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武汉大学》 2003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先秦儒家性情思想研究

张杰  
【摘要】: 郭店楚简《性自命出》“性自命出,命自天降。道始于情,情生于性”(第2-3简)的组合判断展示了一个由天而命,由命而性,由性而情,再由情而道的下贯模式。这个模式在后来的《中庸》与《孟子》中得到了三方面的提升:第一,天是人道的范本,是至善至美至神之德的根源。由它降生的“性”,当然也具有善的特质,扩而充之,便可以进入美、大、圣、神的精神境界。这实质上是在为自由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为民贵君轻思想的仁政基础寻找理论的根据。第二,《性自命出》中的这一组判断,被《中庸》提炼为“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将“性自命出,命自天降。道始于情,情生于性”激活,使由上而下、单向的下贯模式,变成了一个循环上升,双向互动的流转、生化模式,加强了率性之道、修道之教的能动性。第三,“道始于情,情生于性”的“情”,并不仅仅是情感的“情”,在《性自命出》的上下文中,首先是对“性”,进而是对命、对天的一种规约、界定。因此,情在“性自命出,命自天降。道始于情,情生于性”的组合判断中,实际上是一个贯穿始终的范畴。《中庸》与《孟子》的作者,深刻地体悟到了由《尚书》之“允”、“诚”、“亶”、“忱”,《周易》之“孚”,到孔子的“纯情挚性”、“恶虚伪,尚质直”、“主忠信”的一贯之道,将其提升为“诚”:“诚者,天之道;思诚者,人之道也。”(《礼记·中庸》)没有“情”,《性自命出》就不成其为文;没有“诚”,“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就流转不起来。因此,《周易·乾卦》“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与《易传》“在天曰阴与阳,在地曰柔与刚,在人曰仁与义”的思想内核都是以“情”、以“诚”为基本动力的。这是天道的精神,人道的精神,也是先秦原始儒家之性情思想的大纲。 正因为如此,本文第一章对天、命、性、情四个范畴的考订过程,实际上也就是梳理先秦儒家性情思想由“萌蘖之生”到花繁叶茂的发展过程。虽然现在我们不能绝对断定“天”,作为至上神,是否在殷商时代就已经存在,但是,作为自然宗教的至上神观念,“上帝”是肯定存在的。“上帝”的观念最终在西周时期与天合而为一,成为抽象性、义理性的“天”。天之由殷商到西周的演变过程就是中国的宗教由自然状态向伦理状态转化的过程。其转化的关键,乃在于“德”的精神自觉。 本文沿袭了冯友兰先生关于主宰之天、物质之天、命运之天、义理之天、自然之天五个义项的界定,对其中的思想脉络,站在由自然宗教向伦理宗教发展的轨迹上进行了必要的修正与诠释,并且进而对先秦儒家文献中的“天”有了一个较为明晰的划分。“命”的概念,在甲骨文的时代就已经出现,但写作“令”。“命”字,出现于西周中叶。傅斯年先生将先秦时期的天命说列为五种趋势:“一曰命定论,二曰命正论,三曰俟命论,四曰命运论,五曰非命论。”基本上与冯友兰先生有关“天”的义项划分隐然相通。“命定论”在殷周之际天翻地覆的革命中被历史所淘汰,代之以“命正论”;但是,“命正论”并不能对人间现世的诸多现象作出合理的解释,于是出现了儒家超然于命运之外的“俟命论”、“命运论”。先秦儒家的“俟命论”实际上是性情的修养论。命是天的显明、显发,是天与性的中介。没有宗教性的天与命的境界,就不可能有性情的博厚高明,就不可能有充实、丰富、辽阔的人生。 甲骨文与金文中,只有“生”字而无“性”字。但早在殷周金文与《诗经》中,由“生”而“性”的内涵演变已经开始。《尚书》中“性”字凡5见,其整体的内涵已经在逻辑上隐括了《左传》、《国语》中“性”范畴之意涵的走向:“天性”(《西伯戡黎》)是皇天上帝降衷于民的结果,但是,天性有善与恶两种发展的可能,因此需要“习性”(《太甲》)、“节性”(《召诰》),以达到“恒性”(《汤诰》)并且“协于天地之性”(《左传》,亦即《旅獒》的“土性”)。在郭店楚简中,性写作“眚”,情时而写作青,时而写作从青从心,上青下心的“情”。徐复观先生云:“性与情,好像一株树生长的部位。根的地方是性,由根伸长上去的枝干是情;部位不同,而本质则一。所以先秦诸子谈到性与情时,都是同质的东西。人性论的成立,本来即含有点形上的意义。”这一表述实际上概括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属性。庄子云:“性者,生之质也。”(《庄子·庚桑楚》)荀子亦云:“性者,天之就也;情者,性之质也。”(《荀子·正名》)性是天生而成的。质者,材质也,填充料。性显而为情,情为性之动。正是性与情这种不可斯须分离的关系,决定了“情”在先秦时期的文献中绝大多数情况下是质实、情实、情理义,相对于具体的喜、怒、哀、乐、惧而言,“情”较为抽象,是各种情感的总代表,但又不是各种具体的情感本身。先秦诸子充分注意到了“性情”之“情”的正面与负面作用,都站在各自的立场上提出了疏导的办法。儒家的理路是以德治情,以礼乐节情,以宗教性的境界提升情,最后“天地以合,四海以洽,日月以明,星辰以行,江河以流,万物以倡,好恶以节,喜怒以当”,(《大戴礼记·礼三本》)天人合一。 