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明清时期自然灾害与江淮地区社会经济的互动研究

张崇旺  
【摘要】:自然灾害是指自然力对人类社会造成的损害。明清时期江淮地区的自然灾害主要包括水、旱、蝗、潮、瘟疫、地震、大风、冰雹、雪灾和低温霜冻等。本文以灾害为切入点,试图对明清时期的自然灾害与江淮地区社会经济互动过程作一系统而深入地考察,以冀对丰富历史研究内容以及今天江淮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和防灾减灾大有裨益。 全文以灾害的生成与人类的应对为主线,分置七章。第一章论述明清时期江淮地区的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自然灾害的发生是自然这一外营力作用于人类社会的过程,是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江淮地区过渡性的地形、气候、水系是造成该地区多灾的重要自然地理因子。而南宋以来的黄河夺淮又扰乱了江淮地区的水系,从而增加了自然因子的孕灾机率。另一方面,明清时期江淮地区人地关系失调所造成的农业过度垦殖,废湖涸塘为田,伐林拓地垦荒,使得原本就比较脆弱的自然生态环境更趋恶化,这样又加大了成灾的强度和频度。南宋以降,屡遭灾害袭击的江淮地区社会经济长期处于停滞状态,至明清时期仍然处在“不发展”的农耕社会阶段,这种农耕社会环境虽然不是导致灾害发生的原因,但这种经济形态无疑加大了灾害的破坏力和破坏程度。而频繁的灾害和灾度的放大,反过来又大大降低它自身处理和化解灾害以迅速恢复生产的的能力。 第二章分灾种概述明清时期江淮地区的灾情。水灾为江淮诸灾种之首,主要有雨水之灾、山洪之灾、江河湖漫溢决口之灾、坍江之灾四种类型。旱灾是仅次于水灾的灾种。从时间分布上看,江淮地区水旱灾害多集中于春夏秋三季。从空间分布上看,旱灾发生的机率由江淮南部向北部逐渐加大,其中江淮丘陵地区旱灾比较严重。沿淮、沿江一带多堤防溃决之灾,江淮西部和中东部山地多山洪之灾,里下河地区多坝水之灾,长江三角洲北岸平原多坍江之灾。蝗灾和旱灾相关性很强,一般都是旱蝗相继。除了沿江洲地和湖区、江淮平原、滨海平原低洼之地是蝗虫的适生地以外,江淮的蝗灾多是飞蝗所为。江淮的潮灾有风暴潮、海水漫溢、涵水倒灌、江潮诸形式,以风暴潮、江潮成灾最重。瘟疫、地震、大风、冰雹、雪灾和低温霜冻虽然不是江淮地区的主要灾种,但灾害降临时都具有极强的破坏性。 第三章从生产力和社会秩序两个方面论述了灾害对江淮地区社会经济的强烈冲击。灾害往往造成人口的大量死亡和逃亡,从而使得灾地人口大量的缺失,对生产力产生极大的破坏。灾荒频仍还是江淮部分地区逃荒习俗形成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文摘要 灾害还使灾地耕地严重缺损,耕作制度发生一定程度的逆转。灾害还导致江淮地区 社会矛盾激化,水利构讼纷纷,饥民抢米风潮不断,盗贼因灾而勃兴,江淮地域社 会时常处于动荡不安状态。 第四、五、六、七章从应灾的角度以灾前、灾中、灾后为线索,分别论述了江 淮地区民众的水利治灾、仓储备荒、抗灾救灾、攘饵减灾。第四章论述了江淮地区 的水利治灾工程建设。江淮地区河道整治主要是兴建江河堤防以防洪和开浚河道以 减水涨。江淮东部河道整治是重中之重,但由于治黄、治淮、治运以服从保护运道 和祖陵安全为目的,水利减灾实效大打折扣。江淮农田水利治灾成效显著,不但因 地制宜地发展出了多种水利形式,还兴修和维护了一批重大的农田防洪灌溉工程。 其中好田水利形式获得了大发展,取得了明显的减灾效益。 第五章论述了江淮地区的常平仓和义仓、社仓。江淮的备荒仓储建设尽管因投 入不足、管理不善、战乱破坏等因素而导致兴废不常,但总的来说还是在一定程度 上发挥了它的防灾救荒作用的。第六章论述了官民在灾中和灾后的抗灾救灾工作。 官府虽然仍然是江淮地区仓储建设、抗灾救灾的主导力量,但民间个人和社会组织 的防灾备荒、抗灾救灾作用也不可忽视,它是对官府仓储备荒、抗灾救灾工作不足 的一个有力补充。不过,由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高低的差异,江淮地区仓储备荒、 抗灾救灾工作中的官民格局也存在着地区差异。江淮南部和西部因社会经济发展水 平较高,民间社会力量发展得比较充分,民间个人和社会组织力量成为当地防灾救 灾的一支生力军。而江淮北部和东部滨海地区则因为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 民间社会力量参与防灾救灾的作用微乎其微。从中我们可以深切透视明清以来江淮 逃荒习俗、江北人下江南谋生业这种社会经济现象的更深层次的社会背景。 第七章从人文减灾角度分别论述了江淮地区的雨旱信仰、水利信仰、虫疫灾害 信仰。攘灾信仰不能简单地视之为迷信,实际上它是人们面对频繁灾害在精神层面 作出的一种应对,是人文减灾的重要内容。江淮雨早信仰、水利信仰类型的多样化 以及官民的普遍信奉,说明了江淮地区水早灾害的频繁和严重。与其它地区相比较, 蝗虫、瘟疫信仰也体现出了地域性特点。尽管江淮人们信奉的蝗神有多种,但主要 还是信奉传说在江淮驱蝗有功的刘铸,而非刘宰或者刘承忠。崇奉的瘟神也主要是 都天大帝,其原型就是唐代保障江淮有功的张巡。因其死得惨烈,死后由厉鬼而演 变为瘟神,所以在祭祀时间、祭祀仪式等方面与其它地区的瘟神崇拜相较都有很大 的不同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5条
