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基于润湿性的植物叶面截留降水和降尘的机制研究

王会霞  
【摘要】:植物叶面是植物—大气相互作用的关键生态界面,在生态系统物质、能量交换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植物叶面的润湿性是各种生境中常见的一种现象,表现了叶片对水的亲和能力。植物叶面的润湿性对滞留、吸附、过滤大气污染物、降水截留、光合作用、病虫害感染等具有重要的影响。基于润湿性的植物叶面降水和降尘截留机制的研究,在认识植被截留降水、降尘的微观机理和植物对环境的响应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 本文对不同植物的叶面润湿性特征及影响因素、季节变化、地理梯度变化进行了研究;分析了水滴特征对降水截留的影响、叶面特征对植物滞尘的效应;并探讨了叶面润湿性特征作为环境质量变化的指示指标的可能性;取得了以下主要结论: (1)供试的95种植物叶正背面的接触角大小在40°—145°之间,平均为103.4°,其中41种背面接触角显著高于正面,28种正面接触角显著高于背面,其余26种正背面差异不显著。乔木叶面接触角明显低于草本和灌木,与不同生活型植物叶面蜡质、叶水分状况有关。 (2)当叶面蜡质含量低于0.75g/m~2时,植物叶表面的接触角随蜡质含量的升高显著增大;叶面蜡质含量高于0.75g/m~2时,叶面接触角随蜡质含量变化不明显。在低蜡质含量情况下,随着蜡质的增加,叶表面蜡质的覆盖面积和厚度增加,导致了接触角增大;随着蜡质含量的继续增大,由蜡质微形态引起的表面粗糙率的变化成为影响润湿性的主要因素。叶面绒毛的多少、形态、分布方式及绒毛上蜡质的有无对接触角具有重要影响,不同的作用方式表现出润湿和不润湿的特征。叶面气孔的类型、大小和数量均能影响润湿性,但其影响比较复杂。 (3)随生长期延长,除三叶草外,紫荆、国槐、珊瑚树、银杏、紫叶小檗、小叶黄杨、大叶女贞和小叶女贞叶面接触角均明显降低。疏水型的国槐、紫叶小檗和银杏叶接触角变化达40°以上,亲水型的珊瑚树、大叶女贞和小叶女贞等老叶接触角较新叶降低10°—20°。 (4)在植物叶片可利用水的下限(质外体含水量,B)以上,叶相对含水量变化对银杏、国槐、紫叶小檗正背面和三叶草正面7种疏水型植物叶面接触角无明显影响,但对樱花、大叶黄杨、加杨、小叶黄杨正背面和三叶草背面9种亲水型叶面接触角的影响可分为三类:小叶黄杨正面接触角随相对含水量的降低而降低;樱花背面接触角随相对含水量呈现“V”型变化;其余7种叶面接触角随相对含水量无明显变化。在16个叶表面接触角的日变化中,仅有樱花正面、大叶黄杨正面和小叶黄杨背面傍晚时(19—20时)接触角显著高于早晨(7—8时)和正午(13—14时)。叶面接触角对叶片含水量变化的不敏感有助于增加植物叶片抵抗短期环境变化的能力。 (5)随生长期延长,大叶女贞和珊瑚树叶表面粗糙度发生变化。大叶女贞叶片随生长期延长,正背面的粗糙度逐渐接近,但珊瑚树的变化趋势不同。大叶女贞和珊瑚树老叶接触角明显降低幼叶和新叶。叶面接触角的变化与叶面粗糙度及叶面化学组成的亲水性和疏水性密切相关。叶片表面存在大量的沟状、孔状峰谷区域和直径约为10μm的凹陷,有利于PM10的滞留。 (6)在不同降水梯度下的神木、宜川和淳化植物叶面接触角有显著差异,随降水量的减小植物叶面趋向于有低的润湿性。