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西南大学》 2017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汉语“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及其形成机制研究

丁芳芳  
【摘要】:成语是汉语词汇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多为“四字格”,而“动宾+动宾”是其中的典型结构之一。虽然对于汉语成语的语义结构研究成果丰富,但还有未尽完善之处。有鉴于此,本研究尝试将自主/依存关系与框架理论结合起来,借助自主/依存的框架语义模式,主要考察和说明汉语“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组构成分之间的各种语义关系以及它们是如何联结形成成语的语义结构,然后分析和比较具有不同组构程度的“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形成机制,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对“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特征进行阐释。本研究主要关注三个问题:一是汉语“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关系;二是汉语“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形成机制;三是汉语“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特征。主要研究发现如下:第一,汉语“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在组构成分的词类,语义角色,以及动宾1和动宾2的语义关系方面都具有对称性。为了实现对应组构成分词类的对称,“词类活用”现象普遍存在,而这种词类的转换主要以概念转喻为认知机制,通过框架元素之间或是框架元素与相关框架之间的替换得以实现。同样以框架语义分析为基础,发现在大多数情况下,无论动宾结构中的两个谓词唤起的语义框架是否相同,它们所联结的宾语的语义角色都属于同一类型。成语的语义结构作为上层框架,由动宾1与动宾2的语义框架构成。而这两个下层语义框架之间可以是并立关系或者包含关系,它们的语义框架和框架元素间的关联方式决定了动宾1和动宾2的具体语义结构关系。此外,通过语义框架以及框架元素的各种关联,谓语动词和宾语之间,动宾1和动宾2之间,以及这些组构成分与其构成的成语之间,都建立起了自主/依存关系。因此,“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形成的条件不仅是语源与组构成分之间的自主/依存关系,还应包括以自主/依存为方式形成的组构成分语义框架之间的关联性。第二,“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形成可能经历字面义的形成、比喻义的形成和规约义的形成三个阶段,主要涉及的认知机制有概念隐喻、概念转喻、共有文化以及认知固化。字面义的形成一般有两个步骤:1)从语源中直接或间接获取四个字作为成语的构成成分;2)这四个构成成分通过语义框架及其框架元素之间的自主/依存关系联结获得整体意义。语源框架与字面义框架之间表现出自主/依存关系,也可看作是转喻思维方式下的整体与部分的关系。无论字面义由哪一种方式产生,它都是由语源推衍而出,并且动宾关系继承自语源材料的主要逻辑关系。不同成语的比喻义语义结构形成机制也有区别。综合性“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比喻义的形成有以下三种情况:1)字面义框架中的部分框架元素及其关系通过概念隐喻映射形成比喻义;2)在转喻思维下,字面义框架与其框架元素间形成整体与部分的替代关系,对字面义框架中的某个框架元素的阐释即是比喻义;3)字面义通过不同的认知机制,可以形成不只一个比喻义。而融合性“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比喻义形成主要以概念转喻为认知机制,主要涉及两种转喻关系:PART FOR PART的转喻模式和SPECIFIC FOR GENERAL的转喻模式。以概念转喻PART FOR PART为认知机制的融合性成语,由语源生成的比喻义和字面义通常分别是成语的语源框架中某些框架元素的阐释项,框架元素间形成替代关系。而一般通过寓言或历史故事来讲道理的成语,其比喻义的形成都以概念转喻SPECIFIC FOR GENERAL为认知机制。也就是说,语源框架中基于具体事件的推理映射到目标域中成为具有普遍意义的推理。“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形成机制除了概念隐喻和概念转喻以外,共有文化框架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不可缺少的。共有文化常识主要有五种类型:语源、先科学概念、文化符号、物质文化以及社交文化,它们在成语的语义结构形成过程中往往是重叠和相互关联的。最后成语身份的确定还需要经过认知固化这一过程。第三,汉语“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具有组构性、理据性、层级性和动态性四个特征。根据语源框架、字面义框架、比喻义框架、规约义框架以及各自框架中框架元素的对应或关联情况,成语的组构程度也有不同。高组构成语的规约义作为依存成分,都是由成语的构成成分作为自主成分直接组合生成,其特点是字面义与规约义的语义框架一致,并且各自框架中的相关框架元素基本上能够直接对应。中组构成语的规约义不能依据成语构成成分及其关系直接组合形成,而是需要借助概念隐喻、概念转喻等认知机制,以自主/依存的方式组构而成,也就是说字面义与规约义的语义框架中的相关框架元素基本上没有直接对应,而是通过概念隐喻或概念转喻产生间接联系。低组构成语的字面义与规约义通过概念隐喻和概念转喻等认知机制,以语源框架为中介联系起来。“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具有理据性,可以分为两类:成分理据性和语源理据性。中组构“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大多具有成分理据性,因为其比喻义都来自成语字面义语义结构的构成成分。不同的是,有的成语比喻义的理据是字面义语义框架中某一个框架元素的引申,而有的成语的理据性在于其比喻义来源于字面义框架中的多个框架元素及其关系。高组构和低组构的“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具有语源理据性。高组构成语的语源框架与规约义框架之间表现出自主/依存关系,语源是不依赖于其他事物独立存在的自主成分,成语规约义是以语源为基础形成的推衍型依存成分。对低组构成语来说,字面义框架与比喻义框架没有直接的关联,由语源框架产生比喻义。成语字面表达式构成成分选取的标准是构成成分组合而成的字面义与语源之间能够以PART FOR WHOLE的转喻模式联系起来。“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的层级性特征是语源框架与字面义框架之间以及字面义框架与比喻义框架之间自主/依存关系的结果。对语源和字面义来说,语源是不依赖于其他事物独立存在的自主成分,成语的字面义是以语源为基础形成的推衍型依存成分。字面义框架与比喻义框架分别属于始源域和目标域,始源域中侧重的语义框架部分地映射到目标域中,也将框架元素及其之间的联系传递过去。“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语义结构并不是完全固化的,而是一个动态的系统。在历时形成发展过程中,高、中、低组构性成语,从低层级到高层级形成复杂的语义结构系统。它们形成过程中所经历的语源、字面义、比喻义,最后固化为规约义的过程不尽相同,因而语义结构系统中凸显的部分也有差别。成语的规约义形成之后,以稳定为前提发生着演变:由新的低层级语义结构的产生而引起,新旧语义结构并存为凸显部分,或是新的语义结构取代旧的语义结构成为凸显部分。综上所述,本研究以认知语言学理论为基础,使用自主/依存的框架语义分析模式考察“动宾+动宾”四字格这一类型成语的语义结构及其形成机制,是对现有成语意义研究的一种补充。这也有助于学习者更好地理解思维跟语言之间的联系,增强对成语的理解和应用能力。而针对汉语“动宾+动宾”四字格成语的分析模式同样也可能应用于其他语言现象的分析,为其研究提供新的视角。
【学位授予单位】:西南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7
【分类号】:H136.3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