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四川大学》 2007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刑事证明标准研究

邱福军  
【摘要】: 刑事证明标准是刑事证据领域的一个非常重要却又非常复杂的问题。我国当前对于刑事证明标准的研究还主要停留在哲学层面上,远远不能满足司法实践的需要。因此,加强此问题的研究对进一步推动我国刑事证据制度的改革与完善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全文除前言外,共分五章: 第一章对大陆法系国家的刑事证明标准进行了考察。在神示证据制度与法定证据制度之间阶段没有明确的刑事证明标准。在法定证据制度阶段是形式化证明标准。其产生的认识论基础应是“原始经验主义的内涵”加“经院哲学的包装”。形式化证明标准具有两个特点:(1)在法律规定上具有明显的机械性;(2)在实践把握上具有一定程度的灵活性。在自由心证制度下是“内心确信”刑事证明标准。它最早产生于1791年的法国。1795年法国的《罪刑法典》和1808年《刑事诉讼法典》对此予以继承并进行了更加明确的表述。随后,欧洲大陆国家竞相仿效,普遍采用。对于其产生和确立之原因,首先是作为具有重大缺陷的法定证据制度下的形式化证明标准的替代物而出现的。但是,在当时的自由心证原则被理解为非常极端的形式的背景下,法国大革命确立的刑事证明标准是非常偏重主观的。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应当说“内心确信”标准对在传统上对司法权滥用更为警惕的大陆法系国家起到了一定的司法判决正当化的功能。关于“内心确信”标准表述的来源,有承继启蒙运动相信单一一致性且完全绝对性的信念和承继法定证据制度单纯地要求“完全证明”的惯性思维两种说法。然而,法国大革命确立的“内心确信”标准更多的体现的是一种理念,随着革命激情的衰退和在司法实践中的挫折,大陆法系国家在坚持其基本精神的前提下,实际上根据各国不同的国情而形成了各自不同的特色。象法国、德国、日本、前苏联(包括沙皇俄国、现在的俄罗斯)等主要国家的发展过程就非常具有代表性。尽管大陆法系各国对“内心确信”标准的实践把握差异性很大。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发现其共同的突出特点是比较重视裁决者个体的信念。它显示了裁决者在事实认定中的崇高地位和重大责任,同时也提出了严峻的要求。但是,随着自由心证主义的客观化趋势,裁决者的个体信念必须建立在明确的客观证据基础上也已是其基本的特征并有继续加强的趋势。由于“内心确信”标准一方面要求裁决者主观上从良心而来的全人格确信,另一方面也要求明确的客观基础,即经过慎重推理,对法庭证据提出和辩论结果等客观举证状态所映照出来的对要证事实的明白性、清晰性,因此,“内心确信”标准内在的矛盾,即主观方面与客观方面的矛盾,更进一步说是更准确地发现真实与制约法官主观随意性的矛盾将长期存在。这一矛盾将推动“内心确信”标准在理论构成和在实践运用上的继续发展。 第二章对英美法系国家的刑事证明标准进行了考察。在知情陪审团时期由于实行陪审制及基督教的弱势地位,英国并未象大陆法系国家那样采用法定证据制度,实行形式化证明标准,但是在知情人裁判制度下,也没有明确出现其他的刑事证明标准。大约在14-15世纪知情陪审团向不知情陪审团转化的阶段,开始出现了“令人满意的良知”等最初的证明标准。到18世纪下半期,法官和律师开始关注合理地出现在陪审团心中的“怀疑”问题。18世纪末,在英美司法实践中就已开始适用“排除合理怀疑”标准。在1935年,“排除合理怀疑”标准被英国正式认可。在19世纪80年代,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通过判例确认该标准是刑事诉讼的一项基本要求。在1970年,联邦最高法院更是将“排除合理怀疑”标准的作用上升到宪法所保护的正当程序的高度。关于“排除合理怀疑”标准产生和确立的原因,有两个重要因素在其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1)在英美法系不知情陪审团制度下法官客观上需要就有罪裁决的标准向陪审团发出司法指示;(2)宗教和哲学中的认识论。“排除合理怀疑”标准的基本内涵主要表现在两方面:(1)对事件进行实证证明的领域,达到绝对的确定性是不可能的;(2)在实证领域所能达到的最高程度的确定性,是“道德上的确定性”,即一种没有理由怀疑的确定性。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司法实践对“排除合理怀疑”标准涵义的理解也在变化。以美国为例,在对“道德确定性”的认识上,已经偏离了其本原的偏重客观的概念而变得带有很大的误解危险,因此,英美法系国家实际上已经广泛认识到近年来“道德确定性”这一词语自身所带有的危险性,但是现在的实情是没有找到能代替它的更适当的表述方式。在对“合理的怀疑”的理解上,一方面排除了“单单是可能的怀疑”和“单单是推测”,焦点集中在如何形容“怀疑”的程度,另一方面在让评议变得充实上,要求讨论证据和对证据进行充分的评议,但没有要求“用具体的有说服力的语言来表现怀疑,从而让他人理解”。在英美陪审制下,根据现有资料,可以发现英美法系国家在司法实践中对于“排除合理怀疑”标准的把握至少有两个明显特点:(1)在审判实践中对是否应当对“排除合理怀疑”进行定义和如何定义争议很大;(2)在对证明标准结论的把握上比较注重陪审员之间的共识。