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广州医科大学》 2018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飞秒激光小切口透镜取出术后角膜光密度和高阶像差的临床研究

邢悦  
【摘要】:[目的]本研究课题旨在探讨飞秒激光小切口透镜取出术(Small incision lenticule extraction,SMILE)矫正近视后患者早期(术后1周-6个月)角膜光密度(corneal densitometry,CD)、角膜高阶像差(High order aberrations,HOAs)的变化特点,并分析相关因素对角膜光密度和高阶像差的影响,以及角膜光密度与高阶像差之间的关系。[方法]本研究回顾性分析在本院行SMILE手术治疗近视和散光的患者110例(110只眼),术前、术后1周、术后1个月、术后3个月、术后6个月均行常规检查,包括裸眼视力、屈光度、裂隙灯检查,利用Pentacam三维眼前节分析仪测量角膜光密度和高阶像差。观察手术前后角膜光密度、高阶像差(包括总高阶像差Sh、垂直慧差C3-1、水平慧差C31、斜向三叶草C3-3、水平三叶草C33、球差C40)的变化;分析术前等效球镜度数(Spherical equivalent,SE),手术参数包括透镜中央厚度、剩余基质床厚度(Residual stromal thickness,RST),术后裸眼视力(Uncorrected visual acuity,UCVA)与术后同期各阶段角膜光密度的关系;分析术前等效球镜、球镜度数、柱镜度数和手术参数包括透镜中央厚度、剩余基质床厚度与术后各阶段角膜高阶像差之间的关系;分析术后各阶段角膜光密度与角膜高阶像差之间的关系。数据统计分析采用SPSS 24.0统计软件,通过Kolmogorov-Smirnov测试对各组数据进行正态性检验。应用Friedman检验分析SMILE手术前后各阶段角膜光密度的变化特点,以M(P25,P75)表示;应用单因素重复测量方差分析SMILE组手术前后各阶段角膜高阶像差的变化特点,以平均值±标准差(x±s)表示;应用Pearson线性相关对各相关影响因素与角膜光密度、角膜高阶像差分别进行相关性分析,对术后各阶段角膜光密度与角膜高阶像差进行相关性分析,P0.05被认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结果]1.术后早期随访中裸眼视力逐渐增加,至术后3个月趋于稳定,在术后6个月时,96.3%(106眼)的裸眼视力达到0.0(LogMAR记录)及以下。2.整体角膜光密度在SMILE手术前后变化有显著差异(χ2=33.786,P0.001)。整体角膜光密度在术后1周与术前、术后1个月、术后3个月及术后6个月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33.786,P0.001),其中在术后6个月、术后3个月与术前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2.255,P=0.324)。SMILE术后整体角膜光密度在术后1周时达到峰值后逐渐下降至术后3个月低于术前水平,术后3个月至术后6个月趋于稳定。3.不同直径区域角膜光密度手术前后变化均有统计学意义(χ2=81.020,P0.001;χ2=80.721,P0.001;χ2=14.846,P=0.002)。各区域角膜光密度在术后1周达到最高值,0-2mm、2-6mm区域角膜光密度于术后1周较术前明显升高,之后逐步下降并于术后6个月下降到接近术前水平。6-10mm区域与0-2mm及2-6mm区域变化趋势相似,6-10mm区域角膜光密度于术后3个月下降低于术前水平,并于6个月时趋于稳定。0-2mm、2-6mm、6-l0mm三个区域角膜光密度在术后3个月和术后6个月与术前两两比较无显著差异(χ2=4.766,P=0.075;χ2=5.178,P=0.097;χ2=2.937,P=0.230)。4.不同分层(包括角膜前层、角膜中层、角膜后层)角膜光密度在手术前后变化有统计学意义(χ2=53.904,P0.001;χ2=14.381,P=0.002;χ2=19.599,P=0.001)。角膜各层CD于术后1周达到峰值后逐渐下降,角膜前层在术后1月低于术前水平,角膜中层、后层在术后3个月低于术前水平。角膜前层、中央角膜层、角膜后层三个区域CD在术后3个月、术后6个月及术前两两比较无显著差异(χ2=1.940,P=0.379;χ2=1.363,P=0.714;χ2=5.811,P=0.121)。5.术后1周、术后1个月UCVA与术后同期整体CD间存在正相关关系(r=0.277,P=0.004;r=0.310,P=0.002)。6.术前等效球镜与术后1周时整体角膜光密度间存在微弱的负相关关系(r=-0.200,P=0.038)。术前等效球镜与术后1周角膜前层角膜光密度间存在微弱负相关关系(r=-0.261,P=0.007),与术后1周2-6mm区域角膜光密度间存在显著负相关关系(r=-0.236,P=0.014);透镜中央厚度与术后1周、术后1个月前层角膜光密度存在微弱正相关关系(r=0.265,P=0.006;r=0.258,P=0.008),与术后1周2-6mm区域、术后1个月0-2mm、2-6mm区域角膜光密度微弱负相关(r=-0.219,P=0.024;r=-0.235,P=0.017;r=-0.210,P=0.033),与术后 3 月 0-2mm 区域、微弱负相关(r=-0.234,P=0.029),与术后6个月0-2mm区域显著负相关(r=-0.438,P=0.007)。RST与术后各阶段整体角膜光密度相关不显著。7.