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云南大学》 2011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清代《诗经》阐释的诗学问题研究

孙兴义  
【摘要】:《诗经》阐释(或曰“诗经学”)是中国传统学术中一个有着丰富内涵的学术门类。自春秋晚期的孔子首开论《诗》风气直至今日,对《诗经》的阐释大致可归结为六个方面的问题:文本问题、义理问题、艺术问题、流派问题、流变问题和现代学术视野中的诸问题。在这些问题中又贯穿着两个中心问题,那就是义理问题和艺术问题。重“义理”还是重“艺术”,成为了传统《诗经》阐释与现代《诗经》阐释的区别所在。 清代的《诗经》阐释就处于传统与现代的交替地带,它在清代的学术整体格局中占着不轻的份量。不过,由于《诗》在思想文化传统中所铸造的经学身份的过于显赫以及其时以“求真求是”为旨归的考据思潮的过于强劲,致使其时绝大多数的《诗》学家把注意的焦点更多地集中在了《诗》的义理问题和文本问题上,并且在这两个方面表现出了深刻的“洞见”;但同时,他们对《诗》作为“诗”(艺术)的诸问题,亦即《诗》中所蕴含的诗学内涵及其理论价值的诸问题,却又往往是“不见”的。 细检相关材料(包括大量关于《诗经》的专论专著以及浩如烟海的诗话、笔记、序跋等)我们会发现,清代的《诗经》阐释特别是从文学角度对《诗经》所作的阐释中,往往蕴含着极为丰富的中国传统诗学的真知灼知,暗含着许多重要的诗学理论问题。不过,由于这些思想大都以非理论的形态存在,且隐藏于看似杂乱无章的表述中,因而常常被论者们所忽略,其价值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这是极为可惜的事情。 正是基于上述看法,本文试图在已有的关于清代《诗经》阐释研究领域与清代诗学研究领域之间找到一个新的运思空间,在论述中既尽力避免《诗经》阐释研究领域面面俱到、泛滥无归的“撒网式”研究,又不走诗学研究领域无视《诗经》阐释之丰富材料的“唯我独尊”之路,而是以大量《诗经》阐释所得的零碎但极为丰富的材料为基础,在此之上进行抽绎归纳,揭出了五个在笔者看来具有重要意义和价值的诗学问题,即:诗的本体问题、读解的态度问题、意义的获取问题、诗与史的关系问题、以“托辞”为代表的诗艺问题。当然,清代的《诗经》阐释中绝不仅仅蕴含此五个问题,但这五个问题却是在诗学理论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的问题。 诗的本体问题之所以重要,乃在于其构成了所有关于诗的问题的基础——道理很简单,只有弄清了研究对象的独特的内在规定性,才能保证所有关于它的讨论都运行在一个正确的轨道上。在清代的《诗经》阐释中,关于诗的本体问题虽大都沿用的是传统“言志”、“缘情”的观点,但又有所深化和发展,表现出了“以志统情”、“以情代志”及“情志并举”三种主要理论倾向,不过总体上是“以情代志”者居多。经学大师焦循在以“情”言诗的同时,又强调了诗的“弦诵”(音乐)特点,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思想。此外,叶燮在诗的本体问题上还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以“温柔敦厚”为诗之体。当把他的此一思想与他的“正变”思想联系到一起的时候,就能清楚地看出他在诗的本体问题上所作出的贡献。 诗(可扩大为所有的文本)之价值的彰显就在于其所传达之“意”(包括偏重于理性的“意义”与偏重于审美的“意思”两个方面)的被领悟。领悟显然需通过具体的读解活动方能实现,而以什么样的态度读解就直接决定着对“意”的领悟的倾向——盲从权威者极易让权威代替自己的思考而与“意”失之交臂,“务持正论”者则极有可能发现“意”的真实内涵。这正是清人强调“务持正论”与“了无成见”的读解态度的用意所在。 在“意”的获取问题上,清人在《诗经》阐释中贡献出了两种特别可贵的思想:一是以王夫之为代表的“各以其情而自得”的重在阐释者的思想,二是以方玉润为代表的“原诗人之始意”的重在创作者的思想。清人的这两种思想代表着中国传统诗学在此问题上所达到的高度。这正是本文第三章所重点讨论的内容。 第四章探讨的则是诗与史的关系问题及诗自身的艺术修辞问题。这两个问题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诗”正是以其独特的艺术修辞(比如方玉润所提出的“托辞”说)而与“史”拉开了距离。本章正是基于《诗经》既可作“史”读解又可作“诗”阐释的特殊性,立足于清人对《诗经》的相关阐释考察了他们对“诗史”与“诗艺”的根本看法。
【学位授予单位】:云南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1
【分类号】:I207.22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利娟;;“风”——民间诗歌[J];青春岁月;2011年16期
2 夏吟;夏坤;;论海德格尔艺术诗学要点[J];文教资料;2011年21期
3 彭远利;;《诗经》中弃妇诗所选用的意象[J];文学界(理论版);2011年07期
4 黄金亮;;从《诗经》宴饮诗观周代的礼乐文化[J];名作欣赏;2011年20期
5 王棋君;;论《诗经》的经典化[J];科技信息;2011年18期
6 丁华良;;论意象主义的诗学主张[J];学理论;2011年24期
7 陈晓云;;《诗经》宴饮诗与礼乐文化精神研究[J];名作欣赏;2011年23期
8 刘广春;;试论《诗经》的生命生存意识[J];名作欣赏;2011年20期
