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种子执法实践中关键问题的研究

忽瑞  
【摘要】: 本文结合种子执法实践,选取四个有代表性的问题进行研究。主要从产生问题的案件入手,引入各方面分歧,结合法律法规的理解与适用,阐明作者的观点和理由。结果如下: 1、关于农业行政处罚管辖权归属问题。通过对榆林市几个农民投诉宁夏省银川市西夏种苗公司销售的西瓜种子有质量问题这个案件的分析,从行政法律法规、民事法律法规和农业执法实践三个方面阐明作者的观点,支持将违法行为发生地等同于违法行为发现地,即违法行为无论在着手地、实施地、经过地还是危害结果发生地最先被发现,当地的县级以上行政处罚机关都有权管辖。故认为榆林市农业局对此案有管辖权。 2、个体户的法律界定问题。结合《民法通则》的规定,对“个体户”这个称谓进行了明确,对其性质进行了界定,即在行政管理、行政处罚法律法规的适用中,“个体户”应该按照公民来界定。 3、“责令改正”的操作问题。“责令改正”涉及《种子法》中18种违法行为的处罚,但往往被种子执法人员所忽略。结合种子市场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对“责令改正”的相关问题进行了分析探讨。认为“责令改正”不属于行政处罚种类,属于行政措施和行政命令。 4、关于主要农作物引种种子标签是否应该标注引种号的问题。根据法律规定,邻省审定的主要农作物要通过引种才能在本省经营、推广。市场上存在某些主要农作物种子标签只标注审定号而不标注引种号的问题。关于标签是否应该标注引种号及应该如何处罚的问题,种子执法人员中存在很多种观点。从标签的概念、设立标签制度的意义及品种审定与引种的关系等方面来进行论述,说明标签应该标注引种号,并认为未标注引种号属于标签不规范问题,执法人员可以要求种子企业限期整改。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