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保险人销售误导情境下惩罚性赔偿的制度优化

李臻  
【摘要】:一直以来,保险销售误导是我国保险业长期难以消除的沉疴顽疾,尤以人身保险中的情况最为严重。保险销售误导是指,保险人通过欺骗、隐瞒或诱导的方式,对保险产品作出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主要体现为夸大宣传、片面介绍、混淆概念、同业诋毁等。尽管销售误导行为已经受到监管部门的重点关注,但从相关数据可以看出,此类乱象并未得到有效遏制,反而呈现愈演愈烈之势。为保护保险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对保险人的销售行为作出正向引导,促进保险业的健康持续发展,有必要在既有制度之外寻求突破。为遏制销售误导,在司法层面对保险人施以惩罚性赔偿是一个较为可行的制度选项。然而,尽管在司法实践中,已有投保人主张适用《消保法》第55条第1款的规定,对保险人的销售误导行为施以惩罚性赔偿,但仅有极少数的法院支持此类主张。在学界,针对惩罚性赔偿在保险销售误导案例中的可适用性,学者观点也存在着一定争议。因此,有必要对惩罚性赔偿在保险销售误导案例中的适用正当性,以及具体规则构建等问题进行探讨。纵观我国研究,针对惩罚性赔偿的制度正当性和构建层面的分析,多围绕《消保法》予以展开:在论述正当性上,强调保险交易应当属于《消保法》的规制范围,进而应当适用惩罚性赔偿的规定;在论述制度构建上,强调构成要件应当符合该法第55条的规定。但是,上述视角忽视了保险销售误导行为在本质上相较于一般交易合同的特殊性,既未能结合其特殊本质论证惩罚性赔偿的适用正当性,也无法从司法运行的具体情况提出制度改进的建议。因此,笔者将从司法案例出发,根据司法案例所透露出的制度缺陷,深入分析其成因并以此提出制度构建的可行建议。基于上述思路,本文共分为导论和正文两个部分:导论部分简要介绍了选题背景与研究意义,对既有国内外文献进行简要介绍,并对本文的研究方法和研究思路做出说明。正文共分为如下五个部分:第一部分为问题的提出,以北大法宝数据库中适用《消保法》第55条的保险案例为样本,分析既有惩罚性赔偿制度在规制保险销售误导时的适用不足。从统计结果可以看出,制度适用的不足主要体现为两个方面:保险销售领域应否适用惩罚性赔偿尚存争议,以及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具体适用存在分歧。前者主要体现为保险交易是否属于“生活消费需要”存在争议,以及惩罚性赔偿的适用是否应局限于欺诈存在争议。后者主要体现为惩罚性赔偿的适用是否以损失为前提存在争议,以及惩罚性赔偿数额的计算方式存在分歧。第二部分为成因检视,针对前述实证统计所展现的适用问题,从立法、司法及学理角度分析其成因。在制度正当性的争议上,针对保险消费是否属于“生活消费需要”的问题,立法、司法实践及多数学者均持肯定态度,将保险消费解释为生活消费,但这一观点并未被最高人民法院所支持,且受到部分学者反对;针对惩罚性赔偿是否应局限于欺诈,我国立法、司法及学界多主张采用较为严格的“四要件”学说,这一严格的要件构成导致在样本中几乎没有案例能够适用惩罚性赔偿的相关规定。在制度具体适用的争议上,针对惩罚性赔偿的适用是否以损失为前提,立法、司法及学界的分歧极大;针对赔偿金数额基数的计算,主要观点包括价款、所受损失、所失利益几类,尚未统一。第三部分为惩罚性赔偿适用的理论优化。在该部分笔者首先对前述统计分析中,“生活消费需要”及“欺诈”等争议进行分析,以证明保险交易不符合“生活消费”需要,且保险销售误导多数不满足“欺诈”要件,以此难以证成《消保法》在保险销售争议案件中适用的正当性,进而无法证明惩罚性赔偿条款的可适用性。与之相较,法经济学的论证方法以损害赔偿为外在约束条件,以理性人为基本假设,通过分析理性保险人在约束条件下的销售行为模式,进而分析是否有必要通过惩罚性赔偿对保险人的销售误导行为进行规制。相较于法规范分析,法经济学分析相对而言具有较为精准的理论证明力,是惩罚性赔偿研究中被广泛采用的分析方法。从法经济学的视角看,法律制度以社会总成本最小化为目标,而若实现这个目标,则需要使保险人的损害赔偿等同于其造成的社会损失。但是,保险人所采取的销售行为无法实现社会总成本最小化的目标,是无效率的。其无效率主要体现为两个方面:首先,保险人承担赔偿的概率低于其造成损失的概率。其产生原因在于,由于信息的不完全性,投保人无法察觉保险人的销售误导行为;即便能够察觉,但基于举证责任的压力,或诉讼收益与诉讼成本的对比,投保人仍选择“理性的冷漠”而放弃诉讼,致使保险人逃避赔偿责任。