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河南大学》 2008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把”字句的认知研究

席留生  
【摘要】: 作为一个有标记的句式,汉语“把”字句一直是汉语语法研究的热点之一。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以来,国内外学者对这一语法构块从不同的视角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做出了大量有价值的成果。 当前,认知语言学在国内外语言学领域方兴未艾。认知语法理论为我们的语言研究提供了新的研究范式。但是,目前该理论在句式研究方面还未全面展开。有鉴于此,本研究尝试用认知语法提供的理论视角和工具来重新审视“把”字句,一方面希望有些新的发现,另一方面也希望能为该理论在汉语句式研究、尤其是特殊句式的研究方面做一点贡献。 本研究的研究目的是:在认知语法的视界下描写“把”字句的语法知识。具体包含三个方面:一、“把”字句的语义建构机制;二、“把”字句的开放性有限语法知识网络;三、“把”字句语法知识的应用。本研究共分八章。第一章,引论。第二章,文献述评。第三章,研究假设。第四章,“把”字句的语义建构。第五章,走向“把”字句的语法知识网络。第六章,“把”字句的语法知识网络。第七章,“把”字句语法知识网络的应用。第八章,结论和展望。 第一章为绪论部分,主要交代本研究的动机、目的、方法、理论指引、语料来源和论文结构安排。 第二章是文献述评,在综览和评述前期文献的基础上,提出研究问题。 在“把”字句过去的研究中,结构主义的研究提供了细致的观察和充分的描写,形式主义研究对“把”字句的生成过程作了细致的描述,功能主义给出了令人信服的解释,而“把”字句的认知研究似还未全面展开。诚然,各家对“把”字句的研究深化了我们对“把”字句的认识,为我们开展后续研究提供了借鉴。然而,我们发现,关于“把”字句的研究,仍有一些问题悬而未决或较少论及。例如,“把”字句的语义至今仍无定论,那么,“把”字句的语义到底是什么?其建构机制如何?“把”字句中的VP在“把”字句中占有重要地位,那么,VP在“把”字句中分布的理据何在?“把”字句是一个复杂构块,那么,各种类型的“把”字句之间的关系如何?这三个问题成为本研究要解决的主要问题。 第三章是研究假设,即:在“把”字句中,“把”为掌控动词,其功能是从其后的动词V中衍生出小句中心成分(把(V));“把”字句的语法知识是一个由多个相互联系的又具有不同典型性和抽象性的象征单位构成的复杂网络结构。 在“把”作为介词的背景下,总有一些问题难以解决,而“把”字句中的“把”具有一些动词的特征,而且通行的区分动词和介词的标准又不能证明它的非动词身份,因此,我们认为“把”字句中的“把”字是一个动词。“把”的掌控义来自“把”的本义,是本义与表义丰富性要求相互作用的结果,其意义既实且虚。 关于“把”字句语法知识网络的假设建基于认知语言学、认知心理学和生成整体论的哲学思想之上。 第四章探讨“把”字句的语义建构机制。本章从论述小句的语义本质开始,然后过渡到动词和小句的关系。在此基础上,本研究以自主/依存模型为指引,描述“把”字句中各成分的概念语义、各成分之间的概念关系和概念组织,弄清“把”字句的语义内涵和“把”字句的语义建构机制。 自主/依存模型是探讨语言运用中语法配价关系的一种分析模型。自主结构是指独立存在的、其明示不预设别的结构的语义或音位结构,而依存结构指其明示预设另外的结构的语义或音位结构。自主结构和依存结构构成自主/依存关系。在自主/依存关系的基础上,自主/依存联结通过阐释关系和侧面决定性把自主成分和依存成分联结成一个相对自主的合成结构。 象其它的小句一样,“把”字句是标示自主过程概念的语言结构,它通过小句中心成分的情境定位或者说通过阐释时间关系里的过程参加者而产生。因此,(把(V))的情境定位通过自主/依存联结而实现,而(把(V))的情境定位的实现不仅导致了“把”字句的产生,而且完成了“把”字句的语义建构。 通过语义建构的完成,“把”字句表现出来的语义可以概括为:典型的“把”字句的语义为:B在A的掌控下经历了一个由V标示的完成性过程,从而处于某种结果状态。以此为核心,不同类型的“把”字句从结果义逐渐偏离,构成一个从核心到边缘的连续统。 第五章论述以使用为基础的模型的内涵和构建“把”字句心理语法网络的认知心理基础,讨论不同类型的“把”字句的交际功能,为刻画“把”字句的语法系统网络做准备。 第六章构建“把”字句语法知识的开放性有限网络结构,探讨网络中各种类型的“把”字句之间的扩展关系。 为了弄清各类“把”字句的典型性,本研究对“A把B-VP”中的A、B、P设定了不同的维度作为标准,具体来说,A、B的维度包括它们相对于“把”后动词V所标示的过程的语义角色和本身的移情性,P的维度包括结果、动量、情态和趋向。