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论南京国民政府法官制度

赵惠升  
【摘要】: 司法独立理念是伴随近代西方政治革命而产生的,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和结果。法官作为法治运行的人力基础,是司法体系的核心部分。为实现司法权对立法权和行政权的制衡,西方各国确立了完备的审判组织和法官制度,从而使法官获得了空前的权威和地位,成为维系国家和社会的中坚。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深入和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我国原有司法体制弊端日益暴露,要求改革司法体制的呼声越来越高。在社会各界力量的推动下,1995年2月28日,我国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2001年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上对其进行了修改。此外,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以及法官行为规范(试行)也与2001年和2005年相继出台。我国的法官制度终于有了明确的法律制度保障,是自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司法制度发展过程中的一项重大进步。作为司法体制重要配套制度的法官制度一时成为司法理论界的关注热点,但是相关研究大部分集中在对目前我国法官制度形成之现状与未来改革方向这两方面。 自19世纪中后期,迫于内外压力中国的司法近代化进程缓慢起步,初步改变了中国旧有的传统法律体系。在经历辛亥革命、北洋军阀统治之后,南京国民政府于1928年完成了形式上的统一,结束了地方割据军阀混战的局面。其统治时期其政局相对稳定,基本能实行有效的全国统治,进而有条件进行一系列与司法独立有关的改革措施。这些措施发展了清末、北洋政府的改革成果,在很大程度上加速了中国法制近代化的进程,是我国司法改革史上是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然而,由于受制于当时各种主客观因素,中国司法近代化的改革之路最终并未达到理想效果,甚至导致了一定程度的倒退。1949年以后,“六法全书”体制在我国台湾省得到了保留和发展,并且最终完成了近现代化的转型。 重温历史上这一艰难转型的过程,会让我们充分认识到社会发展的一个必然规律,任何作为上层建筑的法律制度,其建立和变迁,都有赖于一定的社会政治经济基础;任何制度的建构都不可能脱离一定的历史而独立存在;在进行学习先进思想、进行制度改革的时候阵痛不可避免。因此我们必须重视考察社会传统和现实条件,以最小代价换取最大收益。 本文将关注点放在历史上的相关制度沿革,通过对史料及相关论著中的收集,采用历史唯物主义和比较的眼光对南京国民政府时期法官制度的理论依据、产生背景及具体内容进行分析,论证民国时期法官制度的价值、缺陷及其产生的根源,在对其进行研究分析基础上,对比我国现在的相应制度,以期能从历史上把握近代以来我国法官制度发展的脉络,力求于比较中求得制度建构中的可借鉴之处,为当前我国法官制度改革提供有益的帮助。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戈金梁;;司法考试对法官队伍的影响[J];今日南国(理论创新版);2009年11期
2 马进保;法官制度的国际化发展趋势与我国的改革构想[J];政法学刊;2001年01期
3 王济东;我国法官制度的演变及存在的弊端[J];理论导刊;2005年07期
4 魏爱华;马丽芳;;浅议西方法官制度[J];当代经理人(中旬刊);2006年11期
5 杨勇玲;;南京国民政府与中国红十字会[J];黑龙江史志;2008年21期
6 李红英;汪远忠;;南京国民政府民事审级改革的原因分析[J];长春理工大学学报(高教版);2010年01期
7 李刚;;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妾”的法律地位与司法裁判[J];山东社会科学;2010年04期
8 李婧;;南京国民政府时期银行立法的嬗变及反思[J];上海金融;2010年11期
9 柳岳武;;南京国民政府治下法院离婚案件审理研究[J];宁夏社会科学;2010年06期
10 谢冬慧;;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刑事审判制度述论[J];刑事法评论;2010年01期
11 刘艳丽;;南京国民政府离婚法律制度述评[J];泰山学院学报;2011年01期
12 陈志波;;国家与社会关系视野下的南京国民政府社团立法[J];广西社会科学;2011年03期
13 鞠冬莲;彭贵珍;周世新;;民国地方政府对劳资争议的调处——以三友实业社劳资纠纷案为例[J];江西社会科学;2011年06期
14 李新军;;论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医疗保险立法(1927—1937)[J];上饶师范学院学报;2011年02期
15 崔跃峰;;南京国民政府行政督察专员区公署制与县制的关系[J];史学月刊;2011年07期
16 邹海英;;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四川社会救济事业研究[J];商业时代;2011年21期
17 宋青;;南京国民政府时期警察职能的历史考察[J];山东警察学院学报;2007年02期
18 张立杰;;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盐政与民生[J];历史教学(高校版);2007年08期
19 陆春镁;;中美法官制度比较与借鉴[J];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7年03期
20 李先伦;张子礼;;论南京国民政府时期三次宪政运动的演变[J];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2008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庄依众;;美国行政法法官制度[A];激浊扬清——廉政文化研讨会论文集[C];1999年
