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西藏大学》 2012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循化藏族族源初探

才洛  
【摘要】:族源是研究一个民族历史的前提,也是地方史研究中的核心部分,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但同时也是目前历史研究领域最为棘手的课题,无论是年代的久远性还是相关史料佐证的匮乏都让研究者深感无奈又或无从入手,于是太多研究者选择敬而远之,这种现象在藏族历史研究中更是普遍.相对于目前卫藏一带藏族的地方史研究正在悄然兴起的同时,安多和康区的地方史研究却停滞不前,个别地方的研究既然还没起步,正因如此藏族地方史的研究就显得紧迫且必要! 在地方史研究中首要的环节便是对当地原住民的身份确认即族源的考核。本论文以安多循化(青海省循化县)藏族为研究对象,首次将循化藏族的族源作为研究内容,针对当前很多人认为安多藏族均为吐蕃时期军队后裔繁衍所形成的单纯“军队后裔说”提出个人的观点,这一观点目前虽缺乏史料实证,但有幸的是循化地方保有丰富的古文化遗址和古墓地,为成立个人的观点提供了极为宝贵的考古支持。这些古文化遗址和古墓地的年代跨度距今5000年到3500年不等,类型覆盖仰韶文化庙地沟类型、马家窑类型、齐家文化类型和卡约文化等几大古文化类型,另外循化地方的部分古城遗址其初建年代早于唐代和吐蕃政权时代,这些考古资料都可认定早在吐蕃军队未到达现循化地方之前,这里早就有原住民定居生活。通过现有的考古资料、藏汉史料和对比现今卫藏、康区的藏族与安多循化一带藏族在大的藏文化背景和相同宗教信仰的共同点外还有诸多不同点,个人认为这种不同点不是仅仅因为地理环境因素的差异造成,而是循化一带藏族族源分别来自两个或多个氏族有关,因此单纯的“军队后裔说”是不成立的。 那么循化地方的原住民身份又是何方氏族部落呢?根据汉文史书,古代生活在青海河湟一带的部落被统称为“羌”人,其下还按分布范围分大小几十支羌系部落。但纵观很多汉文史书,对“羌”的认识和理解是极为模糊且不相统一的,然藏族史书中对古代藏族“四大氏族”部落的记载且刚好可以弥补汉文史书中对“羌”的理解不足。按藏史的记载,作为古代藏族四大氏族部落之一的“党”()氏无论是所居地理范围还是其氏族特点,都符合汉文史书中对河湟“羌”人的记载,所以汉文史书中所谓的“羌”就极有可能是古代“党”()氏藏族,“党”()氏藏族在当时的分布范围就包括今循化地方,且循化地方流传的族源传说、服饰的特色均符合藏史中对“党”()氏的记载,因此循化地方的原住民身份就应该是藏族古代四大氏族中的“党”()氏藏族。而所谓的“羌”便是周边中原汉人对其在当时的称呼,这种称呼随着历史的发展直到唐代与吐蕃有了密切的来往才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吐蕃”这个统一的称呼,这也是唐代以后“羌”人的概念在汉文史书中迅速消失的直接原因,其体现的就是藏汉民族间彼此的交往与理解随着历史的发展日益增多,之前不符本意或不相统一的概念词汇逐渐被新的认知所替代。因此,循化地方最初的原住民就应该是藏族古代四氏族的“党”()氏藏族。 在确定了循化地方的原住民身份后,本论文略论了吐蕃和唐朝之前两汉时期到吐谷浑间诸政权对循化地方的争夺和短暂统治,同时提出了循化地方最初纳入吐蕃势力范围的大概时间,认为早在龙朔三年(公元663年)吐谷浑地方政权被吐蕃所灭之前循化地方就已被吐蕃所占有。之后吐蕃和唐朝在循化一带多次交战,大规模的交战中吐蕃大将达延莽布支()便战死在循化道帏地方。后随吐蕃在现甘、青一带的稳固统治,吐蕃在青海河湟一带建立了稳固的行政建制直到其崩溃。吐蕃的统治促使了整个藏民族的形成,循化藏族自然也不例外,在原“党”()氏部落的基础上融合卫藏一带吐蕃军队和随军人员在长期的经济生活和共同的地缘文化背景下形成了现在的循化和周边河湟一带藏族。