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华中师范大学》 2016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爱伦·坡在中国现代的传播与接受

潘蕾  
【摘要】:文坛“另类”作家爱伦·坡于上世纪初进入中国读者的视野,他作品的传播和影响力的展开经历了一些起伏变化。在二三十年代,其不同类型的小说和诗歌得到了较多的关注,部分作品被反复的重译和介绍。尤其是他的短篇小说中的哥特风格和心理描写成为了被借鉴的对象。除此之外,许多杂志均对爱伦·坡本人的经历和文学观点有所介绍,部分文人围绕其诗歌创作理论和诗歌形式进行了热烈地探讨,对中国新诗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随着译介活动的开展,大众对爱伦·坡的了解日趋全面。但是到了四十年代,主流文学关注的方向发生了变化,爱伦·坡也渐渐退出了大众视野。尽管还有少量的经典作品被译介并出版,译本的形式和语言也相对更加成熟,但爱伦·坡其人和作品的影响已大不如前。本文试图理清爱伦·坡在中国现代文学阶段的传播路线,其作品产生的相应影响,以及这种传播和影响背后体现出的现代文人的审美和政治诉求。本文分有四章,包括绪论和结语,总共六个部分。在绪论里,笔者较为详尽地介绍了爱伦·坡在世界和在中国的传播和影响,以及国内外对其人和作品的研究现状。在西方文学批评界,爱伦·坡的思想和作品价值直到20世纪初才普遍地被认可。对他的研究经历了从批判到肯定,从感性到理性,研究方法从文本到文化,研究领域从单一到多元的变化过程。在这个部分,笔者提及了法国和俄罗斯的象征主义对爱伦·坡的接受和继承。爱伦·坡的影响力也部分地通过这些流派的介绍和发展辐射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更大的范围。接下来,笔者分别介绍了爱伦·坡在中国现代文学和当代两个阶段的译介和研究情况。相比而言,中国现代文学阶段对爱伦·坡的介绍活动较为局限,可视为其传播的初期阶段。到了当代,尤其是在新世纪,随着大量出版物的问世和受西方爱伦·坡多元化研究的影响,中国的爱伦·坡研究呈现出了丰富的局面,但也存在着研究方向和研究重心不平衡的问题,尤其是爱伦·坡与中国现代文学阶段的作家作品的相关比较研究并不多,仍存在着较大的研究空间。笔者试图通过对现代文学阶段爱伦·坡的传播和产生影响的分析来从整体上把握中国现代文人的审美立场及其他们文学选择的个人和历史原因,以适当地填补当下研究的空白。本文的第一章,笔者首先从版本学的角度切入,比较了爱伦·坡在中国现代文学阶段被反复译介的三篇重要的短篇小说和两篇经典诗歌的译本。通过对三篇短篇小说(《金甲虫》、《泄密的心》和《红死魔的面具》)不同时期多个译本的细读和横纵向的比较,笔者发现现代文学阶段译者对爱伦·坡的兴趣是逐渐由通俗类侦探小说转向思想内涵更深刻的心理和哥特小说的。而对同一篇小说的译介基本上都经历了从语言上文言到白话,内容也不断完善的过程。这种完善不仅体现在技术层面的翻译技巧上,更体现在翻译时表现出的艺术审美上。而《安娜贝·李》和《乌鸦》两首诗歌译文的比较也凸显了当时中国新诗发展的历程:从文言到白话,从形式和内容混搭到整体和谐的过程。这种变化映射出中国现代诗人对西方诗歌的审美趣味和对现代新诗发展的态度。二三十年代是爱伦·坡在中国现代文学阶段被译介的高峰时期,根据当时的社会和文学现状,笔者将爱伦·坡和中国作家作品的关系大致从时间上划分了两个阶段:“五四运动”前后和三十年代前后。本文的第二章和第三章分别从这两个时间段较为详细地分析了不同的作家和流派与爱伦·坡的渊源。第二章主要阐述了在“五四运动”前后相对活跃的文人和流派与爱伦·坡的关系。笔者选取了与爱伦·坡有着直接联系的侦探小说代表人物程小青、鲁迅和周作人,以及浅草-沉钟社为对象进行了比较和分析。他们代表了比前人更勇于突破传统的五四文艺知识分子群体,因为获得了更多人生可能和相对自由的氛围而开始疏离传统的文学规制与群体,寻求自我实现的道路。