“排除合理怀疑”标准在司法实践中还面临着三大挑战:(1)涵义过于抽象和模糊;(2)司法实践中对其涵义的界定相互矛盾和冲突;(3)缺乏可操作性。当然,面对实践中的挑战,英美法系国家也在自觉或不自觉地寻找应对措施。目前,至少有三个方法比较明显:(1)综合各种角度设计“排除合理怀疑”指示的示范模式;(2)不固定对“排除合理怀疑”指示的表述方法;(3)实行“排除合理怀疑”与“确信其罪”正反两方面相结合进行表述。 第三章对我国刑事证明标准的历史与现状进行了考察。我国奴隶社会时期没有明确的刑事证明标准。在我国封建社会,也不太明确,但在唐、宋、元、明、清等朝代能找到类似证明标准的规定。清末改制至国民党政府之前转型阶段,在系列法律草案及制定法中出现了不少与现行证明标准相关的提法。1935年的国民党政府明确规定了自由心证。2003年台湾地区当局对其进行了修正,既有判断证据的方法又有证明标准的规定“确信”。1979年的我国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了“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其产生既有近代法律和革命根据地时期对证据强调“确凿”、“充实”、对案件事实强调“明确”的历史原因,又有传统上以客观性认识为支撑点及乐观主义等原因。在认识上,我国没有采用前苏联“内心确信”标准的原因也有三点:(1)认为“内心确信”标准会为法官的主观擅断大开方便之门;(2)认为“内心确信”标准与我国司法机关在党的领导下独立行使职权的规定相矛盾;(3)认为“内心确信”标准与我国历史上的经验教训相悖。我国现行刑事证明标准法律表述具有从客观角度出发、事实标准与证据标准相结合、具有广泛的适用性等三个特点。但同时也具有四个缺陷:(1)逻辑结构严谨性欠缺;(2)概念内容明晰性欠缺;(3)文字表述忽视证明的主观性;(4)语义思维缺乏引导性。在我国现行刑事证明标准的实践把握方面,有四个较突出的特点:(1)证明标准判断上的超自由心证与权力受制并存;(2)笼统判断证明标准,缺乏理性的思考和论证;(3)印证是证明标准判断的基本方法;(4)被告人口供往往是证明标准达标的核心。 第四章探讨了我国普通刑事案件证明标准法律表述的重构及实践把握问题。从针对现行刑事证明标准的缺陷提出的各种修正标准来看,“确定无疑”要求简明,却内涵丰富,综合运用“证实主义”与“证伪主义”,双管齐下,可验证性与可操作性较强,可以作为我国普通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对于“确定无疑”标准的把握,既要在各犯罪构成要件判断中把握,又要站在整体的高度从正反两方面进行把握。鉴于此,本文详细研讨了在各犯罪构成要件的判断中如何从犯罪客观方面、犯罪主体、犯罪主观方面把握“确定无疑”和在整体状态上如何从正反两方面把握“确定无疑”问题。 第五章探讨了我国死刑案件证明标准法律表述的重构及实践把握问题。我国现行的死刑案件证明标准与普通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无异,没有体现出生命权的特别重要性,同时过分强调正面肯定,不利于引导在实践中对死刑案件事实的把握。反映到司法实践中,具有几个比较突出的问题:(1)在死刑案件证明标准的整体把握上,没有突出死刑案件的特殊性;(2)在死刑案件证明标准的适用中,往往忽视证据的合法性,对证据的把握往往缺乏全面性、高度的确凿性;(3)在死刑案件证明标准的判断上,存在一定的政治干扰因素;(4)在死刑案件证明标准的适用上,经常出现以“留有余地”异化证明标准的情况;(5)对死刑案件证明标准的把握过程说理不详。针对死刑案件的特殊性,根据我国的国情设立“确定无疑,全面排除其它可能性”的死刑案件证明标准也许是一种比较好的思路。在司法实践中,与普通刑事案件相比,我们在对“确定无疑,全面排除其它可能性”死刑案件证明标准的具体把握方面应当特别注意以下几点:(1)对证据体系的要求更全面;(2)对案件事实和情节的认定要求更确凿;(3)对证据体系的骨架要求更坚强有力。(4)对主观信念的要求更坚定。在对“确定无疑,全面排除其它可能性”死刑案件证明标准的整体把握方面要注意以下几点:(1)证据存在问题,足以动摇证明犯罪的基础,达不到普通刑事案件要求的“确定无疑”证明标准时,应作无罪判决;(2)证据存在问题,但不足以动摇证明犯罪的基础,却也达不到“确定无疑,全面排除其它可能性”死刑案件证明标准时,应依法留有余地处理;(3)缺少某些证据或次要犯罪的证据欠缺,但主要犯罪事实和量刑事实的证据扎实确凿,且对特定有关死刑的犯罪的证明仍能达到“确定无疑,全面排除其它可能性”死刑案件证明标准时,不影响死刑的判决。
【学位授予单位】:四川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07
【分类号】:D915.3

手机知网App
【引证文献】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怀立忠;审查起诉阶段补充侦查实务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10年
2 李玉飞;论司法裁判中法律事实的建构[D];山东大学;2012年
【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亚新;刑事诉讼中发现案件真相与抑制主观随意性的问题——关于自由心证原则历史和现状的比较法研究[J];比较法研究;1993年02期