1 周典恩;;随俗与立异:江淮地区一个乡村基督徒的春节习俗[J];民俗研究;2013年06期
2 张勇;陈蓉;;南宋江淮地区兵燹多发因素及救济分析[J];社会科学论坛(学术研究卷);2009年12期
3 张崇旺;试论明清时期江淮地区的农业垦殖和生态环境的变迁[J];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2004年03期
4 周崇云;;安徽江淮地区商代遗存初步分析[J];江淮论坛;2012年04期
5 陆勤毅 ,周崇云;江淮地区原始经济探讨[J];安徽大学学报;1992年02期
6 惠富平;黄富成;;汉代江淮地区陂塘水利发展及其环境效益[J];中国农史;2007年02期
7 张世玉;戳拱钓鲫[J];中国钓鱼;1996年09期
8 孙晓莉;;民国时期江淮地区婚礼习俗变迁的特点及成因[J];沈阳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5期
9 晏雪平;;张崇旺新作《明清时期江淮地区的自然灾害与社会经济》评介[J];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2008年04期
10 巴兆祥;江淮地区圩田的兴筑与维护[J];中国农史;1997年03期
11 缪鹏;;江淮地区春秋青铜器研究现状[J];黑龙江史志;2010年07期
12 申学国;;江淮地区出土青铜镰的类型及相关问题探讨[J];农业考古;2013年04期
13 吴海波;;晚清江淮盐枭与帮会述略[J];盐业史研究;2008年03期
14 沈薇;;史前玉器的生产背景——以江淮地区为中心[J];长春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05期
15 刘绍义;;武则天曝光告密者[J];杂文月刊(文摘版);2012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6条
1 杜银;谢志清;张耀存;;江淮地区入出梅日期的空间差异研究[A];第28届中国气象学会年会——S5气候预测新方法和新技术[C];2011年
2 陆倩;;2000年江淮地区降水正异常及其成因[A];第28届中国气象学会年会——S5气候预测新方法和新技术[C];2011年
3 余观林;付科英;;1961-2001年江淮地区气温的时空变化趋势及特征[A];中国气象学会2006年年会“气候系统模式发展与应用”分会场论文集[C];2006年
4 余观林;付科英;;1961-2001年江淮地区气温的时空变化趋势及特征[A];中国气象学会2006年年会“气候变化及其机理和模拟”分会场论文集[C];2006年
5 周后福;张苏;张美根;钱玉萍;;江淮地区雨凇天气形势及其垂直结构特征[A];大气物理、云雾物理人工影响天气技术经验交流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6 魏臻武;武自念;雷艳芳;屠德鹏;甘欣;刘高军;杨云;;江淮地区苜蓿的生长特性及生产性能的研究[A];第四届(2011)中国苜蓿发展大会论文集[C];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张崇旺;明清时期自然灾害与江淮地区社会经济的互动研究[D];厦门大学;200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7条
1 郝梅梅;楚对江淮地区的开发[D];安徽师范大学;2007年
2 张振亭;明代江淮地区经济发展差异性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13年
3 董丽娜;江淮地区夏季降水异常与瞬变波和对流层温度异常的关系[D];南京信息工程大学;2005年
4 胡清宇;近30年江淮地区气候变化对主要作物生产的影响[D];南京农业大学;2012年
5 张英新;唐代中后期江淮河运安全问题研究[D];天津师范大学;2013年
6 郭爱坤;随俗与调适:江淮地区农村基督徒的春节民俗[D];安徽大学;2013年
7 谢晖;江淮地区民国时期建筑调查——安庆、芜湖、合肥、蚌埠、淮南[D];合肥工业大学;201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素华;优质弱筋和准弱筋配麦将成为江淮地区小麦发展方向[N];中国特产报;2003年
2 南京中国绿化博览园 周忠胜 王津宁;江淮地区常绿植物冻害分析[N];中国花卉报;2010年
3 记者 姚润丰 张建平;江淮地区可能会有更大强度持续降雨[N];新华每日电讯;2003年
4 记者 史力;全省夏种完成近六成[N];安徽日报;2011年
5 万达期货 李警卫;节日消费刺激需求 短期价格继续偏强[N];粮油市场报;2006年
6 通讯员 王兵记者 聂建春;江淮地区将出现集中较强降水[N];安徽日报;2008年
7 记者 王瑜;黄淮江淮地区需警惕四代为害[N];农民日报;2012年
8 记者 苗艳丽;江淮地区谨防作物冻害[N];中国气象报;2008年
9 林平;皖草2号[N];江苏农业科技报;2001年
10 聂桢;旱情对油菜暂无明显冲击[N];粮油市场报;2009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