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马克思社会分工理论研究

韩俊  
【摘要】: 《德意志意识形态》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被誉为历史唯物主义的奠基之作。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研究了诸多概念问题:如异化、市民社会、生产力、交往、所有制、国家观以及“人”等等概念。但是,在这些概念的基本规定里,我们可以看到到处充斥着分工的概念。马克思正是借助于分工概念才构建了历史唯物主义。我们今天研究马克思的历史观,更应该注意分工以及分工与其他概念的关系。从逻辑上说,分工是《形态》诸多概念的前提;从内容上来看,分工又是诸多概念的交汇点。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今天研究《形态》中的分工对于理解和研究马恩原著,以及其它诸多概念具有更大的帮助。 本文主要分为三大部分: 第一部分为引言部分,此部分在于阐述此篇论文选题的背景、意义以及国内外研究此课题现状。 第二部分主要阐述的是对马克思的分工理论的追溯。该部分主要从两方面来阐述:古典政治经济学角度和空想社会主义学派的角度来阐述马克思对于他们分工理论继承。在继承的基础上,马克思运用自己的分工理论对古典政治经济学以及空想社会主义学派的分工理论进行批判,从而阐发了自己的分工理论。与以往的分工理论不同,他将分工理论纳入了历史唯物主义的范畴内。 第三部分是该论文的主体部分。此部分从《1844年经济学手稿》着手分析马克思社会分工理论的萌芽,阐述了《手稿》中异化与分工的关系,并以《手稿》作为桥梁阐述了《手稿》中的分工与《形态》中分工的联系。在研究《形态》中分工时,该文主要是从分工的概念、分工的形式结构、分工与生产关系和生产力关系以及分工带来的正面效应和负面效应来谈。由于分工对人类社会产生消极的作用,所以在该部分的最后一小节中讨论了消灭旧式分工的意义,我们该如何消灭旧式分工?应该建立怎样的新式分工?共产主义社会的分工对人的全面发展有什么重大的意义? 第四部分是立足于研究分工的当代意义来阐述的。此部分首先运用了马克思抓准最根本的现代性的前提,分工思想对分工进行现代性批判,在理论意义批判后,最后一节,结合当时的国际国内分工的状况,分析了我国目前所出现的一些待于解决的问题。我们在社会主义初期的建设中我们该如何运用马克思的分工理论来解决这些问题。 严格的说,本文不是纯粹运用哲学理论来分析,而是运用哲学、经济思想史甚至社会学的角度来分析研究马克思分工。在更大程度上,本人是想立足于现实,欲用理论来指导现实,克服分工对当今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实现一种新的分工形式—自由分工。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张和平;论马尔库塞对马克思的非理性主义曲解[J];长白学刊;1998年02期
2 王东,刘军;马克思哲学革命的源头活水和思想基因——《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新解读[J];理论学刊;2003年03期
3 李稳山;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一书的出版情况[J];社会科学;1982年01期
4 吴晓明;马克思哲学的秘密和诞生地──《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探微[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6年04期
5 张一兵;马克思理论写作中的三类文本及其哲学评估[J];马克思主义与现实;1997年03期
6 王虎学;;马克思“社会”概念研究述评[J];高校社科动态;2009年02期
7 刘森林;;为什么我们在《德意志意识形态》研究中不重视施蒂纳?[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04期
8 谢礼圣;吕增奎;;青年马克思理论视域中的现代国家——评《青年马克思:德国哲学、现代政治和人类繁荣》[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9年06期
9 胡莹;;窥探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的共产主义思想[J];学理论;2010年12期
10 程炳生;马克思主义源头的寻觅——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论析》[J];社会科学;1991年12期
11 卢现祥;马克思理论对西方新制度经济学的影响[J];马克思主义与现实;1996年04期
12 夏之放;“巴黎手稿”的当代意义[J];山东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年04期
13 王虎学;;马克思“社会”概念研究回溯[J];唯实;2009年05期
14 徐建立;;人的全面发展:马克思批判思想的价值目标[J];前沿;2009年10期
15 朱进东;;马克思《大纲》研究50年[J];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4期
16 洪韵珊;马克思的社会发展理论与改革[J];社会科学研究;1991年01期
17 邹广文,邵腾;宗教批判对马克思理论形成的作用[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4年01期
18 格·巴加图里亚;柳·瓦西娜;李兴耕;;马克思主义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成果[J];马克思主义研究;2005年06期
