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广州中医药大学》 2018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八髎穴对脑卒中后便秘的的临床疗效观察

黄良宇  
【摘要】:目的:卒中后便秘对卒中病人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危害,轻者引起腹痛腹胀等症状,严重者可因为便秘导致肠梗阻的发生;而便秘潜在的危害是由于粪便长期堆积在肠道,可分解出内毒素被机体重吸收,进而加重对机体其他系统甚至中枢系统的损害;而当便秘患者用力排便时,腹腔内压力增加,有诱发高血压甚至引起再中的危险,因此中风后便秘是需要引起注意,并亟待解决的问题。本课题通过八髎穴穴位埋线疗法治疗卒中后便秘,并与八髎穴普通针刺疗法,以及常规选穴针刺疗法进行临床疗效对比,通过三组之间的数据比较,分析八髎穴对卒中后便秘的有效性,以及八髎穴埋线疗法对卒中后便秘的临床疗效。从而筛选治疗卒中后便秘的优势治疗方案。方法:课题将90例合格病例运用随机分组的方法分为三组,对照组患者运用《针灸学》中常规选穴进行普通针刺治疗,每次治疗留针30分钟,每日一次,连续治疗5次(然后休息两天),每一周为一个疗程,共治疗2个疗程。观察A组患者选择八髎穴进行普通针刺治疗,每次治疗留针30分钟,每日一次,连续治疗5次(然后休息两天),每一周为一个疗程,共治疗2个疗程。观察B组患者选用八髎穴进行穴位埋线疗法,运用可吸收外科缝合线进行线体对折埋线法,每5天采用埋线疗法治疗一次,连续治疗3次。经过4个疗程的治疗后,比较三组患者的中医症状评分,便秘生活治疗问卷,以及PAC-QOL评分。通过观察指标的数据统计,比较三种方法治疗卒中后便秘的临床疗效。结果:本课题一共纳入90例患者,并随机分为3组。从一般资料的统计中,三组患者在年龄、病程、以及分型上分布均衡,均具有可比性(P0.05)。比较三组患者治疗前观察指标,包括便秘患者中医症状评分,便秘患者临床症状积分、以及便秘患者生活质量评分,数据统计均具有可比性(P0.05),一般资料分布均衡,保证了本课题研究的科学性。研究中对照组1例患者针刺一周后,因自身惧怕针刺,不愿意继续接受针刺治疗,经劝说解释无效。为尊重患者意愿,准予退出临床研究。观察A组1例脑出血患者,在临床治疗观察过程中,出现血压不稳定,血压持续性偏高,经临床对症处理无明显缓解,退出临床研究。其余患者在治疗和观察过程中,均无特殊情况出现,生命体征平稳,病情稳定,全部完成临床观察。1卒中后便秘患者中医症状各项积分数据分析比较三组患者治疗后的中医症状各项评分,其中首次排便时间比较,排便间隔时间比较,以及排便速度比较,三组数据具有统计学差异(P0.01),数据说明八髎穴较普通穴位更能提前卒中后患者的首次排便时间,缩短排便间隔时间,并能增加排便速度。而组间两两比较,八髎穴埋线疗法的首次排便时间更短,数据具有统计学差异(P0.01)。比较排便形状和排便难度,三组数据具有统计学差异(P0.01),使用八髎穴的疗效优于使用常规穴位,但八髎穴针刺和埋线疗法比较,差异无统计意义(P0.05);比较三组患者的便意,采用针刺疗法的两组患者(常规选穴和八髎穴)便意程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而针刺疗法的两组患者分别与埋线疗法比较,八髎穴埋线的数据优于两组针刺患者(P0.01)。2卒中后便秘患者中医症状总分数据分析比较三组患者治疗前的中医症状总分无统计学差异(P0.05)。三组患者施行不同的治疗方案后,统计中医症状总分。对照组患者11.62±1.16,观察A组为9.58±1.02,观察B组为7.78±1.35。组内比较,三组患者的评分较治疗前均有显著下降,且数据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说明针刺疗法、以及八髎穴针刺疗法和八髎穴穴位埋线疗法均能有效的改善卒中后患者便秘症状。组间两两比较,选用八髎穴的两组观察组患者中医症状总分比常规选穴针刺组患者评分降低更为明显(P0.01)。而选用八髎穴进行治疗的患者,穴位埋线组比针刺组患者中医症状总分降低更显著(P0.01)。说明八髎穴对卒中后便秘的改善优于常规选穴,而八髎穴穴位埋线疗法对中风后便秘的改善优于八髎穴针刺疗法。3患者CCS数据积分统计首先比较三组患者治疗前的CCS积分无统计学差异(P0.05)。三组患者施行不同的治疗方案后,统计CCS评分,对照组患者12.36±1.68,观察A组为10.25±1.36,观察B组为9.54±1.25。治疗后三组患者的CCS积分较治疗前具有显著下降(P0.01)。说明三种疗法对卒中后患者的便秘症状具有改善作用。而组间两两比较,对照组和观察A组比较,数据差异有统计学差异(P0.01),说明观察A组积分更低;而观察A组和观察B组比较,数据差异具有统计学差异(P0.01),说明观察B组CCS积分更低。在CCS量表中,对排便的频率、每次大便时间、排便费劲以及是否需要帮助四个项目上有中医症状评分项目具有相通之处,但CCS量表还增加了对患者每天排便不成功情况,以及腹部疼痛情况,排便后的排尽感以及便秘病程进行补充统计。本课题中,选用八髎穴的两种疗法比选用常规穴位对卒中后患者便秘的改善情况更佳,而八髎穴埋线疗法比八髎穴针刺疗法改善情况更为明显。通过中医症状评分量表和CCS量表,说明本课题所采用的八髎穴埋线疗法对卒中后便秘患者的症状改善疗效肯定。4患者PAC-QOL积分数据分析比较三组患者治疗前的PAC-QOL积分无统计学差异(P0.05)。三组患者施行不同的治疗方案后,统计PAC-QOL积分。