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悲剧性的喜剧与喜剧性的悲剧

吕俊  
【摘要】: 《堂吉诃德》和《阿Q正传》作为世界文学史上的两部伟大的作品,从它们诞生之日起,研究者们对它们的关注与兴趣就从未停止过、减弱过。虽然它们产生的时代不同、国别不同,创作的作家也不同,但是,它们却在小说人物、结构、创作手法、艺术风格等诸多方面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就人物而言,主人公堂吉诃德和阿Q虽然彼此面对现实、面对生活的态度不同,但他们却都成为了“精神胜利法”的代名词;就结构而言,两部小说虽然都是描写堂吉诃德和阿Q一生的经历,但是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它们一个是线性结构,一个则是圆形结构;就作品的创作手法而言,《堂吉诃德》在创作上走的是夸张的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的道路,而《阿Q正传》在创作上运用的则是如实的描写和夸张的表现相结合的严峻的现实主义;就作品的艺术风格而言,《堂吉诃德》和《阿Q正传》都是以幽默、讽刺为主,或寓幽默于讽刺,或寓讽刺于幽默。 不仅如此,这两部小说还具有丰富的社会意义和美学内涵。首先,从作品的社会意义来看,在《堂吉诃德》中,塞万提斯用他的笔向我们展现了16、17世纪西班牙五光十色、丰富多彩的社会风貌,展现了西班牙人民坚贞不屈的性格和爱国主义精神,更以其幽默、诙谐的笔调、生动的语言,讽刺、批判了当时西班牙社会的阴暗面,尽管堂吉诃德的“理想”有些荒唐、不切实际,但从另一角度而言,它正是文艺复兴时期人们新的时代要求的体现。而在《阿Q正传》中,鲁迅则为我们展现了20世纪初旧中国农村贫困、落后的生活现状以及人们悲苦的命运,展现了当时中国农村复杂的社会矛盾和阶级关系,更借阿Q的“精神胜利法”对国民的劣根性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因此,不论是《堂吉诃德》,还是《阿Q正传》,它们都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堂吉诃德对理想的坚定与执着,实际上就是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对真理的信仰与追求的体现;而阿Q性格中的“精神胜利法”,也正是“国民劣根性”的典型体现,鲁迅对阿Q的批判,实际上也就是对全社会的国民性的批判。其次,从美学角度来看,两部作品都是既包含悲剧因素,又包含喜剧因素,且二者相互融合、相互渗透。这不仅使小说的人 八硕士学住论文 WWegn NnSTER’S TI iSIS 物更加丰满、生动,而且使小说的结构更精巧、内容更深刻。我们从其“含泪 的微笑”中,感受到的也不再只是艺术上的偷悦,而是对其所蕴涵的深刻哲理 和诗意的更深体会和认识。 由此可见,堂吉河德》和《阿Q正传》两部小说不仅各具特色,而且互相 二 影响,同中异律,异中同趣。因此,本文将从人物、结构、创作手法、艺术风 格等几大方面,对两部作品进行系统的比较研究,以便从更深层次上探讨它们 的同中之异和异中之同。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袁俊华,焦亚东;论阿Q悲剧的喜剧性[J];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03期
2 江彦懿;;《堂吉诃德》与《阿Q正传》:跨越三百年的对话[J];青春岁月;2015年01期
3 辛冠军;阿Q典型性的社会意义[J];西安教育学院学报;2001年02期
4 苏金良;;有无之间——阿Q形象的哲学思考[J];北京教育学院学报;2010年05期
5 贾学哲;李光毅;;浅析阿Q的精神胜利法[J];祖国;2018年01期
6 王泊予;;《堂吉诃德》与《阿Q正传》的比较分析[J];中国文艺家;2018年09期
7 谢泸;谈阿Q的潜意识[J];四川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03期
8 张宗敏;;荒唐疯癫的精神胜利者——读《堂吉诃德》与《阿Q正传》[J];大众文艺;2017年14期
9 斯力;;《堂吉诃德》[J];世界文学;1995年01期
10 王晗;;《堂吉诃德》的狂欢化特点分析[J];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08期
11 张悦群;;一个“幽默大师”的滑稽人生——《堂吉诃德》导读[J];语文教学通讯;2006年03期
12 王晓玉;;理想与现实的冲突:试读《堂吉诃德》[J];语文学刊;2012年05期
13 钱士斌;;谈《堂吉诃德》的教学[J];江苏教育;1980年10期
14 伊利亚·特罗费莫维奇·博格杰斯科;;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插图[J];世界文学;2017年02期
