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历史性权利的法律释义

朱聪  
【摘要】:目前,历史性权利问题已经成为国际法理论和国际司法实践中的热点问题,特别涉及到海洋领土主权争端或者海洋划界争端时,历史性权利问题往往是司法实践中必须考虑的问题。但是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海洋法公约》)没有妥善地处理历史性权利问题。尽管《海洋法公约》提到的历史性所有权(historic title)、历史性海湾(historic bay),传统捕鱼权(traditional fishing right)等相关规定中都有涉及历史性权利,但是对于历史性权利的法律内涵以及历史性权利构成要件均未置喙,这并不意味着《海洋法公约》就否认了历史性权利的法律地位。中国虽然是一个海洋大国,但从来不是一个海洋强国,海洋权益长期以来不断遭受周边国家以及其他海洋强国的侵犯。伴随着中国不断地融入国际社会,并且随着全球化的浪潮的迅猛发展,中国越来越意识到海洋权益的重要性。近年来,借鉴国际法院和国际仲裁庭的经典案例,中国政府在维护海洋权益的过程中,顺利地延续了中国海洋历史性权利合法的法律主张。然而,历史性权利本身内涵的模糊性、构成要件的不确定性,加上域外力量的现实性因素的干扰,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海洋历史性权利的全面恢复。但对历史性权利的延续,关系到维护我国海洋权益的问题、关系到保护我国海洋领土主权的问题、关系到捍卫我国国家安全的问题、关系到我国能否成为海洋强国的问题。因此,我国有必要从历史性权利的法律地位、历史性权利的创设、历史性权利的存续三个角度去深入剖析历史性权利,从而为我国维护海洋权益提供一个新的法律视角和法理依据。本文包括四个部分:第一部分着重分析了历史性权利的法律地位。从两个方面来肯定历史性权利的法律地位。一方面是国际司法实践中历史性权利的适用,另一方面是国际司法实践对历史性权利法律地位的巩固。在国际司法实践中,国际法院、国际仲裁庭成功的肯定了历史性权利属于国际习惯法的范畴,从而历史性权利也成为法官在国际司法实践裁判中采用的重要理论依据之一。同时也为后续国际法的发展,特是为1982年《海洋法公约》中有关历史性权利的规定给予了巨大的推动力。但是,即使从国际司法实践的角度来看,国际司法实践中还是没有明确阐释历史性权利的具体内涵,法官在具体案件中也并没有明确指出历史性权利的普遍性涵义。因此,历史性权利依然处于国际习惯法的范畴。这给权利主张国和案件争端的解决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和不便。第二部分重点论述了历史性权利的创设。分别从国际司法实践上历史性权利的创设和国际司法实践对历史性权利创设的阐释两个方面分析了历史性权利有效创设。通过对国际司法实践中典型案例的分析,剖析历史性权利的创设。再从国际司法实践对历史性权利创设的阐释,明确历史性权利的创设与国际法上领土取得方式密不可分,可以说国际法上的领土取得方式就是历史性权利的创设方式。因为一国依照传统领土取得方式取得领土主权后其历史性权利也就有效创设了。同时,确认了历史性权利的创设的法理基础是国际习惯法。第三部分着重阐述了历史性权利的存续。国际司法实践表明,历史性权利的取得往往不是即时完成的,往往还需要一个权利逐渐强化和巩固的过程,最终使得权利能够一直存续。该部分主要从国际司法实践来探讨历史性权利的存续,并且从国际司法实践的角度对历史性权利存续进行阐释。厘清历史性权利存续的条件,同时强调现实性因素对历史性权利的干扰。而从国际法理论和国际司法实践来看,历史性权利的存续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相关国家的承认(包括明示和默示的承认);二是管辖权的行使具有连续性。只有满足这两个条件,历史性权利才能够存续。同时历史性权利的主张国不能忽视现实性因素的干扰作用,否则,其主张的历史性权利将不会得到国际法院、仲裁庭的支持。第四部分是文章的结论与启示。结论主要是依据文章主题的三个部分,首先肯定了历史性权利的法律地位,同时指出其法律内涵的模糊导致历史性权利在国际司法实践中适用的困难。其次强调历史性权利创设必须满足的有效创设的条件。最后从国际条约和国际司法实践角度探讨历史性权利的存续必须满足的要求。对我国海洋权益维护的启示,一是中国要使国际法明确给予历史性权利法律地位,并且率先明确历史性权利的法律内涵和构成要件;二是加强历史性权利存续,重视排除现实性因素的干扰;三是多种途径排除我国海洋权益保护中的现实性因素干扰,维护我国海洋权益。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7条
1 高志宏;;“历史性权利”的文本解读及实践考察[J];学术界;2018年12期
2 王莹;;“他国的态度”在历史性权利构成中的法理分析——兼论我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主张[J];边界与海洋研究;2019年03期
3 胡晓红;;历史性权利的再认识[J];学术界;2018年12期
4 李秋实;;论国际法上的历史性权利及其地位[J];学术问题研究;2016年01期
5 林雨桐;顾郡雯;;国际法主体视角下的历史性权利构成要件[J];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6 罗国强;刘晨虹;;中国历史性权利的定位与出路[J];南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1期