孔子“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论语·阳货》)的判断打破了人世间阶级的限制,把人与人之间彼此的区别锁定在了“习”字上,从而使“学”不仅成为“天生人成”的途径,而且也成为有志之士的一种生存方式。孔子视纯情挚性为仁学与礼乐的基础,“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泰伯》),完成了人由自然状态而来的道德状态向审美状态的飞跃。 《性自命出》一方面化解了孔子的“性相近也,习相远也”的思想,强调以“习”磨“性”,此之谓以物动性、以故实性、以势出性,以习养性,以道长性,加强了人道的实践和礼乐性情的修炼,以“游”的艺术方式,“反善复始”,以礼节情,“身以为主心”;另一方面,又涵化了孔子“纯情挚性”、“主忠信”的精神,以“情”来规约天、命、性的品质,把“情”视为一种宗教性的“绝对的圣洁”。“道始于情”,意谓“道”涵天道、人道,双向撑开的理路后来就被《中庸》提升成了“诚”。关于这一点,我们从由《性自命出》的“凡人情为可悦也。苟以其情,虽过不恶;不以其情,虽难不贵。苟有其情,虽未之为,斯人信之矣”,到《中庸》“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其次致曲,曲能有诚,诚则形,形则著,著则明,明则动,动则变,变则化,唯天下至诚为能化”的内在发展,就可以分明地看到先秦儒家由“情”而“诚”的提升理路。 “中庸”一词大约出自孔子的创造,但是作为一种思想的生发,却是相当久远的事。中也者,天下之大本,谓之性;和也者,天下之达道,发皆中节,谓之情。致中和的境界就是主体的内在精神不断提升的进程,也是人与天高度的统一。《易传》是《中庸》立论的理论前提,故天命为性情的生发源头,更是率性为道,修道为教的归宿。由天而人,由人而天,流动互转,天人合一的本质,是“真实无妄”的“诚”。诚者,天之道;思诚者,人之道。合外内之道,则发育万物,峻乎极天。 孟子的性善论上承《诗经》、《尚书》和孔子的天命精神,以仁义礼智之性显发为恻隐、羞恶、恭敬、是非之情。以此扩而充之,成就大丈夫人格的前提是以天下为己任、与百姓同乐的“仁政”。因此,孟子的“性善论”实际上包容了“仁政”的思想,是由“不忍人之心”向“不忍人之政”的自然扩充,是先秦儒家性情思想的创造性发展。对孟子的“仁政”理论,本文还站在性情思想的角度作出了一些新的探索,比方,井田制的目的也是为了呵护老百姓的性情,“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孟子·梁惠王下》)的担待情怀事实上是孟子精神自由境界的重要组成部分,“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孟子·尽心上》),施于面,盎于背,不言而喻而参赞天地。 在先秦儒家“天生人成”的总框架笼罩之下,荀子的天人之学只不过是发展了周、孔思想中自然性的因素而已,其思想的主体并没有脱离孔子。天人并行不悖,“天人合一”,仍然是荀子思想的本质。荀子提倡性恶论,一是故作高论,二是时代使然。隆礼重法是历史惯性导致的结果,荀子的目的是为了加强儒家教化的作用。所以,化性起伪的本质仍然是儒家会天道人道的理路,其性情境界的最终归宿仍然是“博、厚、高、明”,宗教性的意味十分浓厚。
【学位授予单位】: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胡祎赟;论先秦儒家性情学说的逻辑发展及其历史价值[J];株洲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年06期
2 张立文;;论道:先秦儒家人文价值[J];学术界;2006年01期
3 叶富春;先秦儒家义利观产生根源刍议[J];求是学刊;1998年06期
4 孙实明;先秦儒家的道德修养论[J];理论探讨;1992年01期
5 田薇;;从宗教伦理的超越之维再论儒家伦理的宗教性问题[J];中华文化论坛;2009年04期
6 王玉哲;《先秦儒家仁学文化研究》序[J];历史教学;2000年02期
7 蒋重跃;;从变与常看先秦儒家历史理性的觉醒[J];史学史研究;2007年01期
8 周溯源;是谁在主宰社会的治乱兴衰——中国古代政治家、思想家的若干认识[J];史学月刊;2005年12期
9 ;好书超市[J];博览群书;2009年02期
10 杜德栎;《学记》学习原则浅析[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1年04期
11 朱人求;先秦儒家文化哲学研究述评[J];合肥联合大学学报;2002年03期
12 李进;虚实之间:论老子思想的宗教性[J];山东社会科学;2002年06期
13 ;中国史[J];全国新书目;2005年05期
14 张国增;;先秦儒家义利观及其当代意义[J];齐齐哈尔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9年02期
15 刘晓燕;;浅谈先秦儒家与伊斯兰文化的和谐思想[J];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4期
16 周瀚光;先秦儒家与古代数学[J];齐鲁学刊;1986年05期
