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道教南传及其影响

王丽英  
【摘要】:“道教南传”是指在岭北(以五岭为界)创立的道教向岭南的传播。本文讨论的道教南传,主要以早期道教,即汉魏六朝时期道教的南传为基础,清理道教南传的简单脉络和基本轮廓,并在此基础上,探求其特点和影响。 汉晋之际,道教开始南传,有其主、客观因素。 从主观因素看,是道教自身发展的需要。道教作为宗教,与其他宗教一样,需要通过传播交往,吸引罗致信徒,扩大势力范围。 从客观因素看,是岭南与道教有着不解之缘,这个缘表现有:一是地缘,岭南有适宜道教生长的地理环境。岭南集天下山川之秀异和物产之瑰奇于一身,这不仅为道教“成仙”教旨提供理想家园,而且还为道教“炼服”道术提供实践场所,岭南成为道教传承的一块乐土和沃土。二是亲缘,岭南有契合道教生长的人文环境。古代岭南政治气候宽松,社会秩序安定,成为道教传承的一块净土。尤其是岭南民俗风情古朴,如崇尚巫觋,崇拜图腾,信仰神仙,崇山乐道,与道教的成仙教旨和斋醮科仪有着相通之处,可谓“同源共感”,“同类相生”,岭南成为道教传承的一块基地。三是人缘,岭南很早就与有道教先声之称的楚、蜀和吴三地有来往。这不仅由于四地位置相邻,交通便利,而且还由于四地族属相同,习俗相近,因而往来不断,其中有政治势力的扩张,有商人的贸易活动,也有民间的你来我往,造成大量人口流动,多种人员以及多种形式的交往,成为道教南传的途径。正是各种因缘际会,促成道教的南传。 随着汉末移民浪潮的到来,开始了早期道教南传的历程。这一历程,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汉晋时期为初传阶段。汉末开始,不少崇尚道教之人,他们有的是普通信徒,有的是“天帝使者”,也有的是入粤仕宦,纷纷南下播道,开启道教南传之门。及至两晋之际,两位道教大师鲍靓和葛洪在岭南不期而遇,共商教理道术,创建岭南道教圣地——广州越冈院和罗浮冲虚观,道教真正传入了岭南。 晋末南朝间为衍播阶段。不少世奉五斗米道的家族如葛氏、孙氏、陶氏在岭南形成一个个道团,积极从事播道活动,道教在岭南得到进一步推广,行道的人员多了,既有本土道徒,也有外来道士,既有州郡长官,也有平民百姓;崇道的地区广了,从广东的腹心地到周边地带,及至广西俚僚聚居地都有道教活动,道教在岭南广为传播。 道教在南传衍播中,与岭南文化结合,呈现出鲜明的岭南地方特色,其特征主要有:一为与儒学和佛教相兼容,既吸纳儒学忠孝伦理思想,又接受佛教因果报应内容,兼收并蓄;二为崇尚自由的仙风,罗浮山以其挺拔的气势赋予了罗浮道士“轻世傲俗”的气质,他们往往以逍遥自在的山水仙示人,表现出一种逃逸于世俗社会之外的自由精神,这种精神潜化到岭南民风 馨 博士学位论文 DOCTORALDISSERT/订ION 习俗之中;三为具有地域性,无论是信仰或是道乐都表现出鲜明的地方特征,如与地方神接近, 在神谱上突出北帝、南海神的尊神地位,又如使用岭南方言和曲调,咏唱赞颂褐和步虚词,使 道教音乐走向地方化和通俗化:四为具有延续性,以鲍靓为代表的符篆派和以葛洪为代表的丹 鼎派在岭南都有流播,其中尤以丹鼎派更为流行,葛洪之后,代代相传。南朝有以黄野人为首 的葛洪道团,隋朝有苏元朗,唐朝有轩辕集,五代有黄步松,宋元时期有“南宗四祖”陈楠和 “南宗五祖”白玉蟾,明清时期盛行正一道,主张内炼丹气和外用符篆相结合,丹鼎派和符篆 派走向合流。清初,全真道龙门派第十一代玄裔曾一贯南下,罗浮道教从此有了龙门派,此后 道脉不断。 道教在南传发展中,还产生一种“互化”效应,一方面是道教受岭南文化的影响,出现“南 化”现象,如道教等级的弱化,岭南巫祝文化甚至为道教斋蘸科仪提供了效法雏形。另一方面 是岭南文化也受道教文化的影响,呈现出“道化”品格,如岭南信仰富有道情、岭南民俗蕴涵 道味、岭南文学艺术饱含道韵,道教玄妙的义理为岭南文化的丰姿多彩增添了哲理。 总之,道教南传,无论是对道教,或是对岭南而言,意义都是重大的,影响也是深远的。 关键词:道教南传互化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刚;;试论孙吴至东晋的江南家族道教[J];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2 隋玉宝;;以人为本 谈谈坚持道教中国化方向的三个发展目标[J];中国道教;2018年06期
3 甄跃达;;湖北道教研究的新进展——读刘固盛教授等著《湖北道教史》[J];宗教学研究;2019年01期
4 王玲霞;;道教在朝鲜的传播与演变 李能和著《朝鲜道教史》述要[J];中国道教;2019年02期
5 赵建永;;探寻中国道教发展历史 评《早期道教史》[J];中国宗教;2017年11期
6 王晚霞;;韩日道教研究的新进展——评孙亦平教授新著《道教在韩国》《道教在日本》[J];宗教学研究;2017年04期