术后1周到术后6个月Sh逐渐升高,各时间段较术前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01);C40自术后1周到术后6个月逐渐升高,术后3个月、术后6个月较术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7),但术后1个月至术后6个月差异无统计学意义;C31自术后1周到术后3个月逐渐上升,术后6个月C3-1较术后3个月下降,C3-1在各时间段较术前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01),C31在术后3个月较术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l);C3-3自术后1周至术后1个月逐渐上升,术后3个月下降至术前水平并稳定至术后6个月,但术后各时间段与术前相比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305);C33术后1周低于术前水平,稳定至术后1个月后逐渐上升,但术后各时间段与术前相比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752)。8.术前SE与术后各阶段Sh存在显著负相关关系(r=-0.460,P0.001;r=-0.411,P0.001;r=-0.439,P0.001;r=-0.378,P=0.019),术前 SE 与术后 1 周至术后3 个月 C40 存在负相关关系(r=-0.198,P=0.038;r=-0.233,P=0.014;r=-0.375,P0.001);术前DC与术后1周至术后3个月C40存在负相关关系(r=-0.220,P=0.021;r=-0.392,P=0.006;r=-0.344,P=0.001),与术后 1 周、术后 1 个月C3-1存在正相关关系(r=0.190,P=0.047;r=0.215,P=0.028),与术后1周至术后3 个月 C3-3 存在负相关关系(r=-0.227,P=0.017;r=-0.266,P=0.006;r=-0.274,P=0.011);术前SE与术后各阶段C3-1、C31、C3-3、C33均相关不显著;术前DC与术后各阶段Sh、C31、C33均相关不显著(P0.05)。9.透镜中央厚度与术后各阶段Sh存在显著正相关(r=0.321,P=0.001;r=0.406,P0.001;r=0.361,P=0.001;r=0.0389,P=0.016),与术后 1 周 C40 显著正相关(r=0.452,P0.001),与术后 1 个月、3 个月 C40 微弱正相关(r=0.452,P0.001;r=0.236,P=0.006;r=0.224,P=0.041),与术后 6 个月正相关不显著(r=0.209,P=0.214)。透镜中央厚度与术后各阶段C3-1、C31、C3-3、C33均未发现相关关系(P0.05)。RST与术后各阶段Sh均存在负相关关系(r=-0.403,P0.001;r=-0.339,P0.001;r=-0.251,P=0.021;r=-0.411,P=0.010)。10.术后各阶段整体角膜光密度仅在术后1个月时与角膜Sh存在微弱正相关关系(r=0.200,P=0041);术后6-10mm区域的角膜光密度在SMILE术后1周、术后3个月和术后6个月均与同期角膜Sh存在负相关关系(r=-0.216,P=0.025;r=-0.242,P=0.028;r=-0.419,P=0.011);SMILE 术后其他分层及区域的角膜光密度仅与角膜各项高阶像差,如C3-1、C31、C3-3、C33、C40等存在单次微弱相关关系,其余均相关不显著(P0.05)。[结论]1.SMILE术后手术操作区域早期角膜光密度会出现一过性升高,但随时间延长角膜光密度逐渐恢复术前水平,证明角膜光密度可以作为术后角膜透明度的客观监测指标。2.SMILE术后角膜光密度和高阶像差均与角膜透镜中央厚度存在一定相关性,提示临床上较高屈光度患者进行SMILE手术时更应该关注其术后角膜光密度和高阶像差的改变。3.SMILE术后角膜高阶像差Sh、C40、C3-1、C31均较术前升高,随时间延长均可逐渐趋于稳定,证明SMILE术后视觉质量的稳定性。4.SMILE术后角膜光密度的变化与角膜高阶像差无明显相关性。
【学位授予单位】:广州医科大学
【学位级别】:硕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8
【分类号】:R779.63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赵晓彬;李科军;赵智华;冯震;贾志旸;;波前像差引导与波前像差优化LASIK对视力及全眼高阶像差影响的比较研究[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年03期
2 曲海燕;;飞秒激光LASIK治疗近视后眼高阶像差变化的分析[J];健康之路;2016年09期
3 方艳文;卢奕;汪琳;;4种折叠式人工晶状体高阶像差的比较[J];中国眼耳鼻喉科杂志;2007年03期
4 何异;刘谊;唐晓昭;廖志强;刘京珍;;近视LASIK手术后高阶像差的改变[J];眼外伤职业眼病杂志.附眼科手术;2006年03期
5 于靖;陈辉;沈星华;;远视儿童高阶像差的研究[J];眼科;2006年03期
6 李仕明;周跃华;;暗适应下近视患者眼高阶像差分析[J];眼科新进展;2006年08期
7 李婧;熊瑛;王宁利;赵世强;周跃华;王小兵;;阅读后高阶像差变化与近视发展的相关性研究[J];眼科;2006年05期
8 朱映芳,郭小健,王华,何书喜,陈蛟;近视患者眼高阶像差分析[J];眼科新进展;2005年03期
9 王泽欧,朱俊杰,苏佳丽,顾雪芬;散瞳后高阶像差对矫正视力的影响[J];临床眼科杂志;2005年03期