这使得他们从审美趣味上与极富个性且关注内心的爱伦·坡更加契合。这也是爱伦·坡的作品在这个时期被大量介绍的原因之一,他也因此在创作技巧和艺术风格等方面影响了这一时期的文学创作,尤其是小说的创作。程小青对爱伦·坡侦探小说模式的模仿从形式上促进中国的此类通俗小说的发展;他借鉴爱伦·坡对英雄式主角的塑造也包含了他个人对民族、社会和自我的理想与想像。周氏兄弟二人中,如果说周作人对爱伦·坡的译介是出于个人的文学审美情趣,那么鲁迅对爱伦·坡的理解则超越了感性而更加深刻。将鲁迅早期的《狂人日记》和“五四”后期的《死后》与爱伦·坡作品作一比较,可以看出鲁迅对现实在不同层面的强烈批判。从与爱伦·坡创作手段的相似,创作风格的一致到同样另类而精准的内心刻画,从狂人充满激情的呼吁与反抗到死人极尽讽刺与挖苦而体现的内心悲凉,鲁迅将启蒙与审美两种现代性糅合到了自己的创作中。浅草-沉钟社则更多的从个人信仰与自我价值的角度接纳了爱伦·坡。他们在追寻理想的同时感受到的迷茫、空虚与烦恼在爱伦·坡及其追随者们提供的艺术空间里找到了一些感性的抚慰和对自我的肯定。二十年代中后期到抗战爆发,越来越多的作家开始投身于现实主义文学的创作,但仍然有一部分作家和诗人没有选择随大流,而是守在“纯艺术”的领域,坚持文学的自律。第三章中,笔者将爱伦·坡及其追随者与施蛰存和新感觉派、早期象征主义诗派和现代诗派进行了比较。这些派别与爱伦·坡或直接或间接的关联能一定程度地解释为何他们不在当时主流的现实主义文学之列,却依然获得了一定的发展空间。施蛰存与新感觉派以小说创作为主,他们在感受到革命的暴力之后开始脱离理想与过度感性,变得理智而犀利。他们抓住了爱伦·坡以降的作家作品中的现代因素,作品用唯美的风格,大胆的以性爱为主题,以非理性和超自然的情节模式来批判都市现实对人心的异化,同时表达出对普罗的现实主义文学的抵触。早期象征主义和现代诗派则更多地从审美的立场借鉴了“为作诗而作诗”的爱伦·坡的诗歌理论。他们吸收了法国象征主义的诗学观和创作手段,重新定义了“诗情”和“诗意”,主张用画面、音乐和想象等手段含蓄地表达诗情,强调诗歌“暗示”的美,反对过度散文化的白话诗歌。早期象征主义的诗歌因为照搬法国象征主义模式而显得艰涩难懂,现代派诗歌则更好的融合了西方的创作手法和中国的传统意境,在新诗创作和诗歌本体建设上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这些具有现代特色的诗歌派别抓住了爱伦·坡思想和作品中的现代审美因素并加以运用,也体现了对其自身的审美反思与救赎。论文的最后一章从审美现代性的角度来解释爱伦·坡在中国现代文学阶段得以传播和产生影响的主客观原因,爱伦·坡被接受的状况变化反映出了中国审美现代性的发展曲线。笔者首先分析了爱伦·坡的文学和文论作品中所体现的审美现代性特征和这些特征产生的现实背景。接着,通过介绍中国近代萌芽的个性化审美思想,以及西方康德、叔本华、尼采等人的哲学思想的影响,分析了在中西哲学思想综合作用下中国的审美现代性得以发生的历史和现实条件。笔者借用了周宪对审美现代性四个层面的划分,分析了爱伦·坡及其作品在中国现代文学传播过程中,艺术审美所起到的线索作用和价值意义。尽管现代文学中的审美现代性并非只是体现在对爱伦·坡的接受上,但是对爱伦·坡的接受与其审美现代性特征密不可分,其根源来自于人类对自然、感性体验、精神自由和自我价值实现等普遍人性的认可,和对传统、理性、科学和秩序等所有约束性和规定性的抵抗和反拨。最后,笔者认为中国现代作家对爱伦·坡的扬弃从根本上说是同审美现代性在中国的发展密切关联的。受到了爱伦·坡影响的作家们在参与现代文学的过程中将他们的审美经验融入到了现代文学的建构中,滋养了审美现代性在中国的发展,成为汇入中国现代文学大潮中的一支涓涓细流。
【学位授予单位】:华中师范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6
【分类号】:I106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