15 张思辰;;对《堂吉诃德》文学价值系统的另一种探寻——《堂吉诃德》在文学史定位问题[J];才智;2016年10期
16 陈凯先;;冒牌的《堂吉诃德》的作者新说[J];世界文学;1990年01期
17 程载国;;长篇外国文学名著的阅读教学尝试——以《堂吉诃德》为例[J];语文知识;2016年15期
18 杨洪敏;;《堂吉诃德》的二元性叙事特征分析[J];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5年11期
19 张悦;;从多重讽刺视角看《堂吉诃德》的人文意蕴[J];牡丹;2018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8条
1 陈众议;;《堂吉诃德》在中国[A];北京论坛(2004)文明的和谐与共同繁荣:“多元文学文化的对话与共生”外国文学分论坛论文或摘要集[C];2004年
2 李嫩嫩;;与文学经典对话——《堂吉诃德》教学案例[A];信息技术的科学应用与教学方式的改革成果集(语文)[C];2010年
3 陈德良;;浅析阿Q形象[A];中华教育理论与实践科研论文成果选编(第3卷)[C];2010年
4 新灿;;《西游记》与《堂吉诃德》[A];第二届全国《西游记》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1999年
5 陈永梅;;读《反思教育习惯》有感[A];中华教育理论与实践科研论文成果选编第4卷[C];2010年
6 陈永梅;;读《反思教育习惯》有感[A];中华教育理论与实践科研论文成果选编(第4卷)[C];2010年
7 陈开鸣;;喜剧与“黑炮”的喜剧性[A];2008乌蒙论坛论文集(三)[C];2008年
8 修倜;;“戏仿”的喜剧性动因与创造性建构——以中国当代影视喜剧为例[A];中国与世界影视文化多样性的现实与前景——中国高等院校影视学会第十一届年会暨第4届中国影视高层论坛论文集[C];200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石锋;喜剧:以超越走向自由[D];辽宁大学;2013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吕俊;悲剧性的喜剧与喜剧性的悲剧[D];华中师范大学;2002年
2 邹键;《堂吉诃德》与《阿Q正传》比较研究[D];吉林大学;2013年
3 吴曼思;理查·施特劳斯交响诗《堂吉诃德》艺术特征之初探[D];福建师范大学;2013年
4 吴飞;口语文化转型中的《堂吉诃德》互文性研究[D];西南大学;2017年
5 陈玲芬;疯癫中的生命真意[D];安徽大学;2006年
6 丁卓;堂吉诃德形象的多重解读[D];东北师范大学;2008年
7 黄晓夏;中国学术视野下的西班牙文学[D];华东师范大学;2012年
8 梁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堂吉诃德[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2年
9 田申;比较《唐吉诃德》不同汉译本论翻译之信、达、雅[D];吉林大学;2012年
10 麦思克;“迂狂文士”与“疯癫骑士”[D];西南大学;2012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泽宇;《堂吉诃德》:它越是令人发笑,则越使人感到难过[N];文艺报;2019年
2 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蔡潇洁;文学经典的现代审美接受[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
3 主持 采写 舒晋瑜;董燕生:再说说《堂吉诃德》、“反面教材”和“胸口长毛”[N];中华读书报;2017年
4 本报记者 王臻青;法国名导为辽芭排演古典双人舞[N];辽宁日报;2017年
5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 中国外国文学学会会长 陈众议;《堂吉诃德》,一个时代的“精神画饼”[N];解放日报;2016年
6 本报记者 王晓真;《堂吉诃德》何以不朽[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
7 本报驻西班牙记者 丁大伟;《堂吉诃德》东方版回故里[N];人民日报;2011年
8 本报驻西班牙特约记者 庄丽肖;西班牙上演中国版《堂吉诃德》[N];中国文化报;2011年
9 陈众议;《堂吉诃德》四百年[N];人民日报;2005年
10 赵德明(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奇想联翩的《堂吉诃德》[N];中国图书商报;2001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