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华中师范大学》 2007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南京国民政府后期上海市商会研究(1945~1949)

李勇军  
【摘要】: 近代中国商会是因应时代变革的产物。从1902年上海成立商业会议公所起,至1949年新政权工商联对商会的接收,近代中国商会历时近半个世纪,跨越了晚清、北洋和国民党南京政府三个时期。商会的产生、发展和演变,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艰难历程。 既有的商会史研究主要集中于晚清民初,国民党南京政府的前十年(1927~1937)成果相对较少,1937年以后的商会史研究基本处于拓荒状态。有鉴于此,本文以档案和报刊资料为研究基础,试图揭开南京国民政府后期中国第一商会——上海市商会的神秘面纱。文章截取1945~1949年上海市商会命运的最后五年为研究对象。在宏观视野上,将其置于抗战胜利后中国转折时期的历史场景,力图在国共内战的大环境中观照商会的运作机制与相关活动。在微观视角上,本文尝试突破以往商会史研究重组织而轻个人的倾向,在勾勒粗线条框架的同时,尽量将笔触透过团体组织而贴近那些活跃在背后的人物及复杂的人事关系,探讨他们如何利用地方性的各种资源包括商人组织在社会中调适生存。 抗战胜利后,鉴于上海重要的经济地位,国民党立即派员对汪伪商会进行接收,并在较短的时间整合资源重建上海市商会。国民党政权一直试图通过商民运动的方式控制民间商人社团,这次接收更提供了一个“洗牌”的良机,可以名正言顺地通过整合改组商人组织而贯彻党的控制意图。党渗透和控制商会的手法主要是发动和支持“党员商人”或靠拢国民党的商人当选商会理监事,并通过商民运动左右工商同业公会的动向。然而,不能因为国民党对商会的渗透和控制就简单地否定了商会的民间性,在党性与自身经济利益的考量上,商会中这些“党员商人”等核心人物的权重仍放在了自身及地方经济利益方面。这反映在南京政府后期严重的社会经济危机中,商会对南京政府竭泽而渔的苛捐杂税已不再配合,并不但抨击政府经济政策的失误。商会的民间性及其商人立场并未因党的控制而改变,相反,商人精英通过加入国民党的方式,利用党的组织资源进行干预国家政策的广泛活动。 在四十年代后期的动荡时局下,上海市商会无论在经济、政治还是社会领域都表现得异乎寻常的活跃。在经济方面,作为介于国家和市场主体之间的中间经济组织,商会在宣导国家经济政策和工商法令、维护民间商人的经济利益、稳定市场秩序和协调劳资纠纷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政治方面,早在重庆谈判和政协会议期间,上海市商会即以民间社团的立场呼吁国共双方和平建国。内战爆发后,随着国共势力出现此消彼长的变化,上海市商会的政治立场也数度游移,体现了商人“知时善变”的特性。在地方政局中,市商会通过民意机构参议会来影响政府施政;在中央政治中,市商会通过发动全国商界乃至职业界争取国大代表及立法委员的名额,实现商人的参政议政。在社会事业方面,后期的上海市商会同样表现了不甘堕落的雄心,在战争的废墟上恢复商品陈列所、举办国货展览、重建商业职业学校和补习夜校、复员社会童子军团和创办绿营联谊社等。上海市商会对现代报刊和新闻传媒的作用也相当注意,以《商报》为喉舌,扩大了自身的舆论影响力。然而,由于内战的时局及国统区严重的社会经济危机,上海市商会虽然在经济、政治和社会领域进行了广泛的活动,其绩效却只能是有限的。 此一时期,随着独立工业团体的兴起和“经济工业化”口号的提出,南京国民政府颁布了《工业会法》,在全国各省市成立与商会具有同等法律地位的“工业会”。工业会成立后,将原属于商会的工业同业公会及机器动力工厂会员纳入旗下,形成“工”与“商”的分野,结束了近代中国商会长期工商不分的一统局面。由于工业会是由商会分化而出,这势必削弱商会的组织力量,使商会的地位更加江河日下。工业会与商会既是工商合作的关系,又有着不可避免的竞争,二者之间关系微妙。但单就上海市的个案来看,工商“分流”并不彻底。由于工业会与商会在人事上的互融互渗,两会在危急的关头又往往立场一致,共同行动。 国共政权交替之际,围绕着如何应对新的环境,上海工商资本家阶级发生了分化。一部分工商界人士撤往香港,观望事态的发展;一部分则继续留在上海,准备与新政权合作。中共此时加强了对民主人士和工商资本家阶级的统战工作,并宣传新政权将实行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新民主主义经济政策,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允许私营经济的存在。共产党军队占领上海后,商会与工业会组成临时工作联合小组,配合新政权恢复经济秩序。商会、工业会最终为工商联取代,是共产党政权经济政策的直接结果。新成立的工商联把统战性放在了首位,是党和国家对私营工商业者进行统战工作的重要环节,其民间性的特点已退居其次。
