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湖南中医药大学》 2006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不同治疗方法对心肌缺血的实验研究

王执悌  
【摘要】: 临床中发现针刺内关能改善冠心病患者心功能,实验研究从改善心肌能量代谢障碍、减少氧自由基生成、调整血管内源性保护物质等方面已得到证实,但未见从不同治疗方法来探讨治疗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疗效的差异性和炎症反应机制。 目的:从不同治疗方法来探讨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大鼠疗效的差异性和穴位药效作用归经的特异性,进一步探讨手厥阴心包经(内关)与心相关、经脉脏腑相关具有相对的特异性,亦为临床寻求最佳中医治疗方法提供实验依据。 方法:60只大鼠随机分为6组,分别为假手术组、模型组、电针内关组、电针合谷组、内关穴注射丹参液组和内关穴注射注射用水组,采用经典的冠脉结扎法建立心肌缺血再灌注模型,以电针内关作为主要观察对象,与电针合谷、穴注复方丹参注射液组和穴注注射用水组进行比较,观察光镜和电子显微镜心肌组织形态和超微结构变化,心电图ST段的变化,心肌组织肿瘤坏死因子(TNF-α)和粘附因子(ICAM-1)的水平,血清中白细胞介素-6(IL-6)的变化。 结果: ①内关穴注射丹参液能更好地促进缺血再灌注损伤心肌组织形态和超微结构的修复,电针内关和内关穴注射注射用水对损伤心肌有改善作用,而电针合谷对再灌注损伤心肌无明显影响。 ②心肌缺血再灌注时心电图ST段升高,电针内关、内关穴位注射丹参和注射用水均可抑制ST段值的升高,并促进ST段恢复,但内关穴位注射丹参作用强于单纯电针内关(P0.01‘),而电针内关作用又似乎强于内关穴注射注射用水,但统计学的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 ③心肌缺血再灌注时心肌组织TNF-α含量升高,电针内关、内关穴注射丹参和注射用水后均有所降低,但内关穴位注射丹参优于单纯电针(P0.05),单纯电针优于内关穴位注射注射用水组(P0.05)。 ④心肌缺血再灌注时心肌组织ICAM-1水平升高,电针内关、内关穴注射丹参和注射用水后均有所降低(P0.01,0.05),单纯电针内关和内关穴注射丹参均优于内关穴注射注射用水组(P0.05)。 ⑤心肌缺血再灌注时血清中IL-6含量升高,电针内关、内关穴注射丹参和注射用水均可抑制其升高,其中内关穴注射丹参优于注射注射用水和单纯电针内关(P0.05),单纯电针内关与内关穴注射注射用水组之间无差异性(P0.05)。 结论: ①内关穴注射丹参通过降低IL-6、TNF-α和ICAM-1的含量,从而抑制炎症反应,实现对心肌组织的保护作用,表现为促进心电活动、心肌组织形态和超微结构的恢复。 ②内关穴注射丹参液对缺血再灌注损伤心肌的修复较佳,可能与穴位和药物的双重作用有关,电针内关作用较内关穴注射注射用水稍强的原因可能与针刺作用时间及电流的刺激有关。 ③内关穴注射丹参液对心肌细胞有明显的保护作用,可能是手厥阴心包经(穴)与心相关特异性的依据之一。
【学位授予单位】:湖南中医药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06
【分类号】:R259

手机知网App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电针作用对鼠脑单胺氧化酶活性的影响[J];华中科技大学学报(医学版);1976年S2期
2 杨顺益;电针抢救呼吸衰竭67例的初步体会[J];新中医;1976年06期
3 刘鸾;陆利;彭荣松;李楚杰;;电针足少阴肾经穴位对肾脏排磷(P32)的影响(摘要)[J];吉林医科大学学报;1961年04期
4 关新民,王才源,张育文,曾宪英,刘晓春,梁勋厂,李玲琍,艾民康;电针镇痛过程中大鼠脑内乙酰胆碱更新率的研究[J];华中科技大学学报(医学版);1982年04期
5 杨永录,罗侃,李晓明,杨紫云,黄应堂;电针对家兔视前区—下丘脑前部温度感受神经元放电的影响[J];基础医学与临床;1984年01期
6 吴定宗;马建一;;电针遏制痫样放电及督脉穴位的作用[J];上海针灸杂志;1986年02期
7 郑珉,杨胜利,邹冈;电针显著增加大鼠纹状体和垂体中脑啡肽原mRNA含量[J];中国科学B辑;1987年04期
8 徐风洲;刘学荣;刘忠荣;田国锋;陈静操;;电针窒息家兔耳穴对血压和呼吸影响实验研究及临床观察[J];四川生理科学杂志;1990年Z1期
9 张书英,孙明慧;电针论治胃下垂[J];菏泽医专学报;1994年01期
10 郭惠夫,方圆,王晓民,韩济生;不同频率电针激活大鼠中枢神经系统不同部位的Fos蛋白表达[J];针刺研究;1994年Z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马文珠;周培娟;赵春华;;电针三阴交缓解分娩痛的临床观察[A];全国中医药疼痛高峰论坛暨中华中医药学会疼痛学分会成立大会会刊[C];2010年
2 高志雄;王威;;电针上巨虚对内脏痛敏大鼠模型的影响[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3 李春香;李岩;吴淑梅;;中西医结合治疗泌尿系统体外碎石术后并发症41例[A];第四次全国中西医结合养生学与康复医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4 刘喆;朱永旺;蔡晓婧;曾超;邵晓梅;;电针调节rCBF对慢性脑灌注不足模型大鼠学习记忆的影响[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5 周艳杰;;电针对肉芽组织病理学表现及超微结构的影响[A];第四次中西医结合实验医学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0年