2 胡建萍;证明标准问题之司法实务考查[J];法律适用(国家法官学院学报);2002年02期
3 宋楚潇;论死刑复核案件的审理[J];法律适用;2003年10期
4 熊秋红;对刑事证明标准的思考——以刑事证明中的可能性和确定性为视角[J];法商研究;2003年01期
5 李建明;死刑案件错误裁判问题研究——以杀人案件为视角的分析[J];法商研究;2005年01期
6 唐永禅;论运用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定罪的规则[J];法商研究(中南政法学院学报);1994年04期
7 陈瑞华;从认识论走向价值论——证据法理论基础的反思与重构[J];法学;2001年01期
8 龙宗智;“确定无疑”——我国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J];法学;2001年11期
9 彭国顺;间接证据证明案件事实的逻辑探讨[J];法学探索.贵州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96年01期
10 龙宗智;再论提起公诉的证据标准[J];人民检察;2002年03期
【共引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顾承卫;杨小明;;为功利主义辩[J];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6年03期
2 杨泽章;;托克维尔与自由的正当性[J];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1年01期
3 王亚明;;判前羁押问题探析[J];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1年02期
4 刘少军;;试论我国的刑事再审程序[J];安徽大学法律评论;2001年00期
5 王圣扬;孙世岗;;西方诉讼证明标准本土化的可行性研究[J];安徽大学法律评论;2001年00期
6 陈结淼;;论侦查行为的法治化与侦查权的制衡[J];安徽大学法律评论;2001年00期
7 徐学鹿;梁鹏;;商法风险分配机制刍议[J];安徽大学法律评论;2002年01期
8 汪海燕;张小玲;;刑事诉讼效率与刑事证据立法[J];安徽大学法律评论;2002年02期
9 张品泽;;我国刑事立案程序之反思[J];安徽大学法律评论;2004年01期
10 李学宽;郭志远;;反传闻规则对我国刑事审判方式改革的启示[J];安徽大学法律评论;2004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朱玉苗;;大学章程法律性质考察[A];通过章程的大学治理[C];2011年
2 李增刚;;国际关系的双层博弈框架:一个新政治经济学的思路[A];第十一届中国制度经济学年会论文汇编(上)[C];2011年
3 刘业进;莫志宏;;从集中控制到框架条件管理——城市规划的演化理论视角[A];2011城市国际化论坛——全球化进程中的大都市治理(论文集)[C];2011年
4 白新潮;;中国检察权及其权力配置[A];首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5年
5 张健;;世界各国(地区)反贪机构外部社会监督制度比较研究——兼论人民监督员制度监督范围与组织形式的完善[A];首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5年
6 郭立新;张红梅;;论检察权的外部监督制约机制[A];首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5年
7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课题组;伦朝平;范淑玲;贾颖玲;李继华;;人民监督员制度理论与实践问题研究[A];首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5年
8 薛晓卫;;人民监督员选任机制完善构想[A];首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5年
9 董亚平;;关于我国刑事诉讼贯彻直接言词原则的思考[A];首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5年
10 张朝霞;王志坤;;在构建和谐社会的视野中论检察机关的刑事政策改进[A];首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5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学玲;刑事司法中职权配置问题研究[D];河北大学;2009年
2 刘锐;刑事证人证言的理论与实务研究[D];河北大学;2009年
3 张尉龙;量刑建议权研究[D];河北大学;2009年
4 张洪梅;论我国侦查程序中辩护权之有效保障[D];河北大学;2009年
5 吴艳萍;我国刑事证人保护制度问题研究[D];河北大学;2009年
6 李红颜;商人自治组织的发展及相关法律思考[D];河北大学;2007年
7 殷会玲;论行政诉讼原告资格[D];河北大学;2007年
8 李波;刑事人身检查制度研究[D];河北大学;2007年
9 李研;论刑事法官自由裁量权[D];河北大学;2009年
