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资源错配对中国制造业的影响研究

张万里  
【摘要】:资源错配是现阶段制约我国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提升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寻找中国制造业发展新动力的切入点。HsiehKlenow(2009)的资源错配理论认为市场上存在资源错配时,一些企业以更低的价格占据更多的生产要素,另一些企业的生产要素相应减少,占据更多生产要素的企业要素投入增多产出上升,要素减少的企业产出下降,在凸性生产技术假设下要素投入增多导致产出的上升,不能完全弥补要素投入减少导致的产出下降,所以总产出遭受损失,总的生产效率下降。HsiehKlenow(2009)的研究主要关注资源错配对微观企业的影响结果,并未深入探讨资源错配对宏观产业产生影响的传导机制,本文借鉴了 Syrquin(1986)对全要素生产率分解的相关研究,深入分析了资源错配对宏观产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从宏观角度构建了资源错配——产业结构、技术进步——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传导机制。同时,资源错配的相关研究大多将资源错配作为独立于企业自身演化之外的因素,这与现实存在一定差距,本文将研发与增长模型与资源错配研究结合,通过资源错配与技术进步的相关分析,发现资源错配并非是独立的因素,资源错配对技术进步有显著影响。本文从上述两方面对现有资源错配相关研究做了补充,以期使资源错配理论更具现实指导意义。本文第一章《资源错配对中国制造业影响的理论分析》是全文研究的基础,第一节资源错配对全要素的影响分析,从HsiehKlenow(2009)提出的资源扭曲出发,分析了资源错配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机制。首先建立两企业模型,设定存在资源错配的企业和不存在资源错配的企业,通过对比分析直观呈现资源错配的经济影响。分析发现,存在资源错配的企业要素边际产出偏离了资源有效配置状态,这种偏离使总体的全要素生产率受损。通过数值模拟分析发现,企业的资源错配对产业全要素生产率有显著的负面影响,改善资源错配情况会带来加总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随着企业不断发展,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水平越高,资源错配的负面影响越大;全要素生产率较高的企业资源错配的负面影响更明显。之后,将两个企业模型推广到多个企业,并突破了 HsiehKlenow(2009)规模报酬不变的假设。在规模报酬不定的情况下,资源错配的影响依旧显著,证明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无论是生产效率高还是生产效率低的地区,资源错配的影响总是巨大的,资源错配问题需要引起重视。第二节资源错配对产业结构的影响分析,主要分析了资源错配导致总产出下降进而导致产业结构变迁的影响机制。第三节资源错配对技术创新的影响是对HsiehKlenow(2009)研究框架的拓展,建立包含研发和生产的两部门资源错配分析框架,明确了资源错配对技术创新的影响机制。第一章将研究层面从企业间深入到企业内部,从探讨资源错配对全要素生产率影响进一步深入到对全要素生产率来源——资源再配置和技术进步的影响,结合产业结构、技术创新的相关分析,明晰了资源错配——产业结构、技术进步——全要素生产率的传导机制。第二章《资源错配与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是对第一章第一节理论分析的实证验证,目的是明确资源错配对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程度。第一节分析了我国制造业资源错配的典型事实,通过对行业发展差距、区域资源配置差距、不同所有制企业获取资源能力差距、“用工荒”、“资产荒”等资源错配现象的梳理和分析,发现制造业发展中产生的诸多问题都与资源错配存在紧密联系。第二节借鉴HsiehKlenow(2009)、龚关、胡关亮(2013)等学者的研究选定以要素边际产出价值的方差为测度资源错配的指标,根据第一章第一节的模型推导确定资源错配的测度方法。通过对测度结果的分析发现,行业资源错配有小幅改善,区域资本错配改善并不明显,区域劳动错配有明显改善。分析认为资源错配的改善是由于世界经济形势低迷和国内发展阶段转变的影响,资源配置效率整体下降导致了行业和区域资源配置效率差距缩小,改善并不完全归功于资源配置方式的优化。第三节根据第一章第一节的模型推导,通过实证分析明晰了资源错配对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程度。