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山东大学》 2017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清代学术与篆书发展

董文强  
【摘要】:清代篆书在乾嘉时期快速复兴,并持续兴盛至清末。这是多因素下的结果,而学术在其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是清代特殊的艺术现象。本文在前人的基础上,讨论清代篆书兴盛的表现和学术在其中的具体作用,试图深化清代篆书发展特征的认识,揭示学术影响篆书发展、风格变化和时尚品味的方式。文章首先总结清代篆书在创作群体、风格、理论、艺术形式等方面的发展表现。重点分析创作群体与风格的特点。笔者在前人的基础上,搜罗善篆书家1300余人,对比前代数据,夯实清代篆书复兴之论;分析清代变化趋势,修正道光后篆书衰败的认识。清代篆书风格多样,出现金石气小篆、金文、满文篆书,风格类型超越前朝;风格变换速度呈加快趋势,由中前期的60年一变缩短至45年一变。通过分析初步判断篆书创作群体及风格变化受学术的影响较明显。其次分析朴学、金石学在推动篆书发展和风格变化中的具体作用。我们发现朴学、金石学主要通过塑造篆书文化、引导书家思想、提供便利条件等方式扩大篆书创作、欣赏群体,推动篆书发展;主要通过影响篆书字法、审美、品味等方面变化篆书风格。这其中有学术研究的客观影响,也有学者的主观推动,而后者的重要更直接,更突出。朴学、金石学对篆书的影响各有侧重。朴学在群体扩大和艺术氛围中的影响更明显,作用更基础,而金石学在风格变化上的影响更直接。朴学推动篆书发展的途径主要包括文化环境的塑造和学者推动。文化环境指经学治学风气、学者书写习惯、书法思想转变、学术圈互动等能动性因素。清初开始朴学渐起,乾嘉时成风。朴学遵从古文经学主张,研究以小学为门径,因此,乾嘉后识篆的士人群体扩展,篆书创作和欣赏的知识瓶颈被打破。而经学治学风气的作用大过小学研究。学者在日常使用篆书,引发世人关注,激起社会仿效。朴学研究者主动引导书法思想转变,将考据之法用于书法,倡导溯源篆书,建立学术与艺术之间的关联;将学习篆书作为经学的份内之事,消除士人游于末艺的思想顾虑。学者雅好篆书,在学术圈产生互动,形成风气,进而推动篆书之好广泛传播。钱坫学习篆书及成名是学术影响篆书的典型例子。为更准确的判定朴学的作用,本文选取清代篆书发展总态势、乾嘉时江苏的发展趋势、道光以后湖南、贵州、广东三地的篆书发展趋势为例加以印证,分析得出朴学是推动篆书发展的主因。特别注意的是,嘉道之后篆书并未立即衰落,也在于朴学的延续与地区间的扩展。金石学对清代篆书的影响主要作用于复古书风、取法材料、书法思想、审美情趣、风格品味以及取法观念等方面。其中,书法思想和风格品味是论述重点。金石鉴赏派受考据思想影响,重视篆隶之变和书法源流,努力发现篆书笔意。这对书家观念影响较深,为篆书复兴提供深层次的支持。篆书品味的变化主要发生于嘉道之后,表现为隶意汉篆和金文兴起,二李风格式微。隶意汉篆主要变化秦篆原有技法与审美,有新意,但格调不高。大篆变化直接得益于金文文字研究,格调高古。在大篆兴起中,学者引领风尚,浙江、京师学术圈发挥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也反映出金石学家的篆书风格较为质厚古茂,与朴学学者有所不同。最后,取法观念不断的扩展,由石到金,由汉碑额到方折缪篆。值得注意的是金石学对于篆书取法材料的价值不仅在于发掘新材料,还在于传播。许多书家的学习材料来自于金石学成果和学者的传古重刻。朴学、金石学与艺术思想多有共通之处,也从侧面影响篆书发展。由来已久的篆书笔意与朴学的考据求实、金石学的复古思想合流,具备学术合理性,成为清代篆书复兴的重要思想支撑。陈介祺等学者主张通晓篆书是学碑的根本之法,赋予篆书新的艺术价值。常言碑学影响篆书,实则影响较为有限,仅局限于审美和个别书家,并且发生作用时多与金石学相配合。
【学位授予单位】:山东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7
【分类号】:K249;J292.1

手机知网App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