2 游海华;;如何评价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裁局改科”——以江西、福建为中心[A];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青年学术论坛(2007年卷)[C];2007年
3 卢征良;朱佩禧;;现实的抉择:近代中国反倾销法规的历史命运[A];2008年度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六届学术年会文集(哲学·历史·文学学科卷)[C];2008年
4 朱宗顺;;中国近代学前教育体制的现代化历程[A];纪念《教育史研究》创刊二十周年论文集(5)——中国基础教育史研究(含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教育、特殊教育、工读教育等)[C];2009年
5 隆武华;;中国近代外国对华投资述评[A];“20世纪中国社会史与社会变迁”学术讨论会论文选集[C];1997年
6 周岳峰;;浅析刑事诉讼程序公正存在的问题[A];第五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9年
7 刘旭;;完善法官制度,确保司法公正[A];在审判工作中如何确保司法公正理论研讨会论文专辑[C];2001年
8 林月秀;;孙中山与革命追随者蒋梦麟[A];“孙中山北伐与梧州”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1999年
9 白书文;孟祥诚;;审判长(独任审判员)选任办法之我见[A];黑龙江省法院系统审判体制改革研讨会论文[C];2001年
10 孙守纪;;法律起源、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A];2006年度(第四届)中国法经济学论坛会议论文集[C];200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海光;中国法官制度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2年
2 佟金玲;司法仪式研究[D];吉林大学;2011年
3 宁静波;能动司法下民事诉讼效率:时间、成本约束下的最优准确性[D];山东大学;2012年
4 王新宇;民国时期婚姻法近代化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5年
5 冉春;南京国民政府留学教育管理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07年
6 徐中林;南京国民政府的西藏政策研究[D];兰州大学;2008年
7 李晨;新闻自由与司法独立关系研究[D];吉林大学;2011年
8 赵克军;南京国民政府前期股东权益纠纷的司法救济(1927-1937)[D];中国政法大学;2008年
9 龚会莲;变迁中的民国工业史(1912—1936)[D];西北大学;2007年
10 刘玉华;南京国民政府民事诉讼立法若干问题研究(1927-1937)[D];中国政法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赵惠升;论南京国民政府法官制度[D];山东大学;2008年
2 王福永;论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法官制度[D];山东大学;2009年
3 孟丽;南京国民政府社会保障事业研究(1927-1937)[D];河北师范大学;2008年
4 戴巍;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甘宁青农村社会变迁探析[D];西北师范大学;2005年
5 赵鑫;南京国民政府宪政立法问题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07年
6 何新丽;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婚姻法研究[D];四川大学;2007年
7 陈云;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文官考试制度[D];苏州大学;2007年
8 任晋霞;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婚姻立法变迁考察[D];东北师范大学;2009年
9 杨天树;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识字运动考察[D];华中师范大学;2006年
10 于伟敏;南京国民政府时期义务教育研究(1927-1945年)[D];东北师范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记者 张莉 通讯员 王菲 吕晨;天山区法院首推换法官制度[N];乌鲁木齐晚报;2010年
2 记者施莺 通讯员唐霄 顾建兵;海安村村都有片区法官[N];南通日报;2010年
3 河南省新郑市人民法院 高魁 张连中;公开选调法官制度之完善建议[N];人民法院报;2011年
4 记者 李松 黄洁 实习生 黄思斯;46案当事人自选法官[N];法制日报;2011年
5 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副所长 蒋惠岭;论法官培养制度的改革[N];人民法院报;2011年
6 本报通讯员 王小燕 顾成勇 本报记者 徐育 陈坚;海安法官人人都有基层联系点[N];江苏法制报;2011年
7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 张绍忠;日本的律师兼职调停法官制度[N];人民法院报;2011年
8 陈海光;法官遴选:阻碍与通途[N];法制日报;2005年
9 记者 曹秀娟;太原在全国率先施行驻监法官制度[N];山西日报;2009年
10 祝文淇;法国:酝酿取消预审调查法官制度[N];法制日报;2010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