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广州中医药大学》 2011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从圆运动理论解析四逆汤类方证治规律的研究

裴倩  
【摘要】:[目的]西汉年间,医圣张仲景著成《伤寒论》一书,该书集理、法、方、药于一身,奠定了辨证论治的基础,一直被奉为中医学经典之著。论中所列一百一十三方,历经临床验证多有良效,故自古至今研究伤寒方者不乏其人。按照类方的划分方法,伤寒方可以分为桂枝汤类、麻黄汤类、承气汤类、柴胡汤类、四逆汤类等十余种。古代医家尤其是近现代医家及学者对于论中桂枝汤类、柴胡汤类等有较详细的研究,对于其证治规律、临床实验、药理研究等多个方面有全方位报道。然而,对于四逆汤类方研究较少,见于学术期刊者主要集中在对四逆汤单方的药理学研究上,该类方的证治规律、临床研究、实验研究方面均未见报道。本文试以圆运动理论为切入点,从圆运动角度解析四逆汤类方的证治规律。 [方法]本论文采用理论研究的方法,以圆运动理论为切入点,用圆运动的思想来系统分析、总结四逆汤类方的证治规律。充分考虑到圆运动理论的发展史、病机,结合资料整理其萌芽、发展、完善直至成熟的过程,不同的发展阶段在中医学领域的应用情况,从而更深刻得理解圆运动理论;从五方的角度分析圆运动的病机,并以此做为分析四逆汤类方的基础。结合圆运动理论分析四逆汤类方的方义、条文、临床应用等,并总结现代医家从圆运动理论应用四逆汤类方的临床经验,分析典型医案,最终得出四逆汤类方的圆运动的证治规律。 [内容]本论文主要研究了以下几部分内容: (一)分析整理相关文献、资料,探讨了圆运动学说的沿革。圆运动学说起源于河图洛书,萌芽于先后天八卦,发展于《黄帝内经》,完善于清代,成熟于《圆运动的古中医学》。 河图洛书的含义是非常丰富和深奥的,圆运动的思想也起源于此。河图为体,洛书为用;河图代表先天天地未分之前的浑然一气状态,洛书代表后天五行逆运,阴阳变化而成之一定规律。先后天八卦反映了先人对自然宇宙的认识由数字层面上升到图像层面,到这个阶段,圆运动思想开始萌芽。八卦为:乾、坤、坎、离、震、艮、兑、巽,其基本意义分别代表天、地、水、火、雷、山、泽、风八种自然界的物质,八卦还有更广泛的内涵,可以推演到人事、经济、人生等其他方面。通过先后天八卦图之卦象更直接更丰富地表达与传递了圆运动的思想。圆运动的思想在《黄帝内经》一书中有多处体现,圆运动思想初步与中医学相结合,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至清代,圆运动学说进一步完善。著名医家黄元御和郑钦安将圆运动的思想应用到中医临床当中,并且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他们用圆运动学说来解释人身的生理和病理,用圆运动的思想来指导临床用药。黄氏与郑氏理论中圆运动的立足点侧重各不相同,黄氏尤其重视中土脾胃,其理论立足于中焦脾胃之圆运动,郑氏则更重视心肾水火之圆运动,这在他们的代表作《四圣心源》和《医理真传》中有明显体现。清末民初医家彭子益精研中医经典古籍,从河图中中气升降参悟圆运动之理,集毕生精力著成了《圆运动的古中医学》一书。该书中“圆运动”作为中医学术语被正式提出,且用圆运动之原理解释了内经、难经、神农本草经、伤寒、温病,将整个中医学之理论与临床用圆运动之理贯穿了起来,使头绪纷繁复杂的中医学成为一个系统的有机整体。《圆运动的古中医学》一书的问世标志着圆运动学说的成熟。 (二)分析圆运动的病机学说。用圆运动的气机升降浮沉、轴轮配合、五行属性等基本理论来分析疾病的发生、发展、变化和结局的机理和基本规律称为圆运动的病机学说。立足五方从生理和病理两个方面来分析了圆运动的病机。北方之生理包括阴为阳之基和坎中一丝真阳乃人生立命之本两个方面,阴为阳之基又可以从阴敛藏阳气的作用和化生阳气的作用两点来理解,北方之病理包括水浅不养龙和水寒龙火飞两个方面。东方之生理为温暖和煦、万物萌动、一派生机之象。东方木气以疏泄为本其病态可表现为疏泄太过也可表现为疏泄不及。疏泄太过因金气不足,无克制木气者,任意妄为所致,分为风火相煽和反侮金气两种情况;疏泄不及因水中火气不足,生木之根气不足,可能存在两种情况,横逆中土和木气下陷。南方之生理为正常的宣通作用,南方之病理为气郁不得开。中央之生理体现于中土所属脏腑脾胃的气机运行有序,其燥湿属性适宜。中央之病理包括中气不运和中气下陷两个方面,中气不运有因寒湿而成者,有因燥热而成者,中气下陷乃中气不运进一步发展而成。西方之正常生理为收敛之力足,气机的有序敛降,其病理相应为敛降能力的失常,可以表现为收敛太过也可表现为收敛不及。 (三)从圆运动理论来分析四逆汤类方的证治规律。 四逆汤为四逆汤类方的核心方,余方均以四逆汤为基础,在药量与药味等方面或加或减。寒邪始伤北方,阳气不得升达于外,表现为阴寒之象,进一步发展则致“水寒龙火飞”,水中温气不足,真阳不得安居于下而外越。