在3个地区或2个地区均有分布的物种中,胡枝子叶正背面、刺槐叶正背面等疏水型叶面接触角无明显变化;而亲水型的山杏叶正背面、沙棘叶背面和刚毛忍冬叶正背面在降水量小的区域接触角显著增大,而荚蒾、胡颓子等叶面接触角变化不明显。干旱生境中(神木)植物叶面蜡质含量和正面气孔密度显著高于淳化和宜川;背面气孔密度、气孔长度和保卫细胞长度略有减小,但均未达到显著水平。此外,随着降水减少植物叶表面着生绒毛增加。 (7)喷水法和浸水法测定的植物叶面最大持水量物种间有显著差异,其最大持水量分别变化于29.4—180.0、94.1—278.3g/m~2,前者显著大于后者,高出9.3%—87.2%。喷水法测定的叶面最大持水量与表面自由能、极性分量、色散分量、叶接触角的相关关系均不显著。对浸水法而言,叶面最大持水量与表面自由能、色散分量、极性分量呈极显著正相关,与叶接触角呈极显著负相关。叶表面自由能及其色散分量和极性分量对最大持水量的影响与叶表面自由能的形成及分布特征(表面自由能主要来自于叶表面物质分子间的范德华作用力,色散分量可占到90%以上)有关。叶面接触角的影响则是由于叶面与液滴的接触面积不同而导致的物理作用力不同。 (8)供试植物叶片的最大滞尘量介于0.8—38.6g/m~2,不同物种最大滞尘量差异显著,物种间可相差40倍以上。叶片表面绒毛数量及其形态、分布特征对滞尘能力具有重要影响,与绒毛和颗粒物之间的作用方式有关。除叶片表面着生绒毛的悬铃木、国槐、榆叶梅和毛梾外,最大滞尘量与叶接触角呈显著负相关。最大滞尘量与叶片表面自由能及其色散分量呈显著正相关,与极性分量正相关关系不显著。 (9)国槐、悬铃木、银杏、雪松、油松和大叶女贞叶片的滞尘能力表现出明显的季节性变化,新叶滞尘量较低,随叶龄的增加滞尘量增大;不同的物种由较低转变为较高滞尘能力的转折期不同。整个生长季6种植物叶面滞尘量的均值分别为:1.44、3.24、1.34、1.68、4.47、3.61g/m~2。随叶龄的增加叶面由疏水转变为亲水,是影响植物叶片滞尘能力季节性变化的主要因素。 (10)大叶女贞和小叶女贞在不同环境条件下叶面接触角差异显著,随污染程度的加剧接触角降低。大叶女贞叶片正背面的接触角在居住文教区、商业区、交通繁忙区和工业区分别较相对清洁区降低1.3%、14.3%、7.5%、21.4%;6.1%、13.7%、12.4%、35.1%。而小叶女贞叶片正背面的接触角则分别降低1.0%、1.4%、6.7%、9.0%;0.0%、4.8%、2.9%、5.7%。植物叶片与其生活环境息息相关,工业及交通排放的各种污染物对叶面润湿性具有明显影响,能够反映显著的区域特征。因此,可考虑用植物叶面的润湿性作为综合的指标来指示城市环境的变化。 论文的主要创新点表现在:(1)斥水型和亲水型植物叶片的润湿性随叶相对含水量的变化而不同。斥水型叶面接触角随相对含水量的变化无明显变化;而亲水型叶面随相对含水量的变化产生叶面微结构的改变,导致接触角变化复杂,出现降低、“V”型变化及无显著影响三种情况。 (2)蜡质含量对叶表面润湿性具有重要的影响。在蜡质含量小于0.75g/m~2时,随蜡质的增加接触角增大;而在蜡质含量大于0.75g/m~2之后,接触角变化与蜡质含量之间的关系不明显。蜡质含量较低时,蜡质的数量对接触角起决定性影响;随蜡质含量的继续增大,由蜡质微形态引起的表面粗糙率的变化成为影响润湿性的主要因素。 (3)发现黄土高原地区植物叶面润湿性从南向北表现出润湿性降低的地带性变化规律。 (4)植物叶面润湿性对环境变化敏感,表现出污染程度加剧润湿性显著增强,可作为综合的指标来指示城市环境质量的变化。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