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西南政法大学》 2007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汉代债法研究

谢全发  
【摘要】: 现代意义的民法源自欧洲,是欧洲封建主义发展至资本主义的产物。学界一般认为,我国民法实为舶来之物。笔者认为,我们既不能以西方近现代意义上的民法比照、套用于中国古代社会;也不能以只言片语断然否定中国社会就无调整民间私人活动的“民法”。我们必须深入到记载中国古代社会日常生活的各种史料当中,用材料说话,以事实求真。要对史料亲自搜集、考证、辨伪与分析,在占有详实史料的基础上,做出具体而非空泛、创新而非循旧的论证,以期最终能够拨开历史的迷雾,让事实大白于天下。 汉代乃是我国古代中央集权国家的确立时期,政治法律制度逐步完善,《九章律》等法律制度的制定与编纂,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以往学术界对汉代法律制度的研究,多侧重于“刑法”和“行政法”方面,对“民法”规范的研究尚属薄弱环节,对汉代债法的专门论述更是少见。本文以法律史学的视角,运用现代法学的相关理论和方法,借鉴相关学科的研究理论与成果,尝试对汉代的债法规范进行一次系统而全面的研究。 债法是调整财产流转关系的重要法律。汉代债法,并非说汉代已具有“债法典”而是指汉代已具有调整债的法律规范。汉代债法保障了当时的商品交易关系,维护了社会经济秩序,巩固了汉朝政治统治,同时,它也奠定了中国古代债法的基础,影响延贯整个古代。当前,我国对于是否制定一部完整的民法典依旧意见不一。随着《物权法》的通过,可以预见,债法典(或者民法典债编)也将出现在全国人大的立法规划当中。因此,我们现在研究古代“民法”,探析中国古代的“民法”究竟如何作用于古代社会,可以从中得到有益的启示,能够达到以古鉴今,古为今用。所以,探究汉代债法,既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也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本文正是基于以史出论,史论结合的指导思想,本着古为今用,实事求是的严谨态度而撰写。首先,观念的突破与立论的中允。本文冲破了长期以来国内学界纠缠于中国古代有无民法争论的藩篱,既不一味抨击中国古代民法缺位之说,也不完全赞同中国古代民法发达之论,而是保持意识的“中立”,以扎实、详细的史料来说明问题。笔者认为,中国学术界对中国古代有无民法的争论,都是以中国古代法律来比附西方现代民法,恰如削足适履,邯郸学步,干扰了对中国古代调整财产流转关系法律的深入考察,有百害而无一利。笔者认为,我们必须将视角转向中国古代社会之现实,集中力量对古代史料进行考证与分析,方可就中国古代是否有“民法”问题得出较为全面、客观、可靠的结论。 其次,材料的新颖与论述的系统。学术创新的生命在于新理论的的创立和新材料的运用,陈寅恪先生早就有言,新材料的出土与运用必将原有之结论推翻或发展。本文在材料方面就做到了详实新颖,从较早的居延汉简、敦煌汉简到较近公布的张家山汉简、悬泉汉简、额济纳汉简,国内所能见之于市面的汉简都为笔者所搜集而加以利用。另外,本文在大量利用出土简牍这些新资料的基础之上,充分结合传世文献,首次系统而深入地论述了汉代债法,从汉代债法的产生环境至其对后世的影响,作了全面、详细、系统、深入的分析。可以说,资料的详实新颖,论述的详尽系统是本文的最大特色。 最后,结论的客观与见解的独到。本文在其论述之中不轻易妄下结论,而以客观丰富的史料来阐明问题,真正做到以史出论。本文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之处,如汉代债法的生成环境、汉代个人是否具有“民事主体”资格、汉代“民事行为能力划分”的标准、汉代债的担保形式、契约生效的要件、损害赔偿成立条件、汉代妇女参与经济活动、官府对债的积极主动干预、汉代债法对先秦债法的发展、汉代债法对晋唐债法的影响、合同契出现的时间、税契制度的起源等等。需要强调的是,这些独到的见解,都是立基于详实新颖的史料之上。 本文由导论、债法生成环境、债法概论、债法分论之契约、债法分论之损害赔偿、汉代债法的特点、汉代债法的历史地位、结语八个部分组成。 导论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了选题的背景、目的和意义。第二部分对有关汉代债法研究的学术史进行了回顾,对有关债法的汉代简牍等资料的出土和整理情况作了详细的介绍,并对目前国内外研究汉代债法的学术成果作了评述,指出目前对汉代简牍等资料的文字考释、分类研究成果较多,而运用简牍资料说明汉代法律调整经济生活的研究成果则并不多见,其中,尤其是对汉代债法进行整体深入的研究尚付阙如。 第一章从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等方面考察了汉代债法的生成环境。以小农经济为主,小商品经济为辅的社会经济是汉代债法的经济基础,它决定了汉代债法的基本内容。汉代皇权十分强大,对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产生重要影响,当然也对债法的内容及其特点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钱穆先生指出每一制度之后都有一番思想在支撑,人的行为也是在一定思想指导下的行为。因而在汉代债法的制定、运行过程中,思想文化的影响不容忽视。