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非法人组织的民事主体地位

王晓飞  
【摘要】:《民法总则》摒弃以前的二元民事主体制度,采纳了三元民事主体制度体系,赋予非法人组织民事主体地位。自《民法总则》实行以来,就非法人组织的民事主体地位的确立已尘埃落定,但理论界对于非法人组织立法中的概念表达、章节安排、体例选择等问题依然众说纷纭,甚至有学者反对三元的民事主体制度,认为应进行我国法人概念的重构,将众多非法人组织纳入到法人结构之中,同时也保持了原有的二元民事主体制度。要解决这些问题就要从最基本的法人与非法人组织的内涵、外延的界定进行厘清,通过探寻相关立法脉络,解读当前《民法总则》中的具体规定,以及其背后的意义。力求在关于非法人组织民事主体地位的相关争议话题上寻求优化和答疑。本文第一部分是对非法人组织这一法律名词进行现有法律背景下的厘清。首先非法人组织是一种具有组织性的团体人格,由此与自然人相区别;其次,非法人组织是与法人相对应的,是不具有法人资格的团体人格,是法人概念的衍生概念。所以不同法律体系中法人的内涵不同,将直接关乎非法人组织的内涵。在二元的民事主体制度之下,传统的大陆法系国家规定登记取得法人资格,非法人的组织体不具有法人资格,且不具有民事主体地位。我国的法人资格的取得以独立责任为内核,根据《民法通则》规定,不具有独立责任的组织就被排除在法人之外,同时也被排除在了民事主体之外。相对来说,我国的法人概念的内涵狭窄,非法人组织的内涵就相应变得宽泛。本文认为,《民法总则》制定之前,我国的法人制度与传统的大陆法系国家不同,所以被排除在法人之外的非法人的团体人格的内涵也存在区别,具体而言,像我国法律制度中典型的非法人组织——合伙企业,在德国、日本及台湾地区实际上具有法人资格,且具有民事主体地位。而在我国的法人制度之下,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非法人组织既不具有法人资格也不具有民事主体资格。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赋予非法人组织民事主体地位成为重要需求,而通过何种方式将非法人组织纳入到民事主体之中,理论界存在两种主张:第一种观点主张打破传统的二元民事主体制度,建立三元民事主体制度,将非法人组织与法人及自然人并列作为新的民事主体;另一种观点主张我国的法人制度本身就不具有合理性,应改变以独立责任为内核的法人制度,进行法人概念的重构,建立同传统的大陆法系国家一样的,以登记作为取得法人资格的条件。由此,只要具有民事权利能力,经过依法批准登记等程序要件的非法人组织都将取得法人资格,取得民事主体地位。第二种观点主张固守二元的民事主体制度。本文认为,我国法人资格的取得以独立责任为内核的规定,与当时国企改制的政策背景有关。同时,以独立责任为内核的法人制度已经深入人心,企图通过法人概念的重构,效仿域外法的规定,首先在当前我国的法律体系背景下,并没有必须进行法人概念重构的需求。虽然传统的大陆法系中的法人的概念更为宽泛,不存在以独立责任作为取得法人资格的条件,但是其法人内部分类的思路同样是以责任因素作为分类标准。这样看来,同我国的法人制度有异曲同工之处。还有学者认为,不将广大非法人组织赋予其法人资格,将不利于法人制度的适用。本文认为,在《民法总则》将非法人组织赋予民事主体地位之后非法人组织将同法人一样得到相应的重视,益于非法人组织的发展。同时,在我国的法人制度背景之下,非法人组织就是与法人存在区别的组织体,应作为法人这一组织体的有效补充,发挥其独特的作用,而让其发挥法人制度的优势就无从谈起。另一方面,进行法人概念的重构也存在诸多不可行的因素,就法经济学的角度而言,也没有进行法人制度重构的必要。例如立法成本、普法成本都应是考虑的重要因素。甚至有学者提出,坚持法人独立承担民事责任,有助于塑造一个典型的社会组织形式,具有“示范功能”。为了给其他团体人格以社会参照,就必须凸显法人这一团体人格与其他组织体的区别,彰显其特色,便于人们的比较选择。综上,团体人格法定原则表明了团体人格的决定因素是国家的意志,不同国家的法律对团体人格的规定不尽相同,而必须明确的是,所有的立法活动都有其独特的社会背景,不能够抛开社会的需求来空谈理论的对与错。所以《民法总则》关于非法人组织的相关规定也必须遵循这一原理,不能不分前提地照搬域外的制度体系。文章的最后一部分尝试讨论非法人组织的具体种类。在我国长久的组织体的立法实践,以及习惯法中,“其他组织”这一概念使用广泛、外延模糊,也是与非法人组织概念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法律名词。《民法总则》中规定的非法人组织只是“其他组织”中具有民事权利能力,经依法登记取得民事主体资格的那部分。所以“其他组织”内部依然种类繁杂,即使《民法总则》关于非法人组织的具体种类的规定也是采用的兜底条款。不得不说,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繁荣,对市场主体的需求将趋于多元化,具体包括哪些团体人格种类,应保持开放的态度。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孙博;;民法总则中非法人组织的制度设计[J];法制博览;2018年36期
2 严仁群;;非法人组织与当事人能力[J];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3 环建芬;;《民法总则》中非法人组织具体类型探析[J];时代法学;2019年01期