19 郭道晖;;马克思法学在中国的命运——论“回到马克思、检验马克思、发展马克思”[J];法学;2006年04期
20 冯景源;;马克思主义不是“三个组成部分”——重读恩格斯《给奥古斯特·倍倍尔的信》[J];探索与争鸣;2010年03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戴生岐;;回到马克思,发展马克思——陕西省2010年马克思哲学学术研讨会综述[A];马克思主义探原——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研究文集[C];2011年
2 邵腾;;享受性理论是共产主义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手稿》中的享受性理论解读[A];当代中国:发展·安全·价值——第二届(2004年度)上海市社会科学界学术年会文集 (上)[C];2004年
3 刘孟学;;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方法论分析[A];马克思主义探原——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研究文集[C];2011年
4 卢迪;;马克思主义现代化理论及对中国的影响[A];吉林省行政管理学会“政府管理创新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学术年会论文集(《吉林政报》2010·专刊2)[C];2011年
5 权文荣;;论《手稿》对人的存在和本质研究的科学意义[A];马克思主义探原——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研究文集[C];2011年
6 陈学明;马拥军;;马克思主义的命运——苏东剧变后西方四大思想家走近马克思的启示[A];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第二辑)[C];2001年
7 韩立新;;马克思主义和生态学:马克思劳动过程理论的生态学问题[A];马克思主义与生态文明论文集[C];2010年
8 胡军良;;正本清源 开拓创新——陕西省2010年马克思哲学学术研讨会综述[A];马克思主义探原——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研究文集[C];2011年
9 刘啸霆;;重读恩格斯——全球化背景下诠释和发展马克思理论的必然选择[A];第八次哈尔滨“科技进步与当代世界发展”全国中青年学术讨论会论文集[C];2002年
10 M.考林;黄陵渝;;成熟时期的马克思的异化观[A];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第二辑)[C];200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杜玉华;马克思社会结构理论及其对和谐社会建设的启示[D];华东师范大学;2011年
2 江胜珍;论马克思的公平思想[D];中南大学;2012年
3 李芸;马克思交往思想的历史生成及其对传播学的影响[D];上海大学;2012年
4 田志亮;马克思政治哲学及其当代价值[D];中共中央党校;2010年
5 韩泽栋;理解“晚年马克思”[D];河南大学;2011年
6 李楠;人类的命运与历史的指向[D];吉林大学;2013年
7 张永红;马克思的休闲观及其当代价值研究[D];中南大学;2010年
8 刘真金;马克思人民主体思想研究[D];中南大学;2012年
9 涂四益;阶级与宪政——从洛克到黑格尔和马克思[D];武汉大学;2010年
10 穆方平;马克思市民社会理论及其中国化阐释[D];复旦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袁方;马克思人道主义思想的实践视域[D];中国青年政治学院;2010年
2 刘娴靓;马克思历史主体论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0年
3 赵丽;马克思生产关系概念形成的文本分析[D];河南大学;2011年
4 王淼;马克思理论的现代性意蕴及其当代启示[D];黑龙江大学;2010年
5 胡葆芸;马克思的社会科学观研究[D];山西大学;2010年
6 吴佩琦;马克思需要理论的发展及其现实意义[D];江西师范大学;2010年
7 罗昊苏;马克思正义观之方法论初探[D];中共中央党校;2011年
8 陈雷;马克思语言观的当代阐释[D];广州大学;2010年
9 王慧;马克思的民生思想及其当代价值[D];华东师范大学;2010年
10 刘贺;马克思与生态学思想的关系及其实践意蕴[D];河南大学;201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陆遥译;当前危机导致马克思理论的回归[N];经济参考报;2009年
2 花蕾 袁和静(书评人);马克思如何看待21世纪[N];中国图书商报;2011年
3 余亮;@马克思[N];东方早报;2011年
4 梁中堂;加强马克思遗著出版的几点建议[N];社会科学报;2011年
5 本报记者 李舫;回归马克思的思想本真[N];人民日报;2011年
6 辽宁大学 宋伟;后现代主义并未超出马克思理论视域[N];社会科学报;2010年
7 范咏戈;贴近前沿 求真求新[N];文艺报;2005年
8 包心鉴;准确把握马克思理论的整体性和统一性[N];人民日报;2007年
9 [法]Jean-Claude Delaunay;国家在现代马克思理论中命运如何[N];社会科学报;2006年
10 ;《钱学森手稿》中的科学与科学精神[N];光明日报;2001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