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云南师范大学》 2017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西夏瓷器民族风格研究

赵龙  
【摘要】:西夏瓷器作为我国瓷器史上一个被遗忘的种类,拥有着极高的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令人遗憾的是西夏瓷器作为一个极其具有民族代表性的文化符号却鲜少有人问津;自西夏灭亡之后西夏人民创造出璀璨文明的文明也随着历史的长河被淹没。西夏存在于正统史料中的踪迹少之又少,而野史中的资料更是稀少,各地陆续出现的西夏文字更是迷雾重重,出土的西夏瓷器往往被归类为宋辽金时期的北方各个窑口的器型,这一点对于西夏的文化的搜集和整理更是雪上加霜。上个世纪俄国探险家克兹洛夫在内蒙古境内发现西夏古城黑水城,揭开了失落许久的西夏文明的冰山一角,从此西夏进入人们的视野,很快国际探险家相继进入中国寻宝,国际上很快掀起了一股西夏学热。但是作为西夏发源地的中国却一直没有太大的反响,而与此同时建立发展的敦煌学和藏学却日益繁盛,而西夏学的发展一直也没有迎来有一个大的发展时期。近年来西夏学的发展渐渐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时期,西夏研究院的建立有力的推动了西夏学的进步,但是纵观国内外的西夏学的研究成果大多集中在经济、法律、社会生活等方面的探索研究,而有关于的西夏瓷器的方面的研究一直没有新的进展,西夏瓷器的研究大多数只存在于零散的小论文之中,西夏瓷器的研究发展的现状并不乐观。大多数的人的习惯中西夏瓷器给人的第一印象制作较为粗糙,釉色厚重且多流釉,器型较大,多为扁壶和高足器具这些具有民族特色的器型类别;而装饰方面多采用剔刻、划花等手法,剔刻化妆土,剔刻釉色等工艺手法。恰恰这些装饰工艺与北方的磁州窑的手法更加接近,但是与之所不同的是西夏瓷器的釉色并不丰富且釉色带杂质,在挂釉的时候往往不到底,圈足部分露出胎体,大型器物肩部一般会刮出涩圈以便于在器物搭烧的时候粘连。而西夏瓷器中剔刻花纹时刻痕较深直接露出胎,使得西夏釉色与胎体形成强烈的对比;而且刻工们在做完装饰后他们不对装饰的花纹做细部的处理,所以我们可以见到有些瓷器表面在装饰花纹时有些细节刻画时候会超出范围。值得注意的是西夏瓷器中量最大的就是白釉瓷器,虽完整的器型并不多但是从贺兰山中发现的瓷器残片遗址中白瓷的数量是相当可观的,而且白色在西夏人的心目中也占有着重要的地位;西夏的法律文献《天盛律令》中也有对于颜色的使用上的限制,总体来看西夏的瓷器注重实用性,从西夏瓷器能见到的最多的符合民族特色的瓷扁壶和高足碗这些更适于马背上的民族生活习惯,显示出了粗狂豪迈的民族风格。本文主要采用的是文献查阅法和总结对比法加上实地考察的方式方法对于西夏瓷器做了一个全面的总结和来龙去脉的梳理,总体上对于西夏瓷器的发展的过程进行了一个梳理,阐述了西夏瓷器风格形成的原因。总体上西夏瓷器比较注重实用性,而且对于瓷器的装饰并不注重细节的刻画,讲究装饰的对比性,风格豪放大气,古朴稚拙,显示出党项民族的不拘小节的豪放气概。
【学位授予单位】:云南师范大学
【学位级别】:硕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7
【分类号】:K876.3;J527

【相似文献】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赵龙;西夏瓷器民族风格研究[D];云南师范大学;2017年
2 吴晓菁;关联理论视角下的《东印度公司瓷器》(节选)英译中翻译报告[D];南昌大学;2017年
3 黄燕;《9至16世纪东南亚外销陶瓷》(节选)英译中翻译报告[D];南昌大学;2017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相关机构
>南昌大学
>云南师范大学
相关作者
>黄燕 >吴晓菁
>赵龙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