汉代社会崇尚“天人合一”,追求“和谐”,主张“重义轻利”,反对“见利忘义”,这些都对汉代债法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第二章从债的当事人、债的产生、债的担保、债的消灭等方面阐述了两汉债法的概况。在债的当事人部分中,首先指出汉代真正承担债务,履行债务的当事人包括国家、社会组织、家(户)和个人。我们在此要注意不能用债的当事人来比附西方民法中债的主体概念,以免发生误解。汉代虽然存在以个人名义与外界进行经济交往从而产生债的情况,但汉代都是以家庭(户)的财产来履行债务,这与现代民法中债的主体是有区别的。现代民法中,债是以债的主体的财产来履行,只有在特殊情况下,在负债者个人财产不足偿还债务时,才可以家庭或者其他关系人的财产来履行债务。汉代划分民事行为能力的主要依据是立户,只有具备户主的身份才可以自己的名义参与经济交往,享有权利,履行义务。这与我们现代民法不同。不少著作,根据现代民法理论,提出中国汉代“民事行为能力”划分依据之一——年龄(汉代为两分法,15周岁为分界线),笔者对此进行了辨析。本章对汉代债法的内容进行了概括的介绍,包括汉代债法的发生、债的担保、债的消灭。汉代债的发生原因包括契约、损害赔偿、不当得利。汉代债的担保形式也已经多样化,既有保证、俸禄担保,也有独具中国古代特色的劳役担保,还有抵押和质押。这反映了汉代高度重视对债主经济利益的保障。汉代债的消灭形式主要有清偿、免除和抵消三种。 第三章深入地研究了汉代的契约制度。结合传世文献与汉代简牍资料,按照不同种类,详细探讨了目前我们所能见到的各种契约文书。汉代契约种类已经比较齐全,有买卖土地、房屋的不动产买卖契约、动产买卖契约,也有反映雇佣关系的雇佣契约,反映财产联合关系的合伙契约等。既有宏观的制度分析,也有具体个案考察。这一章还运用法学理论,对汉代契约的生效要件进行了阐述,指出当事人具备订立契约身份条件、双方订立契约的意思表示要真实、契约内容要合法、订立契约的形式要完备。只有同时具备这四个条件,所订立的契约才是合法有效的。 第四章阐述了汉代的损害赔偿制度。本章分为一般损害赔偿、特殊损害赔偿、损害赔偿的构成要件三个部分。笔者充利用了大量的简牍资料,尤其是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和居延汉简中记载的损害赔偿案例,对汉代损害赔偿制度作了深入的研究。汉代损害赔偿分为一般损害赔偿与特殊损害赔偿。汉代法律已经规定了比较严格的赔偿制度,开始重点保护国家财产。汉代也有特殊损害赔偿制度,如对畜产造成他人庄稼等农作物或畜产损失的,畜产主人要承担赔偿责任。对官员失职、渎职行为造成他人损失的,汉代法律也规定了对受害人的赔偿责任。这比较类似于现代法律中的国家损害赔偿制度。汉代损害赔偿也必须具备三个构成要件:加害人的主观过错、损害事实的存在、加害人与损害结果之间有因果关系。 第五章剖析了汉代债法的特点。汉代债法主要有当事人法律地位相对平等、妇女可以独立地作为债的当事人、官府对债的积极调控三个特点。汉代债法突出特点就是汉代官府对债的积极调控措施。从静态来看,汉代官府对买卖契约中商品的价格、对借贷契约中的利率均做出了规定。从动态来看,在债的发生、履行过程中,官府一直积极干预,以确保债主的经济利益。对普通大众之间的债要进行登记。在负债者不按时如实履行债务时,债主可以向官府提出申诉,要求官府强制负债者履行债务。官府接到申诉后,要进行调查核实。调查核实后,如果确定债务的存在,则会依法强制负债者履行债务。负债者无法偿还债务时,甚至官府可先行垫付,然后由负债者为官府服役来偿还债务。在负债者完全履行债务后,官府才将负债者的名字从有关簿册中注销。当然如果负债者已经偿还债务,或者债的内容(所欠钱财金额)与债主所主张的不一致,也可以向官府申明,官府调查核实之后再处理。 第六章分析了汉代债法的历史地位。汉代债法在中国古代债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上承先秦,下启晋唐,处于承前启后的重要历史阶段。我们试图通过对汉代与先秦和晋唐时期的比较,来透视汉代债法的历史地位。汉代债法与先秦债法相比,债的规范法典化、债的发生多样化、债的担保多元化、债的当事人广泛化。两汉时期的债法,奠定了后代债法发展的基础。由债的当事人、契约制度、损害赔偿制度等方面都可以看出,晋唐债法就是对汉代债法的进一步发展和完善。 结语部分介绍了本文的研究结论与特色。 汉代是我国古代债法体系形成的时期,颇为完善的规范体系是当时人们社会生活经验的结晶,对后世民事法律规范的发展演进影响深远。笔者初衷是力图挖掘更多的、翔实的新史料,对汉代债法体系进行“复原”,以期对我国债法史的研究跃上新的台阶有所裨益。若然,则聊酬笔者之愿矣。
【学位授予单位】:西南政法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07
【分类号】:D929;D923

手机知网App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政治 法律[J];全国新书目;2005年01期
2 ;政治 法律[J];全国新书目;2005年02期
3 王葆柯;;图书出版合同(标准样式)的两处硬伤应当修改[J];中国版权;2010年02期
4 ;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智库丛书第3辑 《激辩“新开放策论”》出版[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1年08期