4 李倩倩;;论非法人组织的民事主体地位[J];法制与社会;2019年19期
5 渠啸;;论非法人组织的民事主体地位[J];现代交际;2018年02期
6 张新宝;汪榆淼;;《民法总则》规定的“非法人组织”基本问题研讨[J];比较法研究;2018年03期
7 ;学习贯彻民法总则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J];江淮法治;2017年18期
8 倪建秋;;对船舶拟非法人组织行政处罚合理吗[J];中国水运;2006年03期
9 郑跟党;试论非法人组织[J];中外法学;1996年05期
10 鲁夫;“非法人组织”与“其他组织”、“其他经济组织”[J];工商行政管理;1997年10期
11 傅应明;但加丽;王朝东;;非法人组织三议[J];现代法学;1992年06期
12 蔡睿;;论“非法人组织”的认定标准——以《民法总则》的颁布为背景[J];司法改革论评;2017年01期
13 范远洪;;论非法人组织的主体法律地位[J];职业时空;2007年21期
14 鲁夫;“非法人组织”与“其他组织”、“其他经济组织”(续)[J];工商行政管理;1997年11期
15 倪建秋;;对船舶拟非法人组织行政处罚的合理性探析[J];中国海事;2006年04期
16 聂卫锋;;职权代理的规范理路与法律表达——《民法总则》第170条评析[J];北方法学;2018年02期
17 张永健;;资产分割理论下的法人与非法人组织 《民法总则》欠缺的视角[J];中外法学;2018年01期
18 韩长印;个别强制执行与破产的双重立法选择──自然人和非法人组织的破产能力分析[J];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0年06期
19 胡琛;;业主委员会的法律地位及其功能发挥[J];长治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20 刘德利;;职务侵占罪主体研究[J];甘肃警察职业学院学报;2009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巩固;;激励理论与环境法研究的实践转向[A];新形势下环境法的发展与完善——2016年全国环境资源法学研讨会(年会)论文集[C];2016年
2 卢云娟;;浅论养护者受益原则[A];生态文明的法制保障——2013年全国环境资源法学研讨会(年会)论文集[C];2013年
3 徐忠麟;龚思敏;;社会资本理论:我国环境法治研究的新视角[A];新形势下环境法的发展与完善——2016年全国环境资源法学研讨会(年会)论文集[C];201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许涛;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的理论分析与个案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1年
2 盖威;市民社会视角的中国社团立法研究[D];复旦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晓飞;非法人组织的民事主体地位[D];山东大学;2019年
2 韩得震;《民法总则》施行后分公司的民事法律地位研究[D];天津财经大学;2018年
3 吴杰;非法人组织制度研究[D];杭州师范大学;2018年
4 姚洋;非法人组织研究[D];湘潭大学;2018年
5 窦帅;论我国民法总则规范下的非法人组织[D];山西大学;2018年
6 赵佳梅;非法人组织的民事主体资格研究[D];云南大学;2017年
7 吴泽会;非法人组织的民事主体制度研究[D];安徽大学;2018年
8 唐宇明;试论非法人组织的民事诉讼主体资格[D];中国政法大学;2005年
9 邱燕;业主自治下的业主大会法人化[D];上海社会科学院;2017年
10 孟健强;论我国精神损害赔偿的权利主体[D];贵州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本报记者 蒲晓磊;建议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N];法制日报;2016年
2 记者 钟安安;民法总则草案三审[N];民主与法制时报;2016年
3 本报记者 师彦才 整理;如何切实解决百姓难题?[N];人民代表报;2017年
4 记者 黄蕾;保监会弥补制度短板 拟规范重大行政处罚认定标准[N];上海证券报;2018年
5 本报记者 董潇;保监会拟规范保险业重大行政处罚认定标准[N];中华工商时报;2018年
6 汪宏春;个体诊所、零售药店应属“非法人组织”[N];医药经济报;2003年
7 本社记者 任文岱;“饭圈”集资缺法律规制 集资跑路事件高发如何监管?[N];民主与法制时报;2018年
8 涂远鹏 邓杏华 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刑法中“单位”范畴的认定[N];人民法院报;2015年
9 苗延波;业主委员会是民间的非法人组织[N];检察日报;2007年
10 记者 靳昊;“老赖”将被限制参与京牌小客车指标配置[N];光明日报;2018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