其次,保险人的赔偿责任低于其对投保人造成的损失。其产生原因在于,保险人销售误导的法律责任主要以缔约过失责任为主,而赔偿局限于信赖利益和返还利益损失。但是,在司法实践中,投保人的差旅费、误工费等间接损失,以及因合同撤销而丧失的机会成本均无法得到完全赔偿,导致投保人的实际损失无法得到弥补。上述两个原因导致存在无法被内化为保险人个人成本的社会成本,保险人基于个人总成本最小化而选择的预防水平无法使社会总成本最小化。惩罚性赔偿的效率补足功能在于,通过在补偿性赔偿之外,使保险人承担额外的赔偿责任,将保险人总赔偿责任提升至与社会损失相同的水平,激励保险人采取实现社会总成本最小化的销售行为。与前述销售误导的非效率性相对应,惩罚性赔偿的效率补足功能包括两个方面:首先,通过将其他未察觉误导行为的投保人的损失纳入惩罚性赔偿的范畴,使保险人的总体损害赔偿等同于其对投保人群体造成的社会损失,将全部社会成本内化为保险人的个人成本,使社会总成本曲线等同于保险人个人总成本曲线,保险人采取个人总成本最小化的注意义务,也能够使社会总成本最小化,实现效率目标。其次,在投保人能够察觉销售误导但损失无法得到完全赔偿的情形下,通过将惩罚性赔偿分配给各个投保人主体,弥补其损失,既能够实现保险人的社会损害内化,激励其符合效率的销售行为,同时也能够赔偿无法经由既有损害赔偿制度得以弥补的损失,激励投保人的私人执法动力。第四部分为既有惩罚性赔偿的制度优化。笔者首先针对司法案例中,惩罚性赔偿的具体适用问题进行分析。对于惩罚性赔偿是否需要以“损失”为适用前提,从法经济学的角度看,惩罚性赔偿具有“无损害的损害赔偿”特征,其适用不需要以提出诉讼的投保人存在损失为前提,但需要整个投保人群体层面存在社会损失为前提。惩罚性赔偿的目的在于将保险人销售误导的社会损害完全内化至保险人的个人成本之中,即便提出诉讼的当事人不存在损失,但若投保人群体存在损失,也应当适用惩罚性赔偿。对于惩罚性赔偿的数额计算争议,在计算的基数上,不应采取《消保法》中以价款为基数的计算方式,而应当采取以损失为基数。由于社会成本是以损失为讨论基础,因而以损失为基数最符合法经济学的效率分析。尽管以价款为基数具有可预见性和可操作性的优势,但价款并不必然等同于投保人群体的社会损害,基于立法科学性的考虑仍应当以损失为计算基数。在计算倍数上,不应采取刚性倍数,而应采取弹性倍数,赋予法官一定的自由裁量权,确保惩罚性赔偿与未内化的社会损失相等,以避免惩罚性赔偿过高或过低导致的过度威慑或威慑不足。在制度改进上,应当关注构成要件和数额厘定两个方面。在构成要件的主观要件层面,应当关注保险人故意及重大过失等具有严重道德非难性的主观过错,一般过失和轻过失则不应适用惩罚性赔偿;在客观要件层面,应当关注保险人是否存在告知虚假情况与隐瞒真实情况,以及投保人是否产生错误认识并作出错误意思表示。在数额厘定上,应当关注如下几个方面:首先,明确惩罚性赔偿的计算基数——损失。根据投保人的不同主张,损失具有不同的类型。若投保人主张撤销合同,则损失主要为返还利益损失(保费)及少数情形下的期待利益损失;若投保人主张继续履行合同,则损失主要为履行利益损失。其次,根据保险销售误导的非效率性,分别确定保险人应当承担的赔偿金数额,确保赔偿金能够将全部社会损失内化为保险人的个人成本。根据保险销售误导的非效率性,惩罚性赔偿金可分为三类情况:其一,若投保人承担责任的概率低于造成损失的概率,则赔偿金=单个投保人的补偿性赔偿*未得到赔偿的投保人个数;其二,若投保人的损失无法得到完全赔偿,则赔偿金=单个投保人无法得到赔偿的损失*未得到完全赔偿的投保人个数;其三,若同时存在上述两类情形,则赔偿金为上述金额之和。再次,明晰保险人的可谴责性、财富水平、收益水平等因素在数额厘定中的地位。根据法经济学的分析,若保险人的可谴责性体现为其行为影响了承担责任的概率或赔偿的数额,导致社会成本无法被内化,则行为的可谴责性应当被视为考量因素,否则不应考虑;基于理性保险人的假设,无论保险人的财富水平如何,保险人均会选择个人总成本最低的销售行为,财富水平不应作为考量因素;虽然保险人会因销售误导行为获得收益,但若收益符合效率的分析,则不应将受益剥夺,否则会造成社会成本的提升。最后,通过惩罚性赔偿金的公益基金及分配计划,在将部分赔偿金作为奖励给予提出诉讼的投保人后,将剩余赔偿金统一纳入公益基金保管,并根据实际情况分发给其他遭受销售误导的投保人群体,以减少过高赔偿金对投保人的负面激励。第五部分为结语,对前述内容进行总结,并结合研究中的问题对将来的研究做出展望。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聂奇;;有关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的类型化分析与完善[J];上海保险;2021年02期
