;2013年
2 刘芳;社会转型期的孝道与乡村秩序[D];上海大学;2013年
【共引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亮;;坚守“主道”:宗教集体意识与三亚回族的社会团结[J];云南社会科学;2015年05期
2 张亮;;试析三亚回族的社会实践与社会结构再生产[J];思想战线;2015年05期
3 张雪霖;;城市化背景下的农村新三代家庭结构分析[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5期
4 赵郝锐;童辉杰;;“家”的研究述评[J];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5年04期
5 伊丽娜;;读《阶序人:卡斯特体系及其衍生现象》——兼论中国社会的经验研究[J];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04期
6 蒋培;;区域生态环境保护中地方性知识的作用及转型——以嘉绒藏区林业资源保护为例[J];云南社会科学;2015年02期
7 岳磊;;费孝通家庭社会学思想再认识——重读20世纪80年代费孝通关于中国家庭结构问题的论断[J];武汉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06期
8 白鸽;;旅游开发对乡土传统文化的结构与解构——以柳林县三交镇黄河风情游为例[J];现代妇女(下旬);2014年02期
9 胡映兰;;论乡土文化的变迁[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13年06期
10 代吉林;李新春;朱仁宏;;家族资源支持类型与家族创业:基于家族义务与创业者素质视角——兼对家族社会资本研究的一个补充[J];商业经济与管理;2013年06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方旭东;1980年代以来乡村的“家”及其变迁[D];上海大学;2018年
【二级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费孝通;晋商的理财文化[J];读书;1995年05期
2 甘阳;;传统、时间性与未来[J];读书;1986年02期
3 马世骏,王如松;社会-经济-自然复合生态系统[J];生态学报;1984年01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杨华;隐藏的世界:湘南水村妇女的人生归属与生命意义[D];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
2 范成杰;代际失调论:对江汉平原农村家庭养老问题的一种解释[D];华中科技大学;2009年
3 康岚;反馈模式的变迁:代差视野下的城市代际关系研究[D];上海大学;2009年
4 黄娟;社区孝道的再生产:话语与实践[D];中国人民大学;2008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