根据这些标准,本研究考查了《人到中年》、《家》和《红楼梦》三部小说中出现的“把”字句,确定了它们在不同层级上的典型性。在此基础上,我们刻画了“把”字句的语法知识网络。由于该网络结构的运作寓于人们的神经活动里,而且它的形成、保持和发展由语言使用所决定,所以,它是一个动态网络。 在网络结构的各层级上,成员之间都存在典型和非典型关系,而非典型成员是典型成员扩展的结果,扩展动因在于它们之间的共性或相关性。 第七章展示“把”字句语法知识的具体应用,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即VP在“把”字句中的分布和“把”字句的主观性。 本研究认为,VP的允准是说话人运用“把”字句的语法知识网络中的构块图式对动词V所标示的事件的概念内容编码的结果。说话人的表达意图决定了对“把”字句构块图式的选择,而构块对动词V所表征的有关事件的概念内容提出了要求,构块的概念内容和动词所表征的有关事件的概念内容的契合促成了具体“把”字句的产生。VP的表现不仅取决于构块的要求,而且取决于动词本身的语义特征。 语言主观性的本质是识解关系中概念化者的视点和角色调节问题。如果说话人在识解关系中既为概念的主体又为概念的客体,语言表达式的主观性就产生了。 “把”字句的主观性可以概括为“说话人认为A掌控了B”。这种主观性取决于说话人在识解关系中视点和角色的调节与“把”字虚化了的语义相融合的结果。如果说话人根据自己的认识把A和B之间的关系识解为掌控关系进入“把”字句,“把”字句从而表现出说话人的主观性。 第八章是结论部分,报告本研究的主要发现并作展望。 本研究的主要发现:第一,“把”是一个语义既实且虚的掌控动词,其功能是从其后的动词V衍生出“把”字句的中心成分(把(V))。第二,“把”字句的语义表现为一个从核心到边缘的连续统,其核心义表现为结果义。第三,“把”字句的语法知识呈现为由不同典型性和抽象性的“把”字句构块图式构成的网络结构。第四,“把”字句中VP的允准取决于“把”字句的交际功能和把后动词V本身的语义特征。第五,“把”字句的主观性是说话人在识解关系中视点和角色的调节与“把”字虚化的语义相融合的结果。 本研究的理论意义:第一,对句式的认知研究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并提供了有益的启示。第二,较好地解决了“把”字句的语义问题及相关问题。第三,深化了我们对“把”字句语法知识及应用的认识。 不足和展望:第一,语料覆盖面有待进一步扩展。第二,对语法知识的描写有待进一步细化。第三,未能从认知角度对“把”字句中的把后动词V的使用规律做出概括和系统描述。
【学位授予单位】: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王璐璐;袁毓林;;基于变换的“把”字句的分类研究和语言建模[J];汉藏语学报;2015年00期
2 刘雍;王月;;对越南汉语“把”字句偏误的研究[J];玉林师范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3 金立鑫;崔圭钵;;“把”字句的结构功能动因分析[J];汉语学习;2019年01期
4 吴平;田兴斌;;汉语致使句的语义推衍:以“使”字句和“把”字句为例[J];逻辑学研究;2018年01期
5 曾妙芬;;初级中文“把”字句教学策略四年改进研究[J];国际汉语教学研究;2018年01期
6 刘颂浩;;“把”字句习得研究中的两个问题[J];华文教学与研究;2018年02期
7 余小庆;;“把”字句对“没(有)”、“不”的选择性考察[J];学语文;2014年02期
8 龙缇;;从“把”字句、“被”字句和存现句的浅析来看对外汉语教学——以二语习得(SLA)为中心[J];课程教育研究;2017年27期
9 汪丽芳;;基于焦点理论的留学生“把”字句习得偏误分析[J];课程教育研究;2017年30期
10 龚锐;;事件语义框架下的“把”字句研究[J];文教资料;2017年27期
11 景士俊;“把”字句琐议[J];语文学刊;1988年05期
12 张则顺;;和谐律管制下的“把”字句[J];汉语学习;2017年05期
13 马宁;;“把”字句范畴属性的阐释[J];青春岁月;2018年07期
14 杜少跃;;“把”字句[J];快乐语文;2018年09期
15 郑瑾;;汉语“把”字句与葡萄牙语相应的句法结构的对比分析[J];青年文学家;2016年36期
16 赵鑫宇;;对外汉语教学中的“把”字句研究[J];山西青年;2017年04期
17 吴亦凡;;“把”字句宾语句法性质研究综述[J];北方文学;2016年25期
18 谢东岳;石保玉;;对外汉语教学中否定式“把”字句偏误分析[J];语文教学与研究;2017年02期