5 ;好书推荐[J];四川党的建设(城市版);2011年08期
6 刘晓林;;唐律“劫杀”考[J];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1年04期
7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1卷征订启事[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1年08期
8 ;数字版权第一案尘埃落定 版权分散现状亟待改变[J];出版参考;2011年19期
9 孟勤国;;法律规则的确定性及其局限——以阎崇年千金挑错案为例[J];法学评论;2011年05期
10 吴大华;;侗族习惯法中的罚则研究[J];民间法;2009年00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吴永贵;;中华书局对我国学术文化发展的贡献[A];中国编辑研究(2004)[C];2004年
2 肖建新;;论宋代的临朝听政[A];宋史研究论文集第十辑——中国宋史研究会第十届年会及唐末五代宋初西北史研讨会论文集[C];2002年
3 郭胜强;;甲骨文所反映的蜀和殷商的关系[A];中国古都研究(第十九辑)——中国古都学会2002年年会暨长江上游城市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2年
4 唐元;;章句学与两汉儒学风向[A];儒学与二十一世纪文化建设:首善文化的价值阐释与世界传播[C];2007年
5 唐克敏;;辛亥云南“重九”起义[A];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中)[C];1981年
6 彭安玉;;六朝私学的兴盛及其背景探析[A];“江淮地域与六朝历史”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7 冯时;;郭沫若《金文所无考》补正[A];郭沫若研究三十年[C];2008年
8 萧平汉;;王夫之的史论体系[A];2008年湖南省船山学研讨会船山研究论文集[C];2008年
9 姚小鸥;王克家;;《论语·宪问》篇“骈邑三百”解[A];儒学与二十一世纪文化建设:首善文化的价值阐释与世界传播[C];2007年
10 ;建国以来的中国逻辑史专著书目[A];中国逻辑思想论文选(1949—1979)[C];198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岩;中华书局:老树发新芽[N];中国文化报;2007年
2 安作璋;我与中华书局交往的四十年[N];光明日报;2002年
3 蓝有林;中华书局和台湾联经签署整体合作协议[N];中国图书商报;2006年
4 翁向红 本文作者为中华书局市场部副主任;中华书局“两保证”铸造品牌市场[N];中国新闻出版报;2007年
5 本报记者 李晋悦;中华书局:坚持走大众出版之路[N];中华读书报;2008年
6 记者 曲志红;中华书局坚守品格[N];新华每日电讯;2002年
7 沈致金(中华书局副总经理);中华书局:先天好也需后天功[N];中国新闻出版报;2006年
8 本报记者 王林;中华书局突围[N];经济观察报;2007年
9 孙海悦;盗版《于丹<论语>心得》卖到出版社门口[N];中国新闻出版报;2006年
10 王玮;建设传统文化出版重镇[N];光明日报;2007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郑慧霞;卢仝研究(Ⅱ)[D];华东师范大学;2007年
2 徐涛;唐宋之际“吴家样”传承研究[D];中央美术学院;2009年
3 程丽红;清代报人研究[D];吉林大学;2007年
4 陈骏程;宋代官员惩治研究[D];暨南大学;2006年
5 周粟;周代饮食文化研究[D];吉林大学;2007年
6 谢全发;汉代债法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7年
7 熊伟;府兵制政治过程论[D];浙江大学;2008年
8 朱联平;晚清、民初及北洋军阀时期中国政党监督思想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07年
9 李亚峰;近代叙事长诗研究[D];苏州大学;2008年
10 金永健;清代《左传》考证研究[D];扬州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廖奇琦;神灵与仪式[D];中央美术学院;2007年
2 陈德文;北宋东京城管理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07年
3 王育;秦汉乡里教化研究[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08年
4 姚远;中华书局标点本十七史礼志部分校读札记[D];南京师范大学;2011年
5 曹威伟;荀学“乡愿”思想研究[D];中南大学;2008年
6 杨瑶;《周礼》中所载户籍制度及相关问题初探[D];吉林大学;2007年
7 贺伟;傅璇琮“整体研究”述论[D];郑州大学;2006年
8 王磊;清代州县官的财务收支[D];厦门大学;2007年
9 楼培;中唐韩愈研究二题[D];浙江大学;2008年
10 虞华燕;晚唐贾岛接受史论[D];华中师范大学;200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