10 朱映芳,郭小健,王华,何书喜,陈蛟;准分子激光原位角膜磨镶术对近视眼高阶像差的影响[J];眼视光学杂志;2005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文群;黄海东;;移心调整激光中心与常规LASIK术后眼高阶像差的比较[A];中华医学会第十二届全国眼科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07年
2 熊瑛;李婧;李树宁;卿国平;;高阶像差与对比视力函数的影响[A];中华医学会第十二届全国眼科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07年
3 王飞;卢奕;蒋永祥;周行涛;;白内障超声乳化术切口对角膜高阶像差的影响[A];中华医学会第十二届全国眼科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07年
4 李珊;白继;;准分子激光角膜屈光手术后引起的角膜前表面高阶像差[A];中华医学会第十二届全国眼科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07年
5 戴云;;双眼高阶像差对立体视阈值及时间累积性质的影响研究[A];2016年浙江省眼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6年
6 谭青青;兰长骏;廖萱;;2.2mm同轴微切口与2.75mm同轴小切口白内障超声乳化术后角膜前表面高阶像差变化的对比研究[A];第四届西南眼科年会暨贵州省医学会第五届六次眼科年会论文汇编[C];2013年
7 张振平;钱益勇;吴文捷;李秀梅;;两种不同材料人工晶状体植入后的高阶像差[A];中华医学会第十二届全国眼科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07年
8 易敬林;许小毛;柴勇;周水莲;;近视眼高阶像差特征和影响因素分析[A];全省中西医结合、中医、西医眼科学术交流会论文汇编[C];2006年
9 官苍宇;闫爱民;姚远;李雪;;不同角膜瓣对LASIK手术后高阶像差影响的对比研究[A];第四届西南眼科年会暨贵州省医学会第五届六次眼科年会论文汇编[C];2013年
10 杜持新;沈晔;汪洋;许蔚;;个性化LASIK与传统LASIK术对比分析[A];2006年浙江省眼科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6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辛华;“近视时代”将终结?[N];医药经济报;2005年
2 记者 李陈续 通讯员 杨保国;我国科学家发现成年视神经仍具可塑性[N];光明日报;2012年
3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同仁医院 李仕明 整理 李新萍 宫小飞;科研方法学 我的成长利器[N];健康报;201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江洋琳;自适应光学矫正对高阶像差的影响及其在视知觉学习中应用的研究[D];天津医科大学;2016年
2 王静;飞秒激光辅助制瓣的准分子激光原位角膜磨镶术术后视觉质量评估及高阶像差变化研究[D];安徽医科大学;2018年
3 张军燕;SMILE矫正近视术后早期视力、高阶像差及其相关因素的研究[D];北京协和医学院;2017年
4 李俏;角膜表层与基质层屈光手术后高阶像差和视觉质量比较及高阶像差的影响因素研究[D];中国协和医科大学;2008年
5 熊瑛;不同视敏度眼波前像差的相关研究[D];复旦大学;2003年
6 刘嵘;对比敏感度发育及立体错觉轮廓完型机制的研究[D];中国科学技术大学;2014年
7 张帅;人工神经网络技术及Pentacam在研究人眼前房结构中的应用[D];天津医科大学;2009年
8 康健;人眼高阶像差校正对立体视觉和双眼调节的影响研究[D];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光电技术研究所);2016年
9 许叶圣;飞秒激光微小切口角膜基质透镜摘除术治疗近视及散光的临床研究[D];浙江大学;2014年
10 王雁;波前像差和调制传递函数(MTF)在屈光手术视觉质量评价中的研究[D];天津医科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杨筱斐;准分子激光角膜原位磨镶术后早期角膜高阶像差的临床观察[D];广西医科大学;2018年
2 邢悦;飞秒激光小切口透镜取出术后角膜光密度和高阶像差的临床研究[D];广州医科大学;2018年
3 孙玺皓;TransPRK术后角膜光密度与角膜高阶像差的变化及相关性研究[D];新乡医学院;2018年
4 郝维婷;近视眼及飞秒激光小切口角膜基质透镜取出术前后高阶像差补偿变化机制的研究[D];天津医科大学;2017年
5 王娟;年龄及超声乳化白内障手术因素对角膜高阶像差的影响[D];天津医科大学;2009年
6 李东伟;不同屈光手术方式术后角膜高阶像差的相关研究[D];南华大学;2014年
7 柳晓辉;屈光不正儿童波前像差的研究[D];山东大学;2009年
8 陈会振;角膜屈光手术与视觉质量[D];重庆医科大学;2016年
9 魏淑芳;Kappa角调整的个体化切削与标准LASIK手术对眼高阶像差影响的比较[D];山东大学;2007年
10 曲珺玥;应用iTrace视功能分析仪测量青少年近视眼高阶像差的研究[D];山东大学;2008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