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论罗蒂对“后哲学文化”的构建

蒋勇  
【摘要】:世纪之交的世界哲学正在发生着重大的变革,西方传统哲学企图建立永恒的知识构架的做法已经走进了死胡同。于是从19世纪中期以来在西方哲学界发起了以反传统哲学为特征的哲学转向。罗蒂就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员,他通过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批判建构起他闻名遐迩的“后哲学文化”理论。在这种文化中,没有哪一个文化部门再具有特权,哲学、科学、文学、政治等文化部门都是平等的。罗蒂强调剥夺哲学的特权,使之融入文化的其他领域之中,成为一个平等的对话者。 罗蒂通过改造传统的哲学功能,使哲学从认识论走向解释学,把我们先前必须要共同遵守的“可公度性”,消解在对话中。哲学作为一个把握客观的系统被“教化哲学”所代替,这种“教化哲学”的目的只是维持谈话继续下去,而不是要达到一个必须要达到的目的。 对于理性主义来说,把握客观存在的真理,或者说“一致性”是其追求的最高目标。它靠“强理性”去达到这一切,但事实上真正把握绝对真理是不可能的。我们所能做的只是通过“弱理性”去建立更新、更好的生存方式。而真理没有本质,真理只不过是一种意见、信念。实际的“真”只是我们最好加以相信的东西,一种能够使我们更自由、更幸福的有用的工具罢了。 “后哲学文化”中的核心问题就是民主问题,也就是怎样使更多的、不同的个人目标得到实现,人们怎样更好地生活,得到更多的自由。 总之,在“后哲学文化”的设计方面,罗蒂的基本策略就是对传统哲学的批判,以解释学替换认识论,从系统哲学走向了教化哲学,以“弱理性”取代“强理性”,运用实用主义方法对哲学的真理问题重新进行了论述,建立了自由、民主的“后哲学文化”。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