对照组患者25.48±3.31,观察A组为20.26±3.53,观察B组为16.28±3.42。治疗后三组患者的PAC-QOL积分较治疗前具有显著下降(P0.01)。说明三种疗法对卒中后患者的便秘症状具有改善作用。而组间两两比较,对照组和观察A组比较,数据差异有统计学差异(P0.01),说明观察A组积分更低;而观察A组和观察B组比较,数据差异具有统计学差异(P0.01),说明观察B组PAC-QOL积分更低。PAC-QOL量表对便秘患者从躯体功能、生理功能、自身担忧、日常生活习惯、以及满意度和社会交往能力多个角度进行评估。数据结果说明选用八髎穴对卒中后便秘患者的生活治疗改善明显,优于常规选穴疗法,而八髎穴穴位埋线疗法对患者生活质量的改善情况优于八髎穴针刺疗法。通过前面两项症状评分量表说明八髎穴埋线疗法对患者的便秘情况明显改善,对患者的生活质量也明显改善,两者之间是相互协同的。5患者临床疗效统计研究结果比较三组患者的临床疗效,对照组29例患者临床治愈4例,显效7例,有效率11例,无效7例,愈显率为37.93%;观察A组29例患者临床治愈7例,显效10例,有效率8例,无效4例,愈显率为58.62%;观察B组30例患者临床治愈11例,显效9例,有效率8例,无效3例,愈显率为66.67%。结果比较三组患者的临床愈显率,数据具有统计学差异(P0.05)。观察B组患者的临床愈显率最佳。愈显率是临床治愈病例和显效病例的比例,最能体现治疗方案的临床疗效。三种临床方案中,选用八髎穴刺激的两种方案比常规选穴方案临床愈显率高,数据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而八髎穴穴位埋线疗法比八髎穴针刺疗法愈显率高(P0.05),说明八髎穴穴位埋线疗法对卒中后便秘具有更好的临床疗效。结论:本研究选用八髎穴治疗卒中后便秘患者,八髎穴位于腰骶部,归属膀胱经而与肾相表里,对二便的双向良性调节作用,且由于八髎穴位于骶后孔的解剖位置上,现代研究认为其对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具有作用优势。所以八髎穴可以作为卒中后便秘患者的优势穴位。八髎穴进行穴位埋线疗法,通过高分子生物材料在穴位内的分解、吸收、溶解过程持续刺激穴位,延长刺激效应,运用线体对折埋线法简化了埋线操作过程,埋线疗法本身结合针刺效应,刺血效应,留针效应等多种功能于一体,实为复合型的刺激方式。在首次排便时间,排便间隔时间以及排便速度方面,八髎穴穴位埋线疗法具有更好的临床疗效,对于患者生活质量的改善也更为明显,由此说明八髎穴穴位埋线疗法对卒中后便秘患者的临床疗效是值得肯定的。八髎穴埋线疗法用于卒中后便秘患者的治疗简单,便捷,有效,值得临床推广运用。
【学位授予单位】:广州中医药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8
【分类号】:R246.6

手机知网App
【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泽莉;冯祯根;徐玲娟;杜晓马;曹晓华;周明镜;利小华;;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症的临床研究[J];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2013年11期
2 叶清景;;子午流注择时针法治疗中风后便秘疗效研究[J];光明中医;2013年10期
3 任珍;吴清明;李丹丹;刘未艾;李向荣;林旭明;;调气通腑针刺法治疗中风后便秘[J];中国针灸;2013年10期
4 马哲河;林广华;;速刺次髎配合常规针刺治疗中风后便秘的临床研究[J];针灸临床杂志;2013年09期
5 杨贺一;;穴位埋线治疗中风后便秘22例临床观察[J];国医论坛;2012年05期
6 刘慧敏;;聚乙丙交酯新型埋线材料与羊肠线的临床应用比较[J];中国组织工程研究;2012年38期
7 冯骅;蒋亚秋;丁敏;林天云;;不同材质埋线法治疗颈椎病患者不良反应的比较研究[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2年05期
8 谢惠云;张家维;;穴位埋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临床观察[J];新中医;2012年08期
9 田晓芳;王琪;;头针体针结合治疗缺血性中风后便秘30例[J];广西中医药;2012年03期
10 王利群;关青;王利民;高雁;;中药芒硝液灌肠治疗脑中风后便秘的疗效[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2年07期
【共引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张光昇;;中医药治疗中风病综述[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3年15期
【二级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韦宝伟;刘布鸣;;聚乳酸乙醇酸的生物降解和安全性研究进展[J];现代药物与临床;2012年04期
2 孙文善;;PGLA微创埋线治疗癫痫[J];上海针灸杂志;2012年04期
3 尤丽莉;孙晓燕;张佳艳;;脑中风患者便秘的辨证施护体会[J];内蒙古中医药;2011年24期
4 孔菲;高亭;;针刺治疗中风后便秘53例[J];黑龙江医药;2011年06期
5 沈林芳;;PGLA微创埋线治疗乳腺增生134例[J];上海针灸杂志;2011年10期
