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从“盗火”到“理水”

陈强  
【摘要】:五四时代是一个西学东渐的时期,西方的文学作品蜂拥而入。《新青年》作为五四新文学运动的旗帜和号角,自然承担起了翻译的重任。作为“一代名刊”,《新青年》的文学翻译不容忽视。 《新青年》共翻译了40多位外国作家的一百多篇文学作品,其中以屠格涅夫、泰戈尔、莫泊桑、王尔德和易卜生等作家的作品居多。陈独秀将泰戈尔的宗教诗歌加入了政治元素,成为他唤醒国民的“曲径”和“手段”;屠格涅夫的两篇恋爱小说也以其极富象征主义、时代精神和青春激情的命名,以其缠绵悱恻的感情基调,恰好适应了当时青年人的热情和心理,成为启蒙的最好读物;颓废主义的代表作家王尔德在《新青年》译者的笔下则成为追求个人解放的“革命派”。 《新青年》共刊载了20多个国家的文学作品,与晚清相比有很多的不同点。《新青年》在介绍英、法、美等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作品的同时,加大了对其他国家文学作品翻译的力度。日本文学特别是日本的诗歌翻译成为《新青年》的重要特色;俄国文学的翻译后来居上,俄国文学中对人性的深刻描画成为吸引《新青年》译者眼球的焦点。《新青年》与晚清最大的不同就是对“弱小民族文学”的大量翻译,并对后世的翻译界产生巨大辐射力。 文学翻译与文学创作向来是推动文学发展的两股主要力量。在《新青年》中文学翻译与文学创作良性互动,相得益彰。《新青年》对外国短篇小说的翻译直接促使了其短篇小说的创作;而与其相对的是《新青年》中白话诗歌的创作则反过来促使了译者用白话文翻译外国诗歌;而面对日益沉沦的中国旧戏,《新青年》同仁找到的最佳途径就是翻译外国戏剧,模仿外国戏剧。 《新青年》在中国翻译史上另一个很重要的贡献就是扭转了晚清以来中国翻译界的“意译风尚”,大力提倡直译。《新青年》作者们尽管没有关于翻译的专门论文,但是在译文的前言和后记中将自己对于翻译的意见夹杂进去,从这些地方我们可以管窥《新青年》作者们对翻译的见解。周作人、刘半农、鲁迅、胡适等翻译大家均提出了自己独特的见解。 正是《新青年》同仁的种种努力,使西方思想能够迅速在中国传播;也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