10 安杨;我国宠物福利法律保障研究[D];山东科技大学;2010年
【同被引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胡玉霞;卢小毛;;对证据制度与证明标准关系的反思——兼论证据制度的标志[J];安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1期
2 王晶辉;关于退补案件调查[J];当代法学;1999年S1期
3 姜福廷,解景珠;刑事补充侦查应注意的几个问题[J];当代法学;2000年04期
4 裴苍龄;证据学中的一条生命线[J];福建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0年03期
5 龚佳禾;;检察官客观义务研究[J];湖南社会科学;2007年05期
6 陈卫东;付磊;;我国证据能力制度的反思与完善[J];证据科学;2008年01期
7 彭勃;论监听作为侦查手段的法律问题[J];法商研究;2002年06期
8 陈金钊;;论法律事实[J];法学家;2000年02期
9 马秀娟;;刑事证据规则若干问题思考[J];法治研究;2008年07期
10 云山城;;完善补充侦查若干问题的思考[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6期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8条
1 王跃辉;试论我国的刑事证据制度[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0年
2 朱格林;试析有罪判决的证明标准[D];四川大学;2004年
3 张志杰;补充侦查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5年
4 方玲;论我国的补充侦查制度[D];西南政法大学;2006年
5 宗华;论补充侦查制度[D];四川大学;2007年
6 黄晓渝;刑事公诉案件撤回起诉制度研究[D];四川大学;2007年
7 易劲松;退回补充侦查的问题和改革[D];四川大学;2007年
8 刘孟田;补充侦查制度研究[D];山东大学;2008年
【二级引证文献】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李浩朋;河北省L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退回补充侦查的调研报告[D];辽宁大学;2011年
2 陈钊;论我国补充侦查制度的重构[D];广东商学院;2012年
【二级参考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亚新;刑事诉讼中发现案件真相与抑制主观随意性的问题——关于自由心证原则历史和现状的比较法研究[J];比较法研究;1993年02期
2 李宏;;立案问题探讨[J];北京社会科学;1990年01期
3 李浩;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再思考[J];法商研究(中南政法学院学报);1999年05期
4 唐永禅;论运用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定罪的规则[J];法商研究(中南政法学院学报);1994年04期
5 邱兴隆;;死刑的效益之维[J];法学家;2003年02期
6 龙宗智;英国对沉默权制度的改革以及给我们的启示[J];法学;2000年02期
7 龙宗智;威胁、引诱、欺骗的审讯是否违法[J];法学;2000年03期
8 彭国顺;间接证据证明案件事实的逻辑探讨[J];法学探索.贵州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96年01期
9 黄达亮;我国刑事证明标准之不足[J];人民检察;2001年03期
10 周国均;;关于严禁刑讯逼供的几个问题[J];诉讼法论丛;1999年00期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明;我国刑事证明标准的反思与重构[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4年09期
2 沈德咏;江显和;;对我国刑事证明标准的再探讨[J];人民司法;2009年05期
3 广东省梅州市人民检察院课题组;从绝对理想走向相对正义——论“排除合理怀疑”刑事证明标准的确立[J];检察实践;2003年01期
4 韦文法;陈晓;;完善我国刑事证明标准若干思考[J];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S2期
5 胡常龙;;走出刑事证明标准的几个理论误区——兼论刑事证明标准的设立基准[J];法学论坛;2009年05期
6 由龙涛;李进国;孙喜民;;试论现行刑事证明标准的缺憾、原因与完善[J];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6期
7 房国宾;刘聪;;刑事证明标准之探微[J];天津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9年01期
8 房国宾;刘聪;;刑事证明标准之探微[J];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09年01期