【学位授予单位】: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5条
1 许冠亭;;20世纪30年代上海市商会的慈善救济活动[J];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04期
2 孙玉芹;陈海英;;上海市商会社会童子军团研究[J];武汉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2期
3 ;2010上海民营企业100强排行榜[J];上海企业;2010年09期
4 李勇军;;解放初中共对上海市商会、工业会的接收[J];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0年06期
5 胡茂元;;宣传优秀民企发展经验为民企加快发展创造更大空间[J];上海企业;2011年09期
6 于彤;抗战时期中国工业损失状况部分统计[J];历史档案;1990年02期
7 金瑜;王瑞璞;梁信军;郑永刚;郑荣德;张琪;吴晓春;;上海市企业联合会、上海市企业家协会、上海市商会、上海市经济团体联合会联合主办 “新机遇、新发展”高峰对话综述[J];上海企业;2010年09期
8 郑成林;1927—1936年国民政府与商会关系述论[J];近代史研究;2003年03期
9 ;汉口市商会通电全国各商会誓为抗敌将士后援[J];武汉文史资料;1998年03期
10 郑成林;“九·一八”事变后上海市商会的民主抗日动向——兼谈商会与国民政府之关系[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1999年04期
11 ;2010上海民营企业百强榜发布[J];纺织装饰科技;2010年04期
12 徐鼎新;关于近代上海商会兴衰的几点思考[J];上海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1999年01期
13 魏文享;;商人团体与抗战时期国统区的经济统制[J];中国经济史研究;2006年01期
14 王申,高万泉,丁晓燕;吴铁生诉上海德康拍卖公司、张棋拍卖纠纷案理论研讨会综述[J];法学;2001年07期
15 汤兆云;商业界与上海孤岛的米业市场[J];甘肃社会科学;2003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毕建新;吴彪;付凯;;上海市商会发展报告[A];中国商会发展报告 No.2[C];2008年
2 滕鸿亮;王志华;王坚;;上海市商会[A];中国商会发展报告 No.1(2004)[C];2005年
3 徐鼎新;;近代上海商会兴衰的几点思考[A];中国商会发展报告 No.1(2004)[C];200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5条
1 吴景平(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折衷于官商之间[N];社会科学报;2002年
2 吕壮 通讯员 吴娟;“商会是Windows”[N];中华工商时报;2007年
3 记者 王文佳;上海市总商会正式挂牌[N];联合时报;2015年
4 本报记者 杨桐;“信念更坚定信任百分百信心更增强”[N];中华工商时报;2013年
5 本报记者 徐琪忠;架好桥梁,织好纽带[N];解放日报;2007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李勇军;南京国民政府后期上海市商会研究(1945~1949)[D];华中师范大学;2007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蔡晨蕾;上海市商会发展定位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09年
2 黎秀芳;南京国民政府时期上海商会与国货运动研究(1928-1937)[D];华中师范大学;2011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