故四逆汤之外证有寒也有热。方中附子通行十二经脉,破北方之寒邪,疏通圆运动之轮;干姜、炙甘草同主中州,顾护中气,定圆运动之轴。 四逆加人参汤本有北方寒邪过重,复因过度下利导致津液损伤,津液、血、精均为阴性物质,可知亡阳液脱已伤五脏之精,乃圆运动北方病机之水寒龙火飞和水浅不养龙并存。四逆加人参汤由四逆汤原方加人参组成,人参可以“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五脏藏精气而不泻,精神魂魄为五脏所藏,故人参可补五脏之精。方中用四逆汤破北方之阴寒,人参通过固护后天之本及收敛五脏之气来生津液,加强圆运动降的力量,阳降阴生,共同恢复机体之圆运动。 通脉四逆汤乃四逆汤加量,附子一枚选用大者,干姜增加至三到四两,炙甘草维持原量。附子力能破北方之寒邪,干姜入中土,亦能温化寒湿。从药量的使用来看,通脉四逆汤乃四逆汤类方中寒邪最重者,原文中“脉微欲绝”提示阴寒极盛,阳气几近寸步不得流通。其病机与四逆汤类似,均为阴寒内盛,逼阳外越,然该证在内之阴寒更盛于四逆汤证,且中土亦有寒湿之邪,故加重干姜、附子药量,且干姜为君,与附子一起温通经脉,与炙甘草一起固护中土。整个方作用在北方兼顾中央,共同起到破阴回阳、恢复全身之圆运动的作用。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乃通脉四逆汤之证病势加剧,亡阳之端倪已现。 干姜附子汤由干姜、生附子两味药组成,也即四逆汤原方去掉炙甘草。甘草经蜂蜜炼制以后,温行之中带有柔润,乃补中圣药。本证因太阳病误治导致的阳气骤虚,寒邪虽重而中气未伤,故无需使用炙甘草。干姜、附子皆辛热燥烈之品,可以攻破寒邪,乃阴寒内盛证之良药。寒邪得破,阳气得升,内外交通,症状乃除。本证寒邪重、症状急而中气亦足,故在临床上多用与急救。 白通汤乃四逆汤减炙甘草加葱白。方中无炙甘草可推知本方亦以阴寒内盛为主,中气尚足。葱白性温而味辛,可开寒闭,其气又俱轻清上行之性,故作用部位对应于人体之外部、上部。白通汤之主症为下利,下利乃木气郁滞、盗泄于下之外在表现。木气不得有序升发,不仅因北方水寒化生无源,更因南方寒闭不得宣通,木郁不能化火。方中干姜、附子破北方之寒邪,葱白开南方之寒闭,阴阳之气上下交通而愈疾。白通加猪胆汁汤乃白通汤加猪胆汁、人尿,加味药的应用与通脉四逆汤加猪胆汁相似,用于白通汤证现亡阳之端倪者。 当归四逆汤证之四肢厥逆,乃寒邪痹阻经脉,阳气不得温煦所致。与上文讨论之四逆汤类方相比较,当归四逆汤证除北方寒邪过盛之外,病深入血络,阴分亦伤,“脉细欲绝”即为明证。与通脉四逆汤之“脉微欲绝”相比,本方侧重血分之虚,同时寒凝与血虚形成恶性循环。用药上重点采用当归、白芍等入血分药,当归荣润、升达肝木,白芍破血分之瘀滞,并用木通、细辛等温化寒邪、疏通经脉。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于原方中加吴茱萸、生姜、清酒,用于内有久寒之当归四逆汤证,久寒者,血虚寒痹更甚,故加用通行温热之药物。 真武汤乃水土两虚,土不制水,水气上犯之证。中土水湿泛滥为主,北方水寒为次。水饮邪气得以上犯中土,因水寒木枯,木气不能有序升发,郁而疏泄过度,阴浊之气附之而上。方中重用生姜镇摄群阴,助阴浊之气下行,同时用茯苓淡渗利湿,使寒邪所化之水有路可去,辅以附子化北方之寒,镇水、利水与破寒并施,土有所生,水有所主。 [结论]从药物的组成来看,八方中含有附子,七方中含有干姜,七方中含有附子和干姜,四方中含有附子、干姜、炙甘草三味药。可知附、姜、草为四逆汤类方的主要组成药物,在组方中占有较大比重。 从病机来看,十方均有北方寒邪过盛的大前提,四逆加人参汤尚有五脏精气损伤并中气不足;通脉四逆汤与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北方寒水闭束最重,后者已显亡阳之势,圆运动即将解体;干姜附子汤相对来说中土之气最足;白通汤与白通加猪胆汁汤, 中气尚可,后者亡阳之势已显;当归四逆汤与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乃寒邪久稽,(?)伤,后者血虚寒凝之势更甚;真武汤乃北方与中央俱虚,北方之寒不甚,中央之水邪泛滥告急。 从症状来看,四逆汤、四逆加人参汤、通脉四逆汤、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干姜附子汤、白通汤、白通加猪胆汁汤可表现为寒热互现之症,因北方寒邪过重,龙火已动,符合北方病机之“水寒龙火飞”,其中四逆加人参汤过利伤液,病机乃水寒龙火飞与水浅不养龙并存。上述七证发病急,病情重,生死只在顷刻之间;当归四逆汤、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黄酒汤、真武汤三方之症状以寒症为主,病机单纯为北方水寒,龙火未动,发病缓,病程长。 从临床应用来看,四逆汤类方多应用于心脏、肾脏及血管系统疾病。