从行业角度看,2000年-2015年资源配置状况的改善促进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约15.8%,年均增长0.99%,粗略估计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增长中25.8%来自资源错配的改善。从区域角度看,改善资源错配促进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增长6.58%,贡献度为10.73%。可见资源错配对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较大,改善资源错配是促进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新动力。第三章《资源错配与制造业结构变迁》是对第一章第二节理论分析的实证验证。第一节从制造业结构合理化和结构高度化两个角度对我国制造业结构变迁现状进行分析,分析发现我国制造业结构合理化程度有所提高,但波动性较大,合理化指标受经济波动影响较大,表明我国制造业并未实现资源有效配置;制造业结构高度化波动性较小,呈现出不断上升的态势,但制造业结构高度化的区域差距较大,中、西部地区高端技术制造业发展状况不佳且波动性较大,区域发展不协调。第二节根据第一章第二节的模型推导构建了回归模型,基于制造业结构合理化和高度化的不同测度方法,构建了不同层面的回归模型。构建区域行业层面的回归模型,利用制造业分地区分行业数据以地区行业为区分,对制造业结构高度化进行回归分析。构建区域层面的回归模型,利用地区制造业数据以地区为区分,对制造业结构合理化进行回归分析。第三节实证分析资源错配对制造业结构合理化和高度化的影响程度。分析发现:一、资源错配抑制了制造业的结构优化。资源错配使高端技术制造业各行业产出降低,行业存在不同程度的资源扭曲时会导致行业发展不协调,所以资源错配同时抑制了制造业结构的合理化和高度化。二、资源错配对制造业结构的影响有区域性差异,资本错配对东部、中部地区结构高度化负面影响较大,对西部地区的影响不显著;劳动错配对中部地区的影响最大,其次是西部、东部地区。资本错配对中部地区制造业结构合理化的影响较大,劳动错配对西部制造业结构合理化的影响较大。不同的影响表明对资源错配进行改善时应根据各地区特点因地制宜,以更好促进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第四章《资源错配与制造业技术创新》是对第一章第三节理论分析的实证验证。第一节对我国制造业行业层面的技术创新现状进行了分析,通过对技术创新投入、创新成果、创新环境的综合分析发现,我国制造业技术创新能力有显著提升,但仍存在企业创新资源错配,创新效率低的部门占据较多创新资源,且不同行业技术创新能力的差距在逐渐拉大,制约了整体技术创新能力的提升。第二节从技术创新的主要动力自主创新和技术溢出出发,对第一章第三节的理论模型进行扩展引入外资项,分析存在技术溢出情况下资源错配对制造业技术创新的影响,根据扩展后的理论模型建立回归模型。第三节借鉴企业技术创新能力的相关研究,建立制造业行业技术创新能力的评价体系,以全面反映制造业行业技术创新能力。第四节首先根据制造业行业技术创新能力评价体系测度了制造业技术创新能力,分析发现我国制造业技术创新能力总体呈上升态势,与第一节分析相互印证。通过回归分析发现,资源错配对技术创新的影响显著为负,验证了前文理论分析的正确性。劳动错配影响大于资本错配,表明现阶段劳动成本上升是制约我国制造业技术创新的重要因素,改善劳动错配能够缓解劳动成本上升的压力;资本错配的影响虽小于劳动错配,但仍有较大负面影响,改善资本错配有助于缓解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改善资源错配,有助于释放企业利润空间,增加企业进行创新活动意愿,促进制造业技术创新能力提升。第五章《制造业资源错配的影响因素》基于前文分析对制造业资源错配的形成原因和影响因素进行了探讨。主要从政府行为(行政垄断、地方保护、政府规制)和市场行为(产业集聚、出口贸易、金融市场摩擦)角度对我国制造业资源错配的形成原因进行了分析,并探讨了这些因素对资源配置产生影响的机理。之后对各因素进行测度。最后通过回归分析,实证分析了各因素对制造业资源错配的影响方向和影响程度。分析发现,政府行为和市场行为都促进了制造业资源错配的改善,政府行为发挥了主导作用,政府职能转变所释放的改革红利促进了制造业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市场行为受政府干预程度较高,通过产业集聚发展、降低金融市场摩擦可以有效改善资源错配,而要素市场的不完善给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增添了几分不确定性,更稳定、自主的市场机制才是改善制造业资源错配的保证。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