9 宋慧;;“物感”与“物哀”审美观念之比较[J];齐齐哈尔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1年03期
10 肖赛辉;;从诗学角度看苏曼殊译作《惨世界》[J];宿州教育学院学报;2011年03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黄宝生;;诗学的起源和形态[A];北京论坛(2004)文明的和谐与共同繁荣:“多元文学文化的对话与共生”外国文学分论坛论文或摘要集[C];2004年
2 林喜杰;;仰望的风筝——以王夫刚的诗学状态为例[A];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王夫刚诗歌创作研讨会论文集[C];2011年
3 杨永林;;诗化的法制——《诗经》与汉代法制的关系研究[A];当代法学论坛(二○○九年第2辑)[C];2009年
4 子张;;学科建设与新诗学之学科化[A];21世纪中国现代诗第五届研讨会暨“现代诗创作研究技法”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9年
5 王建堂;;《诗经》与三晋文化[A];三晋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专集[C];1998年
6 潘啸龙;;《诗经》抒情人称研究[A];2003年安徽省文学学会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3年
7 尹家琦;;《诗经》中的建筑价值解读[A];建筑历史与理论第九辑(2008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选辑)[C];2008年
8 宋娟;木斋;;从记录功能和叙事手法看《诗经》的散文性[A];繁荣学术 服务龙江——黑龙江省第二届社会科学学术年会优秀论文集(下册)[C];2010年
9 翁文娴;;论“字思维”的前卫能力[A];中国新诗:新世纪十年的回顾与反思——两岸四地第三届当代诗学论坛论文集[C];2010年
10 黎风;沈仁平;;图像文化时代的电影诗学重设[A];这就是我们的文学生活——《当代文坛》三十年评论精选(下)[C];2012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徐有富 南京大学;竺可桢的诗学修养[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
2 龙其林;中西学术的诗学对话[N];文艺报;2009年
3 蒋登科;抗震诗歌的诗学启示[N];人民日报;2009年
4 本报记者 柳霞;《诗经》可以进行语内和语际翻译[N];光明日报;2009年
5 记者 孙丽萍;《诗经》当选2010年“世界最美的书”[N];新华每日电讯;2010年
6 赵沛霖;从文化史角度看《诗经》研究[N];光明日报;2010年
7 海南日报记者 伍立杨;《诗经》:最美的诗章,最美的书[N];海南日报;2010年
8 李凌;《诗经》中被误读的情诗(下)[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1年
9 吴华敏;大荒·通感·诗学[N];光明日报;2011年
10 廖述务;穿透生命政治的温情诗学[N];文学报;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孙兴义;清代《诗经》阐释的诗学问题研究[D];云南大学;2011年
2 孙雪萍;隋与唐前期《诗经》文献研究[D];山东大学;2010年
3 孙秀华;《诗经》采集文化研究[D];山东大学;2012年
4 吴锡民;接受与阐释:意识流小说诗学在中国(1979—1989)[D];南京师范大学;2004年
5 孙世洋;上古“诗”的原型确立、范畴拓展与《诗经》的形成源流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0年
6 毛志文;结构诗学与诗歌翻译[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1年
7 李鸿雁;唐前叙事诗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0年
8 汪祚民;《诗经》文学阐释史(先秦—隋唐)[D];陕西师范大学;2004年
9 莫运平;诗学形而上学的建构与解构[D];浙江大学;2005年
10 郝永;朱熹《诗经》解释学研究[D];浙江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董雪静;《诗经》男女春秋盛会与周代礼俗[D];河北大学;2003年
2 彭佳佳;《诗经》中的生命文化原型及其美学精神[D];四川师范大学;2010年
3 谷小溪;康熙时期《诗经》文献研究[D];沈阳师范大学;2011年
4 张苏罗;《诗经》燕飨诗与周代礼乐文化的构建[D];暨南大学;2010年
5 徐雁;《诗经》中形容词同义词的类别和多组同义词的意义关系[D];内蒙古师范大学;2010年
6 杨音;《诗经》文学研究的传承与创新[D];北京大学;2010年
7 李小军;《诗经》变换句研究[D];西南师范大学;2002年
8 李健;朱熹《诗经》诠释思想研究[D];黑龙江大学;2010年
9 江山丽;《诗经》及其注疏若干语法现象比较[D];吉首大学;2010年
10 蒋胜波;《诗经》农祭诗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11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