6 孙洁;温进;魏惠芳;仲大奎;曾霈君;李滢;杨磊;李晓泓;张露芬;;电针关元穴对慢性炎症痛模型大鼠心理行为改变的实验观察[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7 孙洁;温进;魏惠芳;仲大奎;曾霈君;李滢;杨磊;李晓泓;张露芬;;电针关元穴对慢性炎症痛模型大鼠心理行为改变的实验观察[A];中国针灸学会临床分会全国第十九届针灸临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1年
8 王小微;李超;张新;王毓林;何康民;李佳琪;毛应启梁;王彦青;;多次电针足三里、昆仑对小鼠黑色素瘤血行转移的影响[A];第十届全国针刺麻醉针刺镇痛及针刺调整效应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0年
9 董自斌;;小针刀治疗梨状肌综合征120例[A];第四届全国针刀医学学术交流大会论文集[C];1996年
10 蒯乐;杨华元;刘堂义;高明;;电针缓解大鼠胫骨癌痛的量效关系[A];中国针灸学会针灸器材专业委员会第十四届学术研讨会参会代表手册[C];201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周军;电针无法代替古代补泻手法[N];保健时报;2005年
2 郝宏华;电针与中药结合治中风更有效[N];中国医药报;2005年
3 周建华 长春中医学院附属医院;肛门病术后电针止痛[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4 梁新;电针的针刺深浅及注意事项[N];农村医药报(汉);2009年
5 林明;国外对电针的研究与应用[N];中国中医药报;2002年
6 王震虹;王祥瑞;电针与丹参合用可保护缺血-再灌注心肌[N];中国医药报;2004年
7 ;10mA电流电针可促进受损脊髓修复[N];中国中医药报;2004年
8 宋蔼荣;电针——又麻又颤才治病[N];医药养生保健报;2007年
9 王萧逸;电针配合艾盒灸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N];农村医药报(汉);2009年
10 冯淑兰 赖新生 古继红;广州中医药大学研究发现:电针对记忆有影响[N];中国医药报;2004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金载莹;电针促进急性期脑出血大鼠缺血神经元功能恢复的实验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2年
2 李文迅;电针对抑郁模型大鼠行为学、海马形态结构和海马nNOS mRNA及BDNF蛋白表达的影响[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5年
3 孟宏;电针对慢性应激疲劳证候模型大鼠神经免疫网络调节机制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3年
4 赵征宇;电针对转基因鼠类风湿性关节炎HLA-DR_4基因调控的研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04年
5 王文炫;电针、针刺治疗颈椎病颈痛的临床对照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6 陈姵绮;电针结合拔罐治疗单纯性肥胖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7 辛立;电针三阴交诱发LH峰的作用及机制的理论与实验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1年
8 王黎;电针治疗血管性痴呆的实验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2年
9 余晓慧;电针抗局灶性脑缺血大鼠的细胞凋亡和基因调控机制的实验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4年
10 陈俊如;电针四关穴为主治疗肝郁化火型失眠症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利泰;电针抗大鼠创伤痛免疫抑制效应的实验研究[D];辽宁中医学院;2001年
2 左芳;电针头穴对人脑运动功能影响的PET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2003年
3 刘波;电针对急性脑梗死大鼠神经可塑性影响的实验研究[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04年
4 王芬;变频电针对大鼠坐骨神经横断后神经再生影响的实验研究[D];天津中医学院;2004年
5 尹莹;电针加药物治疗急性痛风性关节炎的临床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4年
6 白满镐;电针对缺血再灌注脑损伤大鼠神经营养因子影响的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5年
7 吴章荣;电针联合艾灸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8 张静;电针对炎性痛大鼠病灶局部皮肤组织CB2受体蛋白表达的影响[D];华中科技大学;2009年
9 王芳;电针对脑梗塞大鼠IP区nNOS免疫阳性神经元结构的影响[D];暨南大学;2004年
10 林素芬;电针加脐疗治疗虚证肥胖的临床疗效观察[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