2 李勇;;论保险人建议义务[J];武汉金融;2016年11期
3 武长海;郭文姝;;互联网保险人说明义务履行标准司法判例实证研究[J];法律适用(司法案例);2018年08期
4 陈群峰;;保险人说明义务之形式化危机与重构[J];现代法学;2013年06期
5 吕芝慧;黄中显;;保险人说明义务法律功能的局限与拓展——后悔权的立法补充与适用[J];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21年06期
6 开佰达;;网络保险中保险人说明义务的研究[J];法制与社会;2021年14期
7 王学士;;保险人撤销权行使之实践与启示——以“法律要件论”为素材[J];甘肃政法大学学报;2021年05期
8 吕秋蕾;;网络保险模式下判定保险人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探究[J];法制博览;2017年25期
9 陈梦蝶;;论保险人的说明义务[J];法制博览;2016年19期
10 黄家弘;;实践中诚信原则对保险人的要求[J];法制博览;2015年33期
11 王乐宇;;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履行标准之重构[J];中国保险;2013年10期
12 陈一文;;保险人说明义务研究[J];法制与经济(中旬);2012年03期
13 沈晖;;论保险代理人行为对保险人之拘束力[J];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1年02期
14 张雪楳;;保险人说明义务若干问题探析[J];法律适用;2010年08期
15 偶见;;保险人不能因未及时扣划保费而否认生效约款[J];上海保险;2009年09期
16 于海纯;;论保险人违反说明义务之法律效果[J];大连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2期
17 于海纯;;保险人违反说明义务法律效果研究[J];中国商法年刊;2007年00期
18 张学雷;;论保险人的订约说明义务[J];河北企业;2006年11期
19 温世扬;保险人订约说明义务之我见[J];法学杂志;2001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于海纯;;保险人违反说明义务法律效果研究[A];中国商法年刊(2007):和谐社会构建中的商法建设[C];2007年
2 殷镇锋;;刍议保险人的说明义务[A];浙江省2010年保险法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0年
3 吴川;;保险人免责条款说明义务探析[A];浙江省2011年保险法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1年
4 张刚燕;;论保险人说明义务履行之改进[A];浙江省2010年保险法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0年
5 冯芳怡;;保险人说明义务的履行与判定标准研究[A];新“国十条”宣传暨浙江省2014年保险法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4年
6 罗俊玮;太昊;;透过两岸法律规制看保险人说明义务[A];保险法前沿(第一辑)[C];2012年
7 ;2015“感动龙江保险人”评选活动结果揭晓[A];黑龙江保险(2015年第4期 总第177期)[C];2015年
8 王富新;;保险人履行说明义务的范围及方式[A];浙江省2012年保险法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2年
9 梁鹏;;论保险人说明义务履行之改进[A];中国商法年刊(2007):和谐社会构建中的商法建设[C];2007年
10 柏军;;保险人代位权之探讨[A];浙江省2012年保险法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2年
11 殷镇锋;朱景雄;;保险人和解与抗辩义务研究[A];浙江省2011年保险法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1年
12 汪建海;;网络销售中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的履行与判定[A];新“国十条”宣传暨浙江省2014年保险法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4年
