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华中师范大学》 2016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农转非”群体参与村庄治理研究

王前  
【摘要】:在中国户籍管理制度中,“农转非”意指公民的户籍管理类别由农村户籍转为城镇户籍。“农转非”群体则是指实现了从农业户籍到非农户籍转换的人群。“农转非”群体作为“摆脱了农民身份”的人群,他们与迁出地村庄间仍存在千丝万缕的关联。探讨“农转非”群体与村庄的关系和理解他们参与村庄治理的行动逻辑是本文的研究主题。以湘中胜村为个案,本文回顾了建国以来“胜村人”实现“农转非”的历史,分析了胜村“农转非”群体在“摆脱农民身份”后与村庄存在的各种关联,并描述和分析了胜村“农转非”群体参与村庄筑路修桥、举办村庄春节联欢会、成立爱心互助会和保护村庄古桥等的行动实践。通过对胜村个案的研究,本文认为理解“农转非”群体参与村庄治理这一社会现象,需要把握该群体的特殊身份和城乡关系的变迁。“农转非”群体的特殊身份是理解他们参与村庄治理的关键因素。“农转非”群体尽管通过升学、参军转业、招工、购房落户等方式摆脱了农民身份,进而失去了村庄的“法律性村民身份”,但是,他们仍然具有“文化性村民身份”。所谓“文化性村民身份”是指,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农转非”群体尽管户口不再在村庄,从而不再具备“法律性村民身份”,但是在他们自己和村民的文化认同中,他们仍然属于村庄的人,只不过是村庄的“在外工作人员”。“文化性村民身份”的身份认同,赋予了“农转非”群体参与村庄治理的基础性文化动力。“农转非”群体参与村庄治理现象,还必须置于城乡关系结构及其变迁的宏观社会背景之下来理解和把握。一方面,对于大部分居住在城镇的“农转非”人员而言,尤其是对于那些在村庄有长期生活经历并且年岁已大的“40后”、“50后”和“60后”“农转非”人员而言,村庄是他们人生价值的重要归宿,参与村庄治理是他们寻找和展示自己人生价值的一种选择。另一方面,随着城乡关系进入“城市反哺乡村”阶段,“项目下乡”为“农转非”群体从村庄获取物质利益提供了空间。故而,“农转非”群体参与村庄治理不仅有基础性文化动力,还有物质利益动力。城镇化和市场化促使大量农村青壮年劳动力流向城镇,中国农村出现了“空心化”和“留守化”的治理困境。“农转非”群体参与村庄治理有利于丰富村庄治理资金来源、弥补因村庄青壮年劳动力流失造成的治理主体缺乏、提升村庄认同的再生产能力和丰富村庄公共产品供给。因此,引导和鼓励“农转非”群体参与村庄治理不失为缓解甚至破解农村“空心化”治理困境的一种应对之策。
【学位授予单位】:华中师范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6
【分类号】:D422.6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