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西安理工大学》 2016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孵化网络治理机制、网络负效应对网络绩效的影响

李浩  
【摘要】:早期创业活动所表现出不断高涨的热情并不能掩盖创业失败率居高不下和不同区域所表现出巨大差异的事实。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浪潮,市场与技术环境日益复杂化和动态化的发展趋势为创业与创新带来了更多机遇和挑战。由此,依靠创业者禀赋和企业内部资源的传统渐进式创业与创新模式已经转变为依靠内部资源与外部支持相结合的非线性网络化创新模式。作为孵育机制的高阶载体——孵化网络顺承这一趋势,成为助推企业创新、提升创业成功率乃至国家“创新强国”战略得以落实的重要抓手。而谨慎辩证的治学理念与网络组织理论的发展为孵化网络的应用研究提供了有效的研究视角和扎实的研究基础。以此立题,本研究主要围绕以下几方面内容展开研究:①基于本体不同层次而言,孵化网络具有何种特征?这些特征能够诱发或衍生出哪些网络负面效应;②基于辩证的学术思想和谨慎的治学态度,不同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对孵化网络运行效果的直接影响具有怎样的机理;③孵化网络负效应是如何体现在对网络运行效果的影响中;④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运行效果的间接影响又是具有怎样的机理,在这一过程中孵化网络负效应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通过对上述问题的跟踪和深入研究,在推演和归纳孵化网络“缺陷”和“不足”的基础上,揭示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运行效果——孵化网络绩效的影响机理,从而将辩证的治学理念注入原有对孵化网络效力优势的片面信奉,在对孵化网络治理得到全面认识的同时,尝试从管理网络的视角探寻提升网络化孵育机制效力的路径,以此为孵化网络促建与机制设计提供有效的理论依据。基于此,本研究发现主要集中在以下四方面:在研究内容①中,对现有网络负效应相关研究从和谐理论、协同理论以及博弈论与机会主义研究加以综述性分析的基础上,本研究分别从中观结构层与微观行为层对孵化网络特征进行剖析。其中,双层结构范式与复杂网络理论为孵化网络结构层特征的推演提供了有效的理论支撑,并最终将衍生于双层结构以及小世界与无标度兼具的网络组织特征下的负面影响加以归纳总结;其次,在借鉴网络风险与机会主义相关研究结论的基础上,聚焦网络组织结点行为,总结并归纳出以不确定性、高协调成本、保守倾向以及竞合关系为主要特征下所衍生出的负面影响,进而回答研究内容①中所导向的关键问题。基于孵化网络特征分析所得出的有关孵化网络组织所存在的负面影响,为后续孵化网络负效应内涵界定与维度划分奠定了有效的理论支撑与结构视角。本研究部分主要是通过规范性研究,将孵化网络负效应界定为由于孵化网络不同层面组织特征所衍生出的网络不协同,由此引致孵化网络结构和网络行为与关系的畸形,并最终导致网络绩效下降和网络目标失真的现象。与此同时,借鉴和谐理论中“和则”、“谐则”思想对孵化网络负效应进行解构,提出并将孵化网络结构负效应与孵化网络行为负效应作为后续实证研究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绩效影响传导机制的重要变量。在研究内容②中,对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内涵特别是维度划分的研究,将成为揭示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绩效的影响机理,进而为孵化网络治理机制设计提供理论依据的先在研究。因此,本研究在此部分中首先对网络治理机制内涵与维度划分的依据展开综述性理论分析,在借鉴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以此为孵化网络治理机制概念的界定及维度划分提供理论支撑。在此基础上,为了辩证探究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运行效果直接影响下的二元关系,需要对另一核心变量——孵化网络绩效的内涵加以界定。进而定量分析与实证检验不同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绩效的影响。从数据分析结果看,孵化网络契约治理机制对网络绩效存在倒U型的非线性影响,而孵化网络关系治理机制对网络绩效存在积极的正向影响。研究结论初步证实,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运行效果存在复杂的前置影响,并未呈现出简单的积极影响。在研究内容③中,本部分研究顺承内容①中孵化网络负效应内涵与维度划分的理论研究成果,并进一步实证分析了孵化网络负效应对网络绩效的影响。从数据分析结果看,孵化网络结构负效应与行为负效应均对孵化网络绩效存在消极影响。研究结论初步证实,具有显著结构与行为特征的孵化网络在加速网络化孵育机制价值创造的过程中,同样存在一般创新网络所具有的消极因素和负面影响。这种基于内生性的组织负效应,成为孵化网络治理机制设计并发挥功效的标靶。在研究内容④中,进一步深入探究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绩效的间接影响。对中介效应模型的构建和检验成为揭示孵化网络治理机制效力传导机制的有效视角。鉴于此,本研究部分按照中介效应检验的规范性实证研究范式,在实证分析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负效应前置影响的基础上,对孵化网络负效应在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绩效影响过程中的中介作用进行实证检验。通过数据分析发现,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负效应影响过程并不一样。其中,孵化网络关系治理机制能够同时抑制网络结构负效应和行为负效应;而孵化网络契约治理机制在抑制网络行为负效应的同时,其对孵化网络结构负效应却呈现出显著U型影响。与此同时,孵化网络结构负效应与行为负效应在孵化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绩效的影响过程中具有部分中介作用。但其中,在孵化网络契约治理影响网络绩效的过程中孵化网络结构负效应表现出一种显著的非连续性部分中介作用。研究结论说明,网络治理发挥效力正是通过网络治理机制对网络“缺陷”和“问题”的抑制作用得以实现。
【学位授予单位】:西安理工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6
【分类号】:F273.1;F276.44

手机知网App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