【学位授予单位】: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倪凯远;通脉四逆汤治发热[J];山东中医杂志;1994年01期
2 苏建文,吴伟康,林曙光,陈鲁原;四逆汤对经皮冠状动脉成形术血液流变性的改善作用[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7年06期
3 聂咏梅,吴伟康,刘颖,段新芬,赵明奇,赵丹阳;四逆汤在过氧化氢引起的心肌细胞氧化应激性损伤中的保护效应[J];中药材;2005年05期
4 沈才栋;;加味四逆汤治疗缩乳症1例[J];山西中医;1992年05期
5 王景峰,吴伟康,罗汉川,朱纯石,侯灿,张敏州;四逆汤抗氧自由基保护缺血心肌效应的临床观察[J];中山医科大学学报;1995年S1期
6 冯世容;中药名方“四逆汤”对缺血心肌有保护作用[J];中华医学信息导报;1997年19期
7 冯锡明;四逆汤治疗口腔溃疡2例体会[J];交通医学;1998年02期
8 吴伟康,黄河清,谭红梅,罗汉川,梁天文;四逆汤对动脉粥样硬化家兔脂代谢及血管内皮功能的影响[J];第一军医大学学报;2000年02期
9 高岚,张莉;四逆汤对左心室舒张功能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0年02期
10 吴伟康,苏建文,林曙光,陈鲁源,侯灿,陈纪言;四逆汤防治急性心肌梗死溶栓疗法再灌注损伤的动态心电图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01年10期
11 邵春红,王晓良;四逆汤对高钾和去氧肾上腺素收缩主动脉环效应的影响[J];中草药;2003年09期
12 姜之全,陈前芬,田鹤村;四逆汤对小鼠全脑缺血-再灌注损伤的保护作用[J];中国脑血管病杂志;2004年12期
13 王倩,熊家轩,李颖;四逆汤临证应用浅析[J];中国民间疗法;2005年04期
14 刘笃;;“四逆汤”对蟾蜍及家兔心脏影响的实验(摘要)[J];医卫通讯;1980年03期
15 何伦 ,顿宝生;四逆汤类方鉴别运用[J];陕西中医;1985年05期
16 吴伟康,罗汉川,侯灿,杨昆,吴金浪,吴义芳;四逆汤保护缺血心肌的电镜形态学观察[J];解剖学研究;1994年01期
17 郑新海,郑英斌;三金四逆汤治疗胆结石胆绞痛的临床观察[J];中国乡村医药;1995年07期
18 王长宏,杨福轩;四逆汤加味治疗喉痹30例[J];中国中医药科技;1997年04期
19 李锐,晏亦林,周莉玲,周玖瑶;四逆汤的药动学研究[J];中成药;2002年10期
20 吴伟康,谭红梅,罗汉川,赵明奇,梁天文;应用基因表达谱芯片观察小鼠心肌缺血后基因表达的变化以及四逆汤对其影响[J];中国病理生理杂志;2003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迟冬清;;“四逆汤”在血液病治疗中的体会[A];全国中西医结合血液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0年
2 宁寿永;;四逆汤临证应用点滴[A];2008北京·第二届扶阳论坛论文集[C];2008年
3 程超;钟佛添;吴伟康;罗汉川;;四逆汤对急性心肌缺血犬心酶、SOD、MDA的影响及其相关性分析[A];首届粤港生物物理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1999年
4 韩云;谢东平;杨卫立;林熙泉;;四逆汤对脓毒症中晚期大鼠心肌细胞的保护作用[A];2011·中国医师协会中西医结合医师大会论文集[C];2011年
5 陈军;;四逆汤解析之我见[A];2010中国医师协会中西医结合医师大会摘要集[C];2010年
6 吴伟康;杨辉;;四逆汤对心衰大鼠血流动力学影响及机制探讨[A];第四次中西医结合实验医学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0年
7 金明华;吴伟康;秦鉴;;四逆汤对冠心病心绞痛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A];全国中西医结合基础理论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8 廖婷婷;谷红萍;杜娟;杜利立;郝星华;;四逆汤治疗妇科疾病的临床运用[A];全国第八次中医妇科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8年
9 李毅;赵英英;王晓萍;;四逆汤加减治疗尿毒症昏迷一例[A];2008北京·第二届扶阳论坛论文集[C];2008年