6 韩焱晶;代伟伟;彭磊;周蕾;马惠芳;;针刺对应激性胃黏膜损伤大鼠血浆和下丘脑中β-内啡肽含量的影响[J];针刺研究;2011年05期
7 王军;孟凡举;;PGLA微创埋线治疗头痛62例[J];上海针灸杂志;2011年09期
8 孙文善;;PGLA微创埋线治疗类风湿关节炎[J];上海针灸杂志;2011年08期
9 贾天鹏;;穴位埋线治疗慢性前列腺炎[J];西部中医药;2011年08期
10 唐佐阳;;PGLA线体微创埋线治疗糖尿病[J];上海针灸杂志;2011年07期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焦欣;籍冬冬;汤啟欢;彭坤;罗建;罗才贵;;浅溯八髎之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年72期
2 邓红卫;魏巍;陈盈芳;李跃兵;;电针八髎穴治疗脊髓损伤后神经源性膀胱的临床研究[J];中国中医急症;2017年09期
3 王梦;梁婧;侯海燕;陈亚琼;;八髎穴的临床应用浅析[J];江西中医药;2015年07期
4 蒋可;付中学;;按11个“止疼穴” 帮你省下买药钱[J];黄河.黄土.黄种人;2016年21期
5 王玲玲;金洵;;重新认识八髎穴[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4年01期
6 杨文婷;胡慧;;胡慧教授关于八髎穴应用的临床经验[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中医临床版);2013年01期
7 徐翠香;高崚;;高希言教授八髎穴临床应用举隅[J];中医学报;2012年10期
8 李柏文;李铁;胡秀武;智沐君;徐小茹;;八髎穴的临床应用概况[J];针灸临床杂志;2012年12期
9 王伟;;针刺八髎穴治疗糖尿病神经源性膀胱的临床研究[J];中医临床研究;2011年02期
10 封进启;;搓擦八髎在妇科中的应用[J];天津中医;1992年06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6条
1 朱廷祥;;八髎探幽[A];中国针灸学会砭石与刮痧专业委员会年会论文集[C];2014年
2 王权午;马颖桃;;八髎穴的临床应用综述与运用体会[A];中华中医药学会推拿分会第十四次推拿学术交流会论文汇编[C];2013年
3 韩明舫;;八髎穴缓解腰椎间盘突出症肌紧张的理论探讨[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4 吴自力;许纲锁;徐悦涛;孙迎斌;;针刺八髎穴治疗不射精症7例报告[A];中华中医药学会第十届男科学术大会论文集[C];2010年
5 傅建明;顾旭东;姚云海;;电针八髎穴为主治疗脊髓损伤排尿障碍64例疗效观察[A];浙江省医学会骨科学分会30年庆典暨2011年浙江省骨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1年
6 吴秀园;;温针灸八髎穴治疗慢性盆腔炎的中医机理浅析[A];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针灸康复分会第二届学术年会暨山东针灸学会第九届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7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痛经诊疗技术[N];中国中医药报;201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黄良宇;八髎穴对脑卒中后便秘的的临床疗效观察[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8年
2 曲牟文;八髎穴强化埋线治疗慢传输性便秘的临床和实验研究[D];中国中医科学院;201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宋扬扬;电针八髎穴术前干预对混合痔吻合器痔上黏膜环形切除钉合术并发症的影响[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8年
2 陈韵宜;针刺八髎穴联合生物反馈治疗功能性肛门疼痛的临床研究[D];云南中医学院;2018年
3 郑琪;针刺八髎穴治疗前列腺增生型排尿困难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7年
4 颜传竹;八髎穴的古今应用规律研究[D];山东中医药大学;2017年
5 李柏文;八髎穴临床操作规范与局部解剖结构研究[D];长春中医药大学;2014年
6 权珊珊;针刺八髎穴治疗原发性痛经的临床疗效观察[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5年
7 刘海蓉;功能性便秘患者八髎穴阳性反应的临床观察[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4年
8 陈小云;电针八髎穴结合温灸治疗脑卒中后尿失禁的临床研究[D];湖北中医药大学;2011年
9 尹鑫;八髎穴在CT三维重建辅助下的取穴方法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5年
10 杨福艺;八髎穴埋线联合生物反馈训练治疗盆底失弛缓综合征的临床研究[D];云南中医学院;2017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