9 王琨;;浅议“排除合理怀疑”对我国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借鉴意义[J];法制与社会;2010年15期
10 广东省梅州市人民检察院课题组;从绝对理想走向相对正义——论“排除合理怀疑”刑事证明标准的确立[J];检察实践;2003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闻黎明;;闻一多被刺事件的历史考察[A];闻一多研究集刊(纪念闻一多诞辰100周年)[C];2004年
2 张西京;;知识经济合理性的历史考察[A];西部大开发 科教先行与可持续发展——中国科协2000年学术年会文集[C];2000年
3 汪天亮;黄荣斌;;香港问题的一段历史考察(1979—1982)[A];百年沧桑论香港——江苏省暨南京市各界举行庆祝香港回归祖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1997年
4 朱健;;中国共产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演变的历史考察[A];浙江省暨华东六省一市党史系统纪念建党八十周年学术讨论会论文集[C];2001年
5 蒋东明;;中美两国大学出版业发展比较[A];中国编辑研究(2006)[C];2007年
6 郭小霞;;闽台关圣神缘的历史考察[A];海峡两岸五缘论——海峡两岸五缘关系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3年
7 秦振华;;大学出版社编辑的基本素质及其考评[A];第六届全国人—机—环境系统工程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3年
8 冀丽萍;;大学出版社——大学的“第三势力”[A];中国编辑研究(2003)[C];2003年
9 杜景柏;;我国民法法典化的法哲学思考[A];第三届贵州法学论坛文集[C];2001年
10 杜景柏;;我国民法法典化的法哲学思考[A];贵州法学论坛第三届文集[C];200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敬民;党实践先进性的历史考察[N];新乡日报;2005年
2 金炳镐;我国“少数民族”概念的历史考察[N];中国民族报;2002年
3 申振钰;中华全国科学技术普及协会诞生[N];大众科技报;2003年
4 申振钰;参与科普工作是一项光荣义务[N];大众科技报;2003年
5 《中国青年报》“阅读周刊”编辑 燕舞;有史料支撑的思想[N];中华读书报;2008年
6 申振钰;“大跃进”对科普工作的影响[N];大众科技报;2003年
7 申振钰;科普工作稳步发展[N];大众科技报;2003年
8 申振钰;城市农村科普事业繁荣[N];大众科技报;2003年
9 申振钰;科普工作的一次低谷[N];大众科技报;2003年
10 申振钰;科普 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N];大众科技报;2003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邱福军;刑事证明标准研究[D];四川大学;2007年
2 郭志远;刑事证明标准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8年
3 夏邦;晚清法制变革的历史考察[D];华东师范大学;2008年
4 李祖祥;控制与教化[D];湖南师范大学;2007年
5 张志庆;托马斯·阿奎那美学思想研究[D];山东大学;2006年
6 吕卫华;诉讼认识、证明与真实[D];中国政法大学;2007年
7 于卫青;巴勒斯坦难民问题的历史考察[D];西北大学;2002年
8 耿志;英美军事战略的历史考察(1919-1945)[D];首都师范大学;2007年
9 周葆华;大众传播效果研究的历史考察[D];复旦大学;2005年
10 周小李;社会性别视角下的教育传统及其超越[D];华中师范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维;我国故意伤害犯罪的历史考察及思考[D];河北师范大学;2008年
2 李颖;对国家现代化和执政党现代化互动关系的历史考察(1978—1992年)[D];天津师范大学;2007年
3 陈利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村基础教育政策的历史考察[D];湖南师范大学;2008年
4 周杰;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村社会保障政策的历史考察[D];湖南师范大学;2009年
5 曹媛媛;论我国优先权制度的建立[D];郑州大学;2006年
6 秦积翠;讲授法研究[D];西北师范大学;2007年
7 契海琴;集安高句丽墓室壁画中的人物风俗图特征研究[D];延边大学;2008年
8 丁昊;韩国基督教与韩国政治间互动的历史考察[D];东北师范大学;2007年
9 郑韵;不动产预告登记制度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8年
10 尚艳琼;毛泽东农民观的历史考察[D];华东师范大学;2007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