13 蔡娟;;试论保险人说明义务之履行——以一起财产保险纠纷案为例[A];浙江省2011年保险法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1年
14 曹漪;;论网络销售中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的履行与判定[A];新“国十条”宣传暨浙江省2014年保险法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4年
15 徐巍;;论保险人对责任免除条款的明确说明义务[A];律师事业与和谐社会——第五届中国律师论坛优秀论文集[C];2005年
16 华承承;;保险人如何举证“自杀”——兼论《保险法》司法解释三第二十一条[A];浙江保险科研成果选编(2016年度)[C];2017年
17 ;黑龙江保险业举行“感动龙江保险人”系列活动[A];黑龙江保险(2016年第4期 总第183期)[C];2016年
18 董波;;为“感动龙江保险人”点赞[A];黑龙江保险(2015年第4期 总第177期)[C];2015年
19 夏晚秋;;我们是这样的保险人[A];黑龙江保险2012年第1期(总第156期)[C];2012年
20 张俊岩;;格式条款与保险人的说明义务[A];中国保险学会首届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于海纯;保险人缔约说明义务制度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7年
2 鲁忠江;中国保险人缔约说明义务研究[D];南京大学;2011年
3 徐竞;法现代化视野下保险人契约责任问题研究[D];武汉大学;2012年
4 李寒劲;保险人法定解除权制度研究[D];武汉大学;2009年
5 曹兴权;保险缔约信息义务制度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3年
6 梁彦军;美加保险恶意制度研究及对中国的启示[D];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14年
7 姜雷;保险代理制度研究[D];吉林大学;2010年
8 王艳玲;中国保险业规制改革研究[D];辽宁大学;2009年
9 李兆良;海上保险免责条款研究[D];武汉大学;2014年
10 李炎杰;中国保险合同纠纷防范及处理机制研究[D];西南财经大学;2011年
11 张贤伟;海上货物运输保险赔偿制度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08年
12 初北平;船舶保险条款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08年
13 窦玉前;被保险人法律地位研究[D];黑龙江大学;2015年
14 李立;被保险人与服务提供商的共谋型保险欺诈研究[D];暨南大学;2010年
15 李春彦;论保险法中的信息披露制度[D];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05年
16 姜南;保险合同法定解除制度研究[D];西南财经大学;2008年
17 阳露昭;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基本法律问题研究[D];中国海洋大学;2011年
18 梁昊然;论我国巨灾保险制度的法律构建[D];吉林大学;2013年
19 葛延珉;海上保险法最大诚信原则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05年
20 余文海;交强险直接请求权法律问题研究[D];武汉大学;2013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臻;保险人销售误导情境下惩罚性赔偿的制度优化[D];西南财经大学;2021年
2 万鑫;保险人说明义务研究[D];西南财经大学;2011年
3 邢小静;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的界定[D];兰州大学;2012年
4 王霁;保险人订约说明义务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10年
5 陈鹤;论保险人的说明义务[D];华东政法大学;2008年