7 高万桑;;中国近代道教史研究展望[J];社会科学研究;2018年02期
8 王东杰;;近代道教之污名及其净化[J];学术月刊;2018年04期
9 林国妮;;唐宋道教史学编纂思想探析[J];兰台世界;2016年04期
10 邓国均;;东南道教研究的新收获——《浙江道教史》读后[J];宗教学研究;2016年02期
11 华婷婷;韩松涛;;诸家评说《浙江道教史》[J];商丘师范学院学报;2016年08期
12 于国庆;亓尹;;道家与道教的综合扩展研究著作提要五种[J];老子学刊;2017年02期
13 賀晏然;;近二十年來歐美“道教與文學”研究綜述[J];古典文献研究;2016年02期
14 ;態度與方法——道教研究的反思與展望[J];全真道研究;2017年00期
15 山田俊;;日本道教研究的最新动态[J];宗教研究;2008年00期
16 段玉明;;范長生與譙定合論[J];宋代文化研究;2016年00期
17 ;道生万物:楚地道教文物展[J];广东第二课堂(下半月中学生阅读);2017年05期
18 ;《老子学刊》稿约[J];老子学刊;2017年01期
19 袁今雅;;“道家与道教概论”著作提要(选)[J];老子学刊;2017年01期
20 王永康;;略论民国时期道教发展状况——兼论主政者的信仰偏好对宗教政策的影响[J];老子学刊;2017年01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丽英;道教南传及其影响[D];华中师范大学;2004年
2 吕有云;道教政治管理之道研究[D];四川大学;2004年
3 伍成泉;汉末魏晋南北朝道教戒律规范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05年
4 胡昌升;道教治世思想研究[D];山东大学;2003年
5 容志毅;南北朝道教炼丹与化学研究[D];山东大学;2005年
6 蔡林波;内在化:中古道教丹术转型的文化阐释[D];山东大学;2005年
7 林西朗;唐代道教管理制度研究[D];四川大学;2005年
8 陈昭吟;早期道经诸天结构研究[D];山东大学;2006年
9 刘绍云;道教戒律与传统社会秩序研究[D];山东大学;2006年
10 赵芃;道教自然观研究[D];四川大学;2006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罗张悦;宋代女冠诗词与道教关系研究[D];云南民族大学;2019年
2 于英宏;馬臻及其詩歌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9年
3 王杰;从仙传到仙侠—当代道教小说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9年
4 张维彪;甘肃平凉泾河流域道教神话研究[D];云南大学;2017年
5 魏娜;明清时期齐云山道教地理研究[D];安徽大学;2019年
6 刘祁;七世纪上半叶唐朝、高句丽、日本的道教交流[D];延边大学;2018年
7 李帮;唐代道教与上层社会[D];华中师范大学;2016年
8 孙苗苗;道教重母思想及其女性伦理观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18年
9 曾畅;道教宇宙观的图形化对道教建筑与景观的影响[D];河北工业大学;2016年
10 杨乔君;道教对日本文化的影响[D];天津科技大学;2017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何安平;道教史研究如何入门[N];中华读书报;2018年
2 樊光春;西北道教与“一带一路”的历史担当[N];中国民族报;2018年
3 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 盖建民 刘雪涛;科学化浪潮下如何进行道教教义的新诠释与新建构[N];中国民族报;2018年
4 熊锐;道教在湖北[N];中华读书报;2018年
5 萧易;中国道教造像的绝巅[N];成都日报;2017年
6 青岛大学 张义生;中华传统历史文化名山——崂山[N];青岛日报;2017年
7 左金众;民间道教斋醮文化及其现代社会价值[N];中国民族报;2017年
8 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中华道藏》主编 张继禹;《中华道藏》盛世大典[N];人民政协报;2003年
9 本报记者 吴艳;佛教道教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中可以有所作为[N];中国民族报;2019年
10 北京大学哲学系 王宗昱;从文献学向史学的转变:塑造新的道教史形象[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