当然一个民族的形成是复杂的,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青海河湟一带较特殊的地理环境和复杂的氏族部落关系,在历史上除“党”()氏藏族和吐蕃军队以外还有部分中原汉人、蒙古人、金朝完颜部和西夏党项部在此居住后逐渐融入于藏人中,故现今河湟一带语言和文化呈现出多元性特点,这也从另一个方面体现了包括循化地方在内的河湟一带藏族其形成是多元性的,而非吐蕃军队后裔一说的单一族源性。 吐蕃奔溃后循化地方的历史变迁,主要记载在部分汉文史书中,这部分内容也是目前藏族历史研究尤其是地方史研究中最为缺乏的,作为吐蕃的边地此时安多一带的历史只零星地散落于部分汉文史书中,本人极力搜集并记与论文中,也算是吐蕃之后河湟一带尤其是循化地方藏族的历史以补充藏文史书中对这一内容的不足,同时把近当代循化地方的著名人物和藏汉史料中对循化地方的一些记载作为论文的结束部分附在论文尾章,以更好地了解循化地方藏族的历史。
【学位授予单位】:西藏大学
【学位级别】:硕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2
【分类号】:K28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朔方;循化访撒拉[J];草原税务;1999年07期
2 张科;精心探赜 勇于构筑──《循化县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研究》读后[J];青海民族学院学报;2000年02期
3 杨兆钧;;撒拉之习俗[J];西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44年01期
4 马强;;黄河岸边牛羊壮——记青海省循化县大别列村牛羊育肥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马曼苏日[J];中国农民合作社;2013年08期
5 周虹艳;三代从教志不渝──记“教育世家”绽秀一家[J];青海教育;1996年04期
6 马学义;撒拉族民间文学简介[J];青海社会科学;1981年04期
7 李磊;穆林;;青海的江南循化[J];旅游;2007年12期
8 王仲林;“我走的路,我不后悔”──记循化县白庄乡民办教师马雪莲[J];青海教育;1995年12期
9 柴繁隆;;积石山,一片神奇的旅游热土[J];丝绸之路;2009年03期
10 郭全新;殷殷兴行心 孜孜揽储女——记中国农业银行劳动模范、农行青海省循化县支行城镇储蓄所主任高剑芬[J];青海金融;2003年04期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马兰芳;循化引来首辆旅游直通车[N];西海农民报;2010年
2 娘布加 陈学菊;循化全面启动创建活动[N];海东时报;2013年
3 时报记者 周海新;市党政军代表团看望慰问循化各界代表[N];海东时报;2014年
4 分社 韩青龙;循化农村开展“三讲一树”活动[N];青海日报;2007年
5 记者 马涛 通讯员 绽旭东;循化全力保障困难群众生活[N];青海日报;2007年
6 张利锋;民生交通“激活”循化发展动力[N];青海日报;2007年
7 记者 吴彬;强卫在循化县调研人口较少民族发展情况[N];青海日报;2009年
8 绽旭东 分社;社会各界情注循化民族教育[N];青海日报;2009年
9 马秀芬 马晓林;循化近2000户贫困户入住新居[N];西海农民报;2010年
10 通讯员 陈学菊 赵海鑫;循化近2000户困难农户搬入新房[N];西宁晚报;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扎西卓玛;青海循化县宁巴村藏族螭鼓舞的调查与研究[D];西北民族大学;2017年
2 才洛;循化藏族族源初探[D];西藏大学;2012年
3 彭思钟;青海省循化地区早白垩世河口组和上新世临夏组沉积地层地质特征与构造意义[D];长安大学;2017年
4 王兴;青海省循化道帏地区变质火山岩地质特征及构造属性研究[D];长安大学;2017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