6 马洁;保险人免责条款说明义务的研究[D];烟台大学;2014年
7 杨桂波;论保险人缔约说明义务[D];中国政法大学;2011年
8 刘婷;保险人说明义务制度研究[D];华东政法学院;2006年
9 宋筠;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的案例分析[D];兰州大学;2015年
10 陈昱璇;保险人缔约信息提供新问题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5年
11 满朵日娃;网络保险中保险人说明义务的履行[D];西南政法大学;2014年
12 邱何娟;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研究[D];厦门大学;2014年
13 王小娟;我国网络保险中保险人提示说明义务制度研究[D];安徽财经大学;2020年
14 姜晓艳;论保险人的明确说明义务[D];上海社会科学院;2016年
15 唐建球;论保险人的说明义务[D];西南政法大学;2005年
16 刘文渊;保险人抗辩义务现状的调查分析和改善建议[D];上海交通大学;2015年
17 陈吉良;保险人不当理赔行为分析及侵权责任制度构建[D];西南财经大学;2020年
18 汪娱娇;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法律问题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4年
19 韩欣芸;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研究[D];南昌大学;2013年
20 王婉莹;保险人代位求偿权问题分析[D];黑龙江大学;2014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王静;如何认定保险人是否履行说明义务[N];人民法院报;2010年
2 本报记者 袁定波;保险人不得滥用“如实告知”拒赔[N];法制日报;2013年
3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曹文兵;网络营销模式下保险人的说明义务[N];人民法院报;2013年
4 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章丽美;保险人扣除非医保费用主张的裁判思路[N];人民法院报;2021年
5 本报记者 冷翠华;微小力量汇聚成大爱 保险人战“疫”不停步[N];证券日报;2020年
6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许真学;保险人曾永红 带领失业女性在职场乘风破浪[N];中国妇女报;2020年
7 记者 李梦溪;雨雪南方肆虐 保险人无惧严寒[N];中国保险报;2018年
8 记者 苏洁;两岸保险人共话保险科技[N];中国保险报;2018年
9 实习记者 钟莉娟;“用镜头拍出保险人特色”[N];中国保险报;2010年
10 本报记者 游婕;建议保险人严格履行订立合同程序[N];中国消费者报;2009年
11 本报记者 谢柳;引导保险人重视资产构成对偿付能力的影响[N];中国保险报;2005年
12 李焰 谢勇刚;襄樊电厂以询价方式优选保险人[N];中国电力报;2000年
13 案例编写人 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陈江平;必要合理的减损费用由保险人额外支付[N];人民法院报;2017年
14 石家庄铁路运输法院 吕伟 河北农业大学经济贸易学院 王卫国;当事人已达成和解,保险人仍有权追偿[N];中国保险报;2018年
15 本报特派鲁甸记者 李晓波;地震过后:保险人在一线[N];中国保险报;2014年
16 记者 唐雪来 卢晓平;11.64亿美元中标"首席保险人"[N];上海证券报;2005年
17 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邢嘉栋;卡式电子保单保险人说明义务研究[N];人民法院报;2011年
18 甘仁保;法官与保险人共同研讨保险案件[N];中国保险报;2000年
19 记者 项菲菲 实习生 曾静 程欣;26名重庆保险人入围国际龙奖[N];重庆日报;2010年
20 彭国利 本报记者 段佳;95518 保户受益 保险人也受益[N];中国保险报;2000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