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湘潭大学》 2016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家庭财富积累与代际收入传递的实证研究

隆兴荣  
【摘要】:目前关于代际收入流动问题的研究是国内外学者关注的焦点,代际收入流动问题也是经济学和社会学交叉研究中的前沿问题,而且代际收入流动性越强则表明收入阶层越不易固化且越有利于贫富差距的缩小,对于这一问题的研究不仅仅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而且其扩展研究有助于丰富该领域的理论内容。通过国内学者的研究发现:我国对代际收入流动的研究目前主要集中在讨论人力资本投资、子代身体状况以及家庭环境背景对父子劳动收入之间相关性的解释性,鲜少有文献探讨家庭财富积累对子代收入的影响。本文在梳理国内外文献基础上认为,父代收入是个流量的概念,而家庭财富是个存量的概念,家庭财富的积累不仅来自父代的劳动收入,更多来自于家庭资产(如住房资产、家庭金融资产)等带来的财产性收益,家庭财富与子代收入的相关性将会远超父代收入,这也是本文研究重要背景和内容。本文在国内外学者研究的基础上,在理论上借鉴Becker和Tomes的经典代际收入流动理论和人力资本理论,对本文研究的问题进行概要分析,并提出研究假设,为后文实证分析进行铺垫和说明。在实证部分中,本文借鉴国外学者的相关研究,以家庭为研究单位,采用2012年CFPS数据的进行分析,用来分析不同家庭资产类型的财富效应差异以及家庭财富如何影响家庭人力资本投资从而影响子代收入的问题。本文将家庭财富变量分解为家庭房产、家庭金融资产、家庭经营资产以及家庭耐用品,并列出家庭总财富变量、家庭财富分解变量以及人力资本投资对子代收入的回归方程组,检验各个解释变量是否显著影响到下一代的收入;本文创新性地引用中介效应检验方法,进一步验证了人力资本投资在家庭财富对子代收入影响的中介效应;同时对我国家庭单位不同水平的家庭资产如何影响子代收入进行了对比分析;在实证方法方面,本文综合运用回归方程组、中介效应检验法和logit回归实证分析方法。通过理论与实证相结合的分析方法本文得到以下主要研究结论,第一,家庭总财富及其分解变量(家庭房产、家庭金融性资产和家庭耐用品)、人力资本投资变量与子代收入之间呈现显著的正相关关系,不同家庭之间财富积累水平的差异会导致子代之间收入的差距;第二,人力资本投资是家庭财富转移的一条重要路径,受教育程度低是导致劳动收入低的关键因素之一。在非完善的市场条件下,由于存在信贷市场约束,富裕的家庭比贫困家庭更有能力提高对子代人力资本的投资,另一方面,如果家庭财富持续积累,父母也会对子女进行直接的财富转移,从而直接增加子代的收入,拉开子代之间收入的差距;第三,家庭房产的财富效应远大于家庭金融性资产等其他家庭财富变量。家庭房产有助于缓解家庭各方面的信贷约束,从而能减轻教育支出的压力。住房对于中国家庭来说不仅是消费品也是投资品,较高的房产价值增值也能带动家庭对子代的人力资本投资支出增加。同时,由于教育体制改革(如高考制度不平等)的滞后和户籍的限制,家庭房产资源(如学区房)还会直接影响子代教育;第四,家庭金融性资产虽然在被用于储备子女教育投资资金现象逐渐增多,家庭拥有相对较多的金融资产则对子代的人力资本投资也更多,但大多数金融资产在买房前很难发挥财富效应,大多家庭进行银行存款或者购买债券、炒股等仍是为了存钱买房,所以家庭金融资产对子代收入的影响较之其他家庭资产类型要小;第五,富裕家庭更为重视对子代的人力资本投资,且只有当家庭财富达到一定规模的家庭,其家庭财富的积累才会对人力资本投资水平产生显著影响。
【学位授予单位】:湘潭大学
【学位级别】:硕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6
【分类号】:F124.7;C913.1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