19 龙吟;;中美两国初级汉语教材“把”字句练习设置的对比研究[J];课外语文;2016年20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黑维强;;陕北绥德方言的“把”字句[A];西北语言与文化研究(第一辑)[C];2013年
2 刘伟真;;论非“把”字句转换为“把”字句的限制条件[A];学行堂文史集刊——2013年第2期[C];2013年
3 吕晞;;“把”字句的一种特殊隐含意义[A];江西省语言学会2004年年会论文集[C];2004年
4 刘宏帆;;“把”字句的习得研究及其教学——基于中介语语料库的研究[A];第四届全国语言文字应用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5年
5 秦茂莉;;浅论“把”字句的翻译[A];外语教育与翻译发展创新研究(第六卷)[C];2017年
6 付花花;;基于语料库的汉语政治新闻中“把”字句的俄译分析[A];厦门大学外文学院第八届研究生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5年
7 高立群;;“把”字句位移图式心理现实性的实验研究[A];第九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文摘选集[C];2001年
8 王蕾;;“把”字句的英语表达形式新探[A];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第七次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9 杨泉;;现代汉语“把”字句足句成分初探——WO的分类体系[A];语言学论文选集[C];2001年
10 陈敏;;应用DCG文法分析汉语[A];语言文字应用研究论文集(Ⅰ)[C];199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山东省潍坊市高新区北海学校 韩兴娥;海量阅读如何应对考试[N];中国教育报;2013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贺燕;现代汉维处置范畴语言表达研究[D];吉林大学;2018年
2 翁姗姗;现代汉语非典型“把”字句研究[D];北京大学;2012年
3 金贞儿;致使义兼语句与“把”字句的构式转换及其理据探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2年
4 郑杰;处置范畴汉日语序对应关系之类型学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07年
5 席留生;“把”字句的认知研究[D];河南大学;2008年
6 高亚亨;汉语心理认同类“把”字句的构式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2年
7 王洁;汉语中介语偏误的计算机处理方法研究[D];北京语言大学;2008年
8 边成妍;韩中两国本科基础汉语教材语法项目编写比较分析[D];北京语言大学;2008年
9 赵志清;基于言语行为理论的“把”字句研究[D];北京大学;2012年
10 刘颖;汉语儿童早期语言发展个案研究[D];山东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Oh Soobin(吴琇傧);韩国汉语学习者习得汉语“把”字句的偏误分析[D];湖北大学;2016年
2 别克(Sheratov Jurabek);乌兹别克斯坦学生习得汉语的“把”字句偏误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18年
3 唐诗;母语为西班牙语的汉语学习者“把”字句和“被”字句的偏误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18年
4 优凯思(Yukesh Maharjan);尼泊尔学生汉语“把”字句习得偏误研究[D];河北大学;2018年
5 李梦竹;祈使类“把”字句的界性和主观性[D];温州大学;2018年
6 Benyomo Marie Murielle(梦敏);汉语“把”字句与法语相应结构的对比与相关偏误分析[D];湖南大学;2017年
7 刘统令;松滋方言“把”字句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7年
8 赵文赫;“把”字句的语言特点及俄译研究[D];黑龙江大学;2017年
9 奥列格(Klimov Oleg);俄罗斯学生“把”字句偏误分析及教学建议[D];哈尔滨师范大学;2017年
10 释如玉(Thich Nhu Ngoc);“把”字句及其越译分析[D];华中科技大学;2014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