10 王农银;;仲景四逆汤方证理论探析[A];贵州省中西医结合学会诊断专业委员会第三届年会暨方证对应的诊断学基础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1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颖;吴伟康;赵明奇;四逆汤可诱导心肌延迟预适应[N];中国医药报;2005年
2 河南新乡合何卫生院 陈盘强;四逆汤加味治疗头恶风寒重证1例[N];农村医药报(汉);2007年
3 金明华;秦鉴;关伟康;四逆汤对冠心病伴LVH有逆转作用[N];中国医药报;2003年
4 山西省临汾市永旺脑病医院 高允旺;四逆汤加味治脑出血[N];中国中医药报;2010年
5 孙慧兰 吴伟康 罗汉川;四逆汤保护心肌机制有新说[N];中国医药报;2006年
6 李可;破格救心汤救治心衰实录[N];中国中医药报;2006年
7 裴妙荣 王世民;“酸碱对药”配伍化学研究进展与思路[N];中国医药报;2006年
8 欧阳卫权;经方辨治带状疱疹[N];中国中医药报;2006年
9 河南省驻马店市第四人民医院 毛进军;破格“救心汤”应用体会[N];中国中医药报;2008年
10 邓理有;《伤寒论》方剂命名的特点[N];中国医药报;200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莹;基于生物药剂学研究四逆汤中附子与甘草合煎减毒增效机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13年
2 杨辉;加味四逆汤防治病毒性肝炎的临床及实验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3年
3 谭光国;中药四逆汤化学物质组和代谢组学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12年
4 裴倩;从圆运动理论解析四逆汤类方证治规律的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5 刘红霞;1.复方四逆汤水煎剂的化学研究 2.狭叶锦鸡儿化学成分的研究[D];中国协和医科大学;2004年
6 裴卉;四逆汤对内毒素休克大鼠脑损伤保护的分子机制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9年
7 李翔;四逆汤化学成分和抗心肌缺血作用的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08年
8 王珏;基于经方剂量折算的有毒中药剂量的探索--四逆汤对大鼠失血性低血压模型量-效-毒关系的初步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9 姜冬云;温心颗粒治疗慢性充血性心力衰竭作用机理研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08年
10 胡正刚;岭南近代伤寒四大家扶阳学术思想及其临床运用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商李超;四逆汤预干预对实验性高脂血症合并动脉粥样硬化家兔影响的研究[D];湖南中医药大学;2010年
2 蔺建军;四逆汤干预大鼠急性缺血性心肌梗死模型的动态药效研究[D];山东中医药大学;2012年
3 杨海润;四逆汤组方配伍毒效关系的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4年
4 雷国奇;四逆汤类方证治规律及临床应用研究[D];湖北中医药大学;2010年
5 金文伟;甘草配伍变化对四逆汤抑制胃癌细胞增殖影响的实验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6 闫旭;基于数据挖掘技术对古今医案中四逆汤药量及相关因素的研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12年
7 高倩;四逆汤干预TLR4对肝癌微环境免疫抑制状态的影响[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3年
8 刘莲;基于生物微量热技术的中药方剂四逆汤配伍关系的研究[D];山东大学;2011年
9 于晓;《伤寒论》中四逆汤治疗作用之再认识[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5年
10 陈婷;四逆汤对肝癌抗肿瘤效应及微环境免疫调控的实验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3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