17 王应常;;论先秦儒家的义利观[J];广西社会科学;1988年02期
18 许亚非;析孔孟荀的义利观[J];四川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6年06期
19 陈爱珠;重义轻利,鉴古启今——先秦儒家义利思想探说[J];兰州商学院学报;1996年03期
20 赵吉惠;读商国君著《先秦儒家仁学文化研究》[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9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萧平汉;;王夫之的史论体系[A];2008年湖南省船山学研讨会船山研究论文集[C];2008年
2 李定文;;试论先秦儒家的忧患意识及其现代转化[A];北京大学海峡两岸第二届公共管理论坛——传统文化与公共管理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9年
3 常宾;;韩善续 性情老人笑对失忆[A];百家谈养生[C];2009年
4 刘芳;;先秦儒家的消费经济思想[A];孔学研究(第十六辑)——云南孔子学术研究会第十六次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9年
5 曹美娜;;论“器”[A];儒学与二十一世纪文化建设:首善文化的价值阐释与世界传播[C];2007年
6 温克勤;;先秦儒家伦理精粹与中华民族精神[A];中国伦理学会会员代表大会暨第12届学术讨论会论文汇编[C];2004年
7 牟颖;;首善之区需首善之思——首善之区文化建设与传统文化[A];儒学与二十一世纪文化建设:首善文化的价值阐释与世界传播[C];2007年
8 吴永贵;;中华书局对我国学术文化发展的贡献[A];中国编辑研究(2004)[C];2004年
9 ;褚斌杰教授主要论著目录[A];先秦两汉文学论集[C];2004年
10 燕国材;;先秦儒家的学习理论[A];中国心理学会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及建会60周年学术会议(全国第四届心理学学术会议)文摘选集(上)[C];198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孙海悦;出版界热议三大焦点话题[N];中国新闻出版报;2008年
2 李岩;中华书局:老树发新芽[N];中国文化报;2007年
3 安作璋;我与中华书局交往的四十年[N];光明日报;2002年
4 记者 曲志红;中华书局坚守品格[N];新华每日电讯;2002年
5 蓝有林;中华书局和台湾联经签署整体合作协议[N];中国图书商报;2006年
6 沈致金(中华书局副总经理);中华书局:先天好也需后天功[N];中国新闻出版报;2006年
7 翁向红 本文作者为中华书局市场部副主任;中华书局“两保证”铸造品牌市场[N];中国新闻出版报;2007年
8 本报记者 李晋悦;中华书局:坚持走大众出版之路[N];中华读书报;2008年
9 本报记者 王林;中华书局突围[N];经济观察报;2007年
10 孙海悦;盗版《于丹<论语>心得》卖到出版社门口[N];中国新闻出版报;200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杰;先秦儒家性情思想研究[D];武汉大学;2003年
2 陈继红;“分”与伦理[D];南京师范大学;2008年
3 王奎光;元代诗法研究[D];复旦大学;2007年
4 晁乐红;中庸与中道[D];湖南师范大学;2008年
5 丁秀菊;先秦儒家修辞研究[D];山东大学;2007年
6 王谋寅;道教与中国传统法律文化[D];中国政法大学;2009年
7 梁振杰;走近原始儒家—战国楚简儒家思想研究[D];河南大学;2007年
8 陈晨捷;论儒家思想对西汉社会风尚的影响[D];山东大学;2009年
9 张丽华;苏门六君子交谊考论[D];浙江大学;2005年
10 郑慧霞;卢仝研究(Ⅱ)[D];华东师范大学;2007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谢王彬;先秦儒家师道研究[D];汕头大学;2010年
2 袁尚伟;先秦儒家“比德”思想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0年
3 汪三汝;先秦儒家德育智慧及其现代启示[D];暨南大学;2011年
4 袁晓晶;先秦儒家对“礼”的精神生命之重建[D];东北师范大学;2010年
5 文之峰;巴别塔的建造[D];中国政法大学;2010年
6 康华茹;先秦儒家“内圣外王”之道的理想设计及其理论困境[D];郑州大学;2010年
7 王晓飞;先秦儒家“仁爱”思想及其价值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11年
8 姚云云;先秦儒家德育思想及其现代意义研究[D];大连理工大学;2004年
9 赵亭华;先秦儒家“和”思想探析[D];郑州大学;2007年
10 刘昀;先秦儒家之礼与犹太律法的比较[D];南京师范大学;2007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