7 王森;;论海洋法上的保持占有原则与历史性权利[J];太平洋学报;2018年03期
8 苏文路;;中国南海历史性权利解析——以中菲南海仲裁案为视角[J];海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8年03期
9 叶兰云;;历史性权利与海洋法[J];国际学术动态;2018年05期
10 张磊;;论南海仲裁中历史性权利的管辖权与兼容性[J];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16年03期
11 傅崐成;崔浩然;;南海U形线的法律性质与历史性权利的内涵[J];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04期
12 王小军;;南海仲裁裁决之法律谬误分析——历史性权利与岩礁认定[J];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年02期
13 刘晨虹;;驳“历史性权利属一般海洋法规则之例外”说[J];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1期
14 何志鹏;王艺曌;;对历史性权利与海洋航行自由的国际法反思[J];边界与海洋研究;2018年05期
15 李永;张丽娜;;论历史性权利法律基础的二重性[J];河北法学;2018年02期
16 郭万明;;我国海、岛权利归属争议解决原则适用优劣顺位分析[J];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06期
17 李靓;;直线基线的划法及其对加拿大西北航道的历史性权利主张的影响[J];知识经济;2015年07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郭渊;XIE Hongyue;;论海洋法中的“历史性权利”[A];中国海洋法学评论(2008年卷第1期 总第7期)[C];2014年
2 郁志荣;;全力反击“菲南海仲裁案”终审裁决弥补庭审缺席遗憾[A];公共外交季刊(2016年第2期 夏季号)[C];201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田辽;南海争端的相关法律问题研究[D];武汉大学;2013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闫子伟;论南海断续线内历史性权利的法律属性[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19年
2 陈佳;论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中海域划界问题[D];华东政法大学;2017年
3 魏正才;论中国在南海享有的历史性权利[D];湖南师范大学;2018年
4 张明琪;论我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D];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18年
5 亓双玲;中国南海九段线历史性权利研究[D];曲阜师范大学;2018年
6 吴天琳;国际海洋法中的历史性权利研究[D];辽宁大学;2017年
7 陈二权;论中国在南海海域的历史性权利[D];中国青年政治学院;2017年
8 朱聪;历史性权利的法律释义[D];华中师范大学;2015年
9 廖美玲;历史性权利及其在南海争端中的适用研究[D];外交学院;2016年
10 冯芳芳;《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适用强制程序任择性例外研究[D];海南大学;201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中国南海研究院 刘延华;中国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的重要证据[N];中国海洋报;2017年
2 本报记者 胡泽曦 张梦旭;历史性权利理应优先考虑[N];人民日报;2016年
3 王军敏;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N];学习时报;2016年
4 华东政法大学国际航运法律学院 郑志华;中国南海历史性权利主张于法有据[N];法制日报;2014年
5 钟声;中国在南海断续线内的历史性权利不容妄议和否定[N];人民日报;2016年
6 记者 丁子 张志文 俞懿春 赵成;无可辩驳的历史性权利[N];人民日报;2016年
7 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主任 郑海麟;南海仲裁是对“九段线”和历史性权利的严重歪曲[N];中国海洋报;2016年
8 本报记者 余晓葵;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不容否定[N];光明日报;2016年
9 主持人 南方日报记者 祁雷 策划统筹 梅志清 洪奕宜;我国在南海历史性权利受《公约》尊重[N];南方日报;2016年
10 巩秋仁 柴立丹;逻辑荒唐 谬误百出[N];解放军报;2016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